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三百一十四章誰讓你們走了

  
  第三百一十四章 誰讓你們走了
  主峰大殿。
  首座空著,大殿左側的位置是閑雲子和羅行烈,右側坐著烈火散人和金槍散人,其他人留在外麵。
  烈火散人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與金槍散人對視了一眼,慢悠悠道:“別說我不照顧你們流雲宗,這次特意跑過來,給足了你們麵子,可惜有些人不知好歹。”
  閑雲子皺著眉頭,等待烈火散人後言。
  放下茶杯,烈火散人道:“我紫陽宗的情報人員找到屍鬼道人的老巢了。“
  “什麼,屍鬼道人的老巢!”
  閑雲子臉『色』一變,屍鬼道人是當年九幽教一百零八大鬼將之一,凶名赫赫,殺人如麻,稱之為老魔都不為過,天風國五大宗門死在他手上的高手不知凡幾,星極境強者也隕落了數位。
  “找到了又如何,這麼多年下來,屍鬼道人的實力應該已經恢複到巔峰狀態,再加上他獨特的能力,天風國的星極境強者加起來都不是他對手。”屍鬼道人論戰力雖然在一百零八大鬼將中排倒數,但他有著製造武僵的能力,三四個七級武僵一起上,實力在他之上的星極境強者都招架不住,輕易被殺死,凶名滔天,人稱屍鬼。
  “我既然來了,自然有把握擊殺這個老魔。”烈火散人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繼續道:“當年我在外遊曆,遇到了四個誌同道合的朋友,如今這四個朋友來了兩個,一個就是在座的金槍散人,一個是山中客,可惜碧湖先生和枯木道人不能來,否則有他們在,擊殺屍鬼道人如探囊取物,不費吹灰之力。”
  閑雲子瞥了一眼金槍散人,他自然看出金槍散人和烈火散人一樣,同為星極境中期強者,據說,五散人中,以枯木道人的實力最強,為星極境後期強者,懂得一門上古武學枯木大手印,單論戰力,他未必輸給屍鬼道人,碧湖先生雖然有所不及,但也是星極境中期巔峰強者,不過屍鬼道人的殺手——七級武僵沒人敢小視。
  “屍鬼道人的老巢你怎麼知道的?”閑雲子死死盯住烈火散人,不是他信不過對方,而是當年流雲宗被坑的太慘了,師兄烏雲子也因此隕落,他沒有確實證據,不過絕對和紫陽宗脫不了關係。
  烈火散人冷哼,“信不信由你,九幽教想要再次壯大,資源少不了,我們五大宗門把控天風國八成以上的資源,周邊又沒有什麼強大的宗門,在他們眼中是一塊不設防的肥肉。”
  閑雲子臉『色』變幻數次,烈火散人說的不錯,九幽教欲要東山再起,資源少不了,可他們在暗處,不好光明正大的占據資源,一旦他們現身,將會遭到南卓域各方勢力的圍剿,所以隻能偷偷『摸』『摸』,不敢拋頭『露』臉。暗算一些獨行高手雖然能斂取不少資源,可那些資源不過杯水車薪,無法支持太長時間,天風國的資源看似不起眼,可再怎麼說都是一個國家,一個國家的資源支持屍鬼山的發展綽綽有餘,而且沒有多大危險,他相信,其它小國家中同樣有虎視眈眈的九幽教餘黨,不可能隻有天風國存在。
  不先發製人的話,等屍鬼道人決定動手,單獨一個宗門根本抵擋不住屍鬼山的侵襲。
  問題是,烈火散人的話不能全信,首先,對方第一個知道屍鬼道人老巢的消息,就讓人覺得可疑,他可不是師兄烏雲子,能夠坐鎮流雲宗多年,看著流雲宗逐步發展,沒有智慧是不行的。
  “那你覺得我們要如何應對,屍鬼道人不是易於之輩,能夠從當年那場大決戰活下來,足以證明他的強大。”這個燙手山芋閑雲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接的話,有可能會遭到烈火散人的暗算,他不相信其中沒有貓膩,不接的話,屍鬼道人的確是一大禍害,誰知道他哪天心血來『潮』,拿流雲宗第一個開刀,流雲宗雖然有葉塵這樣的天才,以半步真元修為就可以擊殺天魔蟒,可屍鬼道人是星極境後期強者,是老謀深算的魔頭,再加上眾多七級武僵,綜合實力隻在金煌道人之上,不在他之下,單槍匹馬,天風國無人是他對手,不得已之下,閑雲子又把話題扔給烈火散人。
  烈火散人點點頭,“不錯,屍鬼道人的確是一個讓人頭痛的存在,所以我才立刻通知各大宗門,把大家聯合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徹底絞殺屍鬼山和屍鬼道人,讓他沒有時間反應。”
  “你是說,把天風國的星極境強者聯合起來。”閑雲子聽出烈火散人話堛熒N思,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絞殺,隻有星極境強者可以做到,星極境以下,會極大地拖慢速度。
  烈火散人緊盯著閑雲子,“你認為如何?”
  閑雲子斟酌了一下,開口道:“這樣吧!等所有人到齊再做商量。”
  “可以,三天後,碧秀峰見,到時五大宗門的星極境強者都會到場。”閑雲子的回答在烈火散人的意料之中,旋即他又道:“這次我們紫陽宗三大星極境強者全部出馬,你們流雲宗不會隻有你一個吧!”
  “當然不是,如果事情確定下來,我流雲宗必然會有兩個星極境強者參與圍剿行動。”
  “哦,是哪兩個?”
  烈火散人眼睛眯起,雖然他不認為葉塵能在短時間內晉入星極境,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葉塵真的跨入了星極境,一些細節便要更改一下,希望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糟糕。
  “我,還有天雷散人。”天雷散人在流雲宗已經不是什麼秘密,閑雲子不怕說出來。
  “我聽說葉塵尚未達到星極境,就有抗衡星極境的實力,不如把他也叫上,這次圍剿屍鬼道人是難得的試煉機會。”聞言,烈火散人鬆下一口氣,看對方神『色』,葉塵應該還未踏入星極境,臉上頓時『露』出笑容,說道。
  閑雲子臉『色』一沉,“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
  “哼,未到星極境便有抗衡星極境的實力,多半是空『穴』來風,我金槍散人可不信,叫上了也是累贅。”金槍散人這時說起了話,一臉不屑之『色』。
  烈火散人悠閑的喝了一口茶,似乎想聽聽閑雲子如何作答。
  閑雲子不動聲『色』,道:“有機會你可以試試,兩位如果沒其他事的話,可以先行離開了。”
  “既然主人下逐客令了,我們也不能賴著不走,金兄,咱們先回去。”烈火散人倒沒有繼續停留的意思。
  金槍散人隨著烈火散人站起身,他看了一眼大殿外的徐靜,忽然開口對閑雲子道:“在下尚無妻室,我看你流雲宗的那位長老不錯,有資格做我的妻妾,不知我金槍散人有沒有這個榮幸。”
  閑雲子和羅行烈的臉『色』都不好看,這個金槍散人太狂妄了,還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何況徐靜與葉塵的關係匪淺,誰敢動她一根毫『毛』,隻怕都要惹得葉塵大開殺戒。
  “此事休談!”閑雲子沒有好臉『色』。
  金槍散人笑容陰森,“我勸你們還是考慮一下的好,我可不是烈火散人,心懷仁慈。”
  閑雲子喝道:“莫要欺人太甚的好,流雲宗豈是你放肆的地方。”
  “金兄,好事多磨,何必急在一時,是你的終究是你的。”烈火散人也沒料到金槍散人如此急『色』,當著眾人的麵說出這件事,隻好出言安慰,讓他慢慢來。
  “好事多磨,不錯,這個女人我金槍散人要定了。”
  金槍散人哈哈一笑,和烈火散人一起走出大殿。
  “誰讓你們走了!”
  就在這時,人群分開,一人走了過來,不是葉塵又是誰。
  身穿一襲藍衣,腰佩長劍,葉塵靜靜地站立在兩人身前十步,目光落到金槍散人和烈火散人身上。
  烈火散人打量了一眼葉塵,注意到他還處於提煉真元階段,心中閃過濃烈的殺意,臉上笑道:“不錯,小小年紀就達到了提煉真元階段,距離星極境已然不遠,隻是素質不行,天才在沒有成長之前,最好隱忍一點為好,莫要壞了自己的『性』命。”
  “你就是葉塵,不過如此,怎麼,憑你也想留下我們,給你一個機會,自掌四個嘴巴,否則我今天便要教教你怎麼做人。”金槍散人並不把葉塵放在眼堙A若不是有烈火散人提醒在前,小心高人幫助對方,他哪堜M對方多言,直接殺了就是。
  “今時不同往日,天風國已經不是你們可以做主的,若是安安分分的過來,安安分分的離開,我也就不計較了,可惜,你們太把自己當回事,有我葉塵在的地方,沒你們撒野的份。”
  葉塵計劃中,紫陽宗是他必去的地方,前麵的暗殺雖然未能讓他有什麼損傷,可不代表他不放在心上。
  閑雲子見到這般局麵,有心說話卻又吞了下去,葉塵的『性』格他很清楚,既然站了出來,就沒有退回去的必要,而且這兩人的確過於囂張,唯一讓他擔心的是,葉塵的戰力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兩大星極境中期強者可不是鬧著玩的,尤其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金槍散人。
  對羅行烈使了使顏『色』,閑雲子往後退了數步,打算把眼下的局麵交給葉塵,其他人不要幹擾。
  “哈哈,我金槍散人在外縱橫這麼多年,第一次見到年輕一輩如此和我說話,小子,你是第一個。”
  金槍散***笑一聲,渾身釋放出金『色』的光芒,金『色』光芒極為純粹,攜帶著無堅不摧的氣勢。
  “閑雲子前輩,這人,我殺了。”
  葉塵臉上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大殿堛漕き‘L已知曉,如果他猜得不錯,其中必然有陰謀,麵對陰謀,他的做法和常人不一樣,那就是快刀斬『亂』麻,殺一個是一個,反正紫陽宗的幾個人他早晚都要殺,至於圍剿屍鬼道人的行動,少他一個不少。
  

Snap Time:2018-10-22 09:22:57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