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六十一章出來

  
  第一百六十一章 出來
  “好一個不拘小節!不過我很想聽聽,秘籍該怎麼分?”
  “你我各得一半,另一半記在自己的腦海堙A如何?”
  “好,就這麼說定了。”
  原橫鷹身形連閃,避讓地火的間隔,體外迸發出一隻隻真氣雄鷹,鋪天蓋地的籠罩向平台之上的葉塵。
  見狀,莊斐心知對方同意了,不敢怠慢,經脈中的真氣運轉到極限,使得山峰虛影凝練加固,宛如水晶,雙掌拍出一道道河流般的掌勁,與真氣雄鷹匯合在一起,洶湧攻出。
  “今日你二人必須留下點東西再走。”
  葉塵不退不避,一股鋒芒之氣衝天而起,仿佛絕世寶劍即將要出鞘,進行血腥殺戮。
  “給我裂!”
  在強大劍意的催動下,鐵槍上的赤紅『色』火焰猛地延伸出去,無限壓縮拉長,最後形成一把熱意騰騰的赤紅『色』火劍,火劍長『吟』,重重斬在真氣雄鷹和滔滔掌勁之間的薄弱地帶。
  哧啦!
  布匹撕裂的聲音響起,赤紅『色』火劍的威力強大如斯,竟是一劍破掉原橫鷹和莊斐的聯手攻擊。
  剛翻身站到平台上的原橫鷹『色』變,葉塵的強大還要出乎他的意料,以槍代劍,都能夠抵擋住兩人的一次聯手進攻,這要是有把下品寶劍,那還得了,打都不用打了。
  幸好,槍就是槍,永遠不可能變成劍。
  “莊斐,你也不用藏藏掖掖了,不動用最後壓箱底絕招,想要擊殺他是絕對不可能的,說不定我們自己會有生命危險。”說話的同時,原橫鷹雙腳微微叉開,暗青『色』的真氣爆發,在他的身體兩旁形成一對巨大的鷹爪,這雙鷹爪青中帶黑,散發出上古蒼茫邪惡的氣息,令人觸目驚心。
  “水漫山嶽!”
  聞言,莊斐體外的山峰虛影陡然崩塌,化為了滔滔洪水,洪水虛影成螺旋狀圍繞著莊斐奔騰不休,氣勢驚人,似乎隨時都會撲出去,把所看到的一切全部淹沒。
  原來山水大法除了有攻有守之外,還能夠轉化為全攻或者全守,全攻便是‘水漫山嶽’,把山嶽的力量轉化為滔滔洪水,轟向敵人,隻是全攻固然厲害,防禦卻相當薄弱,比普通的抱元境初期武者強不到哪堨h,容易遭到意外打擊,而全守招式,莊斐尚未修煉成功,那需要把山水大法練到第九重才能初步做到,否則之前也不會被葉塵一槍點碎防禦。
  轟隆!
  兩人沒有絲毫留手,一下子轟出最強一擊。
  隻見巨大鷹爪撕裂空氣,帶著妖魔般的氣息抓向葉塵,隨後是滔滔掌勁,洶湧澎湃,比先前威勢更盛。
  ……
  葉塵手中的鐵槍長兩米三,加上延伸出去的赤紅『色』火劍,足有四米長度,隨著手臂揮舞,赤紅『色』火劍化為道道殘影,一一斬在巨大鷹爪和磅的掌勁之上,迸發出萬千火星。
  持續片刻,葉塵忽的一槍震開鷹爪,鐵槍上的赤紅『色』火劍脫落下來,如流星般『射』向莊斐。
  “可惡。”
  莊斐大怒,這個時候恰是他防禦最弱的時候,一旦被擊中,必死無疑,不及細想,連忙拍出兩道雄渾掌勁迎向火劍。
  啵!
&ems; 啵!
  掌勁被連續擊穿,火劍也隨之潰散,化為凶猛的火浪把莊斐吞噬進去,熊熊燃燒。
  原橫鷹趁著葉塵對付莊斐之際,正要施展淩厲攻擊,突然腳底下傳來爆裂勁道,險些把他掀飛,好在他渾身真氣已經調動到極限,跺腳就把爆炸勁道給踩滅了。
  “好險。”原橫鷹心有餘悸,爆炸勁道的確傷不了他,但可以把他衝下平台,而平台下可全是機關,稍有不慎,就會被噴湧的地火燒中,或者死亡,或者傳送出天夢戰殿,兩者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葉塵同樣暗暗可惜,從血手屠夫那堭o來的秘技地爆天驚到底品級低了,前期是他的一大助力,如今隻能起到若有若無的輔助作用,根本奈何不了有地級功法護體的原橫鷹。
  噗嗤!
  火焰被撕裂,莊斐從中走出,除了有些狼狽之外,倒是沒受什麼傷害,不過到了現在,他們是越打越心驚,如今的葉塵強悍的不可思議,以一敵二仍牢牢占據上風,若不是他們都有壓箱底絕招,能否支持下去還是問題,隻是想要以此打敗葉塵,幾乎不太可能了。
  就在這時,葉塵雙腳不離地,使出了驚雲劍法最後一式。
  “太上驚雲!”
  右手持著鐵槍豎直劈下,無聲無息,輕飄飄,不帶一絲煙火,仿佛素手拂開雲朵。
  劈啪!
  驚雷炸響!
  這一槍看似輕飄飄,卻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威力,宛如晴朗天氣下,一記驚雷劈出,讓人產生極度矛盾的錯覺。
  莊斐和原橫鷹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赤紅『色』的槍芒掃中,護體真氣瞬間破碎,各自噴出一口鮮血倒飛出去,往平台下落去。
  潔白『色』的地火噴湧,兩人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台上。
  葉塵搖搖頭,這地火原來不會殺人,隻會把人傳送出去,不過也好,現在不是擊殺兩人的時候,目前的流雲宗還擔當不起這個責任,畢竟天鷹堡和翡翠穀再怎麼說都是七品宗門,實力雄厚無匹,門下得意大弟子被人擊殺,高層必然不會就此罷休。
  青虹中的光門再次打開,兩道人影飛『射』出來。
  “橫鷹!”
  “莊斐!”
  天鷹堡長老和翡翠穀長老齊齊叫出聲,隻是當他們看到兩人身上有創傷,口鼻溢出大量鮮血的模樣,不由呆了。
  “橫鷹,怎麼回事?是誰傷了你?”
  天鷹堡大長老臉『色』陰沉,詢問道。
  “大長老,回去再說。”原橫鷹不欲在眾人眼前說出事實真相,那樣太丟人了,兩大潛龍榜高手被一個後起之秀打的吐血,險些身死,怎麼說都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對他的名氣有很大影響。
  另一邊,莊斐同樣不提此事。
  邪血宗方位,鳩無血大吃一驚,原橫鷹實力不遜『色』他,莊斐也是潛龍榜高手,怎會受了重傷,難道他們之間發生了戰鬥,兩敗俱傷,也隻有這個解釋最為合理。
  “不知道剩下來的寶物落在誰手上?”
  鳩無血有些後悔,早知道隻有這二人的話,說不定可以拚一拚,奪得另外兩件寶物,就算一件也好。
  光門再次打開,又是一道人影『射』了出來。
  “誰?”
  “還有誰在媊恁A潛龍榜年輕高手應該都出來了啊!”
  “難道他才是打傷原橫鷹和莊斐的‘罪魁禍首’!”
  各大宗門長老議論紛紛,重嶽門的長老則一個個瞪大眼睛,他們希望是失蹤的洪千鈞。
  流雲宗等人心堬M楚的很,最後一人百分之百是葉塵,至於洪千鈞,早就被葉塵殺死了,再無這個人。
  唰!
  人影站在沙子上,一襲月白『色』長袍,衣袖上有流雲宗獨有的雲紋圖案。
  “流雲宗的弟子!”
  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其他人感覺莫名其妙,他們有了種種猜測,唯獨沒有想到會是流雲宗的一名沒什麼名氣的弟子,在之前,他們根本不認識他,也沒有聽過他的名號。
  不對!
  他是最後一個出來的,也就是說,他通過了全部考驗,參與了三件寶物的角逐,並安然無恙的傳送出來。
  那麼,原橫鷹和莊斐是否傷在此人手上。
  應該不可能吧!有宗門長老搖搖頭,他們不相信兩大潛龍榜年輕高手會傷在此人手上,打死都不信。
  重嶽門大長老眼中冷芒一閃,不知在想些什麼。
  “葉師弟,你出來了。”羅寒山鬆下一口氣,三件寶物的角逐不比之前,需要和剩下來的人抗衡,他還真怕葉塵隕落在媊恁C
  葉塵點點頭,身形一閃,來到流雲宗方位。
  大長老打量了一眼葉塵,微笑道:“沒出什麼事吧!”
  葉塵瞥了一眼莊斐和原橫鷹,道:“沒事,全身而退。”
  “好,沒事就好,對了,那莊斐和原橫鷹是你所傷。”其實大長老也不怎麼相信,不過問一下比較好。
  猶豫了一下,葉塵再次點頭。
  “真是你所傷?”其他流雲宗內門長老倒吸一口冷氣。
  羅寒山笑道:“葉師弟跨入抱元境,實力增長迅猛,單對單,重傷莊斐或者原橫鷹不出奇,若是打不過他們才是怪事。”
  他以為葉塵是分別擊敗了莊斐和原橫鷹,心堣ㄔH為然,覺得長老們大驚小怪了。
  大長老略微驚訝了一番,心情很快平複下來,想想也對,葉塵既領悟了劍意,又跨入抱元境,實力突飛猛進是必然的,打敗上一屆潛龍榜高手沒有什麼大不了,不出意外的話,一年半後的下一屆潛龍榜比賽,肯定有葉塵的一席之位,誰都無法阻止。
  “哼,小子,你可曾見過我重嶽門大弟子洪千鈞?”
  這時,一陣聲音傳了過來,是重嶽門大長老,他看到葉塵最後一個出來,心堸_了很大的疑心,覺得葉塵有重大嫌疑,頓時一步步走向葉塵,身上釋放出強大的氣息。
  羅寒山麵『色』一變,壞事了!
  

Snap Time:2018-10-19 11:18:23  ExecTime: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