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六十八章絕代雙驕


    第二百六十八章 絕代雙驕(第一更)

    清晨,天剛蒙蒙亮,整個潛龍古城沸騰起來。

    從天空俯視,可以望到一條條人海洪流朝著中央區域的比武場地匯聚過去,而這時,距離比賽還有一段時間。

    “葉塵,全力以赴就行了,不要抱太大的負擔。”院子,流雲宗眾人已經洗漱完畢,羅行烈對葉塵道。

    葉塵點點頭,“宗主放心,該是我的,一定會是我的。”既然參加了潛龍榜比賽,葉塵的目標就是第一,非常純粹,別無他物。

    “好,咱們出發吧!”

    ……

    比武場地上,眾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十大種子選手身上,其他年輕一代則成了陪襯。

    “十三位裁判的眼力果然很高,十大種子選手在前麵六十二輪比賽中未曾一敗,這屆前十毫無爭議。”

    “我還以為乾雲有希望進入前十,誰知道他不但敗給了老牌的年輕巨頭,還分別敗給了穀悠雲,葉塵,拓拔苦以及慕容傾城,徹底與前十無緣,落霞門弟子第一次沒有進入前十啊!”

    “有什麼辦法!這屆的年輕一代太過駭人,乾雲的底蘊畢竟低了些,不及落霞門大弟子。”

    在眾人的討論中,第一抹陽光從東方『射』來,落在比武台上。

    裁判長站起身,“第六十三輪比賽開始。”

    第一場比賽不是年輕巨頭的對決,是攬月樓第三夜和魏人傑的比賽。

    第三夜身材高瘦,相貌普通,看上去約莫二十二三歲的樣子,實力比第四夜高了不少。

    數十回合過去,第三夜艱難戰勝了魏人傑。

    第二場同樣不是年輕巨頭的對決,讓眾人略感失望。

    直到第六場,兩個年輕巨頭上場了,他們分別是拓拔苦和穀悠雲。

    拓拔苦來曆神秘,沒有誰知道他是從哪冒出來的,前麵眾多比賽中,他的防禦十分出名,連飛天魔宗大弟子魔眼莫言都無法順利破防,到了後麵,莫言狠下心來,想要廢去拓拔苦的雙眼,可惜依舊敗在了他手上,使得眾人對拓拔苦的防禦有了新的認識。

    身為石王後代的穀悠雲不及司空聖那樣耀眼,天賦也不算驚才驚豔,但石王血脈帶給了她巨大的潛力,後來居上,一舉成為新晉年輕巨頭之一,並憑借著石王護體拳擊敗了對她有威脅的乾雲,榮登前十之位。

    兩人的戰鬥挑起了無數人的興趣,眾人都想知道,是拓拔苦的防禦功法厲害,還是穀悠雲的石王護體拳更強。

    “請指教!”穀悠雲依舊彬彬有禮,雙手抱拳。

    拓拔苦哈哈笑道:“比武哪來那麼多講究,不過你的實力不錯,石王護體拳也不錯,先接我一拳再說。”

    沒有施展蠻荒神拳,拓拔苦純粹用自身力量和真氣轟出了霸道的一拳,拳勁如山。

    轟!

    穀悠雲回了一拳,雙方平分秋『色』。

    “好,現在我想試試你的殺招,石王一怒究竟有多麼厲害。”拓拔苦身體拔起,淩空轟出了蠻荒十八拳。

    ……

    蠻荒十八拳是蠻荒神拳的殺招之一,一招一式不帶任何花招,是蠻橫的力量和壓倒『性』的氣勢,想要破掉蠻荒十八拳,隻有兩條路,一條是以更強大的力量擊潰拓拔苦的拳勢,一種是以極致的技巧去破招,這兩種的難度都很高,拓拔苦的拳法本就勢大力沉,想要在這方麵超越他,憑穀悠雲的實力還無法做到,而極致的技巧難度更高,畢竟當力量達到一定程度,本身就具有一力降十會的霸氣,如此情況下,技巧必須達到另外一個層次,方有可能破開蠻荒十八拳。很顯然,穀悠雲兩方麵都達不到要求,所以不得不施展出石王的獨門武學石王護體拳,以增強護體真氣強度。

    拓拔苦的拳勢越來越雄渾,越來越霸道,乾雲的狂雷四式和落霞五式與之比起來,簡直就像是拿著木頭錘子的小孩,不可相提並論。

    “好厲害!”

    在穀悠雲眼中,拓拔苦仿佛一座山,一座高速衝撞過來的蠻荒大山,別說反擊了,連防守都分外艱難,氣血被拳勁震得四處『亂』竄,真氣動『蕩』沸騰,幾乎要從體內迸發。

    “第十六拳!”

    拓拔苦一拳擊出,空氣撕裂,轟鳴聲陣陣。

    吱嘎!

    護體真氣麵臨崩潰,穀悠雲緊咬下唇,竭力防禦,心中暗道:再堅持一會兒,隻要一會就行了,前麵受到的壓製越多,石王一怒的威力也越大。

    “第十七拳!”

    龍『吟』虎嘯聲響起,拓拔苦這一拳仿佛把穀悠雲帶到了蠻荒時代,危機四伏,凶險莫名。

    砰!

    穀悠雲的護體真氣終於碎了,不過這時她的拳勢也已經積累到極限,石王一怒順勢爆發出去,不但把拓拔苦的拳勁和拳勢震散,並且隨著石王一怒的力道反擊了回去。

    麵對這無比恐怖的一拳,拓拔苦的護體真氣應聲碎裂,身體倒飛出去。

    “以身試招,這拓拔苦的防禦果然厲害。”葉塵的眼力何等毒辣,拓拔苦的蠻荒十八拳雖然沒有減少多少威力,但拳速明顯降低了一些,而且第十七拳和第十六拳威力相當,應該是留了餘力,否則在第十七拳時,穀悠雲就已經敗了,哪還有機會施展出石王一怒,拓拔苦如此做,分明是想看看石王一怒的攻擊力有多強。

    林奇訝異道:“你是說,拓拔苦是故意的。”他在刀法上的天賦得天獨厚,其它方麵稍微遜『色』。

    不待葉塵回答,徐靜道:“也不能說完全故意,穀悠雲的護體真氣和石王一怒的確很強,拓拔苦沒有托大,施展出第十七拳時,就做好了防守的準備,全力抵擋石王一怒的力道。”

    一腳蹬在墨藍『色』光幕上,激***點波紋,拓拔苦身體一翻,腳踏大地,他低頭望向胸口,那的衣服已然破碎,肌肉上出現一個淺淺的拳印,烏青發黑,不由開口讚道:“厲害,幸虧我提前做了防禦準備。”

    穀悠雲見石王一怒都沒把拓拔苦怎麼樣,一口氣泄了下來,說道:“你贏了!”

    拓拔苦嘿嘿一笑,體外的龍形虛影撲向穀悠雲,吞噬了一部分龍脈之氣後成長至七丈六,超越了葉塵。

    兩人下台,第七場比賽緊接著開始。

    ……

    “第十一場,慕容傾城對冰玲!”

    裁判長話音剛落,觀眾席上傳來嘩然之聲,十大種子選手中隻有三個年輕女子,分別是慕容傾城,冰玲以及穀悠雲,穀悠雲氣質相貌都不及前兩者,人氣自然也及不上她們。慕容傾城作為黑龍帝國兩大美女之一,雖然麵帶輕紗,遮住半邊臉龐,但僅僅是臉部輪廓就足以令人心神動搖,再配合上神秘高貴的氣質,不知傾倒了多少年輕俊傑。冰玲的氣質和慕容傾城截然不同,前者是神秘,她則是冷豔,精致的五官和冰寒的氣息糅合在一起,宛如生長在冰山雪地中的雪蓮,清寒高雅。

    她們實力達到了年輕巨頭級別,相貌又是豔壓群芳,一出場便引起了巨大的『騷』動。

    “冰玲是老牌年輕巨頭,慕容傾城算不上後起之秀,卻也是這一屆才崛起的,不知道誰能更勝一籌。”

    “誰勝誰負又有什麼關係,南卓域年輕一代女子中,以她們二人獨領風『騷』,若是能得到她們的青睞,少活十年都願意。”

    “你願意她們還不願意呢?不過你說的不錯,慕容傾城和冰玲可以稱得上南卓域的絕代雙驕了,真靈大陸近代,估計僅次於玄後。”

    “玄後哪是一國一域可以去比較的,她不但是真靈大陸千年第一天才,本身也是真靈大陸第一美女,任何人和她比起來都有不小的差距,如司空聖這種級別的天才都被她死死壓在下麵,無人稱第一。”

    “千年第一天才,拿到上古時代都毫不遜『色』,玄後的確讓眾多天才無比絕望,這個記錄不知道又有誰能打破。”

    “不說了,比賽要開始了。”

    玄後的名頭在真靈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隻要說到絕頂天才,下意識的會那她作比較,觀看比賽的眾人也不例外。

    唰!

    慕容傾城身形一閃,紫衣飄飄,如同幻滅的泡沫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到了台上。

    對麵,冰玲渾身繚繞著冰寒的氣息,所到之處,空氣中的水元氣紛紛被凍結,化為細碎冰晶灑落在地上。

    “冰川裂!”

    感受到慕容傾城帶給自己的壓力,冰玲率先作出攻擊,施展出冰裂拳中的絕招。

    啵!

    冰寒拳勁距離慕容傾城還有三丈距離時,驀然爆碎開來。

    “天魔擒拿!”

    天魔力場匯聚在手掌之上,慕容傾城往前踏出一步,淩空抓向數十米外的冰玲。

    卡擦!

    台麵破碎,冰玲及時閃避開來,人至途中,右手虛空一拉,一道由冰寒真氣組成的冰刀飛斬而出。

    慕容傾城神『色』淡然,纖細修長的手掌隔空一推,冰刀頓時破碎,旋即,一股無形的波紋瞬間作用在冰玲的護體真氣上,濺起一蓬蓬的冰屑,手段之高超令不少年輕一代變『色』,天魔力場無形無質,防不勝防,前麵比賽中,絕大部分人都是慕容傾城隔空抓住,摔得頭暈眼花。

    

Snap Time:2018-06-18 13:59:41  ExecTime: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