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六十四章小青龍令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小青龍令

    沙麵塌陷,葉塵重重落在地上。

    伸手撫『摸』了一下胸口,衣服麵硬邦邦的,光滑冰涼,如眾人所猜測的那樣,他身上的確穿了一件下品寶甲,這件下品寶甲是從魔公子冷無情那所得,屬於比較珍貴的寶器之一。

    有了這件下品寶甲,葉塵催動護體真氣時,防禦大約增加了一成半,不過僅是如此還不足以擋住赤光融火彈的爆炸,必須要躲開爆炸中心才行,畢竟下品寶甲隻有增幅防禦作用,不可能防住一切。

    “死!”

    身形浮起,葉塵一劍輕飄飄斬出,施展出驚雲劍法最後一式。

    雷音乍現,三人護體真氣破碎,除了實力最高之人活了下來,其餘二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呼!

    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葉塵往嘴扔了一枚丹『藥』,沒有去追活命之人,他雖然是抱元境初期武者,但本身修煉的功法太低,一番大戰下來,真氣所剩無多,好在有瞬間補足真氣的丹『藥』,否則接下來就危險了。

    兩次戰鬥,重嶽門外門長老兩人重傷兩人生死不知,看的鳩無血等潛龍榜高手都是眼睛發呆,暗暗估『摸』著,換成自己上去,會有多少勝算,有多大把握安然無恙,最後得出的結果對他們很不利,幾乎沒有勝算,哪怕爆發壓箱底保命絕招都無多大用處。

    “這家夥太可怕,連重嶽門的外門大長老都不是他對手,豈不是將要一直壓著我,氣死我了。”原橫鷹盤坐在地上療傷,隻是這傷一時半會根本無法複原,起碼需要兩三個月才行,期間內必須吞服各種珍貴丹『藥』,彌補元氣,否則想要重新達到巔峰時期實力很難。

    想到那一劍的威力,原橫鷹心有餘悸,當時他已經爆發出最後絕招,依舊擋不住。

    “橫鷹,你是被此子所傷。”天鷹堡大長老忽然問道。

    原橫鷹很不想承認此事,不過目前看來,承不承認已經沒多大意義了,在所有人眼,自己肯定比不上葉塵,被對方所傷是理所當然的,想到此處,他重重點頭,臉『色』陰寒道:“我和莊斐都傷在他手上,秘籍也被他奪走了,這筆賬遲早會算。”

    天鷹堡大長老麵無表情,“先調養好身體再說,至於報仇一事,一兩年內休提,除非你能達到抱元境中期,另外,下一屆潛龍榜比賽還有一年半就要開始了,努力修煉才是正事。”

    “我不甘心,不殺他不足以泄憤。”

    “輪不到你來殺了,紫陽宗高層必然不會讓他繼續成長下去,二十年前如此,二十年後依舊如此。”

    原橫鷹皺眉,“紫陽宗?”

    “沒錯,二十多年前,流雲宗是頂尖的八品宗門,隻比七品宗門略微遜『色』,而紫陽宗是一流八品宗門,綜合實力不如流雲宗,圍剿九幽教殘餘勢力時,紫陽宗利用詭計欺騙流雲宗,使得流雲宗高手陷入九幽教高手的包圍,死傷慘重,元氣大傷,之後,流雲宗咽不下這口氣,同樣施展計謀害死了紫陽宗的當代宗主和幾位頂尖內門長老,雙方等於結下了死仇,不死不休,目前是正在積蓄實力而已。”

    “大長老,你是說,紫陽宗不想看到流雲宗超過他們?”

    “這是自然,流雲宗底子畢竟擺在那,高手死了可以慢慢培養,早在五年前,就已經恢複八品宗門的實力,而且有著太上長老壓陣,其他宗門不會輕舉妄動,現在流雲宗多出一位潛龍榜級別的年輕高手,紫陽宗寢食難安,必然會不擇手段擊殺他。”

    聞言,原橫鷹有些憋屈,他很想自己殺死葉塵,隻是葉塵的實力難以想象,去了隻能送死。

    “哼,反正你已經是將死之人,我也犯不著親自動手,看看誰能笑到最後吧!”

    轟!

    重嶽門外門長老每人都有一枚赤光融火彈,戰鬥了許久時間,見一下子打不死對手,紛紛把赤光融火彈扔了出去。

    頓時,流雲宗有三名外門長老躲閃不及,被正麵命中,活生生炸死,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就你們有殺傷利器嗎?我們也有,給我炸!”

    一些流雲宗外門長老從儲物靈戒『摸』出玄青『色』鐵彈,找準機會,抖手甩『射』出去。

    劈啪!

    銀『色』的閃電狂舞,重嶽門幾位外門長老渾身焦黑的往下掉落,身上冒著嫋嫋青煙。

    “流雲宗居然有銀光霹靂彈,實在想不到。”

    “銀光霹靂彈和赤光融火彈齊名,采集第一重天驚豔天的雷元氣煉製而成,一扔出去,足以把一座小山峰炸塌。”

    “戰鬥到現在,雙方外門長老死了不少,內門長老倒是一個沒死,隻是時間一長,就說不定了。”

    難得看到兩大宗門開戰,眾人都舍不得離開,在一旁議論紛紛,臉上表情各異。

    “劍氣凝山!”

    吞服了丹『藥』後,葉塵沒有等重嶽門的長老主動找他,自己衝殺出去,當然,他不笨,不會往內門長老多的地方鑽,選擇的都是外門長老比較集中的地帶,並且把靈魂力釋放到五百米範圍,提防有重嶽門內門長老追殺他。

    一劍破開一名重嶽門外門長老的防禦,徹底斬殺對方,葉塵眉頭皺起,情況對流雲宗不妙啊!外門長老中,雙方各有勝負,死傷也差不多,內門長老卻是重嶽門來的強大,目前已經牢牢壓製住流雲宗,可惜自己實力不夠,對付一名重嶽門內門長老都夠嗆,更不要說影響大局了。

    “繼續下去,流雲宗危險,想辦法偷襲一位重嶽門內門長老。”

    遊移在外門長老交戰的地方,葉塵目光掃視,很快確定了目標,對方處於內門長老交戰地點的外圍,他的對手是流雲宗九長老,九長老擅長刺殺,正麵交鋒反而弱了許多,若不是有下品匕首和奇快身法,早已支持不住,必然重傷甚至死亡。

    “就是他了!”

    雙方內門長老數量相當,一位內門長老的作用很大,否則葉塵也不會出此計策。

    “煉心一劍!”

    驚雲劍法最後一式威力強大,不過依舊比不上殺手煉心一劍,這一招隨著他的強大而強大,隨著劍意的成長而成長,用到星極境層次都不嫌過時。快速閃動的身形陡然止住,葉塵頓在空中,一劍揮斬出去。

    哧!

    劍氣化為一線白光,以超越雷音的速度斬殺而出。

    噗!

    那名重嶽門內門長老的護體真氣被切破,背部出現一道劍痕,他大吼一聲,發出淒厲的咆哮。

    “小子,我饒不了你。”

    轟隆!

    他反身就是一刀劈出,數十米長的刀氣仿佛雷霆轟炸,僅是餘波就讓沙漠表麵多出一道深深溝壑。

    “葉塵,小心。”九長老來不及救援葉塵,隻能不辜負他創造的機會,瘋狂攻向對方。

    “劍氣凝山!”

    一劍命中對方的時候,葉塵已經做好準備,所以刀氣雖快,仍然反映了過來,粗大如山的劍氣迎了上去。

    喀……

    劍氣凝山不止一重斬擊,在葉塵真氣支持下,迅速消耗刀氣的力量,待劍氣徹底破碎,殘餘的刀氣已經不足為懼,被葉塵一拳轟碎。

    砰!

    葉塵在這邊創造了機會,那邊卻有一名流雲宗內門長老被轟飛了出去,吐血不止。

    見狀,葉塵隻有硬著頭皮趕到那邊,現在他和流雲宗眾人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等長老們被打敗,他也活不了,倒不如拚命死戰,說不定能創造一些機會。

    隻是這時,又有異變發生。

    南羅宗大長老是名美『婦』,她見翡翠穀一直沒有出手調停,微微皺眉,身形一展,出現在大戰眾人的中間。

    “各位,這場戰鬥根本沒有發生的必要,就此罷手吧!”

    聞言,重嶽門一名內門長老冷笑不止,“你算什麼東西,我重嶽門的事輪不到你管。”

    此時他們已經占據了絕對優勢,打敗流雲宗眾人是時間問題而已,想不到會有人『插』手進來,心生惱怒。

    圍觀眾人中。

    紫陽宗大長老臉『色』陰沉,冷哼道:“南羅宗才發展了十幾年,怎麼如此不知輕重,流雲宗讓他死好了。”

    他們紫陽宗和流雲宗的仇恨二十幾年就結下來了,巴不得看他們死去,南羅宗大長老的幹預讓他生出殺機。

    南羅宗大長老麵如寒霜,從儲物靈戒『摸』出一枚令牌,令牌足有一尺長,兩寸厚,通體青光流轉,表麵雕刻著一條張牙舞爪的青龍,盤繞在令牌之上,增加了無上威嚴。

    “各位,還不罷手嗎?”

    重嶽門大長老瞥了一眼,看到南羅宗大長老手中的令牌時,臉『色』大變,一字一句道:“小青龍令,你怎麼會有小青龍令?”

    “這件事你不用『操』心,隻要記住小青龍令的主人是誰就好。”南羅宗大長老冷聲道。

    重嶽門大長老麵『色』很難看,低吼道:“重嶽門聽令,休戰。”

    “什麼,為什麼休戰?”

    “大長老,我們快要擊敗他們了。”

    重嶽門許多外門長老不解,隻有內門長老想到了什麼,麵『色』同樣大變。

    

Snap Time:2018-04-25 13:06:25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