《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三百二十七章封鎖趕人


    第三百二十七章 封鎖!趕人!

    六株劍形草把葉塵的劍意提升到九成,但這僅僅是開始,隨著第七株劍形草消耗掉,葉塵能夠感覺到前麵參悟的劍意正在與第七株劍形草劍意相互印證,有點厚積薄發的味道。

    “看來,劍意底蘊的積累是對的,沒有那二十多天的參悟,劍意能否提升至九成還是未知數,更不要說衝擊更高的境界。”

    劍形草中的劍意其實很不完善,裂縫中宣泄出來的劍意同樣不完善,兩者結合在一起,相輔相成,一定程度上完善了許多。

    時間如水流逝,葉塵儲備的劍形草消耗一空,得到的回報是驚人的,按照他自己的估計,目前劍意起碼在九成三左右,距離九成九已然不遠,而隨著劍意穩中有升,葉塵對不朽之意終於有了一些了解。

    首先,不朽之意是超脫意境的存在,淩駕在意境之上。

    其次,不朽之意很特殊,和大部分意境一點關係都沒有,畢竟哪怕超脫了意境,也不會一點關係都沒有,至少是以意境為基礎,以意境為根底,不可能無中生有,可不朽之意似乎就是無中生有,從虛無中來,從虛無中印證,從虛無中脫離。

    葉塵不知道自己的猜測對不對,他認為,不朽之意是至高的意思,淩駕的意思。

    “不想了,以我的境界,想這個東西能把我想瘋,至少到靈海境層次,才有資格去想。”

    對於毫無頭緒的東西,葉塵從來都不會強行去理解,那樣隻會把自己陷入瘋魔的狀態,得不償失。

    潭水之上,葉塵揚起拳頭,一拳擊出。

    咻!

    空氣中被撕出一條真空通道,真空通道中快速填補上新的空氣,發出淒厲至極的尖嘯。

    隻聽噗的一聲,瀑布被攔腰截斷,如同斷開的布匹,一上一下。

    “悟『性』讓我的功法境界提升速度極快,而功法境界高,修為提升起來也快得多,可劍意境界高,同樣能增幅我的修煉速度,出來才一個月時間,修為便徹底穩固,有衝擊星極境初期巔峰的姿態。”

    不可否認,也沒法否認,葉塵的修為能快速增長,和劍意的增長有很大關聯,事實上,論修煉天賦,葉塵也就和上等天才差不多而已,但是劍意使他的心神更加通透,雜念不生,把自身修煉天賦發揮到十成十,甚至十二成,而有些修煉天賦絕頂的人,未必能發揮九成或者八成,沒有充分利用到自己的修煉天賦。

    劍形草消耗掉了,葉塵的感悟還未消散,他打算在這繼續呆上幾天,直到沒法參悟為止。

    ……

    落雁江,天塹峽。

    裂縫外的劍客有增無減,人數不知不覺超越了一百,每天都有不少人離開,又有很多人前來。

    而這次前來的劍客有兩人極為醒目。

    一人是和葉塵有過一麵之緣的星極境劍客宋言,一人是一位黑衣老者,老者麵容枯槁,沒有胡須,一雙眼睛古井無波。

    他們二人論修為,不過是星極境中期和星極境後期,還不算太恐怖,但是他們的劍意無一例外達到了九成境界,能夠抵抗裂縫外一區域的戰王劍意,沒錯,他們所在的位置正是裂縫外一區域。

    數個月來,一區域第一次有劍客出現在這,而且一下子出現兩個,堪稱盛況。

    “九成劍意,太恐怖了,據說一旦達到大成劍意,越級戰鬥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但是想要提升至大成劍意,何其困難,我都徘徊在六成劍意好幾年了,至今沒有一點突破的征兆。”

    附近的劍客不由議論紛紛。

    一區域。

    黑衣老者自言自語道:“再厲害的劍意,也有磨滅的一天,看來,這道戰王劍意也要消失了。”

    宋言笑了笑,“能存在五百年已經很了不起了,劍老,你可知戰王在劍意上的境界究竟達到了什麼層次。”

    “不可測,不可測,那是近乎法則的層次。”

    “近乎法則,有這麼恐怖。”

    宋言倒吸一口冷氣,法則是生死境王者才能參悟的東西,古今傳言,領悟天道法則,就能達到另外一個境界,一個超越生死境的境界,可惜至今還沒聽說過有人參悟出法則,如果戰王的層次接近法則,為何沒有封帝,按理說是可以封帝的。

    “為什麼沒能封帝我不知道,但戰王的劍意能存在五百年,本身就接近法則的力量,或許,我們的境界太低了,與戰王之間還有一大段空白,等把這段空白填滿,便能觸『摸』戰王的境界。”

    宋言點點頭,的確,他們在星極境劍客中屬於頂尖的存在,可與戰王一比,宛如螻蟻,以螻蟻的身份去談論高端的東西,本就極為可笑,吐出一口氣息,宋言抬頭望著裂縫,“這條裂縫是去年才出現的,天塹峽和戰王劍意的確無法支撐太長的時間。”

    “慢則三五年,快則一年半載,戰王劍意必然消失,趁此機會,多參悟戰王劍意和搜集一些劍形草為好。”

    “恩,此話有理。”

    兩人靜下心來,沉入到參悟狀態中。

    哢,哢!

    轟隆!

    就在兩人參悟劍意之際,對麵的天塹峽突然再次裂開一條巨大的裂縫,裂縫蜿蜒攀爬,一直延伸到一萬七八千米的頂端,中央黑漆漆一片,如同惡魔的嘴巴,強烈的震動使得所有人都驚醒過來。

    “又裂開一道裂縫!”劍老皺起眉頭。

    宋言心中感慨,天塹峽因為戰王劍意的存在,已然成為劍客心目中的聖地,奈何,這座聖地也會在不久的歲月中消失,不知道是該悲傷,還是該痛惜好,心情十分複雜。

    “快看,有大量的劍形草飛出來了。”

    “數量好多,咱們賺了!”

    第二條裂縫一誕生,劇烈的震『蕩』引動氣流,製造出一波波強勁的旋風,旋風中卷帶著數十株劍形草,一株株有如利劍,帶著驚人的劍意飛『射』出來,快如閃電霹靂。

    劍老哈哈一笑,“宋言,咱兩的運氣不錯,才來一天,就遇到數量不菲的劍形草。”

    “我隻要十株足夠了。”

    宋言身形閃掠,手臂舒展,抓向附近的劍形草。

    “這次我要衝擊大成劍意,就十五株好了。”劍老當仁不讓,搶奪其它的劍形草。

    嗖!

    不遠處,一道藍『色』身影極速掠來。

    “幸好來得及時,天塹峽居然又裂開一道裂縫。”

    藍『色』身影恰是葉塵,此時他見裂縫中有劍形草『射』出,豈會怠慢,速度暴增到極限,兩三個閃爍就衝到一區域。

    “什麼,又是一個領悟九成劍意的劍客。”

    “是他,半個月前,曾有懸空山的人找過他。”

    不少劍客認出葉塵。

    至於宋言和劍老同樣很吃驚,待看到來人相貌,宋言更加吃驚了,“葉兄弟,想不到短短兩年時間,你從七成劍意突破到九成劍意,可喜可賀。”

    聞言,劍老眉『毛』一挑,“這人就是南卓域第一天才葉塵,難怪有如此可怕的劍意,不,這股劍意不是普通的九成劍意。”

    劍老極度震驚,奪取劍形草的速度都慢了一分,因為他從葉塵的劍意中,感受到和戰王劍意類似的東西。

    三株劍形草到手,葉塵繼續爭搶,心分兩用,說道:“宋言前輩,好久不見,這裂縫是怎麼回事?”

    “當年天柱峰被戰王一劍劈開,許多地方都有所震『蕩』,隻是因為劍意一直處於濃鬱的狀態,有著堅固岩石的作用,現在戰王劍意逐步削弱,天塹峽也將會坍塌,裂縫是坍塌的征兆。”

    “原來如此。”

    葉塵一直有所疑『惑』,既然在這可以得到劍形草,為何宋言前輩還要和他在拍賣會上爭奪劍形草,想來當時金鼎城舉行拍賣會時,裂縫還沒有出現,參悟劍意必須在天塹峽兩麵的江麵上。

    天塹峽頂端,各大宗門的頂尖高手震動了。

    “不好,又一道裂縫產生了,天塹峽坍塌的日子已然不久。”

    “下麵好多人在爭奪劍形草,這可是屬於我們各大宗門的東西,如果猜得不錯,未來一些日子,還會有更多的裂縫誕生,到時飛出的劍形草會更多,不采取對策的話,損失就大了。”

    “通知其他人,***天塹峽,趕走這些劍客。”

    “哼,早看這些劍客不爽了!”

    唰!唰!唰!唰!唰!

    不一會兒功夫,數十名星極境強者從天塹峽頂端掠下,前麵一些人喝道:“這已被***,全部離開。”

    “不離開,殺無赦!”

    數十名星極境強者還是前鋒,稍後,更多的星極境強者緊隨而來,數量不下五百,駐紮在天塹峽頂端的宗門高手可比在場的劍客多多了,也不怕他們***。

    而在說話的同時,各大宗門的高手直接出手趕人,強烈的真元波動匯聚在一起,如同山呼海嘯,天塌地裂。

    “太霸道了,憑什麼出手趕人。”

    “天塹峽是戰王劈出來的,要說主人,隻有戰王和他的後代,他們一直霸著天塹峽不說,還要出手趕我們走。”

    在場劍客十分憤慨。

    

Snap Time:2018-08-14 14:27:10  ExecTime: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