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九十六章虛偽的金先生

  
  第一百九十六章 虛偽的金先生
  “少說廢話,留下點什麼再走。”
  葉塵右手食指隔空虛點,一道道無形的指力『射』出,***住對方的四麵八方,中間隻餘一道指力。
  棕衣中年『色』變,這隔空指力連他的真氣手印都能擊穿,要是落在身上,那還了得,不過他倒是想錯了,破虛指眼下的威力最多讓他輕傷,重傷都做不到,破除真氣很猛而已。
  “碎金指!”
  右手拇指和中指變成黃金之『色』,棕衣中年一指彈了出去。
  啪!
  兩道指力相撞,勁氣四濺。
  “恩,破虛指力被抵消了,應該是地級中階指法吧。”葉塵心中了然,破虛指雖然品級很高,但葉塵連十分之一都沒有領悟到,奈何不了低級中階指法,若不是有擊破真氣的效果,說不定要被對方的指力擊散。
  “殺!”
  左手食指連點,擊破真氣,右手握劍揮砍,劍氣殺身,這一刻,葉塵的戰力發揮到極限,他原先未曾想到的極限。
  棕衣中年連連後退,經過幾番交手,他大致『摸』清楚葉塵指法的虛實,應該是一種專破真氣的指法,攻擊力並不算很高,以他的護體真氣強度,估計能抵消六七成力道,剩下來三四成已經沒多大威力,最多讓他受些輕傷罷了,而自己的碎金指攻擊力強悍,破對方的護體真氣同樣不在話下,殺傷力還要在其之上,但對方很顯然知道這個弱點,左手施展出指法破他的護體真氣,右手施展劍法攻擊他的薄弱處,伺機殺傷肉體,防不勝防。
  “指上生花!”
  深吸一口氣,棕衣中年嘴媯o出低喝,扣在拇指上的中指疾彈,幻化出一片模糊殘影,無數淡金『色』的指力隔空相撞,層層疊加,最後形成一朵美輪美奐的黃金之花,向著葉塵籠罩過去。
  “這招厲害!”
  黃金之花一出現,葉塵立刻感知到它的構造,那薄薄的黃金花瓣蘊含十分可怕的切割力,護體真氣根本無法阻擋,隻怕金剛玉體也要被其磨碎,往嘴媔諵F三枚瞬間補足真氣的丹『藥』,吞下一枚,另外兩枚藏在嘴堙A以備不時之需,葉塵體內的真氣以一種玄奧的路線瘋狂運轉,最後壓縮在一起,盡皆湧入右臂中,循著特殊的經脈灌注到食指之上,整隻食指瞬間虛幻起來,周邊空氣扭曲。
  “碎!”
  一指點出,虛幻的食指淩空放大十數倍,足有胳膊粗細,宛如流星般點中黃金之花的中央。
  砰砰砰砰砰……
  黃金之花爆碎,虛幻食指隨之煙消雲散。
  棕衣中年麵『色』大驚,指上生花是碎金指最後一式,威力絕倫,居然被擋住了,那是什麼指法,難道自己低估了?
  “金先生,你我聯手擊殺這小子,要不然以後是個禍害。”原宗博不知何時出現在棕衣中年身旁,嘴角還掛著鮮血,右臂上的衣服飄飄『蕩』『蕩』,媊悒擐簳S了血肉。
  被叫做金先生的棕衣中年微笑道:“我隻是來勸架的,對於你們的紛爭沒有興趣。”
  原宗博冷哼,“金先生,別人不知道你的底細,我還不知道,你以拉架的形式,不知道滅了多少武者,占據他們的財富。”
  “嘿嘿,你知道的挺多。”金先生臉上微笑不變,但是在原宗博和葉塵眼中,這個微笑很危險,陰森森的。
  “那你意下如何?”
  原宗博嘴上如此說,心中暗暗提防對方,他受的傷不輕,右臂和後背幾乎被小血魔解體大法抽幹了血『液』,幹枯如樹皮,繼續施展小血魔解體大法的話,整個人都要變成幹屍,天下無『藥』可救,與金先生合作是想徹底擊殺葉塵,但他更擔心金先生黑吃黑,殺了葉塵後連他一起殺,好在他倒不是沒有自保之力,相信對方也知道這一點。
  “我本想勸架,奈何這小子殺『性』太重,見人就殺,須知得饒人處且饒人,上天有好生之德,為了不讓其他人遭受他的禍害,我隻好勉為其難與你合作,殺了這個小魔頭。”金先生經常出沒玄重山脈,遇到武者生死對決,便上去橫『插』一腳,以勸架的形式幫助受傷的一方,然後趁機殺死另一方,到時候受傷的一方無力與他爭奪財富,自然便宜了他,當然,若是有機會,他不介意殺了一人後再反殺合作之人,獨占兩份財富,隻是這次有些看走眼,葉塵的戰力不算很強大,那門指法卻讓他頗為忌憚。
  葉塵神『色』凝重,金先生的實力和全盛時期的元宗博相當,不是什麼簡單貨『色』,尤其是碎金指能和他的破虛指抗衡,讓他少了一分優勢,至於對方的胡言『亂』語他根本沒放在心上,武者之道,從來是踏著屍山血海走過去的,人要殺他,他便殺人。
  得到金先生的回複,原宗博成竹在胸的看向葉塵,“我說過,今日玄重山脈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葉塵淡淡道:“下次再見麵,我打的你變成幹屍。”
  “你!”原宗博一口逆血含在喉嚨處,眼中殺機四溢。
  金先生搖搖頭,“生死相搏不是解決的辦法,我給你一次機會,把手指上的儲物靈戒放下,作為原兄傷勢的賠償,而我什麼都不要,隻要你把這門指法秘籍交出來,讓我當眾銷毀。”
  “你能說點正常話嗎?”
  有著瞬間補足真氣的丹『藥』,葉塵不怕消耗真氣,破虛指施展,一道食指虛影隔空殺向兩人。
  “小魔頭,冥頑不靈!”
  金先生手指疾彈,一朵黃金之花迎了上去,同時對原宗博道:“我來擋住他,你以劍氣破他的護體真氣。”
  “好!”
  原宗博抓了一株顏『色』鮮紅的靈草塞進嘴堙A嚼了幾次便吞了下去,感覺到氣血恢複了一點,他身形一閃,在空中拉出腥紅『色』的弧線,繞到葉塵的背後,一劍斬去。
  當!
  星痕劍浮現在手中,葉塵一劍封擋,借著劍氣的衝擊力,加速『射』向金先生,隔空指力仿佛密布虛空。
  “來得正好!”
  金先生知道破虛指的底細,不懼近戰,『揉』身迎向葉塵,以指對指,看看誰先撐不住。
  噗噗噗噗……
  兩人交手速度極快,一觸一分之間,已然對了數十指,每一指都是相互抵消,誰也奈何不了誰。
  “血鷹三劍!”
  原宗博有些頭疼,這小子狡猾多端,見他與金先生聯手,立刻選擇近戰,如此一來,除非自己也選擇近戰,否則根本『插』不上手,這一劍蓄了很長時間才找到機會發出去。
  背後仿佛長了眼睛,葉塵真身從真氣殘影中走出,讓真氣殘影替自己受了一劍,再次撲向金先生。
  “不管了,兩人聯手,還奈何不了他嗎?”
  身形疾閃,原宗博同樣加入近戰範圍。
  一指一劍,兩人的配合不算天衣無縫,倒也沒多大漏洞,把葉塵***在可控製的範圍內。
  “分!”
  葉塵不動神『色』,身形一顫,四道人影掠開,分不出真假。
  “殺!”
  原宗博一劍斬斷兩道人影,另外兩道人影被金先生徹底擋住,擊殺一道之後,剩下來的就是真身。
  “再分!”
  藏在嘴堛漱@枚丹『藥』吞下,葉塵的真氣恢複到巔峰,分身化影輕功連連施展,三道又三道人影掠了出來,層層疊得,從不同角度殺向二人,不給兩人聯手機會。
  “太棘手了,他的真氣怎麼用不完。”金先生頗為後悔,早知道葉塵的手段如此多,他就不該起貪婪之心,今次殺不了他,以後怕是要遭到瘋狂報複,這和他的理念不合。
  原宗博喝道:“金先生,絕招不要藏著掖著了,你也看出他很麻煩。”
  “好,今日我便大開殺戒。”
  金先生手指在身上點了幾次,真氣波動陡然上升,似乎是一門可以提升戰鬥力的秘法,不過這門秘法很顯然是殘缺的,施展完之後,金先生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臉上淡金一片。
  與金先生對了一指,葉塵立刻被震飛了出去,暗道:對方戰鬥力增加了一成不止,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到現在為止,葉塵依靠最多的還是分身化影輕功,沒有它,很多攻擊根本躲不開,而破虛指在破真氣上有效果,但也遠遠及不上分身化影輕功,眼下隻有那一招劍招可以用了
  煉心一劍隨著修為的提升而提升,依舊是他最大的殺手,金先生的護體真氣很顯然及不上原宗博。
  一指『逼』開原宗博,葉塵身形連連顫動,不知道有多少真氣殘影掠出,『迷』『迷』蒙蒙一片,有的並肩而立,有的一上一下,有的極速飛掠,更可怕的是,有不少真氣殘影相互疊加,分不出虛實。
  兩道真氣殘影衝向金先生,葉塵的真身隱藏在其中。
  “給我破!”
  砰的一聲炸響。
  一道人影破碎,另一道人影表麵破碎,卻顯『露』出葉塵的真身。
  葉塵雙手握劍,全部心神聚集在星痕劍之上,由上而下一劍斬出,淡藍『色』的劍光連成一線。
  近距離煉心一劍!
  金先生心生不妙,碎金指已經來不及施展抵擋,連忙催動護體真氣,在身前加固到前所未有的厚度,同時,右手中指扣在拇指上,想要在擋住對方一劍的霎那,擊中葉塵的身體,反殺對方。
  

Snap Time:2018-10-19 11:27:46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