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三百零三章浴血而戰八成劍意遮天大手


    第三百零三章 浴血而戰,八成劍意,遮天大手

    和葉塵一樣,徐靜從潛龍古城回來後沒過多久就選擇了閉關,因為葉塵和司空聖戰鬥的動靜太大,方才走了出來,想要看看發生了什麼情況,來到此地時,葉塵與司空聖的戰鬥已結束,金煌道人的咄咄『逼』人讓她暗生警惕,以最大速度增援過來,為葉塵擋了一劫。

    金煌道人修煉的是金係功法,哪怕是隨意一指也有著無堅不摧的特『性』,輕易洞穿了徐靜的防禦,使其雙臂骨骼寸寸斷裂。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葉塵體內的太玄真元剛剛引出丹田,稍有動作,便會功虧一簣,隻能眼睜睜的望著徐靜被擊飛出數百米遠,好在朱梅已經趕了上來,攔截在徐靜前方。

    “血爆術,青蓮漫空!”

    憤怒的低吼一聲,葉塵體外血紅『色』的真氣凶猛爆裂,那是小血魔解體大法中威力最大,反噬亦最大的絕招,原宗博都不敢使用,因為這招一出,有九成的可能『性』成為廢人,三成的可能『性』徹底死亡,極度凶險,相對應的,隨著血爆術用出,葉塵的戰力再次提升,增加到八成以上,幾乎和燃燒真元增幅的戰力差不多,不僅如此,灌注到右臂經脈中的太玄真元也被血爆術給渲染成了血紅『色』,也就是說,使用太玄真元的一霎那,葉塵的基礎實力真正的和星極境初期強者差不多,配合上七成劍意和青蓮劍法中的殺招,擊殺一位星極境中期強者都有可能,至於星極境後期強者,很快就會有結果。

    唰!

    手掌中的星痕劍重如山嶽,葉塵一劍似緩實快的朝著金煌道人削出,沸騰的空氣以違反常規的速度平靜下來,死寂一片,旋即有一朵朵青中泛紅的青蓮生出,遍布虛空。

    “哼,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麵前獻醜,破!”

    金煌道人冷哼一聲,手掌橫起,虛空一拍,金燦燦的光華凝聚成一隻巨掌,撕開了凝滯的空氣,扯碎了無數青蓮,開辟出一條漆黑的真空通道,真空通道仿佛蘊含莫大的引力,把周遭的一切都給吸了進去。

    噗!

    葉塵七竅流血,渾身帶著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就在此時,葉塵身體突然一震,停留在第九重巔峰的青蓮劍訣在強大的壓力下,一舉衝入第十重,與此同時,本身修為亦有很大進展,不但跨入抱元境後期巔峰,距離提煉真元那一步也已經不遠了,葉塵終於深切的明白,有多大的壓力,就有多大的爆發力,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這是萬事萬物的兩個極端。

    “青蓮聚,斬!”

    沒有『露』出任何的興奮神『色』,葉塵眼神堅毅,宛如蒼鷹般鎖定住金煌道人,這個時候,太玄真元已經隨著手臂經脈灌注到星痕劍上,星痕劍爆發出讓繁星失『色』的璀璨光華,一團一團的光華奪目下,劍尖之上迅速浮起一朵拳頭大小的青蓮,青蓮生蓮花,呈淡紫,邊緣圍繞著一縷縷宛如血鑽氣息般的氣流,輕易切割虛空。

    嗖!

    伴隨著葉塵一劍劈下,拳頭大小的青蓮以恐怖的速度激『射』而出,在虛空中拉出一條筆直的黑線,黑線經久不散,延綿數百米,仿佛把這方空間分成一上一下兩個部分,詭異的可怕。

    “不好,此子怎麼會擁有真元。”如果隻是真元,金煌道人不屑一顧,彈指間就可令對方飛灰湮滅,但葉塵剛剛施展了血爆術,真元與氣血結合在一起,相當於燃燒的真元,基礎實力暴增,僅僅如此也就罷了,偏偏葉塵還是一位劍客,一位領悟七成劍意的劍客,兩者疊加在一起,星極境中期強者大意之下都要飲恨,而他先前根本沒把流雲宗眾人放在眼,隻運轉了五六成真元,更不要談燃燒真元了。

    現在的他,防禦甚至比不上撐起護體真元的星極境中期強者,若是被這一劍正麵命中,不死也殘。

    青蓮激『射』的速度太快,金煌道人來不及增厚護體真元,隻得揚起右手中指,一指點出。

    “金煌指!”

    金煌指是金煌道人的成名絕學,哪怕以五六成實力催動,威力也不是尋常星極境強者可以比擬的。

    哧!

    金『色』光線橫空掠出,與不斷旋轉的青蓮撞擊在一起。

    沒有任何聲響傳出,沒有任何聲光效果,兩者緊緊貼合在一起,無聲無息,仿佛兩塊磁石。

    眾人都有些不太適應,就好像明明知道天上要打雷了,已經看到雷霆閃爍,閃電『亂』飛,自身做好了萬全準備,但雷光是劈下來了,卻是沒有絲毫雷聲,頗有些難受

    也許是瞬間,也許是很久,隻聽轟的一聲巨響,刺目的光芒衝天而起,撕裂了天空之上的烏雲,撕裂了雷霆,持續不斷的噴泄火力,一眼望去,如同一片扇形光幕,扇形的***正是金『色』光線與青蓮交擊的那一點。

    巨響傳出,葉塵與金煌道人齊齊向後激『射』開來,不同的是,葉塵是吐血後退,身體似乎消瘦了一圈,骨瘦如柴,而金煌道人麵『色』微微一白,在半空中滑出去數百米,並無什麼損傷。

    兩人的差距太大,縱算葉塵超越了自己的極限,爆發出有生以來最強的攻擊,但差距就是差距,與倉促反擊的金煌道人比起來,依舊不是對手,不過能把金煌道人擊退數百米,足以證明葉塵的實力。

    “崩雲『亂』空斬!”

    “天雷一擊!”

    閑雲子和天雷散人咬破舌尖, 努力從失神狀態中恢複,運轉到巔峰狀態的真元不要命的湧出,施展出各自最厲害的絕學打向剛剛穩住身體的金煌道人,成敗在此一舉。

    “哼,螻蟻再多也是螻蟻,今次,你們全部都要死,流雲宗也要徹底毀滅,雞犬不留。”

    葉塵的正麵一擊讓金煌道人氣血沸騰,一口逆血忍了好久方才咽下去,見閑雲子和天雷散人抓住這個時機,向他發動猛攻,金煌道人一下子怒了起來,顧不上強提真元會給身體帶來很大負擔的後果,兩道七成真元催動的金煌指力擊出。

    噗!噗!

    閑雲子和天雷散人的拚命一擊哪怕比不上葉塵剛才那一招,但也不容小覷,可金煌道人這次催動了七成真元,不是先前那一指可以比擬的,毫無懸念的湮滅了兩人的攻擊。

    閑雲子慘笑一聲,“雷兄,拜托你一件事,把能帶走的人都帶走,尤其是葉塵,給我們流雲宗留下一條根,一條命脈,千萬不要讓最後的希望滅亡,否則我閑雲子對不起流雲宗的曆代宗主,死了也不會甘心。”

    最後一句話,閑雲子幾乎是吼出來的。

    天雷散人麵『色』一變,“閑雲子,你要幹什麼?”

    “快,沒時間了,我將拚盡最後一滴血拖住他。”閑雲子原本就極度不穩定,欲要爆炸的真元徹底混『亂』起來,再也無法平複,整個人像裝滿火『藥』桶的容器,隨時都有可能爆破。

    天雷散人搖頭歎息,心中死誌漸生,對閑雲子道:“沒機會了,你看!”

    閑雲子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不知何時,渾身浴血的葉塵再次掠了回來,衣袍染血,發絲亦在滴血。

    “閑雲子前輩,天雷散人前輩,我知道你們的心思,但我絕對不能退,也不能逃,犧牲整個流雲宗換取我一條命,那我活下來又有何用,可怕的心魔會讓我終生無法踏入生死境,反而會辜負你們的期望,我也不願背負這樣令人絕望的沉重負擔,我葉塵拿起劍的那一天,就沒有想過要臨陣逃脫,更沒有想過讓其他人代替我去死,事件源於我,也將由我來終結,你們不必勸了,我心已定。”

    說話的同時,葉塵取出大量的血陽花,抽離出其中的『藥』力吞入口中,旋即不要命的催動血爆術,渾身染血的立在虛空中,這一刻,他的心神從沒有這樣的堅定,意誌從沒有如此堅不可摧,衝天的劍意筆直上升,上升,再上升,永無止境,如此可怕的劍意超過了自身所能承受的極限,皮膚片片龜裂開來。

    “七成巔峰劍意,不,是八成劍意!”金煌道人倒吸一口冷氣,心中歇斯底怒吼,此子不能留,否則必成大患,現在他已經產生了後怕,今日若不能殺了葉塵,他一輩子都會處於噩夢中。

    嗚嗚嗚!

    流雲宗不少女弟子哭了起來,男弟子的眼神逐漸堅定,再也沒有逃跑的心思。

    “吳明,我要上去一戰,你覺得如何。”修為僅僅是凝真境後期巔峰的張浩然踏前一步,掠上半空。

    吳明哈哈一笑,“張浩然,不要小看我,我吳明是怕死的人?”

    不知不覺,留下來的流雲宗眾人全部匯聚過來,能飛的立在閑雲子等人身旁,不能飛的,則站在地上。

    這一刻,流雲宗前所未有的凝聚和強大,所有人的心念自然而然的集合在一起,最終化為一股寧死不屈的死戰氣息。

    “朱梅,我們上去。”雙臂無力的被朱梅抱在懷,徐靜輕聲道。

    朱梅眼中帶淚,輕輕點頭,羅寒山輕笑一聲,誰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隻知道,他的笑容很璀璨,很溫和,與朱梅一起掠上了高空。

    望著黑壓壓的流雲宗眾人,金煌道人心情很糟糕,他從沒有見過如此情況,在他想象中,流雲宗應該是樹倒猢猻散,狼狽不堪。

    “那麼全部給我死吧!”金煌道人怒吼一聲,真元凶猛燃燒起來,無比可怕的氣勢席卷而出,凝聚成氣勢颶風,撕裂了大地,崩塌了山峰,金燦燦的火芒如同一輪金『色』太陽。

    “金煌裂日!”

    指頭上凝聚出一團極度凝練的光球,金煌道人相信,這團光球一旦爆炸,實力不夠,再多的人也要死絕。

    “唉!”

    就在此時,一聲輕歎傳出,似在耳旁,又似在遙遠的天邊,在虛空中不斷徘徊,震『蕩』,緊接著,灰蒙蒙的天空陡然開朗,眾人視線中,一隻有如山嶽大小的巨手壓迫過來,遮住了太陽,遮住了天空,掌心上的指紋清晰可辨,天地動容。

    ***:這是第一章,標題太長,不好標注,另外求一下雙倍***,太虛正在努力。

    

Snap Time:2018-01-23 20:17:34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