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九十四章聯手天雷一擊


    第二百九十四章 聯手,天雷一擊(第二更)

    施展小血魔解體大法的滋味並不好受,全身氣血仿佛在燃燒一樣,帶來一波波針刺般的痛感,這種痛感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在加劇,以葉塵強悍的忍受能力,額頭上都滴下了冷汗。

    “殺!”

    身形調轉,虛空中有血『色』弧線閃過,頃刻間,葉塵出現在蒙麵中年上空,一劍豎劈下去。

    “找死!”

    蒙麵中年從呆滯狀態中回複,眼神中迸發出凜冽的殺機,一拳帶著熊熊燃燒的火焰光環打向葉塵。

    轟隆!

    雲層被蒸發了一大片,從雲層下望去,天空仿佛多出一個窟窿,窟窿邊緣火焰席卷,雷霆交加。

    可怕的衝擊力把葉塵撞得倒飛出去,淩空滑翔了數百米方才止住退勢,他腳掌踩在飄渺的雲氣上,臉上的蒼白一閃而逝。

    星極境初期巔峰強者的強悍非同尋常,哪怕葉塵的小血魔解體大法配合七成劍意催動的天碎雲都要落入下風,更何況,蒙麵中年不同於已經死去的蒙麵人,他在之前基本上沒有受什麼傷害,一旦燃燒真元,戰力才是真正的成倍增加,來不得一絲虛假。

    “好,你我兩人做掉他。”

    天雷散人原本沒打算留下蒙麵中年,因為他知道單靠自己的實力無法做到,能擊傷對方已經是極限,現在葉塵幹掉了另一個蒙麵人,兩人聯手,有很大的希望。

    “做夢,嚐嚐我的三『色』火拳!”

    蒙麵中年咆哮一聲,渾身衣衫無風自舞,燃燒真元狀態下,衣衫邊緣被火焰覆蓋,看上去如同披著一片片飛舞的火焰,氣勢無窮,而在他的右拳上,金『色』火焰繚繞,燒灼虛空。

    “三『色』火拳?”葉塵微微訝異,當初他有感戰鬥手段頗少,特意去武城交易大殿尋找一門替代拳法,被他看中的兩本拳法秘籍中,其中一本正是三『色』火拳,至於另一本是五嶽神拳,三『色』火拳在交易大殿售價十七萬塊下品靈石,共有三式,第一式修煉出的拳勁為紅『色』,第二式為紫『色』,第三式則是金『色』,很顯然,蒙麵中年已經把三『色』火拳修煉到最高境界,拳勁化火,呈金『色』狀態,比普通火焰要強猛十倍以上。

    三『色』火拳雖然是地級中階拳法,品級算不上極高,可在南卓域,一般的星極境強者很少擁有地級中階以上的武學,一本地級高階武學的價值無可估量,也隻有六品宗門和七品宗門的星極境強者擁有這個財力去購買,何況,就算你有財力,也未必買得到,南卓域星極境強者何其之多,地級中階以上的武學相對來說極其稀少,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想要讓每個星極境強者都擁有地級中階以上的武學是不可能的。

    當然,地級中階武學在抱元境武者和星極境強者手上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抱元境武者催動武學的是真氣,星極境強者是真元,單單這一點,便有如鴻溝,不可跨越,而且,因為星極境強者修為高,對武學見解也高,更能夠把得手的武學發揮到極限,武學意境超越抱元境武者一個大檔次,潛龍榜比賽上,葉塵的劍法意境和星極境強者相當,就已經驚住了一大片人。

    所以,抱元境武者哪怕擁有地級頂階武學,也敵不過施展地級中階武學的星極境強者,更極端的來說,星極境強者不施展武學,僅僅依靠真元的攻擊力,便可以輕易擊殺一名抱元境武者,至於像葉塵和司空聖這種能跨越大境界戰鬥的天才極少,可以算作特例。

    三『色』火拳屬於最為頂尖的地級中階拳法,在蒙麵中年手中施展開來,澎湃的金『色』火焰使得周邊溫度迅速上升,如同在那片區域形成了一片火焰氣場,任何進入氣場的人,都會受到或大或小的影響。

    “哈哈,我無法殺掉你,但我可以擊殺他。”蒙麵中年看出葉塵使用了一門增幅戰力的武學,通常來說,這種武學的持久『性』有待觀察,對自身的傷害也十分大,他不相信葉塵可以一直使用下去。

    “在我天雷散人麵前,你殺不了任何人,天雷戰甲!”天雷散人冷哼一聲,燃燒的護體真元回縮,凝結成一副雷電四溢的戰甲,戰甲背後延伸出兩道光弧,光弧交錯處,一枚碗口大小的雷珠開始凝結,逸散出來的電弧遊絲劈啪啦作響。

    天雷大法配套武學——天雷戰甲!

    天雷散人早年有所奇遇,在某處遺跡中獲得了一套武學天雷大法,麵蘊含功法,防禦武技以及戰鬥武技,單論增幅戰力的效果,直追普通的地級高階武學,把超級宗門中的星極境初期強者排除在外的話,憑借天雷大法的霸道,天雷散人絕對算得上星極境初期強者中的佼佼者。

    “先殺了你再說。”天雷散人的難纏出乎蒙麵中年的意料,他身形一閃,帶著一條筆直的火浪衝向葉塵。

    啪!

    天雷戰甲凝結,天雷散人的速度暴增到極限,電弧一炸,整個人瞬間攔截在蒙麵中年之前,一爪撕了過去。

    “好快,不過這又如何,給我退!”

    揚起被金『色』火焰包裹的拳頭,蒙麵中年咬牙轟向天雷散人。

    咚的一聲巨響,雙方各自飛退。

    就在這時,葉塵動了。

    他仿佛一尊血『色』戰神,腳掌往前一跨,忽略了與蒙麵中年之間的距離,一劍刺了過去。

    “誅心!”

    誅心是融合孤峰絕殺和煉心一劍而成,可近戰,亦可遠戰,相對來說,還是近戰的威力比較大,絕殺意境籠罩下,同級別武者根本無法阻擋,星極境強者也無法忽視這股意境。

    噗!

    燃燒的護體真元被洞穿,蒙麵中年肩膀處多了一個雞蛋大小的血洞,血洞渾圓,鮮血汩汩流淌。

    蒙麵中年慘叫一聲,慌忙後撤,拉開距離。

    “可惜,還差一點。”葉塵的靈魂力無時無刻不再尋找蒙麵中年的破綻,剛才對方與天雷散人交手,毫無破綻的護體真元出現不穩定,被葉塵抓住機會一劍命中,隻是星極境強者的精神力格外強大,絕殺意境無法全麵撼動他的心神,被他躲過了致命要害。

    一劍無果,葉塵眼觀八方,注意到天雷散人正在孕育雷霆一擊,心領神會下,再度『逼』向蒙麵中年。

    “欺人太甚,死開!”

    被葉塵擊中肩膀,蒙麵中年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那是惱羞成怒的表情,三『色』火拳拳力打出,一道金『色』的火浪暴衝而起。

    揮劍斬開火浪,葉塵忽的倒退數十米。

    下一刻!

    從天雷散人那個方向迸發出一道長達數十丈的墨藍『色』雷電,雷電兩指粗細,起源點卻是天雷散人背後兩道光弧交叉處的雷珠,終點則在蒙麵中年身上,隻聽轟的一聲,蒙麵中年被這一記墨藍『色』雷電轟出去數百米遠,沿途所到之處,雲層被灼燒出一條筆直的痕跡。

    一擊命中,天雷散人緊追上去,背後的雷珠繼續醞釀,發出第二記墨藍『色』雷電,追擊在蒙麵中年的身上。

    蒙麵中年被打的吐血不止,他小看了天雷散人,小看了葉塵,認為自己就算無法擊殺葉塵,也能夠全身而退,畢竟自己的修為擺在那,戰力已經提升到了極限。

    “天雷一擊!”

    身上的戰甲顏『色』逐漸黯淡,天雷散人深吸一口氣,催動雷係真氣,把戰甲上的能量全部集中到雷珠上,以雷珠爆碎的代價發動了最後一擊,也是最強勁的一擊。

    轟!

    筆直的雷電穿透蒙麵中年的護體真元上,『射』穿了他的胸膛,一絲鮮血都沒有流出。

    “我不甘心!”

    蒙麵中年心底產生強烈的後悔,後悔接下這個棘手的活,後悔沒有立即退離,後悔再次小看了葉塵,若不是葉塵,單對單,天雷散人根本沒機會輕而易舉的擊中他,一步錯,步步皆錯,付出的卻是生命的代價。

    “要死,你們中也要有一個給我陪葬!”此時逃跑是不可能的事情,蒙麵中年不顧致命的傷勢,真元燃燒到巔峰,身化火焰,撲向葉塵,打算在臨死前拖一個下水。

    葉塵麵『色』不變,分身化影輕功施展開來,風一吹,隨風飄散,再次出現時已到了蒙麵中年右側。

    一劍擊出,誅心劍氣迸發。

    噗!

    蒙麵中年脖子一歪,眼睛失去生命的『色』彩,連番打擊下,他的戰力大減,再也抵擋不住葉塵的誅心一劍。

    親眼見到蒙麵中年死去,葉塵重重喘出一口帶著血腥味的血氣,小血魔解體大法的副作用十分之大,能夠支持到現在還要多虧了充足的血陽花,可血陽花僅僅隻能彌補一方麵的副作用,畢竟血肉氣血和真氣不同,不是說用掉一點補回來一點就沒事,其中還有一個極為複雜的轉化過程。

    解開小血魔解體大法,葉塵的臉『色』蒼白無比,精神有些萎靡,吞下一枚補神丹,葉塵望向天雷散人,對方比他稍好,天雷一擊讓他的真氣消耗過巨,正在吞服丹『藥』彌補真氣。

    兩人相視苦笑,擊殺一位星極境初期巔峰強者比想象中的要困難許多,修為越強,越難殺死,不是沒道理。

    

Snap Time:2018-01-21 13:00:32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