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六十九章劍與刀


    第二百六十九章 劍與刀(第二更)

    “冰空大裂斬!”

    冰裂拳為地級頂階拳法,一共有十四式,最後三式殺招極難修煉,到目前為止,冰玲勉強能施展出倒數第三式冰晶之拳,這冰空大裂斬雖然不是殺招,但威力要超過冰川裂許多,僅次於三大殺招。

    噗嗤!

    圓滿如月的冰刀浮現在冰玲身前,微微一頓後,帶著斬裂虛空的力道飛斬出去,因為速度太快,溫度太低的原因,居然在空氣中拉出瑩白『色』的冰絲,絢麗危險。

    慕容傾城不敢小視冰刀,雙手齊出,隔空一握,天魔力場迸發。

    吱吱吱……

    冰刀速度頓減,外表有著細微的扭曲。

    “碎!”

    慕容傾城瞧見冰玲又有舉動,眉頭一皺,天魔真氣如水消逝,盡數轉化為無形無質的天魔力場。

    碰的一聲,漫天冰屑拋灑,而這時,冰玲已經準備好了新的絕招,正是曾在葉塵身上用過的冰靈爆滅訣。

    晶瑩的冰球旋轉加速,朝著慕容傾城『射』去,去勢快如閃電。

    “天魔大手印,湮滅!”

    冰靈爆滅訣的恐怖慕容傾城雖沒有親身體會過,但從冰玲和葉塵的對決中,她可以看出一二,這絕對不是普通的絕招,是殺招,那強大的爆破力量天魔力場能防住,卻防不住可怕的低溫。不及細想,她立刻撤銷天魔力場,全身真氣灌注到右臂中,纖細手掌攜帶著如淵如海的氣息擊在虛空中。

    轟!

    其手掌前方,上百米範圍內的冰晶盡皆懸浮起來,化為一團虛無,而冰球則仿佛陷入了泥沼中,速度減慢到令人發指的程度,然後咚的一聲爆裂開來,徹底湮滅。

    如果是以往,慕容傾城施展完這一招後會消耗過量真氣,戰鬥力銳減,隻是自天魔大法提升到第十重,天魔大手印已經可以輕鬆施展出來,一次消耗的真氣不過占真氣總量的一成。

    “天魔大手印,天斥!”

    右掌尚未收回,慕容傾城的左手擊了出去。

    驚人的一幕發生,冰玲仿佛受到這方空間的排斥,整個人不受控製的彈了出去,嘴角溢出鮮血。

    身形在空中連續轉折數次,冰玲平穩的落在地上,開口道:“天魔大法果然名不虛傳,我輸了。”

    飛天魔宗有兩大絕學,一為通天魔功,一為天魔大法,通天魔功擅長看穿弱點,一擊必殺,天魔大法則是主攻擊的功法,不但能修煉出天魔力場,而且其中蘊含著配套武學天魔大手印,在南卓域的地級頂階武學中,屬於最上等的存在,極難修煉。

    冰玲的冰裂拳威力雖然強大,可天魔大法卻是其克星,根本無法近身,此消彼長之下,自然奈何不了慕容傾城。

    “承讓。”慕容傾城抱了抱拳。

    隨著兩人下台,觀眾席上熱鬧不減,十大種子選手已經去掉四個,這一輪還有六人要上場,而這六人中有五人是超級熱門的存在,如司空聖,嚴赤火,李道軒,林隕以及葉塵,至於莫言,因為曾輸給了拓拔苦,人氣大減,在年輕巨頭中稍稍遜『色』。

    “第十五場,李道軒對嚴赤火。”

    嗡!

    比武場上寂靜了霎那,旋即爆發出驚人的聲浪。

    嚴赤火在上屆潛龍榜排名第二,是南卓域年輕一代第一刀客,刀法大開大合,無比霸道,老一輩的刀客都自歎弗如。

    葉塵未出現時,李道軒則是南卓域年輕一代第一劍客,劍法淩厲無情,舉手投足皆能殺人,被人稱之為無情劍客。

    一位是第一刀客,一位是第一劍客,兩人的交手更能引爆觀戰武者心中的熱血,不少人喉嚨幹澀,眼睛瞪圓,死死盯住台上的兩個人。

    “你我三年未曾交手,不知道你的無情劍法能否破掉我的刀法。”如果說司空聖是年輕一代中的王者,火靈太子嚴赤火無疑是年輕一代中的霸者,霸氣自生,睥睨天下。

    “試試就知道!”

    李道軒一襲青衣,身材單薄,站在那仿佛一陣風都能吹飛,吹散,可等他的劍出現在手中,一股淩厲無情的鋒芒之意彌漫,整片天地都似乎在其劍意籠罩下,肆意切割。

    嚴赤火掃視了李道軒一眼,傲然道:“三年前你不是我對手,三年後也不會是我對手,現在我讓你三招,三招之內,我刀不出鞘,你若能贏我一招半式,輸給你又何妨?”

    李道軒眉頭一皺,“無須相讓,第一劍就讓你的刀出鞘。”

    “哈哈,那就盡管來吧!若是連讓你三招都讓不起,又如何爭第一。”沒說一個字,嚴赤火身上的刀勢便往上漲一分,他刀未出鞘,卻給人長刀破空的姿態,霸氣無雙。

    鏘!

    李道軒的劍出鞘了,看不到劍身,隻看到一抹淡淡的劍光橫掠而出,一閃而逝。

    “給我破!”

    嚴赤火大喝一聲,赤紅『色』的真氣衝天而起,化為一口十丈長的熾熱巨刀,重重斬擊在虛空中。

    劍光如風,無影無形,嚴赤火真氣聚集起來的熾熱巨刀雖一下子斬碎了劍光,但是下一刻,劍光重新聚合起來,削向對方的門麵。

    “恩!好淩厲的劍招,好詭異的風之意境!”葉塵眼睛一眯,李道軒揮出去的劍光就好像一陣風,風散了,依舊是風,或者說,風永遠不會散去,它始終存在。

    “風之意境又如何,助我刀勢!”

    嚴赤火右手隔空一吸,劍光給扯了過來,旋即從他的掌心中噴發出一束束赤紅刀光,刀光如火,吞噬了李道軒的劍光後,威勢更盛,如山林大火般反衝向李道軒。

    這招一出,半數年輕巨頭驟然變『色』,這是何等的霸道,把對方的攻擊據為己用。

    李道軒的神『色』凝重如水,三年不見,嚴赤火的刀法晉入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單靠風之意境絕對無法『逼』出他的真正實力。

    “殺生!”

    無情劍法一出,李道軒整個人拋去了感情,古井無波,他的劍,也沒有任何感情,有的是無盡的淩厲鋒芒,斬殺眼前的一切。

    “照樣給我破!”

    長刀未曾出鞘,嚴赤火的攻擊力大打折扣,麵對李道軒的第二劍,他精氣神調動到巔峰,以雙臂為刀,雙手為刃,各自揮斬出數丈長的通紅刀芒,隔空撞擊在一起。

    嗤嗤嗤嗤嗤嗤……

    台麵頓時千瘡百孔,漫天的劍氣和刀氣到處『亂』飛,仿佛炸開了窩的馬蜂,極為壯觀。

    “第三劍,殺滅!”

    此劍一出,空氣詭異的平靜下來,劍芒直指嚴赤火。

    嚴赤火一退再退,他讓李道軒三招,除了自信之外,更重要的是想挑戰自己的極限,若是能安然無恙的接住李道軒三劍,他便有了資格挑戰司空聖,若是沒有,談何挑戰。

    李道軒的這一劍淩厲無匹,鋒芒畢『露』,任嚴赤火退到何處,都如同針芒在刺,汗『毛』倒豎。

    噌!

    到了此刻,嚴赤火終於準備動用寶刀了,刀未出鞘,他直接連著刀鞘橫斬出去,赤紅的刀芒席卷開來,給人一種火山爆發,岩漿衝天的可怕幻覺,與那洞穿人心的劍芒撞擊在一起。

    轟隆!

    三百米長的比武台出現兩種顏『色』,一種是淡淡的銀白之『色』,一種是無盡的火紅顏『色』,涇渭分明,互不相讓。

    此時,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錯過最關鍵的一幕,在他們眼中,嚴赤火強悍的不可思議,寶刀不出鞘就能安然擋住李道軒的三劍,不落下風,實在過於可怕。

    葉塵和眾人的看法略有偏差,嚴赤火的刀法雖強,可李道軒也不差,嚴赤火之所以能擋住李道軒三劍,除了本身實力超強之外,更重要的是知根知底,換成另外一個和李道軒差不多的陌生劍客上去,嚴赤火不會如此托大,除了這些原因,還有另外一個原因,眾所周知,三招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當兩位實力相當的劍客和刀客相遇,一人沒有帶刀,戰鬥力大打折扣,隻是支持三招應該沒多大問題,畢竟刀法意境尚在,缺的是攻擊力和氣勢而已,不可能出現一人沒帶武器,立馬輸的一敗塗地的情況。

    當然,嚴赤火厲害就厲害在三招之內,不落下風,上屆潛龍榜第二果然不是尋常之輩。

    “三劍已過!”

    三劍已經是嚴赤火的極限,他毫不猶豫的拔出了寶刀,順著之前的刀勢連續斬擊,把火山爆發的意境推動到另一個境界,瞬間衝潰李道軒的劍勢,如開閘的洪水一樣,盡皆湧了過去。

    “殺空!”

    之前三劍,李道軒看似沒有留情,可麵對一位不出刀的刀客,攻勢下意識的弱了許多,或許是認為勝之不武,此刻嚴赤火一出刀,李道軒的劍勢更上一層樓,劍意湧動。

    叮叮當當!

    數次眨眼之內,兩人交手數十回合,熾熱的火星到處『亂』濺,根本看不到人影所在,那種驚心動魄的戰鬥讓眾人甚至忘記了呼吸,臉龐憋得通紅。

    火星不散,兩人交手的次數越來越多,頻率越來越高,運轉通天魔眼的莫言第一次感覺到眼睛有些酸澀。

    嗤!

    一道人影掠了出來,是李道軒,他的肩膀上有一片焦痕,衣服焚化成飛灰。

    

Snap Time:2018-06-25 08:08:28  ExecTime: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