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七十五章第一酵上

  
  第二百七十五章 第一劍客 上(第三更)
  ***:求推薦票和***!
  “自大的廢物!”嚴赤火冷笑,慕容傾城的實力連他都不敢小覷,必須認真對待,否則陰溝娷蔡謇漸i能『性』不是沒有,而林隕之所以輸給慕容傾城,最大的問題便是低估了慕容傾城的實力,沒有認真去對待比賽,到了關鍵時候,想要翻盤太難太難了。
  一步錯,步步皆錯!
  若是林隕不以十招之約來限製自己,拿出全部心神對待比賽,孰勝孰負猶未可知,所以,他是輸給了自己。
  天隕宗宗主臉『色』發青,林隕的失敗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事前他已經想好了,憑林隕的實力,就算爭不到第一,第二第三沒得跑,眾人中,也隻有司空聖和嚴赤火是他的對手。
  “宗主,第三還有機會,沒必要大動肝火。”天隕宗大長老吐出一口鬱悶之氣,勸道。
  “我知道,這次比賽算是給他一個教訓,莫要小看其他人。”
  潛龍榜排名采用積分製,經常會出現積分一樣的情況,所以,林隕依舊有競爭第三的機會,說不定第二也有機會,隻是這個幾率十分之低,畢竟嚴赤火的實力擺在那堙A除了司空聖,還真沒什麼人可以打敗他。
  從台上爬起來,林隕再次吐出一口血,這口血不是傷勢引發出來的,是被氣出來的,他從沒想過,自己會陰溝娷蔡謘A栽在慕容傾城的手上,想到比賽前和對方說的話,腦袋一陣發蒙,既感到恥辱又覺得丟臉。
  吞噬了林隕的龍脈之氣,慕容傾城身上的龍形虛影膨脹至七丈九,接近八丈,僅次於司空聖、嚴赤火以及葉塵,排在第四。
  沒有說打擊對方的話,慕容傾城直接走下台。
  第六十四輪結束,開始休整一個時辰。
  修煉室堙C
  天隕宗宗主一邊為林隕療傷,一邊道:“這一場你太大意,接下來的比賽,除了嚴赤火,我要你全勝。”
  “宗主放心,有機會再遇到慕容傾城,我不會大意了。”林隕緊緊握拳,腦門上青筋暴『露』。
  一個時辰過去,第六十五輪比賽開始。
  “第一場,司空聖對穀悠雲!”
  司空聖和穀悠雲不但都是懸空山弟子,而且俱皆身負王者血脈,一個是蒼王的後代,一個是石王的後代,可惜兩人實力差距過大,否則倒是一場引人發狂的王者血脈對決。
  “師妹,你先請吧!”司空聖左手伸出。
  穀悠雲點點頭,她自然知道大師兄的實力,絕對不是她可以抵擋的,隻是潛龍榜最後九輪排名賽,還從沒有人自動認輸過的先例,她不想破這個例,何況與大師兄過招的機會可不多,對方不至於一招就打敗自己,總會給點同門弟子的麵子。
  在司空聖麵前談防禦是一個笑話,穀悠雲少有的主動攻擊起來,一招一式頗具威力。
  司空聖右手背負在身後,僅用一隻手接招,他並沒打算立刻打敗穀悠雲師妹,所以用的力道非常小。
  三十招過後,穀悠雲收手佇立,“大師兄,多謝指教。”
  “實力進展不錯,下屆潛龍榜比賽,有望進入前三。”這一屆潛龍榜比賽是最鼎盛時期,過了這一屆,除了他和葉塵還有拓拔苦之外,其他人都超過二十四歲了,而且等他跨入星極境,潛龍榜排名不過是虛名,無須參加,龍脈之氣也不太可能出現漲幅,還不如讓給懸空山的師弟師妹,讓他們為懸空山爭無邊氣運。
  ……
  “第七場,冰玲對林隕!”
  敗在慕容傾城手上,林隕的神『色』更加陰沉,配合他身上的火熱氣息,整個人仿佛隱藏在火焰中的凶獸。
  “殺!”
  比賽一開始,林隕朝著冰玲發動最猛烈的攻擊,天火四槍,天隕一擊等絕招頻頻施展,漫天的火焰幾乎把諾大的比武台給點燃起來,火焰衝天,四下席卷。
  換成一般人,早在林隕的瘋狂攻勢下敗下陣來,好在冰玲修煉的冰係真氣,同等條件下,可以克製火係真氣,雖然林隕的功法境界要超過她一重,但想要輕易打敗她,絕無可能。
  從台下看去,遼闊的比武台上火焰蔓延,中心處有一團冰雪,牢牢守護住冰玲的身體。
  “冰晶之拳!”
  連續挨了林隕幾次重擊,冰玲的最強殺招出爐,右小臂連同拳頭包裹在冰晶之下,以兩倍音速攻向林隕。
  “暗炎殺!”
  林隕不退不避,鐵槍上凝聚成一枚核桃大小的火球,以狂暴的姿態硬撼冰玲的殺招。
  轟隆!
  兩人之間升起一團熾熱的火焰蘑菇雲,冰屑四濺。
  下一刻,冰玲口角溢血,敗在林隕的殺招下。
  ……
  “第十四場,莫言對慕容傾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繼司空聖和穀悠雲之後,又一對同門弟子對決的比賽出現。
  莫言相繼輸給拓拔苦,葉塵以及李道軒,讓他的人氣一跌再跌,到了前八名之外,倍感壓力的同時,他的心情和林隕一樣,十分不好,原本英俊的麵孔顯得猙獰許多。
  而慕容傾城與莫言的遭遇截然相反,她本身是黑龍帝國兩大美女,南卓域年輕一代絕代雙驕之一,哪怕輸了比賽,人氣依舊,何況到目前為止,兩戰兩勝,第二戰甚至打敗了林隕,這使得她的人氣居高不下,直追排名第一的司空聖,比葉塵還要高。
  不同的遭遇造就了不同的心態,莫言再次麵對慕容傾城,臉上的表情十分複雜,連他自己都分不清。
  慕容傾城道:“大師兄,全力以赴吧!”
  “好,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對方的一句大師兄讓他感覺很刺耳,語氣不是很好。
  慕容傾城心中搖頭,不再說話。
  運轉通天魔眼,莫言瞳孔中爆發出深紅『色』的光芒,光芒如鑽,極度凝練,他低喝一聲,雙手連環擊出,施展出普通絕招通天手,這一招覆蓋範圍極大,用以『迷』『惑』視線最好不過。
  唰!
  漫天掌影彌漫,莫言身形一閃,出現在慕容傾城右側,一指點向天魔力場薄弱處。
  慕容傾城和莫言知根知底,自然不會被通天手『迷』『惑』,右手虛拂,天魔力場順著手掌延伸出去,引偏了莫言的指芒。
  “幻靈七截指!”
  身體拔地而起,莫言絕招再出。
  “天魔大手印,湮滅,天斥!”
  慕容傾城不敢怠慢,雙手分別施展出天魔大手印的兩項絕招,一招破攻,一招攻敵。
  身如鬼魅,莫言避開了慕容傾城的天魔大手印,電光火石中『射』出了一道紫黑『色』的指芒,指芒如電,『射』穿了慕容傾城的天魔力場,朝著她腰間要害擊去,防不勝防。
  “天魔護體絞殺!”
  關鍵時刻,慕容傾城以身為軸,淩空旋轉兩圈,體外的天魔力場頓時扭曲起來,使得指芒擦著她的身體飛出,未曾傷到她。
  身體旋轉的同時,慕容傾城沒有停下進攻,左手天魔擒拿,右手天魔大手印,相互配合著攻出,『逼』得莫言不得不暫避鋒芒,失去占據上風的機會。
  “魔靈滅殺指!”
  腳掌輕點台麵,莫言殺招在起,這一指曾刺破拓拔苦的防禦,攻擊力之強悍甚至不遜『色』李道軒,可惜前麵的三個對手讓他連連受挫,拓拔苦防禦太高,葉塵可以看穿招式,李道軒的劍招神出鬼沒,能防住就算不錯了,談何攻敵,此時反倒用在了慕容傾城身上。
  慕容傾城當然不敢小看莫言,事實上她懷疑這屆潛龍榜比賽是不是和莫言相克,遇到的對手全部讓他不順心,否則競逐前五未必沒有希望,可是一步來說,適應環境,從逆境中笑到最後,不正是強大武者的基本素質,莫言的失敗證明他還沒有這個素質。
  噗!
  麵對這一指,慕容傾城不得不施展出凝結天魔力場的手段,破開指芒,旋即右手一揚,一道簡單的力場切割飛『射』出去,斬開了莫言的護體真氣,並在他的肩膀上擦出一條裂痕。
  這一招,慕容傾城留手了,隻是莫言不聞不問,繼續發招,魔靈滅殺指攻向慕容傾城的要害。
  慕容傾城眉頭皺起,身影幻滅,兩道力場切割反攻回去,同時施展出天魔擒拿,隔空抓住了處於閃避狀態中的莫言,他們知根知底,慕容傾城又豈會不知道他往哪堸{去。
  莫言麵『色』很不好看,沒有再次出手。
  ……
  “第二十一場,葉塵對李道軒!”
  似乎很在意這一場比賽,裁判長第二次站起身,親自宣布比賽雙方的名字,聲調拉的極長。
  轟!
  觀眾席上瞬間沸騰,等到現在,終於等到年輕一代頂尖劍客的對決,說句不誇張的話,兩人的對決基本上決定了南卓域年輕一代誰是第一劍客,是李道軒,還是葉塵!
  李道軒為無情宗大弟子,劍意六成,曾輸給年輕一代第一刀客嚴赤火半招,實力強勁有目共睹,無人敢小視。
  葉塵,新晉年輕巨頭,十大新星之首,同樣身負六成劍意,再加上高超的劍法境界和看穿弱點的可怕能力,使得他備受推崇,人氣之高,排在了年輕巨頭前四位。
  兩大頂尖劍客的對決,不用想也知道十分驚心動魄,畢竟劍客不同於武者,他們的攻擊是以快很準著名,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輸掉,不會出現久戰不下的局麵。
  

Snap Time:2018-10-22 07:35:03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