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七十章誰克製誰


    第二百七十章 誰克製誰(第三更)

    再看嚴赤火,他毫發無傷,不過鬢角位置卻少了一縷發絲,發絲隨風飄揚,灑落在地上。

    “接我殺招能不死,三年來你是第一個。”長刀歸鞘,嚴赤火『摸』了『摸』鬢角,那似乎還彌漫著李道軒的劍意。

    咳!

    李道軒咳出一口鮮血,“可惜,終究差了一分。”第一百九十八招時,他的劍先出手,切斷了嚴赤火的一縷發絲,而後嚴赤火的攻擊瞬間到達,長刀斬向他的肩膀,關鍵時刻,被他一指彈了開來,免去了重傷,但那股熾熱的刀芒依舊擦中肉體,經脈受了些創傷。

    兩人對決,李道軒輸了半招。

    昂!

    嚴赤火身上的龍形虛影撲向李道軒,回來時,從七丈九膨脹至八丈二,距離司空聖越來越近。

    “精彩,嚴赤火不愧為僅次於司空聖的年輕巨頭,李道軒也擋不住他。”

    “精彩是精彩,但完全看不出玄虛,不知道最後關頭,他們是怎麼分出勝負的。”

    “如果連你都能看出,談何精彩!”

    待兩人下場,眾人的心又提了起來,這輪比賽接下來還有兩場年輕巨頭的對決,不知道誰會和誰對上。

    第十六場是徐靜對第四夜,兩人風格很是相似,找找選擇硬碰硬,最後還是徐靜略勝一籌,擊敗了第四夜。

    第十七場是高風對魏人傑,高風劍法高超,不拘一格,魏人傑刀法大開大合,頗有大家風範,兩人交手三十多回合,高風一劍挑飛了魏人傑的長刀,劍鋒落在對方的脖子上。

    第十八場鳩無血對林奇,作為潛龍榜上的老牌高手,鳩無血的刀意雖然剛剛領悟刀意沒多久,但修為擺在那,修煉的刀法也在林奇之上,兩人苦頭百招,鳩無血技高一籌。

    第十九場,……

    ……

    第二十五場比賽一過,觀眾席上爆發出喝彩聲。

    比賽雙方中赫然有葉塵,而他的對手是飛天魔宗大弟子,上屆潛龍榜排名第八的魔眼莫言。

    莫言自從輸給拓拔苦之後,人氣稍微下降了一些,但一些厲害的抱元境武者可不會小看他,他輸給拓拔苦是因為對方的防禦偏高,看穿弱點都沒多大效果,否則換一個和拓拔苦實力相當的人上來,還不一定誰勝誰負,畢竟身為老牌年輕巨頭,魔眼莫言又豈會簡單。

    當然,眾人更不敢小看葉塵,對方從淘汰賽開始,一路過關斬將,連戰連勝,目前為止未曾一敗,劍法技巧足以與無情劍客李道軒比肩,本身又具有五成劍意,再配合上極度冷靜的『性』格,可以說,葉塵是這屆年輕一代中,最可怕的後起之秀之一,與拓拔苦並稱為兩大新晉年輕巨頭,風頭之勁,直追老牌年輕巨頭司空聖等人。

    更令眾人在意的是,魔眼莫言修煉的是通天魔功,擅長看穿弱點,不出手則已,出手就是對方要害,而從前麵的比賽來看,葉塵看穿弱點的本事同樣可怕,和莫言不同的是,葉塵擅長看穿招式的弱點,隻要他認真起來,你就別想完整的施展出招式,冰玲和乾雲就是最好的例子。

    比武台上。

    葉塵和莫言相距八十米站立。

    和少部分人的想法一樣,葉塵不會去小視莫言,事實上,年輕巨頭中,除了司空聖,嚴赤火,李道軒,慕容傾城之外,能和他過招的,莫言要排第一,連拓拔苦和林隕都要略遜一籌,因為葉塵本身就是技巧派,偏偏拓拔苦和林隕在這方麵要差了些。

    不過葉塵也知道,拓拔苦和林隕的實力要在莫言之上,畢竟他們二人的功法都達到了第十一重境界,戰鬥力異常強悍。

    “通天魔眼玄奧異常,可以看穿事物的弱點,無所遁形,葉塵的護體真氣偏弱,隻怕這一戰不好打。”

    “沒錯,年輕巨頭中有幾個人互相相克,如拓拔苦克製莫言,慕容傾城克製冰玲,莫言從某方麵來說,能夠克製葉塵。”

    “話是這樣說,可莫言的招式也有可能被葉塵看穿,無法奏效,不真正打一場,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情況。”

    比賽尚未開始,眾人各抒己見。

    “你的護體真氣上僅有兩處弱點,讓我很驚訝。”莫言沒有立即出手,突然說出一句話。

    葉塵淡笑道:“連天地都有弱點,我身為人,自然也有弱點,隻是知道弱點的存在和命中弱點是兩回事。”

    他已經把太玄功修煉到最高境界,而太玄功又來自於天夢戰殿,弱點很少是自然的,至於其他年輕巨頭修煉的功法品級雖然很高,但沒有一個達到最高境界,純粹是威力更強而已,護體真氣上的弱點比他還要多。

    莫言冷笑,“我話還沒有說完,你護體真氣上的確隻有兩個弱點,可在我眼,你的護體真氣本身就是弱點,一擊之下,絕對無法支撐一次眨眼的時間,甚至半次眨眼時間也未必支持的住。”

    “既然你這麼自信,我也無話可說,接下來,你的攻擊不會碰到我一次。”星痕劍出現在手上,葉塵不再廢話。

    “幻靈指!”

    就在葉塵說話關頭,莫言動了,右手食中二指起,上麵浮現出一抹幽光,隔空刺向葉塵。

    他心暗道:虛虛實實,實實虛虛,這才是我作戰的風格,若不是你不能適應,那麼抱歉了。

    觀戰武者一陣無語,莫言的風格他們早有所知,不過別人在別人說話的時候出手,多少有點小家子氣。

    流雲宗一幹人皺起眉頭,莫言的厲害他們不會不知道,拓拔苦都被連續擊中幾次,要不是防禦強悍,早已敗在他手上,而葉塵修煉的功法弱是事實,隻怕憑護體真氣擋不住這一指啊!也隻有盡量閃避了。

    幻靈指虛虛實實,能瞬間改變路線,這次也不例外,臨近葉塵五尺時,指芒陡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到了葉塵麵前。

    噗!

    就在此時,一抹劍光橫削上去,切開了指芒,仿佛事前已經準備好,等著指芒過來。

    “怎麼可能,完全看穿了幻靈指的玄虛?”莫言不曾指望靠幻靈指擊敗葉塵,在他認為,葉塵肯定會閃開,就和拓拔苦一樣,如此一來,幻靈指中的幻靈七截指會順勢待發,哪怕沒有擊敗葉塵,至少也會讓他狼狽不堪,失去前麵的風采。

    他怎麼都想不到,葉塵會一眼看穿幻靈指的路線。

    切開指芒,葉塵淡淡道:“我說過,你的攻擊不會碰到我一次。”

    “狂妄!”

    莫言大怒,雙手食中二指起,對著葉塵頻頻刺擊,正是曾削去拓拔苦一條眉『毛』的幻靈七截指。

    叮叮叮叮叮叮叮!

    不需要出七劍,葉塵隻出了三劍,就把指芒一一切開,而他本人未曾動彈半分。

    咻!

    做完這一切,葉塵身形展動,極速掠向莫言。

    “退!”

    莫言改用威力更大的魔靈指,隔空擊向葉塵。

    噗!

    破碎的是葉塵的真氣殘影,真身已然距離莫言不到一丈,他藍衣飄揚,手中長劍連揮了四次。

    “鬼影『迷』蹤!”

    身影化為黑『色』氣流散開,莫言催動真氣,瞬間繞到了葉塵的背後,可是等待他的同樣是一抹劍光。

    噗的一聲,護體真氣被削去半邊,莫言大駭,他此時仿佛見了鬼一樣,還從來沒有人在他麵前如此輕鬆寫意,如同掌控了全局,而自己就像是蛛網上的飛蟲,不管如何掙紮都是徒勞,這種感覺讓他分外惱火。

    “我不相信你還能再次預測我的攻擊路線。”莫言繼續施展鬼影『迷』蹤,整個人化為黑『色』氣流圍繞在葉塵四周,一眼望去,隻能看到一條條黑線,根本不見任何人影。

    葉塵往右走了三步,突然身體一轉,星痕劍配合著快劍意境揮斬,看不到劍光,隻看到血絲在飛濺。

    莫言不信邪,鬼影『迷』蹤步法施展到極限,到了後麵,葉塵四周層層疊疊都是黑『色』氣流,虛虛實實,分不清真假。

    星痕劍一閃!

    又是一抹鮮血飛濺,這次的比前一次更加嚴重。

    當葉塵第三次揮動星痕劍,莫言頓在原地無法動彈,不是他不能動彈,是不敢動彈,因為葉塵的劍尖指在他的咽喉上,鋒芒之意甚至刺破了一點表皮,溢出一滴血珠。

    “你不動還好,動起來,弱點很多。”

    聞言,莫言臉『色』通紅,從頭到尾,他都在葉塵的掌控下,通天魔眼是看穿了對方的全部弱點,可又有什麼用,自己除非不攻擊,一攻擊,弱點暴『露』無遺,連威脅對方的資格都沒有。

    唰!

    星痕劍收回,葉塵搖搖頭,年輕一代,除非實力和他在一個層麵,否則解決對方不需要費什麼力氣,莫言也不例外。

    體外的龍形虛影吞噬了莫言的部分龍脈之氣,膨脹至七丈八,形體清晰,神態威嚴。

    觀眾席上鴉雀無聲。

    葉塵和莫言對決,莫言完敗,在葉塵麵前,莫言的通天魔眼沒起到什麼作用,因為他的攻擊全部被葉塵看穿,也就是說,和拓拔苦相比,葉塵更像是莫言的克星,克的死死地。

    

Snap Time:2018-07-18 09:09:18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