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九十三章擊殺星極境強者


    第二百九十三章 擊殺星極境強者(第一更)

    ***:第一更送上,瘋狂求推薦票和***!

    “事不宜遲,殺!”

    蒙麵中年怕中途有變,要是再來一個星極境強者,那他們就沒辦法了,另外半數酬勞也別想得到。

    天雷散***怒,手掌箕張,呈虎爪。

    “狂雷抓!”

    劈啪啦!

    虛空中有狂暴的雷霆閃過,組成一隻巨大虎掌,把兩位蒙麵人盡數籠罩在其中。

    “快去殺了那小子,我來擋住他!”蒙麵中年暴喝一聲,右手握拳,拳頭上迸發出火焰光環,一拳打向雷霆虎掌。

    轟隆!

    雷霆火焰相繼湮滅,天雷散人和蒙麵中年各自退開數十米。

    “小子,死吧!”

    另外一個蒙麵人抓住機會,右手上多出一根五尺長的烏青鐵棍,鐵棍上繚繞著一道道碧綠『色』光華,他手掌一緊,持著鐵棍兜頭砸向葉塵的腦袋,棍未到,空氣已經開始崩塌,在流雲宗一幹人眼,這根短棍仿佛絞動了千尺大浪,氣勢洶洶。

    “一起上……”羅行烈正打算召集眾人共同抗衡蒙麵人,豈料葉塵身上發生了巨大變化。

    熊!

    血紅『色』的真氣衝天而起,把葉塵的頭發和眉『毛』盡皆染成血『色』,手持著星痕劍,葉塵不退不避,一劍攜帶著血紅『色』的雷光迎了上去,整個人仿佛一尊血『色』戰神。

    當!

    鐵棍與星痕劍撞擊的聲音炸開,如同實質的波紋震退雙方。

    噗!

    蒙麵人眼『露』不可置信之『色』,張嘴噴出一口冒著煙的鮮血。

    “怎麼可能,你的戰力不可能如此強?”

    葉塵神『色』冷峻,“你不知道的事情很多,我沒有義務一一告訴你,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

    一步踏出,葉塵氣勢更盛,雙手高舉星痕劍劈了下去。

    蒙麵人受的傷不輕,加上略有失神,失去最佳的躲避機會,強行舉棍封擋的結果就是再次暴退數十米,嘴鮮血不要錢似的噴灑出來,神態極其狼狽,和先前不可一世的氣度截然相反。

    “這是葉塵?”羅行烈仿佛不認識葉塵一般,對方可是星極境初期強者啊,一招之下便受了輕傷,連抗衡的資格都沒有。

    “葉師兄好強!”

    流雲宗過來觀看比賽的核心弟子驚呼出聲,目瞪口呆,當然,目瞪口呆的不止他們,還有羅寒山朱梅以及流雲宗眾位長老,他們仿佛第一天認識葉塵一樣,心中的震驚無以加複。

    雖然葉塵在潛龍榜最後一戰中表現出來的實力堪比普通狀態下的星極境初期強者,可也僅僅是抗衡,不可能打敗,更不要說一招把對方打的吐血了,這分明是兩個級別的戰力。

    也就是說,葉塵在最後一戰中,依舊保留了一些底牌。

    想到這,流雲宗眾人暗自慶幸,幸好葉塵是流雲宗弟子,也幸好他不是敵人,否則麵對一個底牌層出不窮,戰力深不可測的敵人,將會是最可怕的事情,誰知道關鍵時刻他會不會來一下狠的。

    葉塵的招式很簡單,和雷電一樣,迅猛狂霸,勢大力沉,每一劍劈出,都有血『色』閃電伴隨,無窮雲氣簇擁,他如同雲端上的戰神,如同雷電加身的雷神,把蒙麵人壓製的沒有一絲脾氣,疲於防守。

    哇!

    又是一大口鮮血不要命的噴灑出來,蒙麵人身受重傷,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他嘶啞著聲音吼道:“可惡的小子,我要把你碎屍萬段,擊成飛灰,給我燃燒。”

    蒙麵人體外碧綠『色』的真元相互擠壓摩擦,生出一絲火花,火花如草原上的星星之火,瞬間席卷全身,把整個人都吞噬了進去,下一刻,對方身上燃起碧綠『色』的火焰,氣勢倍增。

    “什麼,這麼快就燃燒真元了?”蒙麵中年與天雷散人鬥得旗鼓相當,無法分心注意另一邊的戰況,待燃燒真元造成巨大的氣勢擴散,方才往那邊瞥了一眼,這一眼讓他張大嘴巴,合攏不起來,視線中,蒙麵人被葉塵打的頻頻吐血,狼狽不堪,再不燃燒真元的話,有隕落之禍,“大意了!這小子比想象中的棘手十倍!”

    “葉小子,幹得好,滅雷千鈞!”

    天雷散人同樣注意到葉塵那邊的情景,心中驚歎,葉塵的雷之意境雖然不及他,但他的意境明顯不是單獨的雷之意境,而是雷雲意境,所以從總體意境上看,絲毫不遜『色』自己,差的是沒有真元而已,想到當初自己說過,哪怕葉塵的劍意達到大成,都隻能和星極境初期強者抗衡一番,不由苦笑,對方不需要靠大成劍意,靠強悍的劍招和意境就能與星極境初期強者爭鋒,並且擊傷對方,若是等他的劍意提升至大成,那該有怎樣的威力?

    天雷散人已經不敢往下想了,他怕繼續想下去會打擊到自己。機不可失,趁著蒙麵中年失神狀態,天雷散人右手攤開,一束束胳膊粗細的雷光暴衝出去,以數倍音障的速度激『射』向蒙麵中年。

    啵啵啵啵啵……

    護體真元激『蕩』,蒙麵中年倒飛出去,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心下發狠,他身體一震,身上的火光無比旺盛,熊熊燃燒起來,使得整個人看上去像一具人形火炬。

    “就你會燃燒真元,我也會!”天雷散人放棄追擊的姿態,長發上有電絲閃爍,下一刻,藍『色』的火焰夾雜著閃電衝天而起,不管是氣勢或者真元波動,都增加了一倍。

    兩大星極境初期巔峰強者先後燃燒真元,雲端上立刻風起雲湧,驚豔天的屏障都開始不穩定起來。

    另一邊。

    葉塵無視對方燃燒真元的狀態,雙手握劍倒置在腰側,身體前傾,以數倍音速斜掠出去,血『色』真氣在身後拉出血紅『色』的氣流,甚至連瞳孔餘光都在虛空中延伸出兩點血『色』軌跡。

    驚豔,妖異,霸道!

    此時葉塵給眾人帶來的感覺就是這樣,對葉塵懷有好感的朱梅與徐靜心髒不受控製的跳動起來,心中升起異樣感覺,不說他們,幾名核心女長老臉上浮起紅暈,暗道:要是再年輕二十歲,多半會被他吸引,無法自拔。

    “給我滾!”

    燃燒真元讓蒙麵人傷上加傷,七竅中有血絲浮現,他不敢拖延時間,握住烏青鐵棍,以最大的爆發力砸出。

    當!

    水浪激『蕩』,雲雷咆哮,一圈巨大無比的衝擊波迅速擴散,橫掃八方,清空了一大片雲層。

    倒拖著星痕劍飛退開來,葉塵毫發無傷。

    反觀蒙麵人,七竅中鮮血淋漓,如同一條條血紅『色』的小蛇蜿蜒下滑,形似厲鬼,他不甘心的咆哮,“這是沒理由的事情,我已經燃燒了真元,戰力倍增,怎麼可能還輸給你。”

    平複沸騰的氣血,葉塵再次取出兩株五百年火候的血陽花,抽離其中的『藥』力吞進口中,心底暗道:與司空聖決鬥,我的戰力已經相當於普通狀態下的星極境初期強者,現在施展小血魔解體大法,戰力起碼增加了五成以上,再加上天碎雲成功融合了第六式驚雲劍法,抗衡燃燒真元狀態下的星極境強者不是問題,至於能壓製蒙麵人,是因為他在之前被自己打傷,燃燒真元導致傷上加傷,戰力受損。

    “葉師兄強大的變態啊!”

    幾名核心弟子喃喃出聲。

    羅行烈繃緊的身體和心情放鬆下來,臉上『露』出笑容,有葉塵在,不需要他們添『亂』了。

    “不朽天碎雲!”

    招式不變,葉塵的氣勢膨脹到一個巔峰,身形一閃,瞬間來到蒙麵人的上空,被血『色』閃電染紅的星痕劍重重劈砍。

    鏘!

    火星四濺,蒙麵人五髒六腑翻騰不已,這已經不是重傷不重傷的問題,沒有及時治療的話,他很能終生殘廢,再也無法成為武者,想到這,他毫不顧忌星極境強者的尊嚴,轉身以最大的速度逃掠,和生命相比,星極境強者的尊嚴一點也不值錢。

    “居然逃跑了!”

    朱梅張開紅潤的小嘴。

    “誅心!”

    放虎歸山不是葉塵的作風,此刻在施展小血魔解體大法的狀態下,會幹擾到心神的穩定,他能夠把這種穩定維持在一個微妙的分界線上,還要多虧了強大的靈魂力,可靈魂力再強,也僅僅做到維持,施展誅心一劍,威力難免受到影響,當然,隻要發揮出八成的威力就足夠了。

    一劍斜擊,劍氣如柱。

    噗嗤!

    蒙麵人燃燒的護體真元被洞穿,胸口出現一個胳膊粗細的血洞,慘叫一聲後,仰天栽下雲端,徹底隕落。

    蒙麵中年呆了,天雷散人呆了,羅行烈呆了,流雲宗諸人呆了,貌似天風鷲都呆了,眼珠子停止了轉動。

    抗衡星極境初期強者和擊殺星極境初期強者完全是兩個概念,不可相提並論,本以為南卓域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人做到,可葉塵做到了,他完成了南卓域數百年來未曾有人做到的壯舉,以抱元境後期修為,一舉擊殺了處於燃燒真元狀態下的星極境初期強者,一旦傳出去,將會在南卓域引起海嘯般的風波,他的名字也會被南卓域載入史冊,名垂青史。

    

Snap Time:2018-04-22 12:47:02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