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二十八章強強對決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強強對決

    羅寒山怔怔道:“葉師弟晉升到凝真境後期境界了?”

    前一步程俊把先天大裂勁突破到第八重巔峰,羅寒山已經很吃驚了,覺得這種事很少見,不是每次壓力都能讓人進步的,否則整個真靈大陸還不『亂』套,天天有人死鬥,隻能說,壓力有讓人突破的契機而已,實在想不到,葉塵緊跟著也突破了,而且是修為上的突破,直接從凝真境中期巔峰突破到凝真境後期,從那磅的元氣波動來看,他的凝真境後期似乎要比常人凝實許多,不存在真氣虛浮的現象。

    喝!

    一步踏出,銳利的氣流四散溢開,葉塵整個人仿佛融入到暴風眼之中,驚人的劍勢衝天而起。

    他單手握劍,一劍簡單直劈。

    “我的劍!”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劍怎麼自動出鞘了。”

    在場有許多翡翠穀內門弟子,他們中不少人佩戴著寶劍,但是此刻,寶劍不受控製的出鞘飛出,伴隨著葉塵的劍勢攻向程俊。

    有幾個實力比較高明,及時出手握住了劍,隻是任憑他催動真氣,寶劍依舊抖動不已,一個個頓時手忙腳『亂』。

    “哼!”

    翡翠穀其中一名內門長老冷哼一聲,單手一拂,劍意與眾多寶劍的聯係立刻被切斷。

    沒有眾多寶劍的加持,葉塵揮出去的粗大劍氣聲勢雖不是很赫,但依舊淩厲無匹,一波波白『色』的氣浪在後麵形成,仿佛急速變化的流雲,推動劍氣的速度。

    哢!

    劍氣與側刀幻影瞬間接觸,下一刻,側刀幻影被一切兩斷,縮小了三分之一的劍氣餘勢不消,狠狠擊在程俊的護體紫晶氣上。

    一抹驚豔的鮮血飛濺出來,程俊的胸口多出一道劍痕,深可及骨,這還是因為劍氣中途變向,飛向了天空,而程俊胸口的傷勢隻是被劍氣餘波切中罷了,否則哪還有命在。

    嗤!

    程俊一口鮮血噴出,這口血中竟蘊含了絲絲劍氣,把地麵擊穿,臉上頓時蒼白無血,整個人便要跪倒在地。

    忽的,一道人影落在程俊旁邊,扶住了他。

    是翡翠穀的一名內門長老。

    “四招,四招打敗了程俊,剛才那一劍觸『摸』到劍意的邊緣了吧!”

    “恩,我也感覺到一股鋒芒之意掠上心頭,還以為是錯覺。”

    “聽說劍意一出,能斬斷虛無之念,萬邪不侵!”

    “此子何德何能,竟率先觸『摸』到劍意,唉!”

    眾人驚訝之有,感歎之有,當然,更多的是嫉妒,以他們的年紀,修為再想進步很難,唯有從其他方麵增加戰鬥力,毫無疑問,劍意和刀意都是眾人夢寐以求的,如果這兩樣虛無的東西可以買的話,他們傾家『蕩』產都要去買,不惜一切。

    流雲宗這邊,大長老和四長老虛驚一場,而後欣慰一笑,葉塵的出『色』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回去後定要匯報給宗主。

    羅寒山搖搖頭看向徐靜,“驚才驚豔,如今,我總算明白這個意思,或許,他能帶我們走出天風國,與南卓域那些年輕一代中的妖孽爭鋒抗衡。”

    徐靜不答反問,“你現在也是公子級的實力吧!”

    羅寒山不語,眼中有光芒在閃爍。

    扶住程俊的翡翠穀內門長老為他驅除劍氣,見他傷勢嚴重,猛地轉頭望向葉塵,厲喝道:“切磋表演,下手卻如此狠毒,讓我教教你怎麼做人。”說完,一巴掌淩空揮向葉塵。

    砰!

    空間劇烈晃『蕩』,震得葉塵倒退不止。

    在他身前,流雲宗大長老不知何時出現在那,一掌擊潰對方的掌風,咆哮道:“程越,不要太欺人太甚,葉塵已經手下留情了,難道你以為我流雲宗的弟子可以任你『揉』捏。”

    “你!”那名翡翠穀內門長老目光凶狠,程俊是他的外孫,一直對他報以厚望,今天不但四招慘敗,還受了不輕的內傷,隻覺得熱血往頭上直湧,幾乎要失去理智。

    莊慶賢深深看了一眼葉塵,對翡翠穀內門長老喝道:“還嫌丟人丟得不夠,快帶程俊去療傷。”

    等對方帶走程俊,莊慶賢深吸一口氣,揚聲道:“切磋表演點到為止,希望大家克製一點,不要逞強鬥狠。”剛才葉塵的確手下留情了,他也不好說什麼,否則會給人眾人留下不公正的印象,有損威名。

    接下來,切磋繼續進行,不過都是其他大勢力中年輕俊傑的對決,真正頂尖的年輕高手都覺得還不是時候。

    石破天此刻非常不爽,他剛才看了一眼姬雪雁,見對方死死盯住葉塵,根本沒注意到自己,這讓他感覺被徹底忽視了,以往對方雖然對他也不是很感冒,但至少保持著一定的敬重,關係在他看來已經很不錯了,有一定希望,隻是現在,本就不大的希望完全湮滅。

    “葉塵,不要以為贏了程俊就很了不起,真正公子級的實力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再過幾場,我就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差距,什麼是絕望,我要你的半步劍意破滅,生不如死。”石破天表情如常,內心波濤洶湧,他已經想到一個計劃,就是完完全全粉碎葉塵的信心,一個失去信心的劍客,劍意很可能會黯淡破滅,更何況葉塵還沒有領悟真正的劍意。

    陰森的看了一眼葉塵,石破天眼神邪惡無比。

    翡翠穀內門弟子中,葉萱不可置信的盯著坐在椅子上的葉塵,剛才,若不是內門長老出手,她的劍也必然自動出鞘,融入到葉塵的劍勢中,她無法理解,一個以前那麼廢的人,怎麼突然就煥發出強烈的光彩,而且這光彩越來越盛,已經快達到天風國年輕一代的巔峰了。

    “葉師妹,他也就囂張這一會兒而已,今次石師兄會出手教訓他的。”旁邊,崔世明有意無意說道。

    葉萱一愣,“貌似不容易吧!”

    “你太小看石師兄了,別說葉塵,就算北雪公子端木公子,對上石師兄也不一定能穩占上風,他已經是真正的公子級實力,隻差一個公子稱號了。”說出這番話,崔世明心中十分得意,他知道,石破天不出手則已,出手就必定讓對方付出慘重的代價,至於什麼代價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自己日後也必須加倍努力,葉萱師妹天賦很高,現在的戰鬥力幾乎和他平持,很有可能會超越他,讓他感受到一些危機。

    “我於嶽,要挑戰南羅宗核心弟子南宮雲。”隨著又一場切磋結束,北雪山莊那邊,‘霸刀’於嶽突然走了出來,指名挑戰‘雨俠’南宮雲。

    “是‘霸刀’於嶽,林奇還沒成長起來之前,他是公認的北雪山莊年輕一代第二高手。”

    “於嶽的刀法霸道無邊,雖然被林奇追趕上來,但還不一定能贏他。”

    “不過‘雨俠’南宮雲也不差,據說他得到了南羅宗宗主的真傳,修煉的是‘天一聖水訣’。”

    “天一聖水訣,這不是南羅宗鎮宗絕學神水訣的前期功法嗎?”

    眾人議論紛紛,之前葉塵和程俊的切磋雖然很精彩,但終究不是公子級實力的對決,如今有公子級實力的年輕高手除了北雪公子和端木公子,分別是翡翠穀的石破天和柳無相,南羅宗秦雨蓮,流雲宗朱梅,紫陽宗歐陽烈,北雪山莊林奇,其他人隻能算公子級實力的候補,‘霸刀’於嶽和‘雨俠’南宮雲正是其中之一,當然,公認歸公認,總有失實之處,說不定被認定有公子級實力反而沒有這麼厲害,公子級實力候補卻有真正的公子級實力,反正不打上一場的話,大家隻能根據蛛絲馬跡揣摩。

    南宮雲一臉微笑的走了出來,“於嶽,我就知道你會挑戰我,半年前的一戰還未結束啊!”

    “沒錯,你我一戰,必須分出個勝負,現在厲害的人太多了,再不努力突破,哪還有我們的位置。”於嶽身高足有兩米以上,虎背狼腰,往那一站,雄渾的刀勢四散彌漫,整個人仿佛變成了一把刀,一把沉重迅猛的刀,隨時都會發出致命一擊。

    南宮雲認真道:“既然如此,那就出手吧!我也希望能從壓力中尋求突破。”

    “瘋魔一刀!”

    於嶽勢如猛虎,一步跨出,數十步的距離直接被無視,一刀劈開空氣,帶著虛幻的刀影斬向南宮雲。

    鏗鏘!

    南宮雲手一揮,如水波一樣的真氣揮灑出去,淩空化為數十記透明劍光,迎向刀影。

    葉塵見到南宮雲的手段,心神一動,“好高明的功法,把真氣煉得和水一樣,但又比水來的沉重,類似重水一類的『性』質,一滴估計都有數百斤重,數十滴就令人難以阻擋了。”

    羅寒山見多識廣,在旁邊解釋道:“南羅宗宗主的來曆很神秘,沒有誰知道她是從哪來的,神秘崛起,而後創立了五大宗門之一的南羅宗,南羅宗最頂級的絕學叫做神水訣,十分奇妙,據說修煉到極致,一滴水波真氣就有萬斤重量,可以『操』控雨水,使得某一區域水量陡增,這天一聖水訣為神水訣的前期功法,應該隻有其五分之一的威力,不過也很可怕了。”

    葉塵點點頭,他以前聽說過南羅宗宗主的事跡,對方雖然是一介女流,豪心壯誌絲毫不遜『色』男人,硬是把南羅宗打造成五大宗門之一,論綜合實力,甚至要略勝流雲宗一籌,當然,以前的流雲宗其實很強大,隻是後來被紫陽宗陰了一把,高手死傷慘重,從八品宗門跌落到九品宗門,現在還在努力恢複元氣之中。

    麵對沉重的水波真氣,於嶽絲毫不懼,厚重長刀猛烈劈砍,強勁的刀光震得水花四濺。

    “開山八式!”

    突然,於嶽猛地躍起,一刀平平無奇斬出。

    噗嗤!

    南宮雲的水波真氣被一層層砍裂,迅速蔓延,一些水滴狀的真氣甚至落在地上,把地麵砸的千瘡百孔。

    “水幕合一!”

    後退三步,南宮雲雙手合什,朝前推去。

    嘩啦!

    剩下來的水波真氣融合成一個水球,與於嶽的長刀撞擊在一起,硬是把對方給震退十數步。

    

Snap Time:2018-08-14 14:27:44  ExecTime:1.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