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六十九章暴露行蹤


    第一百六十九章 暴『露』行蹤

    一直睡到臨近傍晚,葉塵方才醒過來,鋼澆鐵鑄的如玉肌體並沒有被熱水泡皺,顯得更加富有爆發力。

    換上一件幹淨的衣服,葉塵走出房間,直接往樓下走去。

    “客官,我帶您去包間。”

    酒樓有許多店小二,眼前的這個店小二並不是之前的那位,但對方不傻,能住得起昂貴客房的人又豈會付不起包間的錢,畢竟在金華大酒樓住一夜就是五十兩黃金,換做銀子就是五百兩。

    “恩!”葉塵點點頭,他確實餓了。

    金華大酒樓共有五層,四層和五層是客房,三層二層是包間,隻有一層是容納許多人用餐的大堂。

    三層第六個包間門口。

    店小二推開門,彎腰道:“這是咱們酒樓的上等包間,您請進。”

    踏步走了進去,葉塵隨意看了一眼,包間環境很好,可以稱得上奢華,東麵還有巨大的窗戶,能看到外麵的街景,不過這些對他來說並不算多稀奇,很快收回目光,開口道:“把你們酒樓的特『色』菜上一桌,另外來三壺好酒,越醇越好。”

    “好,客官你稍等。”

    待包間門關上,葉塵坐在桌前的皮椅上。

    看了一會兒街景,閑得無聊,葉塵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一把帶鞘長劍。

    鏘!

    劍拔出,森寒如水的劍光閃耀,劍光斂去,可以看到劍身有細長紋路,蜿蜒如盤龍。

    “龍泉劍,流雲宗自產寶劍之首,的確比雲隱劍要高了一個等級!”

    手握著寶劍,葉塵虛空一斬。

    哧!

    沒有動用任何真氣的情況下,空氣被鋒利的劍刃切開了,途中順暢萬分,無一絲阻礙。

    收劍入鞘,葉塵暗道:“龍泉劍基本上是尋常武者所能打造的最好武器,卻不知道入了品級的寶器該如何打造,還有那些特異的能量又是如何儲存在其中,使其能夠增幅武者的攻擊力。”

    寶器不是普通宗門能夠打造的,就算七品宗門也不行,天風國的寶器大部分是從外麵流傳進來,又或者是從一些遺跡中發現的,想要自己打造,難如登天,比晉升星極境還要難,至少星極境還是有路可循,寶器的打造方法卻是無人能知。

    雲隱劍被摧毀,暫時也尋不到適合的下品寶劍,好在龍泉劍還不錯,除了不能自發劍氣之外,堅硬程度遠超雲隱劍,應該能用上一段時間,當然,有機會的話還是要買一把下品寶劍。

    敲門聲傳來,葉塵把龍泉劍收進儲物靈戒中。

    嘎吱!

    四名店小二端著菜肴走進來,為首的店小二笑道:“客官,咱們狂風城坐落在魔鬼大草原,妖獸材料無數,最具有特『色』的菜肴正是妖獸食譜,您嚐嚐,絕對比普通的肉食鮮嫩。”

    “早聽說有此事,你幫我介紹介紹。”

    “好,這道菜叫鳳凰展翅,材料是三級妖獸赤煉鳥的翅膀,經過十八道手續烹飪而成,這道菜叫做老樹開花,材料是二級妖獸鐵膽蛇的蛇膽……節節高,材料是竹枝蛇的蛇肉,高山淩雪,三級妖獸的……”

    店小二似乎練過,一口氣把一桌子菜全部說了一遍,中間還不帶停頓,一氣成。

    葉塵嚐了下其中一道菜,味道出乎意料的好,更難得的是,肉食中的元氣並沒有散盡,對普通人而言,絕對是大補之物。

    “好了,你們出去吧!”

    葉塵給自己倒上一杯酒,揮手讓幾人離開。

    或許是長久以來的習慣,葉塵吃飯的途中,下意識的把靈魂力擴散出去,彌漫在周邊五百米內。

    咦!

    葉塵眉頭皺了起來。

    隔壁包間內。

    “大隊長,不是說好了人到就付錢嗎?怎麼還要我們監視?”桌子旁坐著兩個人,說話的人卻是城門口的士兵隊長,隻不過這時的他換下了士兵鎧甲,套了一件武者服。

    同樣身穿武者服的士兵大隊長道:“那人的實力比都統還要高,不能惹火他,算了,咱們繼續監視,反正這麼多天熬下來了,不愁這一兩天,到時候十萬兩黃金和一百塊下品靈石落到手上,還怕沒得逍遙嗎?”

    “小弟不是怕累,怕的是對方不認賬。”

    “應該不可能吧!我看他應該很有地位,那點黃金和靈石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希望如此吧!”

    兩人的聲音很低,以為可以瞞過其他人,卻料不到這一切早已落在葉塵的感知中。

    “看樣子是針對我的?重嶽門距離這太遠,不太可能,多半是紫陽宗吧!”在天夢古地中,歐陽烈歐陽明一心要殺掉他們,葉塵不相信沒有紫陽宗高層的身影。

    葉塵麵『色』不變,繼續吃菜喝酒,仿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用過晚飯,葉塵回四樓客房休息。

    深夜。

    人影盤坐在床上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太玄功第六重,成了。

    此時此刻,葉塵體內的純鈞真氣『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更為精純浩大的太玄真氣。

    太玄真氣形成的真氣螺旋要比純鈞真氣形成的真氣螺旋大了一成,顏『色』呈淡藍『色』,極為精純,如同淡藍『色』水晶化作的氣流,活潑中不失沉穩,純粹中不乏殺傷力。

    “修為沒有進展,實力卻更進一步,不知道太玄功第七重又是什麼境界。”白天睡了一覺,葉塵絲毫沒有睡意,從床上走了下來。

    恩恩恩恩……

    令他有些無語的是,隔壁房間時有時無的傳來呻『吟』之聲,哪怕他沒有經曆過人事,也知道對方在幹什麼。

    “早點睡吧!明天一早啟程。”

    苦笑一聲,葉塵努力壓製住沸騰的氣血,重新回到床上睡覺。

    “什麼,昨天才來,今天就要走了。”

    某一座酒樓包間,朱烈陽眉頭跳動,聲音低沉。

    士兵大隊長低著頭道:“是的,前不久他已經付了房錢,離開金華大酒樓,往東城門走去。”

    “該死的家夥,難道這次又殺不了你。”

    朱烈陽隻覺一股火氣沒地方發泄,一掌按在旁邊的紫顫木桌子上,無聲無息,紫顫木桌子焚燒成虛無,一點渣滓都未曾留下,嚇得士兵大隊長不敢呼吸,生怕對方把自己給拍成灰燼。

    良久,朱烈陽收斂怒氣,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一個小箱子,站起身道:“這麵是一萬兩黃金和十塊下品靈石。”

    說完,抬起腳步便準備離開。

    士兵大隊長愣了一下,強作笑顏道:“大人,不是說好十萬兩黃金和一百塊下品靈石嗎?”

    “你還敢要黃金和下品靈石,信不信我一掌斃了你。”

    朱烈陽冷冷的聲音傳來。

    “不要了,不要了!”士兵大隊長從沒有這麼憋屈過,隻是在對方麵前,再憋屈也要忍著,心道:看樣子你沒有把握殺那個人,也好,希望你被對方幹掉,太黑了。

    走出酒樓,朱烈陽腳下生風,往東城門趕去。

    葉塵,這次絕對不會讓你跑掉,我就先跟在你後麵,等獵殺堂的幾位堂主到來,就是你的死期。

    上次被寂靜山脈的可怕妖獸重傷,朱烈陽休養了三個月才恢複過來,但是等他徹底痊愈,卻得知葉塵一劍重傷了重嶽門外門大長老,一名抱元境中期巔峰高手。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個打擊,因為他僅僅是抱元境初期巔峰武者而已,已經不再是葉塵的對手,否則的話,他早就獨自一人去追殺葉塵了,而不是叫人監視他,等候獵殺堂的堂主到來。

    隻是眼下,獵殺堂的堂主還需要小半天時間才能趕到,已經沒有時間了。

    出了東城門,朱烈陽運起輕功,風馳電掣。

    不一會兒功夫,朱烈陽看到了一名頭戴鬥笠的少年背影。

    不疾不徐的趕著路,葉塵的靈魂力釋放到極限,方圓一千米的景物都在他的感知下。

    恩!來了!

    沒有回頭,單憑靈魂力的掃描,葉塵便在腦海中描繪出對方的印象,是一名臉上有刀疤的漢子,似乎曾在內門弟子排名賽上見過,當時對方是受邀貴賓,與其他有名的江湖客坐在一起。

    速度不減,葉塵往人煙稀少的地方掠去。

    “不對勁,難道他知道我在跟蹤他。”朱烈陽眼皮直跳,先前他敢直接跟蹤葉塵,是因為來往的武者很多,抱元境武者也有不少,不容易引人注意,現在方圓數之內,幾乎沒人了。

    就在這時,前方的葉塵轉過身,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跑!

    沒有其他念想,朱烈陽真氣運轉到極限,轉身便要掠出。

    “跑不掉了!”

    不知何時,又是一個葉塵出現在朱烈陽背後,把他給堵在那。

    怎麼回事?

    朱烈陽回頭看看,先前那個葉塵的身影隨風消散,居然是一尊真氣殘影,不是真身。

    “你想幹什麼?”朱烈陽強作冷靜。

    手指撫『摸』著儲物靈戒,葉塵淡淡道:“如果我猜得不錯,你的江湖客身份隻是掩飾,真實身份是紫陽宗長老,我說的對不對。”

    七品宗門以下,實力達到抱元境層次就有資格成為外門長老,當然,如果之前是弟子身份的話,可以暫時不成為外門長老,等修為到了,直接成為內門長老,掌握宗門部分大權。

    “不要開玩笑了,我隻是一個江湖客而已。”

    葉塵冷冷一笑,龍泉劍出現在手上。

    

Snap Time:2018-07-16 07:22:07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