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百一十七章最強暗殺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強暗殺(第三更)

    “分!”

    葉塵突然一拍床鋪,身體漂浮而起,人在空中,他身形一顫,幾道影子閃電掠出,在臥室中繞了幾圈又融入到其體內,因為速度過快,給人一種鬼影『亂』舞的幻覺。

    順勢落在地上,葉塵自言自語道:“隨著修為的提升,分身化影輕功逐漸發揮的極致,可惜距離浮羅三玄訣第二層境界還需要一段時日,否則就可以把分身化影輕功的品級提升到地級高階層次,輕功一入高階,快的沒邊,遇到頂尖的抱元境後期巔峰武者也能戰一戰了。”

    葉塵很清楚,現在的他遇到巔峰時期的陰風狼尚且鬥不過,畢竟那融合了煉心一劍的孤峰絕殺不是隨隨便便能施展出來的,此劍不出,他戰勝陰風狼的幾率不超過一成,既然攻擊力上段時間內無法提高,那麼從輕功上下手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一旦分身化影輕功達到地級高階品級,實力比他高的人想要追上他並不是那麼容易,擊殺他更是難上加難。

    “不知道剩下來兩株劍形草會給我帶來什麼收獲。”想了想,葉塵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一株劍形草。

    劍形草隻有一葉,長三尺有餘,狹長鋒利,中間有劍脊,尖端呈三角形,握住劍形草根部,葉塵仿佛握住了一把奇妙的絕世寶劍,劍意噴薄欲出,屠戮天下。

    “好霸道的劍意!”

    猝不及防下,葉塵立刻被劍形草中蘊含的劍意影響,熱血沸騰,換成心誌稍弱的普通武者,在這縷劍意的牽引下,隻怕會拿著劍形草出去殺人,無法控製自己。

    收起劍形草,葉塵感歎,僅僅是一縷劍意就有如此奇妙,當年戰王的實力難以想象。

    夜已深,葉塵脫去外套和輕甲,保留一分意識進入睡眠狀態中。

    ……

    一連數日,葉塵都在參悟浮羅三玄訣,至於提升劍意暫時不在葉塵的計劃中,他前些日子才把劍意提升到五成左右,如今哪怕有劍形草和戰王佩劍,也不大可能再次做出提升,而且劍形草中的劍意隻有一縷,一旦脫離劍形草,不會存在多久,用一株少一株,不到合適時機,能不動則不動。

    又過去數日,葉塵漸漸有了眉目。

    這一日。

    葉塵和第四夜在攬月樓分部的練武場上鬥了起來。

    第四夜是想和葉塵小小切磋一下,不一定要分出勝負,而葉塵這些天也的確挺悶得,與其悶頭苦練,切磋武學無疑更有樂趣,得知消息後,郭藍月希望兩人在練武場上切磋,讓分部的少年男女觀摩一下。

    葉塵的武器是下品寶器星痕劍,第四夜的武器是下品寶器猙獰拳套,因為地形原因,兩人並沒有施展破壞力太大的招數,完全是比拚各自在劍法和拳法上的造詣。

    星痕劍抖動,爆發出漫天星光,每一點星光都極度凝練,一閃而逝,身處於星光起源之處,葉塵的步法飄忽不定,走位天馬行空,無跡可尋,不時打『亂』自己的節奏,借此影響對方的節奏。

    論戰鬥力,第四夜不遜『色』葉塵多少,她的拳法帶著一往無前的剛猛力量,大有一力降十會的姿態,當然,一力降十會並不是什麼粗淺的技藝,她每一拳轟出,角度都是星光最薄弱的地方,隨著拳勁落實,大片星光破滅,拳力則仿佛螺旋暴風,席卷向葉塵。

    似緩實快的閃過拳力攻擊範圍,葉塵劍勢一變,星光變成了流雲,時而舒緩,時而狂暴,時而雷霆霹靂綻放,時而狂風暴雨來襲,把驚雲劍法的意境施展的淋漓盡致,登峰造極。

    先前對付葉塵的劍法已經很吃力,此時劍勢變動,第四夜大感吃不消,整個人仿佛陷入漫天流雲之中,拳力再猛,也隻能讓流雲消散一些,而後更多的流雲擠壓過來,鋪天蓋地。

    “飄渺一劍!”

    雲海奔騰,一劍突如其來,飄渺無形。

    叮!

    憑借多年來的戰鬥經驗,第四夜勉強擋住這一劍。

    “無常一劍!”

    雲本無常,此劍一出,劍勢越發濃烈,直指第四夜各處破綻,似乎每一處破綻都會遭遇襲擊。

    哧!

    手臂上的衣服被劍光撕開,第四夜卓然不動。

    “此人好厲害,第四夜都輸了。”

    “第四夜也很強,剛才那股拳勢散發開來,我的呼吸都停止了。”

    “七夜是咱們攬月樓最厲害的七個人,是我們的目標,終有一日,我也會成為七夜一員。”

    分部的少年男女大多數年紀比葉塵小,何時看過最頂尖的年輕一代切磋,一個個熱血沸騰,激情澎湃。

    郭藍月見目的已達到,教訓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想要成功,目光要放遠大一點,在分部中稱雄不算什麼,外麵的天才多的是,隻要肯努力,有朝一日,你們也會達到他們的成就。”

    教訓完之後,郭藍月讓他們各自散開,需要修煉的修煉,出去做任務的做任務,儼然是一個小宗門氣象。

    “輸了,不是輸給你的戰鬥力,而是輸給你的技巧。”第四夜皺起好看的眉頭,打量著葉塵。

    葉塵道:“怎麼了?”

    “看你年紀不大,怎麼好像在劍法上鑽研了幾十年,我和第二夜第三夜交過手,他們在技巧上都和我差不多,第一夜我沒和他交過手,但絕對不可能達到你這個級別。”

    葉塵知道對方在說什麼,想了一會兒,道:“武學是為武者服務的,不是發揮到巔峰就可以,你的拳法雖然剛猛,技巧也很厲害,但還沒有達到隨心所欲的地步,這是因為你被這套拳法本身束縛了,要知道拳法再厲害也是別人創造的,未必適合你。”

    “那要自己創造一門拳法?”第四夜一時間沒明白葉塵的意思。

    葉塵搖搖頭,“不,現在創造武學為時過早,我是想說,戰鬥要有自己的風格,武學也要有自己的風格,第一步是把別人的東西變成自己的東西,去除其中不適合自己的。”

    這麼一解釋,郭藍月立刻明白過來。

    郭藍月和第六夜目瞪口呆,葉塵不過十七歲的樣子,哪來的這麼高深的理論。

    細細體悟一番,第四夜多少有點收獲,忍不住開口道:“說起來,真希望能看到你和第二夜打上一場,她的天魔力場和個烏龜殼一樣,怎麼打都破不開,不知道你的技巧能否有辦法。”

    “天魔力場,是飛天魔宗的弟子?”

    郭藍月笑道:“第二夜是飛天魔宗二弟子慕容傾城,她的天魔力場的確玄奧,無視一切技巧,天魔大手印則破除一切技巧,如第四夜所說,你們兩個對上一定很有意思。”

    慕容傾城居然是攬月樓第二夜,葉塵愣了一下,旋即搖搖頭,對方的實力的確很強悍,天魔力場可以扭曲一切攻擊,先天占據絕對上風,再加上那霸道的天魔大手印,一攻一防,相當難纏。以此來推斷,上一屆潛龍榜比賽,她排到第二十七名,很明顯有水分,前十五名才差不多。

    ……

    前前後後一個月過去,第四夜和第六夜已經返回總部,葉塵在郭藍月的挽留下,離開了金鼎城。

    金鼎城外稀疏的樹林中,日光斑駁。

    嚓嚓嚓!

    走在被落葉鋪滿的小道上,葉塵悄然釋放出靈魂力,方圓一千多米的風吹草動盡在掌握。

    在凝真境層次,武者就可以把真氣彌漫出去,配合精神力來感知周圍的動靜,跨入抱元境,這個範圍進一步擴大,數百米範圍內的動靜基本上一清二楚,隻是行走在江湖上,大多數人都修煉了一些斂去氣息或者真氣波動的手段,使得探查很艱難,遇到一些厲害高手,他走到你背後都不知道。

    而葉塵的靈魂力不同,不管你的手段多麼高超,在靈魂力掃描下,一覽無遺,哪怕你隱身也不行,除非你直接消失在這片空間,從另一片空間突然出來,如此才可以避開靈魂力的掃描,很顯然,遇到這種手段的人,葉塵沒必要逃跑了,畢竟能夠穿梭空間的力量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逃跑又有什麼意義。

    按照葉塵的理解,靈魂力是比較高端的存在,比所謂的精神力強悍了不止一籌半籌,至少是十倍以上。

    “右後方五百米的大樹上,有敵人。”腳步不停,葉塵冷笑一聲,身影突然一分為二,留下一個繼續走路,另一個潛入樹林深處,如果不是直接觀察,根本不知道葉塵已經金蟬脫殼。

    從血手屠夫那得來的地級低階輔助功法斂氣訣發揮了作用,很早以前,葉塵就把它修煉到上境界巔峰,不但可以隱藏一個階位,自身的氣息和真氣波動都可以輕易斂去,比江湖上流傳的手段高明了不知幾倍。

    五百米外,一名黑衣中年立在大樹枝上,不時閉上眼睛感受著什麼,很快,他『露』出微笑,對方還在掌握之中。

    無聲無息,一條淡淡的影子出現在他背後。

    噗嗤!

    寒光一閃,黑衣中年的脖頸上多出一條血線,頭顱緩緩滑落下來,血水噴湧。

    收劍入鞘,葉塵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一支玉瓶,撥開塞子,白『色』的粉末灑在血水之上,掩去血腥味。

    做完這一切,葉塵取下黑衣中年的儲物靈戒,收了起來,暗道:此人是老牌抱元境後期武者,正麵戰鬥,起碼要幾招才能擊殺,可惜遇到的是我,在複雜環境下,最厲害的抱元境後期巔峰武者也不是我一劍之敵。至於暗殺星極境強者,目前還沒有太大把握。

    一陣風吹過,葉塵消失不見。

    

Snap Time:2018-01-21 18:43:11  ExecTime: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