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六十一章最強防禦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最強防禦(第二更)

    流雲宗方向,羅行烈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側過頭,他看到大長老四長老等人也是這副表情。

    大長老首先回過神,苦笑道:“宗主,咱們果然看不透葉塵。”他不說低估葉塵,是因為葉塵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他們,再加上葉塵頻頻創造奇跡,此時再用低估這個詞,明顯不合適,一次是低估,兩次和三次勉強算低估,超過三次,再說低估,那就是盲目自信了。

    羅行烈重重點頭,“我雖然是流雲宗宗主,達到抱元境後期巔峰已久,但在他手上,絕對走不過一招。”他估『摸』了一下,若是參加潛龍榜比賽,也不過是中上等的存在,難以與傑出的天才相比較。

    四長老感慨道:“天風國除了星極境強者,葉塵為第一,如果他想的話,完全可以創立一個小宗門,管理得當,又沒有人打壓,隻需要十年,就可以把小宗門發展為九品宗門。”

    “恩,以葉塵的號召力,不愁無人加入,不過你們誰見過絕頂天才自己創立宗門了,給他們八品宗門宗主的位置,他們都不見得會在意,也隻有六品宗門宗主才有莫大的吸引力,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渴望掌握權勢的。”大長老笑了笑,葉塵的強大雖然讓他震驚萬分,但不管如何,葉塵越強大越好,畢竟他是流雲宗的弟子,日後就算脫離流雲宗,也是流雲宗的朋友,與公與私,都是一件大好事。

    羅行烈心情舒暢,說道:“潛龍榜比賽三年才有一屆,現在葉塵和徐靜都取得了令人震驚的成績,不需要去擔心了,接下來,咱們就以欣賞的角度去觀看比賽。”

    除了葉塵所在的宗門在討論他,其它宗門討論的焦點也是他,其中有善意,有好奇,也有惡意。

    紫陽宗方向。

    紫陽宗宗主屠重山麵目陰沉,門下弟子青黃不接已經讓他惱火萬分,而罪魁禍首無疑是葉塵,沒有葉塵,大弟子和二弟子不會死在天夢古地,如果他們沒有死,也必然跨入了抱元境層次,這還僅僅是直接的影響,間接的影響是,門下弟子群龍無首,失去往日的競爭,進步緩慢,長此以往,紫陽宗勢必會沒落,被流雲宗徹底壓下去。

    “宗主,這小子已經不是抱元境武者可以力敵,就算派出十數個抱元境後期武者,也絕對留不下他,甚至要被他反殺,難道就這樣看著他一步步強大,成為星極境強者。”紫陽宗一名核心長老真氣傳音道。

    屠重山冷哼一聲,“看著他強大,做夢,上次獵殺堂幾位堂主沒有宰了他,是咱們失算,料不到閑雲子老東西會請天雷散人護送他出天風國,但是這次,他必死。”

    紫陽宗大長老皺了皺眉,真氣傳音道:“難道要讓太上長老出馬,太上長老雖然可以擊殺葉塵,但還需從長計議,免得出了漏子,不好收拾,閑雲子老東西在盯著太上長老呢?況且南羅宗宗主明顯很看好葉塵,讓她知道的話,說不定要借此機會鏟除掉我們紫陽宗。”

    屠重山搖搖頭,“不,太上長老不能出手,但不代表我們就奈何不了他,南卓域的星極境強者太多了。”

    聞言,幾名核心長老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太上長老固然不能出手,可若是付出一定代價,邀請一名無門無派的星極境強者出手不是不可能,到時對方被殺了,都不知道是誰殺的。

    “星極境中期強者有點難請,不過厲害的星極境初期強者應該沒問題,哼哼!”屠重山冷笑一聲,心舒坦許多。

    翡翠穀穀主莊慶賢此時也不安定,葉塵的進步簡直讓人無法理解,莊斐的慶功宴上,對方不過是凝真境後期修為,天夢古地結束時,對方是抱元境初期,這才一年多沒見,直接從抱元境初期達到後期境界,僅僅如此也就罷了,偏偏他的戰鬥力堪稱恐怖,別說天風國的抱元境武者,拿到整個南卓域,抱元境武者中都沒有幾個能勝過他,換而言之,此時的葉塵,對翡翠穀產生威脅了,威脅翡翠穀的霸主地位。

    假以時日,等葉塵成為星極境強者,翡翠穀再也難以壓製住流雲宗,因為加上葉塵,流雲宗就有兩個星極境強者了,而且那時的葉塵還不是普通的星極境強者,至於翡翠穀,僅有三個星極境強者,比不上高等的七品宗門和頂尖的七品宗門。

    “我先作壁上觀,等紫陽宗對葉塵發難,他們不會沒有動作。”老謀深算的莊慶賢暫時沒打算動手,先不說這件事會帶來多大後果,他也不想給紫陽宗作嫁衣裳,等對方失敗了,再從長計議,何況,他不認為紫陽宗會失手,因為紫陽宗失敗的次數太多了,這次肯定是大動作。

    打量著葉塵,莊慶賢久久不能平靜,為什麼他不是翡翠穀弟子,如果是的話,該多好,太可惜了。

    莊慶賢既可惜葉塵不是翡翠穀弟子,又可惜一個絕頂天才即將隕落,無疑是暴斂天物。

    葉塵不知道紫陽宗和翡翠穀的心思,知道了都不會太過在意,最多謹慎一點,不遭人嫉是庸才,這種事情在所難免。

    “莫言,他看穿弱點的本事可不在你之下。”葉塵的強大讓林隕很不舒服,到目前為止,對方已經有爭奪前五的實力了,不得不重視,不過在此之前,挑撥一下莫言是有必要的,年輕一代中,喜歡慕容傾城的人很多,不喜歡的人基本上是表麵不在乎,內心誰又知道他什麼想法,魔眼莫言不喜歡慕容傾城,林隕自然不會相信,而葉塵和慕容傾城交情匪淺,莫言肯定會介意,現在葉塵又暴『露』出驚人的看穿弱點能力,受到刺激最大的無疑是莫言。

    莫言冷笑,“無須你挑撥,我和他必有一戰。”

    林隕道:“他的弱點想必你我都知道,功法品級明顯偏低,護體真氣強度不高,隻要打中他一下,勝利不難,關鍵是,如何打中他,他的輕功品級可不低。”

    功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再厲害的天才都不會嫌棄厲害的功法,因為功法不僅僅讓真氣質量和總量達到更高的層次,也會使武者的護體真氣強度大增,江湖上經常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兩名天賦相當、實力相當的獨行武者,一人有了奇遇,得到一門厲害功法,另一人沒什麼奇遇,結果沒奇遇的獨行武者連破防都做不到,而對方一招打過來,直接吐血身亡。

    所以在條件相當的情況下,武學品級高低至關重要,林隕此時有些慶幸,幸好葉塵沒有修煉地級頂階功法,否則他都沒把握去戰勝葉塵,輸的可能『性』很大。

    莫言沒有說話,葉塵的弱點他豈會不知道,可想要打中他可不容易,與冰玲一戰中,葉塵把輕功發揮的淋漓盡致,若不是冰玲殺招跌出,攻擊範圍增大,想要捕捉到葉塵的位置都難以做到。

    “哼,在我的通天魔眼下,一定會看穿你的行動軌跡,徹底擊敗你。”莫言深吸一口氣,暗暗道。

    第九輪比賽結束,最後一輪比賽隨之開始。

    不出意外,葉塵的對手認輸了,開玩笑,葉塵連冰玲都擊敗了,不認輸絕對會讓人恥笑,認為他不自量力,白白鬧出笑話。

    五組風平浪靜,莫言所在的小組則風起雲湧。

    “第二場,莫言對拓拔苦!”

    一石驚起千層浪,觀眾席上再次沸騰起來。

    魔眼莫言,飛天魔宗大弟子,上屆潛龍榜排名第八,屬於老牌年輕巨頭。

    拓拔苦,來曆神秘,這屆十大新星中,與葉塵並列第一,屬於最新冒起的年輕巨頭。

    老牌年輕巨頭遇上新晉年輕巨頭,僅是名號就足以讓人熱血沸騰。

    比武台上。

    魔眼莫言冷漠的看向拓拔苦,到目前為止,對方還未曾一敗,與葉塵難分軒昂,可惜遇到的是他,他會把對方的弱點看的一清二楚。

    “哈哈,總算遇到一個厲害的,出手吧!”拓拔苦一上台就哈哈大笑起來,戰意湧動。

    “通天手!”

    莫言動了,身形一展,在身後拉出層層疊疊的幻影,拖曳出去很遠,手掌一揚,無數黑『色』的手掌籠罩向拓拔苦。

    “不夠,不夠,來點更刺激的。”拓拔苦站在那承受了對方一擊,連護體真氣都沒有破碎。

    “什麼,這防禦太恐怖了吧!莫言的攻擊居然破不開他的防禦。”

    “不愧是和葉塵並列十大新星第一的人物,單單防禦就讓人說不出話來,不知道莫言有什麼辦法?”

    眾人小聲議論。

    莫言眼睛一眯,再次睜開時,深紅『色』的光芒從瞳孔中爆發,宛如兩道光束,視線中,拓拔苦的護體真氣呈現出不同的顏『色』,其中有數點是紅『色』,那是護體真氣的弱點所在。

    咻!

    身影瞬間消失,莫言出現在拓拔苦身前,食中二指起,戳在護體真氣弱點位置。

    噗嗤!

    護體真氣被洞穿,淩厲的指芒打在拓拔苦的身上。

    拓拔苦止不住去勢,淩空拋飛出去,最後一腳蹬在光幕上,穩如大山的站穩身體,而他的胸口多出了一個小洞,肌膚毫發無傷。

    莫言致命一擊,依舊未曾攻破拓拔苦的防禦。

    眾人皆驚!

    

Snap Time:2018-07-23 23:35:31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