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五十三章玄金蟒和潔白光芒


    第一百五十三章 玄金蟒和潔白光芒

    大約下潛了三千米深時,葉塵體外的護體真氣被壓縮到臨近皮膚半尺,這是一個極為危險的距離,一旦護體真氣破碎,想要重新撐起來會很難,之後就要靠個人閉氣功夫了。

    所幸三千米深已經接近湖泊底下。

    轟隆隆!

    劇烈的震『蕩』四處輻『射』,前方隱隱傳來五顏六『色』的光芒,這些光芒有的犀利無匹,有的厚重如山,有的把水流凍結成冰塊,驚心動魄。

    “前方一千兩百米有戰鬥,我們過去看看。”

    葉塵收回靈魂力,對三人道。

    湖泊底下坐落著一座雄偉巍峨的宮殿,宮殿不知用什麼材料打造,似金非金,似玉非玉,通體泛著七彩毫芒,給人一種大氣、神秘的感覺。

    宮殿四周是麵積廣闊的漢白玉廣場,廣場之上,近四百名宗門弟子正在圍攻一頭數十米長,渾身無鱗的金灰『色』巨蟒。

    這頭巨蟒異常強悍,哪怕麵對近四百人的圍攻,依舊凶威赫赫,縱橫無敵,普通攻擊連它的防禦都破不開,也唯有跨入抱元境層次的潛龍榜高手能給它帶來一些傷害。

    “上古玄金蟒厲害,單獨攻擊沒有多大效果,大家排好戰陣,一起攻擊它。”說話的是白玄國七品宗門——白鹿洞大弟子陸昭,同時也是上一屆潛龍榜第六十一的年輕高手。

    “陸昭說的沒錯,大家組織好戰陣。”

    其他潛龍榜高手知道繼續這樣的話,不知道要磨到什麼時候,一個個利用自己的威信,統一各個方位的宗門弟子。

    “……有好處都是他們獨占,遇到難事才知道利用我們。”

    “唉,有什麼辦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反正這玄金蟒早晚都要除掉,否則進入不了天夢戰殿。”

    “忍忍吧!等你跨入抱元境層次,同樣可以如此囂張。”

    不少宗門弟子心有不爽,他們的師兄師弟被潛龍榜高手殺了不少,此時聽到對方要管理自己,潛意識十分抵觸,憋屈感可想而知。

    啊!

    那邊,一名宗門弟子忽然慘死,殺死他的不是玄金蟒,而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原橫鷹。

    “給你臉不要臉,留你何用。”殘忍一笑,原橫鷹抬起頭對其他人道:“誰敢不聽指揮,殺無赦。”

    “太霸道了,動輒殺人!”

    七八百米外,朱梅麵有不忿。

    羅寒山吐出一口氣,冷靜道:“我們還是先不過去為好,那原橫鷹殺『性』十分重,說不定一過去就被他當成炮灰,讓我們與上古玄金蟒戰鬥,這玄金蟒雖然隻是五級妖獸,但上古妖獸向來強悍,防禦力極強,抱元境中期武者都要退避三尺,葉師弟,你這是……”

    羅寒山本以為會說服大家,豈料葉塵第一個走了出去,不由愕然。

    走了幾步,葉塵轉過身道:“沒必要躲著他,我們可以自己拉一個戰陣,相信很多心有芥蒂的宗門弟子會加入我們的。”

    “不錯,葉師弟實力不遜『色』原橫鷹多少,何必躲著不出去。”徐靜也走了出去。

    羅寒山苦笑。

    護體氣芒把水流隔絕在外,隻有供人呼吸的空氣才能滲入進來,葉塵深深吸了一口氣,他決定過去倒不是自信滿滿,可以和原橫鷹抗衡,而是不想失去一顆劍客的心,劍客,首先要無所畏懼,在實力差距並不是鴻溝的情況下,躲避不是解決辦法,相反會讓自己失去銳氣。

    四人速度極快,幾次眨眼就來到宗門弟子之間。

    “是你們?”原橫鷹眼一橫,有些意外,旋即『舔』了『舔』嘴唇,森然道:“你們幾個過來,站到前排。”

    其他宗門弟子見到這一幕,心有戚戚然,原橫鷹擺明要拿流雲宗四人當炮灰,讓他們送死,相比之下,自己等人也好不到哪去,畢竟玄金蟒可不是幾個炮灰就可以擋住的,到時候肯定要有第二批炮灰,不過明知道自己有可能成為炮灰,眾人還是隻有忍著,忍無可忍也要忍,他們可不敢違抗殺人如麻的原橫鷹,至少對抗玄金蟒還有一絲活路。

    葉塵看也不看原橫鷹,聲音隨著真氣的擴散出去。

    “誰要加入我們的戰陣,齊心協力對抗玄金蟒。”

    此話一出,震驚四場,連那些正和玄金蟒對抗的戰陣都忍不住往這看了幾眼。

    原橫鷹怒極反笑,“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耐心,很好,今日你們不過來也要過來,否則殺無赦。”

    “殺我也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就怕你玩不起。”葉塵聲如金石,洞穿水流,身上那股子鋒芒之氣比在湖畔上更為犀利凝實,其中更夾雜著不可動搖的鐵血意誌。

    先前與洪千鈞的激烈戰鬥,使得葉塵對劍意的體悟更上一層樓,若不是迫於修為的限製,殺原橫鷹如殺狗,哪怕如此,眼下也有三分把握擊殺對方,根本沒有退卻的必要。

    “好,既然你想找死,我成全你,鷹擊長空。”

    原橫鷹已經怒到了極致,身形一震,筆直上升,而後,身上的真氣雄鷹脫身飛出,淩空撲向葉塵。

    “斬!”

    劍氣一出,水流逆卷,強烈的鋒芒之意讓眾人微微失神。

    噗!

    真氣雄鷹的胸口被斬出深深劍痕,頓時長鳴一聲,雙翅拍打在劍氣之上,迸發出金鐵爆鳴之音。

    下一刻!

    水流被卷入這方空間,形成一團十數米巨大的混『亂』水球,迅速膨脹爆破!

    轟!

    震『蕩』聲驚雷響起。

    “什麼,擋住原橫鷹一擊了,這流雲宗弟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要知道原橫鷹就算隻動用了八成實力,也不是一個凝真境後期武者可以比擬的,著實匪夷所思。”

    “你們不覺得,那很像劍意嗎?”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那絕對是劍意,難怪不怕原橫鷹。”

    眾人震驚萬分。

    原橫鷹眼睛發紅,如同惡魔,這表明他已經動了必殺之心,至於葉塵領悟了劍意,對他絲毫沒有影響,一個死去的劍客,要劍意有何用,今日不殺他,倒是會給自己帶來大敵。

    “今日你必死,在湖畔上我就想殺你了,我原橫鷹想要殺的人,還從來沒有誰能逃過。”原橫鷹真氣催動到極限,一頭更大的真氣雄鷹成形,雙翅拍打,水流倒卷,聲勢浩大。

    “夠了。”

    突然間,一陣清冷的聲音傳過來。

    眾人循聲望去,麵有異『色』。

    說話的是天蛇國七品宗門——無形宗大弟子薛痕,上一屆潛龍榜排名第五十七,比原橫鷹還要高出兩名。

    他淡淡道:“現在除掉玄金蟒要緊,等除掉他,隨你們如何。”

    原橫鷹側過頭,臉『色』陰沉,“薛痕,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的事你有什麼資格『插』手。”

    “我隻是提醒你一下,別忘了進入天夢古地是為了什麼,意氣之爭隻會壞事。”

    “原橫鷹,薛痕說得對,眼下先除掉玄金蟒,打開天夢戰殿大門最為要緊,其他事暫時放到一邊。”

    白鹿洞大弟子陸昭也開口說道。

    真氣微微收斂,原橫鷹決定再忍一會,等到了天夢戰殿,境界上稍微有些進步,就立刻追殺葉塵,至於現在,還真沒多大把握,劍意的可怕他在潛龍榜比賽上早有看過,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羅寒山心中暗自痛快,原橫鷹貌似也沒比葉師弟強多少,否則根本不用聽勸,如此看來,葉師弟的決定是對的,在自身實力和對方相差不太多時,絕不能退步,否則對未來的成長有很大弊處。

    葉塵不知道羅寒山心中所想,大聲道:“願意加入我們戰陣的,立刻過來,我可以保證你們不受迫害。”

    “我加入。”

    “我也加入。”

    “還有我們七玄門。”

    頓時一大批宗門弟子來到葉塵這塊區域,其中大部分都是原橫鷹那個戰陣的,這一幕讓原橫鷹氣的火冒三丈,眼睛通紅發亮。

    嘶嘶嘶嘶……

    玄金蟒不愧是上古五級妖獸,在各個戰陣的聯合打擊下,依舊強悍無比,不時有兩三名宗門弟子被它的尾巴抽成兩截,血水彌漫。

    不過到了現在,它已經是困獸猶鬥,潛龍榜高手各個都有越級挑戰的實力,玄金蟒雖強,又怎能抵擋得了眾人聯手,時間一長,便被打的節節敗退,無法阻止有效的攻擊。

    “殺!”

    “殺!”

    一片片的氣勁落在玄金蟒身上,綻放出朵朵血花,至於潛龍榜高手不出手則已,出手都會擊中對方的要害,殺傷力是普通宗門弟子的十倍不止,明顯是攻擊主力。

    大約兩刻鍾過去,玄金蟒哀鳴一聲,巨大蜿蜒的身體推金山倒玉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沒了氣息。

    嘎吱!

    玄金蟒一死,天夢戰殿仿佛有了感應,巨大的鐵門自動打開,潔白的光芒大照四方,落在眾人身上。

    嗡!

    體內真氣一陣波動,葉塵發現,在潔白光芒的照耀下,自己瞬間達到了凝真境後期巔峰,仿佛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根本沒有絲毫阻礙,一時間不由有些愣住,旋即暗道:也許是先前和洪千鈞大戰一場,真氣修為有了鍛煉,隻需要靜心修煉幾天,本身就可以達到後期巔峰,這潔白光芒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

    

Snap Time:2018-07-18 11:14:10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