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章)


    第三百零四章 他的命由你來取(第二章)

    手指瞬間收回,金煌道人眼睛瞪圓,一臉失態的吼道:“不可能,流雲宗怎會有這樣的背景,絕不可能,你是誰?為什麼要管這檔子事,我懸空山與你無冤無仇,還請袖手旁觀。”

    金煌道人完全感知不到遮天大手主人的氣息,所以隻有兩個可能『性』,其一,對方踏入了靈海境,真元化海,萬流歸宗,其二,對方踏入了更可怕的生死境,一入生死,天人相隔,不管是哪一種可能『性』,都不是金煌道人可以抗衡的,前者還好,至少懸空山也有靈海境強者,而且不止一兩個,可如果是後者,整個懸空山還不夠對方一根手指頭碾壓,生死生死,這種境界的武者被稱為王者,不是沒有道理的,他們就是武者中的王,代表真靈大陸的天地意誌,沒有生死境王者,勢力再強大都沒有用,因為對生死境王者來說,一人就是一宗,一人就是一方疆土。

    遮天大手的速度並不算很快,似乎其主人沒有認真起來,可在金煌道人眼中,天已經不再是天,地已經不再是地,流雲宗後方群山都在遮天大手掌控之下,『插』翅難逃。

    金煌道人見對方沒有收手的打算,心中生出無邊的懼意,顧不上煌雷獸和司空聖,身形一展,朝著遠處極速飛掠,一個閃爍,就出現在七八之外,仿佛一輪不斷跳躍的小太陽。

    “哼!”

    冷哼聲傳出,遮天大手的拇指和食指開始合攏,而在它合並到僅剩下最後一丈距離時,逃掠的金煌道人仿佛自投羅網一般,被禁錮在其中,難動分毫,連掙紮都做不到。

    “我不甘心,這些人不過是螻蟻般的人物,我想殺就殺。”金煌道人奮起餘力,真元凶猛燃燒,想要脫離束縛。

    流雲宗眾人看呆了,先前不可一世的金煌道人此時被兩根擎天手指夾住,一臉驚恐和憤怒,仿佛一隻無頭蒼蠅一樣,給他們帶來極大的視覺反差,心中齊齊想到,這遮天大手的主人是誰,星極境後期強者都被他隨意捏住,這種級別的實力已經不是靠想象就能想到的。

    “放心,我不會親手殺你,你不值得我殺,現在滾出流雲宗,滾出天風國,今生若是再敢踏進一步,必死無疑,另外回去告訴懸空山宗主一聲,這次隻是一個小小的警告,下次再犯,懸空山必將墜毀,蒼王和石王留下來的萬年基業,也會覆滅,聽到沒有。”

    遮天大手主人的聲音隻有金煌道人一人聽到,不過這聲音並不是人的聲音,而是空氣振動傳來的聲音,和真氣傳音類似,卻比真氣傳音高級了十倍百倍,星極境強者絕不可能做到。

    “不殺我?”金煌道人停止掙紮,他知道再掙紮都無用,對方想殺他,隻需要一個念頭,陰狠的目光落在葉塵身上,金煌道人心中冷笑,原來並不是你的靠山,如果是靠山的話,不可能放過我,因為放了我,日後葉塵一出天風國,自己就可以追殺他,反正遮天大手的主人並沒有說過不準殺葉塵,而是說不準進入天風國。

    “哼哼,看來天要亡你,五年之內,你根本不可能擁有抗衡我的實力,而你想要繼續成長,就必須走出天風國,這是一個死循環,有死無生,現在放你一馬如何。”

    金煌道人雖然忌憚葉塵的潛力,但不認為對方五年時間內可以超越他,殺他有大把大把的機會,沒必要搭上自己的小命。

    “前輩,我答應,這一生都不會踏入天風國,踏入流雲宗。”金煌道人高聲道。

    元氣組成的大手鬆開,金煌道人耳旁的空氣再次振動,“滾吧!我隨時都有可能改變主意。”

    聞言,金煌道人臉『色』一變,似乎怕遮天大手的主人改變主意,把他給徹底扼殺,連忙衝到煌雷獸背上,驅使著煌雷獸掠了出去,眨眼間消失在極遠的天邊,沒入雲層。

    “沒有殺他?”

    閑雲子和天雷散人說不失望是不可能的,當然,他們不敢對遮天大手主人有怨言,沒有對方,今日流雲宗除了毀滅還是毀滅,不會有第二個可能『性』,六品宗門走出來的星極境後期強者在南卓域已經算頂尖的人物了,靈海境之下,萬萬人之上。

    “不好,真元控製不住了。”

    心情鬆懈下來,閑雲子卻控製不住自己的真元,真元一旦爆破,屍骨無存,方圓十數將會遭到毀滅『性』的破壞,這是他當年偶然獲得的一門玉石俱焚秘技,一經使出,絕無更改。

    天雷散人注意到閑雲子身上欲要爆炸的氣息,心中一驚,這門秘技閑雲子有告訴過他,這次和金煌道人拚死一戰,閑雲子不得不施展出來,隻是現在金煌道人已走,死了就是白死,毫無價值。

    唰!

    異變突起,遮天大手的一根手指頭伸出,輕輕點在閑雲子的護體真元上,風起雲淡。

    下一刻!

    閑雲子的氣息收斂下去,玉石俱焚秘技硬生生還原到初始狀態,爆炸氣息歸於虛無。

    “多謝前輩大恩!”閑雲子雙手抱拳,朝著遮天大手鞠躬。

    空氣振動。

    “無須謝我,其實我想救的是葉塵,但葉塵和流雲宗的羈絆太深,這件事也是由他引起的。”

    “前輩大恩,怎能不謝。”

    閑雲子自然不能說不謝就不謝,對方救得不止他一人,是整個流雲宗啊!哪怕對方讓他現在去死,他都會照做,流雲宗傳到他手上,這種感情常人是無法理解的。

    遮天大手主人沒有說什麼,聲音轉移到葉塵耳旁。

    “你是不是疑『惑』我為什麼沒殺金煌道人?”

    血爆術自動散去,葉塵渾身染血,虛弱道:“前輩應該有自己的打算,葉塵能猜到一點。”

    “哦,說說!”

    “前輩是讓我自己親自報仇,了卻心魔。”

    空氣振動有些不穩定。

    “,你說的不錯,我的確存了這個心思,武者之道,披荊斬棘,一點雜質都容不得,今日這件事對你的影響很大,若不能讓你親自動手擊殺金煌道人,對你的修行有很大阻礙,而且你是領悟劍意的劍客,天生不容退縮,我殺了金煌道人,等於是幫你選擇了退縮,這不是我想看到的,也不是你想看到的,所以,金煌道人的命由你來取,至於殺不殺的掉,就要靠你自己的本事,同一件事,我不會幫助第二次。”

    葉塵道:“多謝前輩成全,金煌道人我必親手殺之,誰也阻止不了,至於死了,就說明自己沒有資格踏入更高的境界。”

    “很好,你的冷靜我很喜歡,希望你可以繼續保持下去,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心智,武者之道,不隻是仇恨。”

    “前輩,你是?”

    “不要問,也不要想,該告訴你的時候會告訴你,不能告訴你有我的理由,這也是我不出麵的原因。”

    “葉塵魯莽了。”

    “你受的傷不輕,小血魔解體大法並不是為武者準備的秘技,而是血魔真人根據血魔分身創造出來的一門殘缺秘技,沒有血魔分身,用一次,就會損耗一次氣血,單憑普通的氣血靈『藥』是無法徹底恢複的,這方麵要你自己解決了,我不會給予你任何物質上的幫助。”

    “葉塵知道。”小血魔解體大法對身體的負擔很大,消耗的氣血雖然可以通過血陽花彌補,可血陽花不是萬能的,偶爾一兩次可以,次數多了,必須要調養一番,否則會留下可怕的後遺症,這次為了對抗金煌道人,葉塵甚至施展出小血魔解體大法中的絕招血爆術,這已經接近大血魔解體大法的威力,副作用出奇的大,若不是葉塵身體素質強悍,早年曾把淬玉強身訣修煉到第五訣金剛玉體的程度,不死也殘,武者之路斷絕。

    至於遮天大手主人的幫助,葉塵沒想過,每個人的武者之路都在腳底下,別人是幫不了的,幫了他,說不定是害了他,不領悟痛苦,又怎能了解痛苦過後的甘甜。

    當然,葉塵也不怎麼擔心後遺症,儲物靈戒中尚有一株三千年火候的血陽花,『藥』效比千年血陽花強了十倍數十倍,隻要不是氣血耗盡,消除後遺症不是什麼大問題。

    不過徐靜的傷勢讓他很頭疼,手臂骨骼寸寸斷裂和手臂骨骼斷裂是兩個概念,沒有天材地寶的話,很難痊愈,他能夠想象到,一根完整的骨骼斷裂成無數碎片的痛苦。

    遮天大手主人似乎猜到了葉塵的心思。

    “那個手臂骨骼寸寸斷裂的小姑娘我也不會幫她,她的資質很好,有大希望大成就,這次的磨難對她不是沒有好處,事實上,你有沒有發現,整個流雲宗因為這件事的原因,變得和以往不一樣了,這就是磨難後的升華,是流雲宗強盛的初始。”

    葉塵點點頭,血戰那一刻,流雲宗眾人的舉動讓他很感動,他們明明很弱小,一點忙都幫不上,但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與流雲宗共存亡,共赴難,這種視死如歸不是宗門強大就可以辦到的,他相信,日後的流雲宗必然能真正成長起來,成為南卓域的超級宗門。

    “此事已了,我也就不多留了,記住一句話,武者之路,逆水行舟,保持本心,方可前行。”

    遮天大手渙散,聲音漸漸消逝。

    深吸了一口氣,葉塵轉過身看了眾人一眼,視線中,所有人都在望著他,他也在望著眾人,眼神上的交流無需言語。

    “這是我的第二個家!”

    腦海中念頭閃過,葉塵仰頭從半空中栽下,能支持到現在,對他來說是奇跡,現在,奇跡結束了!

    ***:最後兩個小時,求雙倍***!

    

Snap Time:2018-07-18 01:08:37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