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六十四章種子選手


    第二百六十四章 種子選手(第一更)

    排名賽還沒有開始,眾多年輕一代彼此相望的眼神不再一樣,那是赤『裸』『裸』的戰意,毫不掩飾。

    拓拔苦看了司空聖一眼,又望了望葉塵,在他眼中,隻有這兩個人是他看不透的,十分恐怖,司空聖的實力不用說,上一屆潛龍榜排名第一,體內具有王者血脈,攻擊力之強悍,絕對不是硬抗就能扛得住;然後是葉塵,如果說司空聖是一條飛龍,世人皆知,那麼葉塵則是一條潛伏在深淵中的隱龍,不到關鍵時刻,誰也不知道他能爆發出多大的潛能,潛龍出淵,是否舉世皆驚,還需要進一步印證。

    當然,拓拔苦不是蔑視其他年輕巨頭,事實上除了司空聖和葉塵,其他幾個年輕巨頭他也沒有太大的勝算,如上屆排名第二,火靈太子嚴赤火,此人刀法無雙,氣勢霸道,一招一式都大開大合,劈天裂地,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家夥;林隕論氣質稍遜幾人一籌,可氣息太強大了,以拓拔苦把防禦功法修煉到第十一重的經驗來看,林隕必然達到了這個層次,不容小覷;李道軒從表麵上看似乎不太出風頭,但真靈大陸,又有誰敢小看領悟劍意的劍客,劍客的劍一出,就是見生死的時候;最後是慕容傾城,對於這個十分神秘吸引人的女子,拓拔苦有種麵對葉塵的感覺,不是氣息上的壓迫,不是氣質上的淩駕,是一種身處『迷』霧,外人難窺真實的可怕。

    “高手太多了,想要殺出一條血路不簡單啊!”任拓拔苦『性』格大大咧咧,無所畏懼,也不由搖搖頭,他可不是傻瓜,看到高手就往前衝,其實每次遇到高手,他都會評估一下對方的實力。

    另一個比武台上,狀態恢複到巔峰的冰玲皺起眉頭,來之前,她的最低目標是潛龍榜前三,爭取第一,現在,前三基本上沒指望了,前五倒是能爭一爭,不過她很清楚,前五之爭會比想象中的慘烈。

    這時,裁判長又發話了,“持續一天的比賽,大家都有些疲累,接下來的排名賽沒有足夠的體力,是無法應付的,所以在排名賽之前,會有三天的休息時間,各位爭取把各方麵狀態調整到巔峰,務必要以最強的實力去參加最艱難的比賽。現在所有人回去休息吧!三天後的早晨,排名賽正式開始。”

    話音落下,入榜的年輕一代紛紛下台,裁判長說的沒錯,持續一天的比賽,他們的精氣神都有些消耗,這種消耗自己是無法察覺的,一旦進入高強度的比賽,或者與勢均力敵的高手對決,一絲一毫的差距,都足以造成終身遺憾,沒有一個人不重視。

    “他們不累,我都有些累了,眼睛酸!”

    “兩個階段的淘汰賽,數千場比賽,哪怕隻看十分之一,眼睛也累,回去休息三天再好不過,省的年輕巨頭對決時,咱們看不出所以然來。”

    聞言,觀戰武者紛紛散場,沒有一絲不滿。

    ……

    三天時間一晃即過,第四天早晨。

    觀眾席上人山人海,聲浪衝天。

    再看深淵上的六塊比武台,早已合為了一體,組成一塊長三百米,寬兩百米的長方形比武台,比武台四周依舊有墨藍『色』光幕遮擋,而墨藍『色』光幕之外,是深不見底的深淵,氣流湧動。

    通往比武台四周區域的九個入口處,年輕一代三五成群的走了進來,包括葉塵徐靜三人。

    “氣氛不一樣了。”一進場,葉塵立刻感受到劍拔弩張的氣氛,有不少是針對他的。

    想想也難怪,前麵的淘汰賽隻是為了淘汰不合格的人,該晉級的依舊會晉級,沒有什麼衝突,現在不一樣了,在場的都是入榜高手,爭得是名次,名次越高,龍脈之氣越旺盛,對自己,對宗門以及對家族都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不得不爭。

    武者道路上,不進則退,用在潛龍榜比賽也十分恰當。

    葉塵甚至察覺到,處於一個宗門的弟子,雙方之間都有著微妙的氣氛,這種氣氛雖然溫和了一些,隱晦了一些,但其中的刀光劍影一點不少,麵對潛龍榜比賽,別說同宗弟子,就算是親兄弟也要爭個高低,何況你不全力以赴,其他人未必會手下留情。

    待所有人到場,裁判長開始宣布排名賽的規則。

    潛龍榜排名賽又名為超級積分賽,比賽場地在同一個比武台上進行,分為七十一輪,每一輪進行三十六場比賽,也就是說,一輪比賽會有一個對手,七十一輪就是七十一個對手,在這種情況下,七十二個人之間都會有一戰,無法避免,至於在淘汰賽上已經對決過的雙方,排名賽上依舊可以再次戰鬥,是否認輸看個人意願,不管如何,輸的一方會被掠奪一部分龍脈之氣,贏的人則龍脈之氣增強。

    七十一輪比賽當然不可能在一天之內進行,天『色』漸黑時,一天的比賽就會結束,第二天早晨繼續進行,所以每一屆潛龍榜排名賽進行的時間都有所不同,少的隻需要兩三天,多的要四五天,遇到特殊情況,還要往後推遲,盡量保證公平公正,讓每一個入榜高手都沒有怨言。

    “七十一輪比賽,每一輪三十六場,這樣一來,每個人的實力都會漸漸暴『露』,無所保留。”

    “說不定會在前幾輪看到年輕巨頭的對決?”

    “對啊!這個可能『性』很大。”

    “你們沒觀看過前一屆潛龍榜比賽吧!這個可能『性』不存在,等會十三個裁判會***選出十個種子選手,種子選手之間的對決會在最後九輪出現,不會提前。”

    “是這樣啊!”

    如這人所說,裁判長已經和十二位裁判商討十個種子選手的事情。

    “司空聖必進!”

    “還有嚴赤火,李道軒。”

    “林隕,冰玲!”

    “莫言也有資格。”

    “現在種子選手有六個,我認為拓拔苦有資格。”

    “恩,拓拔苦很厲害,足以爭奪前五,我要推薦的是慕容傾城,她的實力不在莫言之下,隻高不低。”

    “那麼還剩下最後兩個。”

    “這還不容易,葉塵絕對是種子選手,他不入選,別人還以為有什麼貓膩在麵。”

    “,不用你說,葉塵自然在麵,我在考慮的是第十個種子選手,你們認為是乾雲,還是穀悠雲。”

    “呃!這個的確有點難選,乾雲是六品宗門落霞門二弟子,實力強勁,穀悠雲是六品宗門懸空山二弟子,體內具有石王血脈,表現出來的實力絲毫不遜『色』乾雲,選誰都會讓另外一個心生不滿。”

    “不滿有什麼辦法,我們是裁判,選種子選手的事情落在我們頭上,想推辭都推不掉,這樣吧!大家***選擇,誰的票數多,誰就是種子選手,其它事情和我們一概無關。”

    “好,我選乾雲。”

    “我選穀悠雲。”

    比較戲劇的是,乾雲和穀悠雲的票數相當,都是六票,很顯然在裁判心目中,兩人的實力的確難分軒昂,無法判斷實力高低,好在加上裁判長共有十三位裁判,目前還剩下裁判長一人沒有***,他投誰,誰就是種子選手,可謂是一票定乾坤,無法更改。

    裁判長深吸一口氣,道:“穀悠雲。”

    最後,十位種子選手出爐,分別是司空聖,嚴赤火,李道軒,林隕,冰玲,,莫言,拓拔苦,慕容傾城,葉塵以及穀悠雲。

    對於這個結果,司空聖等人沒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十三位裁判都是星極境強者,從氣息上可以判斷一個人的實力高低,再加上前麵淘汰賽的種種表現,選出十個人太簡單了。

    唯有乾雲滿臉不忿,他居然落選了,雖然種子選手不一定就能排進前十,但對他來說是一個恥辱,大大的恥辱。

    “等著吧!我會讓你們後悔沒有選我的。”乾雲神『色』陰沉,分外不高興裁判的選擇。

    落霞門門主以及各位核心長老也很不滿意,乾雲不管從哪方麵來看,都沒有明顯的弱勢,卻偏偏不是種子選手,這無疑讓落霞門丟了麵子,當然,再不高興,他們都不會指手畫腳,十三位裁判是南卓域所有宗主推選出來的,落霞門再狂妄都不會魯莽的數落裁判,這不是和其它宗門對著幹嗎?何況潛龍榜比賽神聖異常,生死境王者都不敢『亂』來。

    “隻要乾雲爭氣點,我們落霞門的麵子會掙回來的。”落霞門門主吐出一口濁氣,淡漠道。

    “哼,早知道如此,應該讓乾雲在淘汰賽上多表『露』一些實力。”

    “安啦!前五雖然難度偏高,前十應該有很大指望。”

    “希望如此。”

    落霞門一幹人雖說對乾雲很有信心,隻是葉塵等後起之秀的出現,讓他們感受到了威脅,否則乾雲不至於落選。

    “二師弟,你可要爭氣些,落霞門的氣運落在你身上了。”落霞門大弟子坐在核心長老之中,他在上屆潛龍榜排名第六,若不是年齡超過二十四,這一屆潛龍榜前十還不是手到擒來,可這有什麼辦法,連上屆潛龍榜排名第三,黑龍帝國大皇子都超過年齡了,對方的實力可不比嚴赤火弱,據他所知,此人的實力說不定達到了司空聖這個級別。

    隨著裁判長宣布十個種子選手的身份,觀眾席上或多或少出現一些議論。

    “不僅落霞門二弟子乾雲,上屆潛龍榜排名第九的張楓和排名第十的顧青都落選了。”

    “穀悠雲比較幸運,這屆潛龍榜比賽,有兩個年輕巨頭年齡超過二十四歲,沒有參加比賽,否則十個種子選手的競爭還要更加激烈。”

    “你說的是黑龍帝國大皇子和落霞門大弟子吧!的確,這兩人如今的實力不知道達到了什麼地步?”

    “排名賽開始了!”

    眾人目光落在中央的比武台上。

    

Snap Time:2018-04-27 03:09:29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