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三十二章七成劍意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七成劍意

    盤蛇島第四層。

    山莊大廳內。

    “大哥,眼下盤蛇島隻有你一人可以擊殺那小子,你可要為四弟做主。”王芳急聲道。

    王又是無奈又是憤怒,“四弟的事情我已知曉,不得不說,這是他自己找死,居然無緣無故的去暗殺別人,麵對這種事,任何一個有實力的抱元境武者都會憤怒,不過他既然殺了四弟,我也不能什麼事都不做,否則盤蛇島的人會怎麼看我們王家。”

    四弟的死和大孫子王平脫不了關係,在王的嚴厲『逼』問下,王平把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當然,其中隱瞞了葉塵和王蛇的關係,說純粹是看葉塵可疑,四爺爺主動去探查,王人雖然老了,智力並沒有退化,其中真假一眼就可以看穿,禁閉王平後,派人去調查前因後果,得知王蛇是葉塵送到盤蛇島的,王平和四弟因為這個原因,打算暗中滅了他,豈料葉塵的實力出乎他們的意料,反而讓四弟送了命。

    王芳猶自不平,道:“大哥,你準備怎麼做?”

    王道:“這件事錯在四弟,斷他一臂好了。”

    “什麼,隻斷他一臂,四弟不是白死了。”王芳大呼小叫起來,似乎不敢相信王的決定。

    王厲喝道:“若不是你一味袒護他們,四弟怎會死,說起來,你要負最大的責任,罰你禁閉一年,不得主持家族大事。”

    王芳呆了,王很少對他發火,就算發火也不會這麼明顯,此時在對方的氣勢壓迫下,血脈力量都無法掌控,那是來自靈魂上的威壓,無視雙方的實力,原本湧到喉嚨的話語頓時咽了下去。

    王不再看她,吩咐人去追查葉塵的蹤跡,隻要他還在盤蛇島附近,一定能找到,找不到則說明對方離開了,他也沒辦法。

    想了一下,王又道:“追查到此人,不可輕舉妄動,立刻來通知我。”

    “是!”

    負責此事的眾多長老領命離開。

    ……

    無人島不過十方圓,上麵寸草不生,光禿禿一片。

    令人稱奇的是,在島嶼東南區域,有一處小山穀,山穀上,一道瀑布飛流而下,注入下方的潭水中,轟轟作響。

    葉塵一動不動的站在穀內平地上,望著對麵的岩壁。

    這塊岩壁和普通的岩壁不同,因為上麵有一道劍痕,劍痕長三丈三,狹長鋒銳,充斥著強大的劍意,這股劍意仿佛能洞穿人心,斬殺靈魂,欲要破壁而出。

    劍意已經存在很久了,從前天晚上一直到現在,依舊未消散,而且因為蘊含劍意的原因,劍痕那一塊的岩壁顯得格外堅硬,平常葉塵輕輕一指就能在上麵戳個洞,現在隻能留下淺淺的指痕。

    而這道劍痕,正是戰王佩劍斬出來的。

    當時劍形草和戰王佩劍一靠近,劍形草內的那一縷劍意立刻融入到戰王佩劍中,手持戰王佩劍,葉塵劍意噴薄,一劍斬在岩壁上,在上麵留下一道長存的劍意。

    日過中天,葉塵忽然驚醒。

    “好強悍的劍意,居然讓我沉浸其中,無法自拔,徹底忘記了時間。”葉塵喃喃出聲。

    在葉塵自言自語之際,劍痕上的劍意隨風而散。

    “一縷劍意大概能支持兩天,完全比不上天塹峽那五百年不散的劍意,不過相比之下,還是一縷一縷的劍意比較好,天塹峽的劍意太過霸道,連星極境強者的生機都能斬滅,我去了也沒什麼好結果,若是劍意圓滿,倒是可以去一趟,順便尋找戰王佩劍最後一塊碎片。”

    雖說無法自拔,但一旦有危險,葉塵還是能強行清醒過來,剛才他正是感應到劍意即將消散,才自動清醒的,至於時間,對他來說的確過得很快,畢竟這是戰王的劍意,多多少少讓他有些沉『迷』。

    感應了一下自己的劍意程度,葉塵微微一笑,達到六成劍意了,一株劍形草讓他領悟了一成劍意,似乎還綽綽有餘,距離七成劍意已經不遠,不知道第二株劍形草能否讓他突破到七成劍意,達到八成劍意,哪怕是接近也行,有了接近八成的劍意,他的戰鬥力將突飛猛進,達到自己都不好把握的程度,要知道領悟劍意越往後越難,而越往後,每進展一點,增加的戰鬥力也不可同日而語,當初在金鼎城拍賣場,那位星極境強者有意無意中釋放出來的劍意,應該還沒有大成,但那股令人發寒的鋒芒之意卻能籠罩全場,隨時都能斬殺一名抱元境武者的生機和靈魂。

    取出第二株劍形草,不需要葉塵自己控製,麵的一縷劍意自動竄出,融入到殘缺的戰王佩劍中。

    “斬!”

    劍意再次噴湧,葉塵一劍斬在岩壁上。

    噗嗤!

    新的劍痕出現,可怕的劍意彌漫,長存不散。

    收起戰王佩劍,葉塵目視劍痕,劍意湧出,與劍痕上的劍意彼此接觸交鋒,感悟其中的玄妙。

    夕陽西下,朝陽升起。

    時間在快速流動。

    ……

    無人島數百之外。

    兩道人影飛掠而來。

    “家族高手曾在這座島嶼外感受到強烈的劍意,應該是這沒錯。”王對身旁的王芳道。

    王芳狠聲道:“這次看他往哪逃。”

    王警告道:“你在一旁看著就行,不許自作主張,一切由我來做決定。”本來他不準備讓王芳來,但在對方的懇求上,勉強答應了,前提是當個旁觀者,不許指手畫腳。

    “我知道。”王芳很想看到葉塵被斷去一臂的悲慘模樣,對大部分人而言,斷去一臂是很痛苦的事情,不隻是身體上的痛苦,更多的是對未來失去信心的痛苦,身體上的殘缺,對以後成長有很大的影響。

    王歎了一口氣,斷人一臂到底是太過分了,看情況吧!對方如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教訓一下就可以,未必真的斷他一臂,否則還不如殺了,一了百了,他可以想象,斷了他一臂會遭到怎樣的報複。

    兩人速度極快,不一會就臨近無人島。

    嗡!

    突兀的——

    一股恐怖的劍意衝天而起,彌漫四方,空氣若有若無的震『蕩』,似乎在哀鳴。

    “七成劍意了!”

    山穀中徘徊著葉塵欣喜的聲音。

    

Snap Time:2018-01-21 00:46:58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