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七十六章五百年未散的劍意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五百年未散的劍意

    船上多了一名星極境強者,眾人都不敢說話,怕惹得對方不痛快,有幾名膽小的富豪甚至躲入船艙之中。

    黑鴉道人見狀,笑道:“你們聊你們的,我又不吃了你們。”

    “黑鴉道人前輩是我最敬重的前輩之一,大家沒必要害怕。”徐昌建聞言,同樣笑道。

    見徐昌建都如此說,眾人稍微放開了一點,但聲音依舊不敢太大,彼此低聲議論。

    “我還是頭一遭遇到星極境強者,不知道這黑鴉道人前輩是哪方強人。”

    “連徐昌建徐船長都對他恭敬有加,肯定強的離譜。”

    “黑鴉道人前輩身上的氣息太強大了,和這落雁江一樣深不可測,我家的高手和他比起來,簡直就是普通人!”

    “可不是,武者境界越高,每一個階位的差距越大,據說星極境武者彈指就能滅掉一名抱元境後期武者。”

    葉塵稍微打量了一眼黑鴉道人,便收回了目光,心道:的確很強大,真元波動浩瀚如江水,深不可測,並且和抱元境武者不同的是,星極境武者的真元波動是以旋渦狀擴散的,給人一種絞碎金剛的意境,不過兩相比較起來,黑鴉道人要比天雷散人強了三分不止。

    “蝸居在天風國,哪能遇到如此多的強者,先是天雷散人,現在是黑鴉道人,一個個都是令大部分武者仰望的存在。”

    屹立在狂風肆虐的船頭之上,黑鴉道人紋絲不動,突然轉過頭對徐昌建道:“有酒嗎!給我來一壺。”

    “前輩等著。”

    徐昌建進入船艙,親自為黑鴉道人尋酒。

    不一會兒功夫,徐昌建走了出來,微微一笑,把手中的酒瓶扔向黑鴉道人,“前輩,這是咱們南方商會有名的百年梨花酒。”

    撥開瓶塞子,黑鴉道人不管不顧,直接往嘴倒,旋即含糊不清道:“好酒,又香又醇,以後說不得要到你南方商會購買幾百瓶。”

    “,前輩親自買酒,我南方商會高層肯定給你打折。”

    海獸號一路北上,再次行駛出兩三千水路。

    漸漸的,落雁江變得窄了起來,從之前的四五百甚至七八百,變成現在的一兩百,站在海獸號甲板上,已經能看到落雁江岸邊的重重大山和一座座占地極廣的港口城市。

    黑鴉道人把手中的空酒瓶扔進江水中,目光望向右前方,豪放笑道:“十年未見,今天可以痛快一戰了。”

    似乎為了響應黑鴉道人的聲音,右前方百多遠的岸邊,一座數百丈高的山峰上突然釋放出衝天的火芒,赤紅如日,映襯著附近的江水都變了顏『色』,橘紅一片,波光粼粼。

    “哈,我去也。”

    黑鴉道人和徐昌建打了聲招呼,背後延伸出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翅膀一振,身體扶搖而起,朝著火芒位置『射』去,人到途中,周身卷起烏雲般的黑『色』氣流,雄渾具有壓迫力。

    “前輩慢走。”徐昌建的聲音響起。

    葉塵眼睛眯起,他看到赤紅如日的火芒中,隱隱約約站立著一道人影,認真來說,這道人影並不是看到的,是對方的氣息太過強大,被他的靈魂力捕捉到後,自動形成的影跡,就好像瞎子長年累月的熟悉了某一個環境,腦海中模擬出環境的特征一樣。

    “又是一名星極境強者。”

    葉塵徐徐吐出一口火熱的氣息。

    “徐船長,黑鴉道人前輩的翅膀就是你所說的真元化形嗎?”黑鴉道人一走,眾人壓力全無,有人忍不住問道。

    徐昌建笑道:“真元化形的確是星極境強者的一種能力,但除了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很少有人去利用,你們仔細想想就會明白,以抱元境武者的實力,都可以做到真氣化形,隻是如果和一名利用武技真氣化形的武者比起來,孰強孰弱?”

    “當然是利用武技真氣化形的武者厲害,直接真氣化形,和普通的攻擊有什麼區別,也就華麗一點而已。”

    “沒錯,星極境武者同樣如此,黑鴉道人前輩的翅膀其實是一門武學,名叫黑鴉大法,比普通的真元化形要厲害多了,不但能增幅速度,還能增幅真元運轉的速度,是飛天魔宗厲害的絕學之一。”

    “飛天魔宗,難道是黑龍帝國的六品宗門飛天魔宗?”

    “黑鴉道人是飛天魔宗的高手,原來如此。”

    眾人都不是愚笨之人,稍微一提醒,立刻知道了黑鴉道人的背景,一個個目瞪口呆,在他們眼中,六品宗門絕對是龐然大物,如果說九品宗門到七品宗門是大宗門,那麼六品宗門可以算得上超級宗門了,舉手投足都可以滅掉一個小國家或者大宗門。”

    轟隆!

    在眾人的視線中,那座爆發出火芒的山峰突然四分五裂,轟然坍塌,衝擊波形成實質,朝著四麵八方一波波擴散。

    “黑鴉道人和人交手了。”

    “一出手就打碎一座山峰,太猛了。”

    葉塵本想用靈魂力模擬出雙方戰鬥的場景,但黑鴉道人和那人的交手速度太快,霎那之間就過了數百招,根本反應不過來,強行模擬的話,隻會是一片混沌。

    海獸號速度不減,半個時辰就行駛出五百多,把那座四分五裂的山峰遠遠甩在背後,直到什麼都看不到。

    十天後。

    落雁江再次變窄,從一百多變為五六十。

    清晨。

    葉塵推開船艙門走出來,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二十天的苦練,太玄功突破到第八重了,真氣質量已然超過了地級低階功法修煉出來的真氣,唯有總量還差一點。”葉塵沒修煉過地級低階功法,不過他見過修煉地級低階功法的抱元境初期武者,以他們作為比較對象的話,就可以知道太玄功第八重達到了什麼地步。

    目光往遠方望去,兩座平直的峽穀若隱若現。

    下午時分。

    眾人到甲板上曬太陽。

    徐昌建指著前方道:“大約再過三四百,就能看到落雁江上最為有名的天塹峽了。”

    “天塹峽!就是那個被人一劈兩段的天塹峽?”修為是抱元境後期的虯髯中年忍不住變『色』。

    被人一劈兩段?

    葉塵心中暗驚,目前隔著三四百,他已經能看出天塹峽非常之大,非常之高,比流雲宗所在的清風山大了十倍,何人能把它一劈兩段,那種力量太過恐怖了。

    徐昌建道:“五百年前,天塹峽不是一座峽穀,也不叫天塹峽,而是叫做天柱峰,聳立在落雁江岸邊,高一萬八千米,占地數千方圓,是落雁江附近有名的山峰。某一日,兩名生死境王者在此大戰,其中一個名為戰王的生死境王者一劍落下,直接把天柱峰一劈為二,其中半截硬生生移到了落雁江中心,形成寬逾十數公的大峽穀,並且製造出新的岔道,就是現在天塹峽水道,長達數千。”

    “生死境王者大戰,戰王一劍把天柱峰劈成兩半!”

    葉塵倒吸一口冷氣。

    隨著海獸號的接近,眾人終於看到天塹峽的廬山真麵目。

    這座峽穀高有一萬七八千米,分成兩片,兩片峽穀外圍都是陡峭坡度,如同山峰的輪廓,內圍卻是筆直一條線,就如徐昌建所說,是被人一劍兩斷,從而形成筆直的峽穀內圍,兩片峽穀高度相等,內圍平直,合攏在一起,的確是一座巨大山峰的模樣。

    “天塹峽不能進去,我們從旁邊的主幹道前行。”每次經過此地,徐昌建都會提醒商會成員,這次也不例外。

    “執事放心,我們還不想死。”

    掌控海獸號方向的商會成員笑了一下。

    這次葉塵忍不住問了,“這座峽穀有什麼特殊的地方,為何不能從中通過。”

    徐昌建『摸』了『摸』下巴,“等會你就知道了。”

    漫長的水路一晃即過,海獸號前方出現兩條水道,一條是通往天塹峽,一條是落雁江原本的主幹道。

    海獸號距離天塹峽已經很近很近,高聳入雲的峽穀仿佛巨人一樣聳立在那,與其比起來,海獸號比螞蟻還要小,那種強烈的反差讓眾人心神恍惚,產生微妙的恐懼。

    嗡!

    突然間,毫無理由的,一股可怕淩厲的氣勢從天塹峽方向彌漫過來,籠罩住海獸號。

    眾人臉『色』一白,忍不住倒退幾步。

    噗!

    出人意料的是,葉塵比那些粗通武學的富豪還要不如,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灑落在甲板之上。

    徐昌建詫異的看了一眼葉塵,對方明明是抱元境初期武者,怎得抵擋不住天塹峽散發出來的氣勢,以往並沒有這種事情發生啊!何況此地距離天塹峽還有一小段距離,受到的衝擊並不算很大。

    詫異過後,他也就不在意了,說道:“不能從天塹峽過去的原因是,當年戰王劈開天柱峰之時,殘餘的劍意五百年都未曾消散,一直籠罩在天塹峽內部,若是冒冒失失進入其中,必然會被那股可怕的劍意碾碎靈魂,死的不能再死,據說,曾有星極境強者進入其中,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多半已經死了。”

    

Snap Time:2018-01-21 08:50:33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