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三百一十三章五散人


    第三百一十三章 五散人

    “這是功法大進的征兆?”天雷散人聽說過地級頂階功法達到第十一二重往後,每提升一重,都會有可怕的異象出現,葉塵修煉的是青蓮劍訣,異象中帶有鋒芒之氣理所當然。

    閑雲子搖搖頭,“不僅僅是功法大進,他距離星極境真正隻剩下一步之遙了。”

    “第二次提煉真元將要結束?”聞言,天雷散人駭然,尋常人修煉地級頂階功法,起碼也要三四年或者四五年時間才能把全身真氣提煉成真元,葉塵提煉真元的時間加起來不過一年時間,這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閑雲子道:“天才向來是打破常規的存在,五個月前,司空聖已經跨入了星極境層次,成為南卓域數百年來最年輕的星極境強者,現在看來,這個記錄要被葉塵破掉了。”

    天雷散人點點頭,“司空聖是二十二歲的星極境強者,葉塵如果能在三個月內跨入星極境,就是十九歲的星極境強者,隻比真靈大陸第一天才玄後晚了一年,拿到整個真靈大陸,都是響當當的存在,真靈大陸天才榜上,必有他的名號。”

    “恩,這是毋庸置疑的,不過天才不僅僅是修煉速度快,其它原因也要占一些,比如最重要的戰力和悟『性』,當然,葉塵不管從哪方麵來看,都是頂尖的,遲早能名震大陸,而且現階段來說,他越厲害,其實越安全,如果後勁不足,那就危險了。”

    兩人說話之際,驚雲峰修煉密室中,葉塵緩緩睜開了雙眼。

    “青蓮劍訣第十三重,第二次提煉真元麵臨結束,好強大的感覺。”潛龍榜比賽結束兩年來,葉塵無時無刻都在進步,每一次進步都是飛躍『性』的,但沒有哪一次及得上這一次,不但青蓮劍訣達到了第一個極限,第二次提煉真元也要大功告成,兩者疊加之下,他的實力絕對是暴增,可惜沒有合適的練手對象,否則他就能知道自己的實力究竟暴增到什麼程度。

    哧!

    暗含半步真元的拳頭一擊而出,空氣中撕開一條真空裂痕,快如電,重如嶽。

    “半步真元,不,應該是偽真元,破壞力非同小可啊!”剛才那一拳沒有施展任何武技,僅僅憑借偽真元就能在空氣中撕開一條真空裂痕,這已經無限接近真元的破壞力了。

    單手一揮,密室門大開,葉塵長身而起,順著通道飛掠了出去。

    閑雲峰。

    閑雲子和天雷散人都在。

    “葉老弟,這番又有什麼進展!”天雷散人笑道。

    雲霧自動讓開,葉塵落在閑雲峰上,“兩位前輩應該已經猜到。”

    “,你這修煉速度真是讓我等汗顏,自愧弗如。”葉塵雖然稱他們前輩,但他們不敢視其晚輩,以平輩相交,閑雲子手掌牽引,附近的一張石椅移動過來,旋即又為他斟了一杯酒。

    葉塵坐在石椅上,問道:“這半年來可有什麼事情發生?”

    閑雲子道:“據我們的人打聽,司空聖在五個月前跨入星極境層次,成為了懸空山內門長老,這件事影響甚大,很多有名有姓的星極境強者都前去恭賀,包括紫陽宗的太上長老烈火散人以及翡翠穀的一位太上長老。”

    對於司空聖跨入星極境,葉塵沒有太意外,對方在潛龍榜比賽上便擁有了半步真元,兩年過去,也該是星極境強者了,至於紫陽宗的太上長老烈火散人,葉塵有些疑問,“他不需要坐鎮紫陽宗嗎?”

    天雷散人苦笑一聲,“烈火老賊當年也在南卓域闖『蕩』過,結識了四個強人,這四人分別是金槍散人,枯木道人,碧湖先生以及山中客,五人名號暗含金木水火土,號稱五散人,司空聖跨入星極境不久前,金槍散人和碧湖先生來到紫陽宗做客,幫他坐鎮紫陽宗。”

    “五散人!”葉塵默念了一句。

    “再過不久,我們流雲宗也有三位星極境坐鎮了,來,喝酒。”閑雲子並不太擔心紫陽宗的強勢,一個葉塵就能抵得上兩三位星極境強者,何況葉塵的潛力遠遠沒有爆發,誰都不知道他能成長到什麼地步。

    接下來的日子波紋不起,青蓮劍訣達到第十三重,第二次提煉真元即將結束的葉塵也不需要刻意閉關,提煉真元是水到渠成的東西,和悟『性』什麼的並無多大關係,時日一到,自然而然的成為星極境強者,畢竟他的根基在這,慢不到哪去。

    這日,葉塵正在感悟雲之意境。

    天碎雲融合到第六式後,葉塵感覺到了很大的阻塞,似乎有著一層無形的屏障阻擋在前方。

    “驚雲劍法一共有九式,融合第六式便相當於地級頂階劍招,第七式應該和青蓮劍法第二式殺招差不多,第八式差不多就能觸『摸』到天級劍招的邊緣,是意境的極限,招式的極限,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渡過去。”

    至此,葉塵已經明白,天級武學不是悟『性』高就能學會,不達到那個層次,雙方始終沒有一個契合點。

    呼!

    重重的喘了一口氣息,葉塵揮劍在雲海中劈出一條劍道,劍道長達上千米,把對麵的一座低矮山峰給劈裂開來,雷霆炸裂,風起雲湧。

    “我在意境上的掌握已經不遜『色』大部分星極境強者,差的是積累,積累夠了,感悟起來要容易許多,看來,隻有外出曆練能讓人快速成長,呆在一個地方終究有些局限。”

    萬事萬物都需要一個積累的過程,哪怕是絕世天才,沒有足夠的積累,都無法真正成長起來,就好像一個絕頂聰明的人,若是沒有讀過幾年書,沒有經曆太多的事情,那麼他的聰明就無法全麵發揮,隻能靠腦袋靈活,做些小聰明的事情。

    “不急,我現在的技藝還在修為之上,沒必要急在一時。”

    星痕劍入鞘,葉塵的心情平淡如水。

    “哈哈,我烈火散人來了,怎麼沒有人出來迎接,流雲宗的人都死光了嗎?”流雲宗山門前,十數道人影飛掠而來,為首的兩個人氣勢浩大,右邊之人的氣勢無堅不摧,淩厲霸道,左邊之人洶湧澎湃,宛如燎原大火,卻是紫陽宗太上長老烈火散人。

    主峰大殿。

    羅行烈麵『色』一變,對大長老道:“把所有長老集合過來。”流雲宗與紫陽宗勢不兩立,但紫陽宗太上長老親自來臨,於情於理都要隆重招待,這是宗門之間的規矩,流雲宗也不能破。

    “是!”大長老麵『色』凝重。

    不一會兒功夫,所有長老集合在主峰大殿前的廣場上,包括徐靜在內的六位核心長老。

    主峰廣場前,十數道人影落下。

    為首的烈火散人看上去約莫六十歲,臉『色』紅潤,他環視一圈,眯著眼笑道:“不錯,還算禮貌。”

    長老群分開一條道,羅行烈走了出來,抱拳道:“不知烈火散人前輩來臨,有失遠迎。”

    “閑雲子老鬼呢?讓他出來見我,你沒資格和我說話。”烈火散人瞥了一眼羅行烈,淡淡道。

    聞言,流雲宗眾位長老怒目而視,羅行烈是流雲宗宗主,是流雲宗的臉麵,豈是別人可以貶低的。

    “怎麼?以為有了大靠山,就不把我放在眼,我不知道那位大人是怎麼想的,不過你們信不信,就算我把流雲宗拆了,他也不會出麵。”烈火散人比誰看的都清楚,雖說上次金煌道人被嚇退,但他終究是天風國以外的人,代表的懸空山這樣的超級宗門,分明是以大欺小,而紫陽宗和流雲宗同為天風國五大宗門之一,不存在以大欺小的問題,烈火散人不相信那位手段通天的大人事事幫助流雲宗。

    “烈火老賊,你耍威風耍錯地方了,我流雲宗可不是你想橫就橫的地方。”閑雲子一個閃身出現在廣場上。

    烈火散人打量了一眼閑雲子,“我要耍威風,你認為流雲宗的人還能這樣安安穩穩的站著。”

    閑雲子冷笑一聲,“我流雲宗不好過,你紫陽宗照樣完蛋。”

    “大言不慚。”烈火散人旁邊金衣中年嗤笑。

    “不知這位是?”

    烈火散人得意道:“這是金槍散人,我紫陽宗的貴客。”

    金槍散人五十歲左右,麵『色』淡金,身形高大,他撇了撇嘴角,“我還以為流雲宗有什麼高手,不過是一名星極境初期巔峰武者,烈火,這麼多年都沒滅掉流雲宗,你也太仁慈了。”

    “哼,若不是有其他人牽製,哪容得流雲宗囂張,害我紫陽宗後輩無人。”烈火散人眼睛有殺機閃過。

    金槍散人嘿嘿一笑,目光在流雲宗長老中隨意看了一眼,忽的眼睛一亮,落在內門長老朱梅和核心長老徐靜身上。

    “烈火,你可沒說過流雲宗有此等貨『色』,尤其是那個白衣女子,南卓域也少見啊!”金槍散人『舔』了『舔』嘴唇。

    閑雲子見這兩人如同進了自己家門,沒把他們放在眼,神『色』有些陰沉,不過想到對方無事不登三寶殿,把不快壓在心中,問道:“不知二位來到流雲宗有什麼事,沒事自行離開吧!”

    烈火散人道:“我來自然有事,隻是你流雲宗就是這樣待客的,讓我們在廣場上說話。”

    “這邊請。”羅行烈扯了扯嘴角。

    “哼!”

    烈火散人拂袖走在前麵,金槍散人與他並肩而行,從眾人之間經過時,他特意掃視了一眼徐靜,眼睛有邪光閃爍。

    

Snap Time:2018-04-26 05:33:06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