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七十六章第一酵中


    第二百七十六章 第一劍客 中 (第一更)

    寬闊宏偉的比武台上,兩道人影相距百米站立。

    比武台左邊,李道軒一襲青衣,腰配狹長寶劍,劍鞘古樸,勾勒著寥寥幾筆花紋,右邊,一襲藍衣的葉塵筆直佇立在那,腰間同樣配著寶劍,劍鞘上雕刻著星痕,顏『色』湛清,深沉內斂。

    “既然你擁有六成劍意,我就不需要擔心勝之不武了。”

    劍意高低和勝之不武沒有任何關係,換成一名普通的劍客,李道軒又豈會和他說,你沒有劍意,那麼我也不用劍意,這是很傻的,但葉塵不同,葉塵的劍法境界十分高超,年輕一代中,幾乎無人可與其比肩,李道軒不想依靠比對方高一成的劍意去贏得比賽,因為他想和葉塵比一比劍法境界。

    現在好了,葉塵同樣領悟了六成劍意,如此一來,兩人基本條件相當,比的就是劍法境界。

    葉塵道:“如此最好,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劍法境界達到了什麼地步。”到目前為止,葉塵尚未完全展『露』劍法上的成就,要麼是對手的實力太低,用不上,要麼是對手類型不同,如拓拔苦,所以不找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葉塵自己都『摸』不清個人的劍法境界。

    右手放置在劍柄上,李道軒不再說話,犀利的目光緊緊鎖定住葉塵,相對於霸氣無雙的嚴赤火,葉塵給他的壓力更大,這倒不是說嚴赤火不如葉塵,事實上,嚴赤火的驚人實力連他都看不透,隻是嚴赤火是刀客,和劍客終歸有所不同,而葉塵卻是劍客,一位領悟六成劍意的劍客,這屆潛龍榜比賽,隻需要一位第一劍客足矣。

    “殺生!”

    身形一閃,李道軒與葉塵的距離拉近到隻剩下十米,他的劍出鞘了,一團寒光裹帶著驚人的劍意擊了出去,空氣如水,古井無波,天地間隻剩下一人一劍,再無其他。

    台下觀戰的嚴赤火眼睛一眯,這葉塵果然厲害,李道軒麵對他,劍法境界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精氣神凝而不散,有歸一的征兆。

    葉塵麵不改『色』,右手似緩實快的握住星痕劍劍柄,輕輕一拔,暗『色』的劍光如同出洞的毒蛇,準確點在李道軒的劍尖上,古井無波的意境似乎對他不起任何作用,無拘無束。

    鏘!

    滿含真氣的劍尖對碰在一起,火星四濺,璀璨奪目。

    “我怎麼感覺有點發麻!”觀眾席上,一名抱元境武者渾身雞皮疙瘩暴起,聲音顫抖道。

    “我也是。”

    “聽說厲害的劍客對決,會讓觀戰者生出寒意,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劍客和刀客有很大區別,刀客需要的是大開大合,刀勢張揚,讓人熱血沸騰,而劍客截然相反,他們力求以最小的代價擊敗對手,擅長一擊必殺,是技巧的升華,所以會給人留下步步驚心的悚然。”

    說話的是一名星極境劍客。

    觀眾席上議論紛紛的的同時,比武台上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

    叮叮叮叮叮叮叮……

    劍光縱橫,犀利對撞!

    “殺滅!”

    連續十數劍被葉塵擋住,李道軒抽身退了三步,退得過程中,他手腕抖動,長劍上迸發出斬金裂鐵的劍芒,劍芒虛不受力,如同忽視了空間距離,直指不遠處的葉塵。

    啵!

    劍芒破碎了,是被一道看不見的劍光擊碎的。

    擊碎劍芒,葉塵身形一展,藍衣獵獵飛舞,一劍反擊回去,驚人的劍速使得劍光來不及閃爍,與之配合的還有那令人空間感混『亂』的劍法意境!

    六成劍意,孤峰絕殺!

    “擋不住!”

    李道軒吃了一驚,眼睛閉起,輕功提升到極限,朝著後麵暴『射』,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速退,因為他們感受不到孤峰絕殺的意境!

    哧!

    一絲鮮血順著劍尖飛濺,葉塵停下腳步。

    “果然,六成劍意催動的孤峰絕殺還是勉強了一點,難以對同級別的劍客奏效。”

    葉塵看向三丈外的李道軒,對方脫離意境籠罩,立刻止住步伐,隻是臉頰上多出了一道淺淺的劍痕。

    “這就是你前麵所施展的劍法。”李道軒心中疑『惑』解開,淘汰賽上和排名賽上,葉塵偶爾也會施展出孤峰絕殺意境,當時他就在奇怪,這是什麼樣的意境,現在明白了過來。

    葉塵不答反問,“你和嚴赤火的一戰很精彩,把用在他身上的殺招全部用出來吧!”

    孤峰絕殺暴『露』,並被對方躲過,葉塵一點都不擔心,招式的厲害不在於招式本身,而是在於運用招式的人,同一種招式,在不同人手中施展是不一樣的,剛才那一劍隻是試探,試探李道軒的底線,下一次,孤峰絕殺隻會在最適當的時候出擊。

    “殺空!”

    無需多言,李道軒自然知道該如何做,曾一劍擊敗莫言的劍招使出,劍光內斂,遍及四周,而他整個人踩著犀利的步法,自身仿佛化為了一柄利劍,朝著葉塵激『射』。

    “破!”

    葉塵的精氣神極度凝練,手中星痕劍以匪夷所思的劍速揮動,瞬息之間,至少揮出了上百劍,虛無的劍光在身前布置出一層虛無的劍網,超卓的風采讓觀眾席上的一些宗門女弟子眼睛放光。

    劈啪啦!

    如葉塵所料,李道軒的殺空劍招的確暗含兩重力道,一明一暗,明處的劍招看上去是虛招,卻不能不防,暗處的劍招一擊必殺,是李道軒本體所在,兩者相輔相成,足以擊殺同級別武者,現在明處的劍招被破,李道軒的暗招緊接著而來,鋒芒直指葉塵的咽喉。

    叮!

    金鐵交鳴聲響起,李道軒的劍被格擋開來。

    擋住他的同樣是一柄劍,劍光流轉,刺破空氣,反追了回去,貼著李道軒的劍身襲向他的手掌。

    李道軒眉頭緊皺,葉塵的難纏讓他頭一次感到心有餘力不足,剛才對方破招之時,並未釋放出孤峰絕殺意境,等劍招破了一半,意境陡然生出,使他反應速度慢了半拍,劍速不由自主的減慢下來,而這半拍的時間,足以令對方出劍格擋並反擊。

    “挪移劍步!”

    腳如劍,身如魅,李道軒的身體挪移開來,避開葉塵的反擊。

    “小天碎雲!”

    單手握劍,葉塵劍法風格變換,一招一式雷電交加,風起雲湧,蘊含無窮的爆發力,仿佛斬出的不是劍,而是一道道電光,一片片雲海,不給李道軒任何喘息的機會。

    噗,噗,噗!

    劍氣在地麵犁出一條條裂痕,李道軒沒有料到葉塵風格說變就變,徹底打『亂』了自己的節奏,頻頻施展出挪移劍步。

    “地爆天驚!”

    找到了李道軒的閃避規律,葉塵忽的一跺腳,很早以前自血手屠夫身上得到秘技——地爆天驚用了出來,或許地爆天驚的品級不高,難以真正給對方造成傷害,但其輔助作用不可小覷,隨著真氣灌注到地底下,李道軒的落地位置蛛網般裂開,氣勁爆發。

    “不好!”

    無奈之下,李道軒淩空吸氣,硬是止住下落的身形,旋即真氣噴發,險之又險的避開地爆天驚攻擊範圍。

    唰!

    葉塵又豈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分身化影輕功施展,人影憧憧,迅速來到李道軒身前,一劍削了過去。

    李道軒以非常不舒服的姿勢出劍封擋,左手五指箕張,吸力憑空誕生,隔空去抓葉塵的身體。

    “分!”

    他抓到的隻是葉塵的真氣殘影,在吸力的扭曲下,粉碎崩潰。

    轟!

    連番失去先機,李道軒再也無法封擋住葉塵的劍招,在一道暗『色』的劍光下,整個人被斬飛出去,護體真氣裂開。

    嘴角溢出鮮血,李道軒神『色』凝重如水,他人在空中,強提真氣,挪移劍步使出,改變了原本的飛退軌跡,避開葉塵接下來的一劍,數十米外,李道軒腳尖一點地麵,手持長劍激『射』過來。

    “這是我必殺一劍,擋住,就是你贏了。”

    一劍出,空氣更加的平靜,劍光以超越視覺的速度斬向葉塵,如果僅僅是這樣還不足以稱為李道軒的最後殺招,這一劍仿佛屏蔽了台下的聲音,天地無聲,寂靜異常!

    沒錯,這一劍就叫無聲。

    無情劍法殺招之一。

    與嚴赤火一戰,李道軒正是憑借這記殺招切斷了嚴赤火的一縷發絲,若不是他還無法完全施展出無聲殺招,嚴赤火也未必能贏他,因為當時兩人交手速度太快,真正注意到這一劍的人少之又少,年輕一代不超過五個,甚至更少。

    喧嘩的聲音消失,空氣再無一絲痕跡,仿佛劍光不再是劍光,而是空氣的一部分,不分彼此。

    “好一招無聲,比與我戰鬥時更完善了一些。”嚴赤火心有餘悸,排除無聲殺招,李道軒比起他要差了一兩籌,不會勝得那麼辛苦,但是無聲殺招一出,連他都反應不過來,唯有下意識的格擋反擊,最後能勝利,除了刀法境界上的成就,還有一絲運氣在其中,否則對方切斷的不是一縷發絲,而是一隻耳朵,又或者是他的頭顱。

    無情宗宗主心下大定,無情劍意配合無情劍法,其威力超過分開的劍意和劍法,再配合上這招無聲殺招,局麵開始明朗起來。

    “原來這招叫無聲,很形象的名字。”

    葉塵站在原地沒有動,身體舒展開來,對於李道軒能切斷嚴赤火的一縷發絲,他又怎會注意不到,先前刻意壓製住劍法境界,就是為了見識一下這招的威力,讓自己的劍法境界更上一層樓。

    

Snap Time:2018-07-18 11:14:51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