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七十九章難纏遇到難纏


    第二百七十九章 難纏遇到難纏

    !

    火星漫天衝起,林隕蓄勢待發的天隕一擊尚未施展,就被葉塵一劍破開,時機剛好在舊力已盡新力未生之際。

    一劍占到先機,葉塵騰轉挪移,手中星痕劍以勢大力沉,充滿爆發力的姿態揮斬縱橫,強烈的劍光如雷霆霹靂,如雲海奔騰,每一招每一式都會讓人生出不可抵擋的感覺。

    “可惡,暗炎殺!”林隕即驚又怒,他想不到葉塵一改戰鬥風格,變得鋒芒畢『露』,充滿攻擊『性』,前麵的比賽,他分明是那種是見招拆招的類型,很少主動攻擊,眼見自己的戰鬥節奏被破壞的一幹二淨,林隕連完整施展殺招的機會都沒有,不得已之下,左手代替了鐵槍,凝聚出一枚雞蛋大小的暗紅『色』火球轟向葉塵。

    事實上,現在的葉塵才是真正的葉塵,充滿攻擊『性』,鋒芒畢『露』,劈荊斬棘,任何擋在道路上的對手都會被他的劍斬下,沒有任何猶豫,而在此之前,他是想從其他人身上得到一些體悟,充實自己,所以才隱匿了自己的鋒芒,見招拆招。

    現在,這些體悟差不多足夠了,至於未曾交過手的幾個人也未必要一招一式的去切磋,畢竟比賽進行到現在,眾人的底牌頻頻暴『露』,該見識的都已經見識過,值得琢磨的很少。

    火球凶猛爆發,勁氣四卷。

    “化影爆!”

    無數重疊的身影爆開,葉塵本體一閃,避開火球的爆破範圍,出現在林隕右側,他手腕輕抖,雷霆般的劍光傾灑而出,每一劍都似乎經過最準確的測量,招招奪命。

    噗噗噗噗……

    林隕的護體真氣被削弱的隻剩下薄薄一層,心中不由大駭,他和拓拔苦不同,拓拔苦是把大部分的真氣依附在皮膚上,體外的護體真氣反倒不怎麼強,他正好相反,護體真氣絕對是功法達到第十一重的級別,強度很高,但是在葉塵的連綿劍光下,居然有支撐不住的跡象,這讓他如何不驚。

    “火元盾!”

    更多的熾熱真氣湧出來,在林隕的身前凝聚出一片火焰構成的盾牌虛影,盾牌虛影厚實沉重,遍布花紋,因為熾熱真氣相互擠壓的原因,上麵不時濺『射』出顆顆分明的火星。

    崩的一聲!

    劍光終於被火元盾抵消彈開,難以寸進。

    “快劍!”

    腳法虛實不定,葉塵一個跨步貼了上去,手中星痕劍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斜挑,直刺。

    當!

    盾牌虛影被擊偏,劍芒淩厲,直指林隕胸膛。

    “欺人太甚。”林隕大怒,潛龍榜開賽以來,還從沒有人讓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心中怒意上揚,天隕宗絕學天隕大法陡然爆發,在體外凝結出整整五片盾牌虛影,封住了全部死角。

    葉塵眉頭一挑,劍招變換,從快劍改成孤峰絕殺,六成劍意催動的意境彌漫而出,籠罩住林隕所在的範圍。

    “我就不相信你能破開我的火元盾。”

    在孤峰絕殺意境的影響下,林隕的反應速度明顯慢了一分,這個時候他顧不上閃避,右手掌心裂開,鮮血濺『射』出來,準備硬抗葉塵攻擊的同時,給予對方致命的一擊。

    唰!

    出乎林隕意料的是,葉塵說退就退,毫無征兆,這使得他有一拳打在虛空的鬱悶感,連手中孕育的血炎破都險些崩潰,自毀城牆,但就在這時,退到十數米外的葉塵再次出招。

    “天碎雲!”

    雙手握劍,葉塵衣衫獵獵飛舞,一劍斬了過來。

    林隕臉部猙獰,右手上鮮血凝聚而成的血『色』槍尖成形,隨著他右手一甩,破空激『射』出去。

    熊熊的烈焰衝天而起,其中雷霆交加,勁風咆哮,兩種截然不同的殺招疊合在一起,任何抱元境武者觸到都要死。

    “破!”

    殺招互相抵消,葉塵的身影再次爆開,數十道身影朝著林隕疾掠過去,一時之間,林隕根本分不清哪個是葉塵的本體,哪個是真氣殘影,無聲無息中,一把劍刺進火元盾間隙處,點在林隕的肩膀上,飄起一縷血絲。

    “好厲害的手段,先是消耗掉林隕的最終殺招,然後才一擊必殺,讓對手沒有翻身餘地。”李道軒深吸一口氣,心中暗道。

    啪!

    天隕宗宗主麵『色』陰沉,扶手頓時被他握得開裂。

    “此子委實狡詐!”旁邊,天隕宗大長老不知道該說什麼,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天隕宗宗主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吞噬了林隕的龍脈之氣,葉塵身上的龍形虛影膨脹至前所未有的高度,達到八丈五,直追嚴赤火和司空聖。

    “你……”林隕低頭看了看肩膀上的細小劍孔,似乎還不相信自己輸了,一股火無處可發。

    裁判席上,各位裁判麵麵相覷,宣布葉塵贏得比賽。

    接下來是司空聖和拓拔苦的對決。

    拓拔苦的實力在年輕一代中屬於前列,奈何他的對手是司空聖,南卓域年輕一代的王者,攻擊力不達到嚴赤火那個級別,連挑戰的資格都沒有,毫無懸念的輸掉了比賽。

    ……

    第六十七輪。

    “第一場,慕容傾城對葉塵。”

    第六十七輪比賽一開場,觀眾席上沸騰起來,慕容傾城和葉塵俱都是人氣超高的年輕一代,單論人氣,能排到前三,再加上同樣強悍的實力,無疑讓他們頗為期待。

    比武台上。

    一襲紫衣的慕容傾城麵罩輕紗,身形曼妙修長,漆黑中泛著紫意的眸子仿佛兩顆璀璨的星辰,讓人移不開眼,而對麵的葉塵一身藍衣,腰配長劍,舉止穩重,姿態大方,遺世獨立。

    這一刻,所有人都產生一股驚豔的感覺。

    慕容傾城『露』出淡淡的微笑,“一年多不見,想不到你的進步如此大,連戰連勝,隻怕我也勝不過你。”

    說不吃驚是不可能的,在通靈國三江城,葉塵僅僅是抱元境初期武者,劍意也才晉入小成,和魏人傑相當,隻不過一年多不見,對方的劍意不但達到六成境界,劍法修為和自身修為更是突飛猛漲,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使得喜行不言於『色』的她都產生了幾分好奇。

    “個人際遇不同而已。”葉塵說道。

    慕容傾城點點頭,“那麼開始吧!”

    神情一認真,慕容傾城立刻催動出天魔力場,左手施展出天魔擒拿,右手以天魔大手印攻擊。

    麵對慕容傾城的攻勢,葉塵身形閃爍,避開天魔擒拿的同時,星痕劍立刻出鞘,劍氣淩厲,與慕容傾城的天魔大手印撞擊在一起。

    劍氣被湮滅,慕容傾城卻皺起了眉頭,視線中,葉塵使出擊敗林隕的分身之法,到處都是他的身影,層層疊疊,難辨虛實。

    “天魔絞殺!”

    雙手隔空虛擊,慕容傾城運轉天魔力場,輕輕一擰。

    噗噗噗!

    至少有十數道真氣殘影被天魔力場攪碎,清空了一大片,但是接下來迎接她的是足以比擬天上雷霆的劍光,重重斬擊在護體天魔力場上,激起一波波漣漪,使得她氣血沸騰。

    “力場切割!”

    心動手動,慕容傾城朝著劍光激『射』的位置揮斬出一記力場切割,蘊含正反兩道天魔力場的力場切割格外可怕,把台麵給撕裂開來,犁出一條深深的痕跡,筆直蔓延。

    哧啦一聲,又是一片真氣殘影被切碎。

    “孤峰絕殺!”

    葉塵本體出現在慕容傾城三丈範圍外,緊貼著天魔力場,他無視天魔力場的作用,手腕翻轉,星痕劍以決然的姿勢刺了進去,蓄勢待發的意境正好把對方籠罩在內。

    嗡!

    劍氣和天魔力場互相對碰,所產生的力場波紋擴散開來,分別作用在葉塵和慕容傾城身上。

    慕容傾城臉『色』一白,剛才那一霎那,她的反應速度受到影響,沒有在最佳時機發動反擊,倒是被自己的天魔力場反噬,受了些無傷大雅的輕傷,而葉塵已先一步退了開來,僅承受了些力場餘波。

    單靠六成劍意自然無法一下子破開慕容傾城的天魔力場,葉塵運用分身化影輕功緊貼在慕容傾城三丈外,時不時的施展出孤峰絕殺和天碎雲兩種殺招,力求破壞天魔力場的穩定,不給對方喘息機會。

    數十回合過去,慕容傾城的臉『色』越發蒼白,別人都說天魔大法難纏,可又有誰知道葉塵的難纏,被他占到先機,連一絲還手餘力都沒有,她現在可以體會到林隕的感受。

    又過去了十回合,慕容傾城道:“不需要再比了,我輸了!”

    聞言,葉塵把星痕劍***劍鞘,倒退十步。

    “承讓!”

    葉塵的勝利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眾人都沒有想到充滿攻擊『性』的葉塵會如此強大,讓林隕和李道軒都無可奈何的天魔力場,硬是讓他化解的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

    “大師兄,此人太難纏了。”司空聖旁邊,一名懸空山核心弟子皺起了眉頭,說道。

    司空聖臉部表情淡然,沒有絲毫波動,他淡淡道:“戰鬥經驗不錯,可惜在絕對的實力下,這些都沒有任何意義。”在他眼中,嚴赤火也就可以讓他稍微認真一點而已,不具備什麼威脅,至於葉塵,和嚴赤火一樣,或許還有所不如。

    

Snap Time:2018-07-22 18:56:37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