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八十章瞬殺金焰斬

  
  第二百八十章 瞬殺金焰斬
  繼葉塵打敗了慕容傾城之後,隨後的年輕巨頭對決中,莫言憑借通天魔眼攻破穀悠雲的石王護體拳,贏得最後九輪比賽的第一次勝利,挽回了不少麵子,緊接著,連施絕招的冰玲輸給了防禦強悍的拓拔苦,值得在意的是,冰玲的殺招——冰晶之拳日漸完善,拓拔苦勝得並不容易。
  而現在進行的對決是司空聖對李道軒。
  比武台上,李道軒頻頻催動挪移劍步,艱難地避開司空聖浩大強猛的拳勁,待機會來臨,他把劍意提升到極限,劍光閃爍,劍氣淩厲,極速切向司空聖的護體真氣。
  “拳霸江河!”
  右手依舊背負在身後,司空聖左手化拳,隔空一拳擊出,強大的拳勁直接導致空氣波紋彌漫,宛如『潮』水。
  啵啵啵啵啵!
  劍氣被破去,拳勁餘勢未消,擦過李道軒飛掠的身影,重重擊打在墨藍『色』光幕上。
  光幕朝外鼓脹,似乎承受不住力道,欲要爆開。
  “這是什麼級別的拳勁?封台光幕要被打爆了。”觀眾席上寂靜無聲,良久,一人顫聲道。
  “封台光幕的強度大致相當於星極境初期強者的護體真元,不太可能被打爆,但司空聖的拳勁著實可怕,哪怕是最普通的護體真元,也絕對不是一般抱元境武者可以撼動的。”
  “年輕一代,他領先的太多了!”
  比武台邊緣處的墨藍『色』光幕叫做封台光幕,雖然和真元沒什麼關係,但防禦強度並不遜『色』護體真元多少,千年來,還未聽說過有人能正麵打破光幕,連撼動光幕的都很少,眾人自然不相信司空聖能真正的破開光幕,隻是看先前的情況,司空聖的拳勁分明接近了光幕的極限。
  “實在太強了,舉手投足都有這樣的威力,怎麼擋?”
  “估計司空聖還未發揮出全部的實力,要不然這光幕未必吃得住?”
  年輕一代同樣駭然,唯有懸空山弟子滿臉自豪,大師兄一旦蟬聯潛龍榜第一寶座,他們也跟著享福,那無窮氣運隻要沾上一點,都足以令他們少奮鬥多少年。
  “無聲一劍!”
  挪移劍步施展到巔峰,李道軒橫跨上百米的距離,淩空出現在司空聖右側,一劍無聲無息的暴斬而出。
  外麵傳來的聲音頓時被切斷屏蔽,天地無聲,隻餘下一道攝人心魄的劍光,朝著司空聖電『射』過去。
  “無聲殺招,值得我用右手!”
  身形顫動,沒見司空聖做什麼動作,人便轉過了身,正麵李道軒,他右手從背後伸出,隔空握緊,平靜無波的空氣突兀的繃緊起來,仿佛脫離了整片天地,自成一體。
  在這股恐怖的繃緊力量下,劍光的速度迅速減慢,最後變得肉眼可見,劍氣森然。
  “拳定江山!”
  身上的衣衫無風自動,司空聖一拳順勢擊出。
  卡擦!
  劍光距離司空聖不足半丈時,碎裂成千百塊,四濺炸開,旋即如歸巢的馬蜂,倒『射』回去,光點如雨。
  李道軒連連閃動,每一次停頓的時間不超過一次彈指,奈何破碎的劍光實在太多太多,肩膀上,腿上,胳膊上都被光點擦中,血絲噴濺。
  司空聖負手而立,“你的實力不錯,無聲殺招又強了一點。”
  封住止血的『穴』道,李道軒抬起頭道:“年輕一代,你的確是我見過最強的人,聽說這一屆潛龍榜比賽過後,你要去其它域曆練。”
  “沒錯,在南卓域我已經感受不到壓力,隻有離開南卓域,見識到其它域的頂級天才,我才能更快的修煉。”司空聖早有這個打算,他的修煉速度雖然是南卓域第一,無人能比,可想要修煉到生死境,依舊十分艱難,要知道真靈大陸同一代中,很少有超過三個人晉入生死境,難度可想而知,未來一兩年內,他就會前往其它域。
  身上的龍脈之氣正在司空聖的龍形虛影吞噬,李道軒收起長劍,道:“我有直覺,這屆潛龍榜不會這麼簡單結束。”
  “我會毫無懸念的結束的。”司空聖語氣淡然,古井無波,其中卻透『露』出常人難以想象的自信。
  ……
  第六十七輪,第三十五場。
  嚴赤火對林隕。
  “天隕一擊!”
  “火龍斬!”
  兩人修煉的真氣有著細微的區別,但同屬火係真氣,火係真氣以霸道強悍著稱,一招一式強猛無雙,火焰四卷。
  “流星步,踏浪殺!”
  身如流星,快如閃電,林隕施展出與暗炎殺齊名的殺招——踏浪殺,灼熱的一槍乘著無邊火浪爆『射』而出。
  “炎斬!裂地斬!”
  嚴赤火不退不避,一刀砍偏槍尖,旋即長刀***地麵,斜斬上去,帶起更加恐怖的火芒。
  轟隆!
  林隕的十一重天隕大法極限運轉,在周身布置出一片片火元盾,火元盾厚實沉重,抗住了嚴赤火的必殺一刀。
  “太小看我了,給我敗,金焰斬!”
  裂地斬之後是更為強大的殺招,刀身火焰繚繞,顏『色』從赤紅『色』變成金紅『色』,把周邊的空氣都給燒成虛無,變成一片真空世界,無聲無息中,金『色』耀眼的刀芒橫衝出去,在真空狀態下加速到極限,凶猛斬在林隕的火元盾上,快如閃電霹靂。
  咚的一聲爆響!
  林隕止不住身體,攜帶著熾熱的火浪的倒飛而起,體外的火元盾被破的幹幹淨淨,寸甲不留。
  “可惡,血炎破!”
  身上流血的地方太多了,林隕淩空隨手一拂,大量的鮮血聚攏成團,在火焰燒灼下,化為一枚小臂長短的血『色』槍尖,破空激『射』,極快的速度使得尾部拉出猩紅的光線。
  “瞬殺金焰斬!”
  嚴赤火不敢小視血炎破的威力,踩著奇異的步伐往後倒退,倒退的過程中,手中長刀瞬息施展出殺招,撞擊在血『色』槍尖上。
  半空中有金紅『色』的火焰蘑菇雲升起,四周的封台光幕膨脹數圈,如同撐圓的肚皮,收縮不定。
  一腳剁碎堅硬的台麵,嚴赤火穩住身體,手中火焰繚繞的長刀斜指地麵,開口道:“林隕,你還差得遠了。”
  林隕內心狂怒,冷笑道:“若是改為生死一戰,我未必會輸給你,血炎破的極限威力遠不止如此。”
  “哼,輸就輸,哪堥茬o麼多廢話,生死一戰,你或許根本沒機會說話了。”伴隨著嚴赤火霸道的氣勢,龍形虛影徑直撲向林隕,吞噬對方的龍脈之氣,彌補自身。
  “嚴赤火果然不容小覷,從正麵擊破了林隕的火元盾,這份攻擊力可怕異常。”
  “現在唯有三個人保持著不敗紀錄,分別為司空聖,嚴赤火以及葉塵,他們三人必有一戰,不知道結果如何。”
  隨著比賽接近尾聲,觀戰眾人知道最巔峰的戰鬥就要到來了,一個個無法控製激動的情緒。
  接下來一場比賽結束,第六十七輪告一段路。
  ……
  時間來到第六十八輪。
  這一輪對葉塵來說沒什麼挑戰,他的對手是冰玲,互相切磋了數十回合之後,冰玲再次認輸。
  在他前麵比賽的是慕容傾城對嚴赤火。
  慕容傾城的天魔天法難纏萬分,嚴赤火一時間也無法攻破其防禦,再加上他的輕功和技巧及不上葉塵,無法從頭到尾占據先機,隻能以強悍的正麵作戰能力與慕容傾城互攻。
  “金焰斬!”
  火焰滔天,嚴赤火朝著慕容傾城一連揮動三刀,三道金紅『色』的刀芒劃破空氣,追擊而出。
  “力場切割,護體天魔絞殺!”
  慕容傾城左右手各自發出力場切割,瞬間破壞兩道刀芒,最後一道刀芒殺入護體天魔力場時,被圍繞慕容傾城旋轉的力場絞碎,難傷其分毫,嚴赤火當然沒指望用三道刀芒擊敗慕容傾城,他的目的是靠近過來。
  而一旦靠近,他的瞬殺金焰斬立刻斬出。
  嗡!
  天魔力場的被破開了大半,最後被慕容傾城的殺招凝結力場給擋住,隻是那附加在刀芒上的凶猛力量瞬間震飛了她。
  “裂地斬!”
  機不可失,嚴赤火一刀***地麵,斜斬上去,一舉擊敗對方。
  四大年輕巨頭出過場,還剩下六人。
  沒有太多意外發生,司空聖不費吹灰之力解決了莫言,李道軒憑借高超的劍法修為破掉穀悠雲的石王護體拳,其後拓拔苦和林隕打了一場。
  認真來說,這二人的戰鬥才是真正的棋逢對手,拓拔苦防禦超高,林隕的防禦同樣不弱,兩人想要輕易攻破對方的防禦,幾乎不可能做到,最終,林隕施展血炎破燒穿了拓拔苦的護體真氣,而拓拔苦也使出龍行天下把林隕給轟飛出去,狠狠撞擊在墨藍『色』光幕上。
  比賽依舊勝負未分。
  從地上爬起,兩人繼續戰鬥,這個時候拚的不再是戰力,而是體力,誰能堅持到最後,誰就能勝利,兩刻鍾過後,終究是拓拔苦的體力更勝一分,慘勝林隕,這時,他已經氣喘籲籲,戰力大減。
  隨著二人的戰鬥結束,第六十八輪已經不會出現年輕巨頭的對決,令眾人興趣缺失,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待六十八輪徹底結束,天『色』已黑,今日的比賽到此落幕。
  

Snap Time:2018-10-22 09:18:00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