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二十九章紫氣東來


    第一百二十九章 紫氣東來

    “好,天一聖水訣果然名不虛傳,再接我開山第二式。”

    一腳把地麵崩碎,於嶽身上的刀勢更盛,霸道異常,他反手握刀,一刀橫斬而出。

    嗚……

    刀光去勢如電,沉逾千均,二十步距離,一斬就到!

    南宮雲不敢小視刀光的攻擊力,周身的水波真氣暴漲數倍,波濤洶湧,宛如一條水流橫在刀光與他本人之間。

    轟!

    真氣凝結而成的水花四『射』,每一滴水珠的破壞力驚人,完全能殺死一名普通的凝真境中期武者。

    “開山第三式!”於嶽還要發動第三刀。

    “於嶽,難道你以為能壓製住我?水狼十影殺。”

    南宮雲不等對方出刀,右臂在身前畫了一個整圓,洶湧的水波真氣從中穿出,化為一頭頭惡狼撲向於嶽。

    卡擦!

    一頭惡狼撲在於嶽的身上,把他的護體真氣咬出一個缺口。

    於嶽哈一笑,身體一震,那頭真氣凝成的惡狼便被震散,手中長刀絲毫不慢,一刀一個,斬在撲來的惡狼頭上。

    “水狼百影殺!”

    前麵一招隻是為後一招做緩衝,有了足夠的時間,南宮雲身上散發出有異於外表的霸氣,溫和的麵孔也變得冷峻起來,他雙手同時畫圓,磅浩『蕩』的水波真氣壓縮成一團,衝了出去。

    嗷唔,嗷唔,嗷唔……

    半人大小的水球凶猛爆裂,數十頭小牛犢大小的惡狼前赴後繼,瘋狂的撲向於嶽,那慘烈的氣勢讓一些修為略低的年輕俊傑臉『色』發白,心中暗呼,若是這一招讓他們來麵對,怕是連骨頭都剩不下。

    於嶽的表情無比凝重,對方的強大還要在他的想象之上,不過天生狂放霸氣的他一點也沒有膽懼,咆哮一聲後,合身衝了上去。

    “開山第四式!”

    “開山第五式!”

    “開山第六式!”

    “開山第七式!”

    一連揮出四刀,真氣形成的惡狼紛紛暴散,隻剩下大貓小貓三兩隻,不過局麵卻比先前更危險了,南宮雲身上的氣勢更加旺盛強大,一股來自史前的煞氣暴衝而起。

    轟隆!

    附近的地麵一陣晃『蕩』,南宮雲體外的水波真氣不斷膨脹變形,仿佛有什麼絕世凶物將要出世,吞噬一切。

    不能再等了!

    於嶽頭皮發麻,心知再等下去,自己將非常不妙,澎湃精純的真氣凝聚到手臂之中,於嶽雙手高高舉起,猛烈地刀勢引起氣流混『亂』,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開山第八式!”

    一刀劈出,南宮玉周圍的氣流猛地朝兩旁分開,幾乎化為了實質,可見這一刀的壓迫力有多麼強大。

    南宮雲衣衫獵獵飛舞,雙手猛地一旋。

    “虎鯊破!”

    轟隆隆!

    水波真氣終於凝聚成功,化為一頭二十米巨大的恐怖虎鯊,虎鯊搖頭擺尾,不但一口吞下了刀光,連著於嶽也給吞了進去。

    歐陽明倒吸一口冷氣,怎的這南宮雲也如此強大,除了剛開始的平分秋『色』之外,幾乎壓著於嶽打。

    “真氣化形,果然厲害。”葉塵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級別的戰鬥,果然不是普通的凝真境後期巔峰武者可比的。

    啵!

    虎鯊尾部忽然炸開,一道刀光冷不禁的斬在南宮雲的護體真氣上。

    南宮雲麵『色』一白,嘴角泌出鮮血,身體向後退了十步不止。

    再向於嶽望去。

    此刻他七竅都滲出血來,奮力一擊終於破掉了虎鯊,一動不動的立在那,霸氣凜然。

    “你比半年前厲害多了!”南宮雲緩緩道。

    於嶽咧嘴一笑,“可惜輸給了你……”

    話未說完,於嶽噴出一口鮮血,臉『色』淡金一片。

    南宮雲搖搖頭,“我也已經黔驢技窮,算平手吧!”

    “輸了就是輸了,當我於嶽是什麼人,好好努力吧!下次的我可不會再被打敗了。”

    看上去,於嶽受的傷不輕,轉身走路的時候有些踉蹌。

    南宮雲笑了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的刀慢了三分,否則可以破去真氣虎鯊!”在於嶽坐下來的時候,旁邊的林奇突然開口道。

    於嶽一怔,深深看了一眼林奇。

    北雪山莊大長老麵『露』微笑,於嶽雖然輸了,但至少也打傷了南宮雲,不算太慘,而他們還有一個更厲害的林奇未出手。

    石破天微微詫異南宮雲的實力,不過並不太在意,這次切磋表演,他隻想打敗兩個人,一個是羅寒山,羅寒山以前是四大公子之一,隻有打敗了他,才能名正言順的繼承公子稱號,否則不算太名正言順,對此,他的把握很大,隻差一個形式而已,當然,在此之前,他首先要解決葉塵,毀滅掉他的半步劍意,讓他生不如死。

    可惜現在還不到時候,若是自己迫不及待挑戰,很容易讓人以為他要替程俊報仇,故意去挑戰葉塵,如此一來,對方就可以趁機不應戰,甚至借口說之前的消耗太大,還沒有恢複過來,那些觀戰的人不明所以,必然會一一站在他那邊。

    他不出手則已,出手就要讓對方退無可退。

    哼!

    “再讓你囂張一會兒!”石破天努力壓製住衝動的情緒。

    切磋表演可謂是各大宗門和大勢力之間的一次弟子交流賽,既可以讓他們感覺到壓力,又可以在激烈的戰鬥中有所領悟,哪怕現在無法突破,也能增強底蘊,為日後的突破做準備。

    這時,有一名宗門弟子指名挑戰袁雪梅,眾人望去,他身穿黃『色』衣服,衣袖位置有黑蛇圖紋。

    是天風國四個九品宗門之一的黑蛇宗標誌。

    原來此人是黑蛇宗大弟子,心知對上大宗門其他弟子沒有一點勝算,隻有袁雪梅不太出名,看上去似乎好對付一點,若是能打敗他,那就風光了,畢竟能打敗一名大宗門傑出弟子可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袁雪梅一笑,她早就盼望有人來挑戰她了,省的讓別人以為她是軟柿子,任意『揉』捏。

    “春季纏綿!”

    一劍出,細密的劍光如春風,如雨絲,柔弱無力的拂繞在對方的護體真氣上,延綿不斷,飄飄落落。

    噗……

    這看似柔和的一劍立刻釋放出驚人的威力,那名黑蛇宗大弟子的護體真氣就好像豆腐一樣,千瘡百孔,慘不忍睹。

    葉塵眉『毛』一挑,袁雪梅這次施展的必然是南羅宗四季劍法,看來修為大進後,南羅宗也開始重點培養她,破例傳授了四季劍法,而不再是以前的四季雨之劍法。

    十數招下來,黑蛇宗大弟子連袁雪梅的衣角都沒『摸』到,自己反而狼狽不堪,不得不認輸下場。

    忽的——

    議論聲陣陣的寶華廣場安靜了下來,眾人看到紫陽宗核心二弟子歐陽明走上場去。

    “是歐陽明,又是準公子級別的實力。”

    “他要挑戰誰,難道是翡翠穀的柳無相,或者石破天。”

    “怎麼可能,紫陽宗近些年和翡翠穀走得很近,門下弟子也經常湊在一起,不大可能會互相切磋,我認為,他應該是要挑戰流雲宗的羅寒山,寒山公子。”

    “呃,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羅寒山如今的實力雖然不在強盛,但名頭還在那,不打敗他,公子稱號別人也奪不去。”

    聽著周邊的議論聲,歐陽明冷笑的看著羅寒山,“羅寒山,今日你的公子稱號就貢獻出來吧!老是霸占著如何讓人心服。”

    羅寒山麵無表情的走上前去,開口道:“公子稱號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不過想要奪走,還要問問我肯不肯。”

    “哈,你以為現在還是兩年前嗎?憑你的實力已經不配擁有公子稱號,該讓有實力的人上位了。”歐陽明不屑笑道。

    “既然你這麼有自信,就來奪吧,隻怕會出現讓你無法接受的結果。”

    羅寒山站在歐陽明身前三十步,一身藍衣,手無寸鐵,看上去平平淡淡,不卑不亢,仿佛一座曆經風雨的大山,從容麵對一切。

    葉塵對徐靜道:“看來羅師兄隱藏頗深啊!”

    徐靜道:“你看出來了?”

    “直覺而已,不過雖然不喜歡歐陽明,但他的氣息的確很強大,恐怕會是一場苦鬥。”葉塵用靈魂力掃描了一下二人的氣息,察覺到截然相反的意境,如果說羅寒山是一座安靜的大山,海水中的一塊礁石,那麼歐陽明就是一座暴躁的火山,隨時都會噴發出來,焚燒一切。

    “能接住這一腿不退,才有資格讓我全力以赴。”歐陽明身形輕飄飄地浮了起來,給人很輕柔的感覺,隻是隨著他一腿踢出,那份感覺完全變了,這一腿如火山迸發,雷霆霹靂,洪水滔滔,狂暴的氣勢讓人以為天災降臨,心生惶恐,惴惴不安。

    “一腿而已,我接了!”

    羅寒山瞳孔陡然轉變顏『色』,強烈的紫光噴薄而出,在他的背後出現一道橋梁般的紫氣,往背後的虛空中延伸出去,仿佛要把什麼可怕的東西接引過來,加持自身。

    “紫極功第九重——紫氣東來!”

    大長老瞪大雙目,一字一句說道。

    聞言,葉塵若有所思,紫極功是流雲宗地級低階功法中最神妙的一種,第八重為紫眸冰心,第九重為紫氣東來,達到第九重,虛空中會有紫氣引入體內,增加戰鬥力,據說達到紫極功第九重巔峰,就會接引出一團紫氣蓮花,蓮花護體,防禦力暴增數倍。

    

Snap Time:2018-07-16 20:24:04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