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六十二章龍脈之氣上


    第二百六十二章 龍脈之氣 上(第三更)

    葉塵不由動容,在黑龍帝國北部,拓拔苦承受自己一拳若無其事,當時他並不驚訝,因為五嶽神拳不過是地級中階拳法,哪怕配合上近乎五萬斤的肉體力量,也絕對比不上劍法的威力,遇到一些防禦極強的抱元境武者,自然難以奏效,但莫言此時的攻擊就算沒有發揮到十成的威力,***成也是有的,居然都破不開拓拔苦的防禦,這就讓人驚訝了。

    “地級頂階防禦功法,貌似不止如此。”

    真靈大陸功法秘籍極多,側重點各有不同,有的側重殺傷力,如羅寒山修煉的大羅神功,有的側重速度,如烏良羽的黑鴉大法,有的蘊含特殊效果,如慕容傾城的天魔大法,還有的側重於防禦,被稱為防禦功法,拓拔苦修煉的應該就是防禦功法。

    防禦功法和鍛體功法有點類似,從外表來看,肉體防禦都很高,不過從細微處來看,防禦功法和鍛體功法截然不同,防禦功法是把護體真氣依附於體表,不是直接增加肉體防禦,而鍛體功法則是讓真氣融入到肉體中,滋生出氣力,直接增強肉體防禦。

    拓拔苦修煉的明顯是地級頂階防禦功法,而且把它修煉到了第十重以上,可第十重的防禦功法絕對擋不住莫言的攻擊,不要忘了,莫言修煉的武技同樣是地級頂階品級,那麼是第十一重,如果是第十一重,倒真有可能達到如此效果,防禦功法側重的就是防禦。

    莫言驚怒交加,開什麼玩笑,不能破防?

    “魔靈指,給我破!”

    食中二指染成黑『色』,莫言大喝一聲,一指點向拓拔苦的軟肋。

    “來得好!蠻荒神拳!”拓拔苦不閃不避,一拳轟了出去,竟打算以‘傷’換傷,全無防守和閃避的概念。

    一拳出,龍『吟』虎嘯,空氣崩塌。

    直麵這一拳的莫言甚至生出俯首認輸的渺小感覺,不由駭然,他這一指固然能擊傷拓拔苦,但他很清楚,拓拔苦最多是小傷,依舊有戰鬥力,而他若是中了這一拳,起碼是重傷。

    “鬼影『迷』蹤!”

    身形一閃,莫言身影虛化,仿佛化成了黑『色』氣流,躲過拓拔苦致命的一拳,繞到他背後。

    哧!

    一指點出,拓拔苦護體真氣被戳破,那染黑的食中二指狠狠***肉體,欲要繼續前進,造成破壞時,一層青黑『色』的光芒抵住了他的指芒,並狠狠反震過來,險些讓他的手指折斷。

    “怎可能,魔靈指都無法給他造成太大的傷害?”莫言抽身急退,臉上表情一變再變,陰沉如水。

    轉過身,拓拔苦『摸』了『摸』後背,那有一個淺淺的指洞,深約半寸,絲絲鮮血溢出,“很好,現在我要動真格的了。”

    不再廢話,拓拔苦身體一震,氣勢無限拔高,脖子上青筋暴『露』,臉龐通紅,他伸出雙臂,臂膀上肌肉糾結,高高鼓起,內有青黑『色』的光芒湧動,一道道如蛇如龍。

    “蠻荒十八拳!”

    往前踏出一步,拓拔苦隔空一拳擊向莫言,旋即,第二拳第三拳緊接著而來,***住莫言的閃避路線。

    莫言把鬼影『迷』蹤步法施展到極限,穿梭在一道道拳勁之間,看上去險之又險,有如驚濤駭浪上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舟毀人亡的可能『性』,不過能躋身於年輕巨頭行列,莫言自然不會輕易輸掉,直到拓拔苦擊出第十七拳,都未能傷到他。

    “第十八拳,蠻龍式!”

    一拳轟出,拳勁化龍,張牙舞爪,仰天咆哮,張口便是咬住了莫言的身體,帶著他衝向墨藍『色』光幕。

    距離光幕不足三米時,龍形拳勁忽的裂開,莫言從中躍了出來,臉『色』蒼白,身上帶著絲絲血跡。

    通天魔功附帶的通天魔眼不是說出來唬人的,身處於龍形拳勁的咬合下,莫言運轉通天魔眼,很快找到了其弱點所在,一指擊開了束縛,換成另一個人來,絕對束手無策。

    “有意思!”拓拔苦眼睛閃著興奮的光芒,自從離開生活十數年的地方,他除了和葉塵這個高手隨手打了一架,還沒有遇到值得一戰的對手,前麵的比賽不過是玩玩而已。

    慕容傾城搖搖頭,大師兄遇到克星了,麵對拓拔苦的超強防禦,可以看穿弱點的通天魔眼無疑被邊緣化了,而論真氣總量和攻擊力,拓拔苦也要比大師兄略勝一籌。

    葉塵和慕容傾城的看法一樣,眾多參賽選手中,拓拔苦無疑是莫言的最大克星,這不是說莫言的實力差,事實上,他的綜合實力和拓拔苦差不多,換成另一個和拓拔苦實力相當的人來,莫言不會如此狼狽,或許會占據上風,想到這,葉塵不由驚歎拓拔苦的防禦,當初在黑龍帝國北部,對方並沒有全力以赴,至於為何,他也不太清楚。

    “幻靈指!”

    鬼影『迷』蹤步法再次施展,莫言眼神淩厲冰冷,食中二指一點,指芒疾『射』向拓拔苦的咽喉。

    拓拔苦一拳擊出,拳勁覆蓋住指芒。

    咦!

    這一拳落空了,指芒去勢飄忽不定,仿佛會瞬移一樣,陡然出現在拓拔苦眼前,眼看便要廢掉他的招子。

    到了此時,莫言不打算考慮其它,隻要能打敗拓拔苦就行了,所以把攻擊目標放在拓拔苦的眼睛上,欲要『射』瞎他的眼睛。

    “這莫言好狠,其它地方重傷尚能治療,眼睛瞎了,想要治好幾乎不可能,除非能找到世所罕見的靈『藥』,又或者晉入生死境,否則這輩子都隻能做個瞎子。”

    “有什麼辦法,拓拔苦的防禦太變態。”

    對於莫言的做法,眾人褒貶不一。

    喝!

    拓拔苦第一次施展出輕功,脊背一彎,宛如一條大龍遊動,險而又險的避開指芒。

    “幻靈七截指!”

    莫言冷笑一聲,雙手齊出,連連『射』出七道指芒。

    噗嗤!

    拓拔苦在輕功上終究差了一籌,雖然避開了六道指芒,但最後一道指芒卻再也躲不過,好在關鍵時機,他腦袋一側,沒有被指芒『射』中眼睛,僅僅被剃掉了眉『毛』。

    被動挨打可不是拓拔苦的風格,他不待身體穩住,一拳擊中地麵,青黑『色』的光芒湧動如『潮』,化為一條真氣黑龍撲向莫言。

    莫言正要施展輕功避開,真氣黑龍陡然爆發,化為黑『色』光環濺『射』開來,掃中他體外的護體真氣。

    碰的一聲,莫言倒飛出去,先前的小傷配合新受的傷勢,再也抑製不住,張口噴出一道鮮血。

    “蠻龍式!”

    攻勢不停,拓拔苦一拳轟出,拳勁化龍,第二次咬住了莫言的身體,帶著他衝向墨藍『色』光幕。

    巨響傳出,莫言倒在了地上。

    “拓拔苦勝!”

    裁判及時宣布結果,莫言的傷勢不輕,飛天魔宗眾人肯定急了,哪還敢耽誤時間。

    “嘿嘿,痛快!”

    拓拔苦打的酣暢淋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看著隻剩下一條眉『毛』的拓拔苦,葉塵搖頭笑了笑,遇上對方,是莫言的不幸,不過現在遇不到,排名賽上也會遇到,不可能避開,而他自己和老牌年輕巨頭也會各有一戰,包括慕容傾城。

    葉塵目光投向慕容傾城,對方的目光也恰好看了過來。

    慕容傾城淡淡一笑,真氣傳音道:“排名賽上,我可不會認輸。”

    “理應如此。”葉塵不會輕視慕容傾城,因為從靈魂力感知上來看,她的實力赫然在莫言之上,和火靈太子嚴赤火、林隕以及無情劍客李道軒差不多,說出去都沒人相信,雖然實力和戰鬥力有所差別,實力強的人未必能打過實力稍弱的人,可實力強的人贏麵絕對大上許多,以弱勝強終究是少數,何況慕容傾城是他遇到最為冷靜的人之一,僅此就能排入前三,林隕莫言在冷靜上都要比她差。

    兩人錯開目光,不再相望。

    第十輪比賽進行的比較慢,這一輪是最後一輪,許多有可能晉級的年輕一代底牌盡顯,殺招迭起,畢竟能否排入潛龍榜,就看現在了。

    片刻過去,徐靜打敗了她的對手,積分排在第四,潛龍榜必進。

    目前還剩下林奇一人。

    兩場比賽過去,林奇上場,他的對手不簡單,積分比他還要高一分,兩人一個排在第十,一個排在第十一,誰輸了,都有可能跌出十二名之外,失去進入潛龍榜的資格。

    戰鬥進行良久,兩人各自帶傷。

    吼!

    隨之真氣逐漸消耗,林奇爆發了,全然不顧防守,以凶悍血腥的方式攻向對方,有搏命的趨勢。

    他的對手實力很強,可惜不如林奇悍不畏死,在他的瘋狂攻擊下,一退再退,最後『露』出一個破綻,被白衣染血的林奇一刀擊敗。

    至此,林奇進入潛龍榜十拿九穩。

    時間如水流逝。

    半個時辰過後,第十輪徹底結束,每個小組前十二名都將列入潛龍榜,成為新一屆的榜上高手,其他人則失去資格,未能入榜,不過年齡小於二十一歲的下一屆還有機會,年齡超過二十一歲的,一個個神情黯然。

    

Snap Time:2018-01-22 08:29:39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