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七十四章地圖碎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地圖碎片
  璀璨如淡藍水晶的犀利劍氣劃破空氣,哧的一聲切開黑『色』掌印,削向黑衣老者的脖頸。
  “不好,這道劍氣厲害!”黑衣老者臉『色』大變,連忙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一麵盾牌擋在身前。
  鏗鏘!
  厚達半尺的盾牌被劃出一個巨大的缺口,熾烈的火星仿佛煙花一樣,竄出去三四米遠。
  林家眾人目瞪口呆,隨隨便便一道劍氣,就把實力高強的鹿老『逼』得用盾牌抵擋,而且那盾牌分明是百煉精鋼打造,厚達半尺,此刻也被劍氣削出四寸深,險些一劍兩斷。
  黑衣老者見葉塵再次揮劍,連忙丟下手中殘缺的盾牌,朝著離他最近的林青梅撲去,欲要抓住對方當擋箭牌,讓葉塵投鼠忌器。
  林青梅實力低微,隻覺眼睛一花,黑衣老者已經到了眼前,幹枯如木柴的手掌抓向她的後頸。
  不過黑衣老者速度快,葉塵更快,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真身也出現在林青梅旁邊。
  淡藍『色』的劍光閃耀,恍如雷霆。
  下一刻!
  黑衣老者倒飛出去,身體淩空斷成兩截。
  “鹿老死了!”黃家家主之前還滿臉笑意,現在則變成了驚恐。
  唰!
  葉塵左手一招,黑衣老者手指上的儲物靈戒脫落,被吸了過來,他看也不看,便收進自己的儲物靈戒堙A旋即側頭看向黃家家主。
  黃家家主臉都白了,陪笑道:“我黃家的人馬上離開,我保證,日後再也不會找林家的麻煩,至於這鹿老死有餘辜,他在我黃家的半個多月,不知禍害了多少侍女。”
  葉塵沒說話,畢竟這件事和他沒多大關係,屠殺黃家的人,反而讓別人以為自己是嗜殺之人,當然,林鐵木若是準備鏟除黃家,他倒不介意幫一點小忙,擊殺幾個黃家的高手。
  林鐵木很顯然沒有這個心思,喝道:“黃堅,我林家和你黃家井水不犯河水,也沒打算和你黃家爭奪黑岩城的生意,現在走吧!日後再欺上門,我林鐵木和你勢不兩立。”
  “是,是!”
  黃堅現在唯一的心思就是離開林家,至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他還真怕葉塵殺順手了,把自己也幹掉。
  等黃家的人離開,葉塵微微搖頭,林鐵木還是不夠狠啊!成大事者,必須要狠,該殺則殺,絕不錯過機會,不過人各有誌,不是每個人都想創出一番巨大事業,或許林鐵木隻想在黑岩城安安穩穩的生活。
  而且,林鐵木雖然受傷,但實力依舊比黃堅強了不少,等傷勢徹底恢複,黃家短時間內倒不敢欺上門。
  “小兄弟,這次多謝你了,我林鐵木感恩不盡。”林鐵木朝著葉塵彎腰抱拳,對方不但救了自己的女兒,還幫助林家擊殺了最大的敵人黑衣老者,消除一大禍害。
  葉塵道:“沒什麼!”
  時間臨近傍晚,林鐵木吩咐人準備了豐盛的晚宴,特意招待葉塵,晚宴過程中,林青梅喝了不少酒,臉頰暈紅一片,目光時不時的落在葉塵身上,而那個叫陸正軒的青年神『色』黯然。
  “正軒,別急,他和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早晚會離開的。”陸正德身上的毒素被清理掉一些,坐在陸正軒旁邊安慰道。
  陸正軒苦澀的點點頭,他如今是凝真境後期武者,隻要努力,成為抱元境武者不是問題,不過和葉塵一比,實在差得太遠了,好在他也清楚外麵的世界很大,天才數之不盡,不是誰都能和他們比的,自己隻要成為黑岩城的強者就行了。
  第二日。
  清晨。
  葉塵向林家眾人告辭,離開了黑岩城。
  一片小樹林堙A有篝火跳動。
  “太玄功第七重了,真氣質量提升了三成左右,真氣總量也差不多提升了一成。”
  盤坐在篝火旁,葉塵朝著遠處五人合抱的蒼天大樹擊出一拳。
  卡擦!
  大樹攔腰折斷,上半截飛出去數十米遠。
  離開黑岩城有三日了,期間內,葉塵每天都要花上兩三個時辰修煉太玄功,今晚,終於再次突破。
  “對了,黑衣老者的儲物靈戒還沒有細細看過。”有了空閑,葉塵取出原本屬於黑衣老者的儲物靈戒。
  驅除掉黑衣老者殘餘下來的真氣,葉塵看到其內空間。
  黑衣老者雖然是抱元境中期巔峰武者,財富不算很多,下品靈石隻有一千多塊,黃金五十多萬兩,不過媊悗o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有散發著黑氣的石頭,美玉打造的骷髏,還有一卷殘破的地圖。
  略過前幾樣,葉塵把殘破地圖攝了出來。
  攤開一看,這卷用獸皮製造的殘破地圖隻有巴掌大小,顏『色』灰黃,上麵用特殊的顏料刻畫著路線,江河,山嶽,還有樹林,而在地圖邊緣位置,有一個紅點十分醒目。
  “山嶽和樹林看不出在哪堙A但這條大江分明是落雁江,落雁江是南卓域三大江水之一,先前經過的落雁江隻是很小的一段,而這條大江的盡頭在蒼玄國北方,那堳K是紅點位置,不知道紅點代表著什麼?”
  葉塵麵現沉思,本來以為是一卷普通的地圖碎片,現在看來未必,畢竟製作地圖的獸皮看上去就相當古老。
  “反正我也是出來曆練的,到哪堻ㄤL所謂,說不定能有所收獲,隻是這蒼玄國不在附近的九國之中,距離千絲國足有五十多萬堙A想要走到紅點位置需要很長的時間。”
  從沉思中清醒過來,葉塵打定主意,要去紅點位置看看。
  三天後,葉塵再次來到落雁江旁。
  如果說天風國和千絲國之間的落雁江是最下遊,那麼這堛爾邑郎融搣韝U遊上半段。
  落雁江岸邊是一座繁華的港口城市臨江城,城市人口五百多萬,來來往往的巨大船隻停靠在港口,往岸上輸送著貨物。
  “少俠,海獸號馬上就要出發了,您先上去等著。”
  岸邊,有人過來通報。
  葉塵點點頭,“好的!”
  所謂的海獸號是一隻巨大的梭形船隻,長百多米,寬二十米,通體用寸木寸金的極品鐵沉木打造,普通抱元境武者都未必能在上麵留下豁口,極為堅硬可靠,是通過落雁江的最大保證之一。
  當然,以臨江城的技術,還無法打造如此可怕的大船,這艘船是從南卓域三大國家之一黑龍帝國訂造的,花去的黃金不知幾何,起碼葉塵現在的財富,尚且買不下這艘船的百分之一。
  船上的人不多,大概三四十人,其中有一半是家財萬千的富豪,還有三分之二是貴族,剩下來的是武者,這七八個武者身上的真氣波動極為濃烈,居然全是抱元境武者,其中有一人是抱元境後期武者,眼簾開闔之間,銳利的精光仿佛刀子一樣,攝人心魄。
  眾人見葉塵這麼年輕,麵有異『色』。
  一名大腹便便的富豪哈笑道:“小兄弟,是不是偷了家堛瑪準備出去闖『蕩』,不過你家挺富有啊!上這艘船要付十萬兩黃金,不是普通人能乘的起的。”
  那些武者暗罵白癡,葉塵的真氣波動雖然比他們弱一點,但明顯是抱元境武者,一個抱元境武者沒有財富如何說得過去,根本不是對方說的那樣,偷家堛瑪出去闖『蕩』。
  葉塵淡淡一笑,沒有言語。
  “好了,各位,海獸號要啟程了,希望你們在途中安分點,不要給我們添麻煩。”船艙門打開,一名中年人帶著兩個手下走了進來,冷道。
  “瞧你說的,誰敢在海獸號上惹麻煩,活的不耐煩了。”
  “沒錯,海獸號可是南方商會的船隻。”
  “南方商會是南卓域兩大商會之一,高手如雲,勢力比七品宗門還要強大。”
  耳中聽著眾人的議論,葉塵眉頭微皺,這名中年的氣息不比宗主弱,很顯然是抱元境後期巔峰武者,他身後的兩名手下也是抱元境中期武者,再加上其他商會高手,足以震住船上的人,由此可以想象南方商會的強大。
  嘎啦!
  甲板底下傳來聲音,船要啟動了。
  黑岩城黃家。
  “你說,那個鹿老被人殺死了,殺死他的人呢!”
  兩名青年居高臨下的看著黃家家主,左邊一人身穿黑衣,麵容陰翳,另一人身穿青衣,神『色』冷峻霸道,兩人身上的真氣波動比葉塵還要強大,起碼是抱元境初期巔峰武者。
  黃家家主抹了抹汗,“我不知道,他第二天就走了,要不你們去問問林家的人,他們和那小子關係很好。”
  砰!
  一腳把黃家家主踹得口吐鮮血,青衣青年冷笑道:“想把我當槍使?憑你還不配。”
  離開黃家,黑衣青年道:“那人不過十六七歲,就有實力打敗抱元境中期巔峰的鹿老頭,看來還不容小看。”
  青衣青年冷笑,“我們二人在潛龍榜上排名前四十五,區區一個鹿老頭伸手就可以捏死他。”
  “現在怎麼辦?”
  “放心,那張地圖我在攤子上也看過,當時沒在意,等重新回去後已經被鹿老頭買走了,好在我記下了紅點的位置,大致在落雁江盡頭,至於具體方位,去了便知。”
  “嘿,如此最好,不出意外的話,紅點位置必定是一處遺跡,若是能找到一兩本高級秘籍,後年的潛龍榜比賽更有希望了。”
  

Snap Time:2018-10-22 07:27:09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