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零一章六月將到


    第一百零一章 六月將到

    半日後,葉塵上了岸。

    讓他哭笑不得的一幕發生,古水湖的掌櫃和夥計竟然無影無蹤,至於他和曲鳴的馬自然也沒了。

    兩人騎得都是黑棕馬,每一匹價值六萬兩銀子以上,加起來就是十二萬兩,足夠普通人舒舒服服的過上十輩子,若是不想普通的活著,也可以買座小莊園,自己成為老爺,坐擁三妻四妾,丫鬟無數,總之,這輩子若是無災無難,什麼都有了。

    “希望你們運氣一直好下去,不要再碰上我。”葉塵倒不在乎一匹黑棕馬,隻是很反感順手牽羊的人,若是給他碰上的話,不介意送他們進牢房,吃一輩子牢飯。

    身形一閃,葉塵徒步掠向遠方。

    古泉鎮。

    花仙酒樓。

    酒樓老板是一名貌美少『婦』,年齡不過二十五,夫君是方圓數百赫赫有名的劍客,名氣甚大,而她本人也是一位凝真境後期武者,人稱花仙子,自從她經營酒樓以來,生意蒸蒸日上,竟不比她夫君的名頭小。

    酒樓二樓,為數不少的江湖客坐在那喝酒聊天,時不時在言語上吃吃老板娘的豆腐。

    “老板娘,你家那位好幾年沒出手了,不知如今劍法達到什麼地步?”有人借著其夫君名頭,和花仙子搭話。

    花仙子似笑非笑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據他所說,一劍斬斷金水河不成問題。”

    “一劍斬斷金水河!”這些江湖客麵麵相覷,金水河是古泉鎮附近的一條大河,最寬處有數百米,最窄處也有百多米,哪怕一劍斬斷最窄處,那也非同小可,除了本身劍法強悍不說,修為起碼達到了抱元境初期巔峰,甚至抱元境中期境界。

    花仙子把眾人的神情收在眼,暗地滿意的點點頭,她開花仙酒樓以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她的美『色』,若不是夫君的名氣和實力擺在那,來強搶她的人都有,現在敲打一下是必須的。

    “你找了位好夫君啊!以二十六歲年紀達到如此境界,足以和宗門弟子相提並論了。”

    “哪!”花仙子說話的同時,目光卻放在靠窗的位置,那坐著一位身穿月白衣袍的少年,容貌清秀俊逸。

    這時,有人說道:“六月將到,流雲宗內門弟子排名賽也該開始了,說實話,我倒想去看看。”

    “我也想去看看呢!可惜沒人邀請我。”

    “邀請你?做夢吧!一些抱元境武者都沒有被邀請,更不要說你了,除非你是哪位流雲宗內門長老的親戚,那倒是有些可能。”

    “說說而已,對了,花仙子,你夫君被邀請了沒。”

    花仙子點點頭,“邀請函十日前就送到了,不過我夫君正在閉關,也不知道能否來得及。”

    她的夫君叫宋青雲,人稱青雲劍客,二十一歲跨入抱元境,一手劍法淩厲萬分,在天風國都小有名氣,不然也不會被流雲宗邀請前去觀看內門弟子排名賽。

    “嘖,能被流雲宗邀請是莫大的榮幸,不過以青雲劍客的威名,被邀請是正常的,咱們這片區域,除了青雲劍客之外,也就那個老拐子和五嶽掌裴中立被邀請了。”

    “裴中立,這人不是流雲宗十大內門弟子之一,裴少卿的父親嗎?”

    “恩,裴家在方圓數百是第一家族,而那個裴少卿也爭氣,十二歲成為流雲宗外門弟子,十三歲內門弟子,如今才十六歲,就成了流雲宗十大內門弟子之一,排名在前五之列。”

    “裴少卿,此子的確很優秀,不過別看他態度和氣,與人交手可不和氣,十分凶殘。”

    “不出意外的話,此子有進前三的可能『性』,說不定能爭奪第一。”

    “不見得,裴少卿的好朋友鬼劍李狂也不能小覷,聽說他兩年前曾得到一部地級低階劍法,哪怕隻領悟了六七成,也足以傲視群雄了。”

    鬼劍李狂!

    身穿月白衣袍的少年耳朵微微一動,把眾人的談話聽的清清楚楚,那裴少卿他倒不怎麼在意,而鬼劍李狂讓他提起些興趣,此人他聽說過,從小在劍法上有獨到的見解,一手劍法神鬼難測,與堂堂正正的劍法涇渭分明,所以一直未曾修煉流雲宗的劍法,直到某次,他意外得到某一位死去前輩的傳承,學習了一部地級低階劍法——鬼影九劍,憑借此劍法,聲名直線上升,在江湖上闖下‘鬼劍’的名號,可以算得上十大內門弟子中第一劍客。

    俊逸少年自是葉塵,他失去黑棕馬後,速度不降反增,一日能行三千多,這還是因為怕真氣損耗太劇烈,趕一陣子歇一陣子,古泉鎮正巧在路線之中,便來到花仙酒樓休息一番。

    “我已經觸『摸』到劍意的邊緣,可惜孤峰十三劍品級不高,終究有些吃虧,不知道內門弟子排名賽會有什麼獎勵?”葉塵目前最強的還是霸拳,孤峰十三劍雖然有劍氣之利,難免遜『色』一分,遇上鬼劍李狂沒有必勝的把握。

    至於裴少卿名氣似乎比鬼劍響亮,隻是葉塵還是對用劍之人比較感興趣。

    “鬼劍算什麼,內門十大弟子中,有誰比得上血影刀蒙衝,他可是流雲宗,唯一完成千人斬的弟子,連核心弟子都未曾辦到,隻怕今年他不但要蟬聯內門第一弟子,還要挑戰其他核心弟子,而以他的刀法,核心弟子前十五是沒問題的。”

    “說的也是,蒙衝的第一內門弟子身份確之鑿鑿,其他人隻能競爭第二名到第十名,或許還會有更傑出的內門弟子冒出來,與前十大內門弟子爭奪名次,激烈萬分啊。”

    “哼,我明天就去找小舅子要份邀請函,他和流雲宗某一位內門長老關係不錯,應該有希望!”

    “我堂哥的師父曾經出自流雲宗,不知道能不能帶上我。”

    眾人一番議論,反而把自己說的心癢癢的,恨不得立刻有份邀請函在麵前。

    此時,葉塵已經用完午飯,隨手丟下一錠重十兩的銀子後,起身從眾人之間穿過,往樓下走去。

    一名江湖客無意瞥到葉塵衣袖位置的雲紋,低聲道:“想不到這還有一位流雲宗內門弟子,真是看走眼了。”

    江湖上穿月白衣袍的人有很多,再加上葉塵這些天沒日沒夜的趕路,衣服上沾了些灰塵,顯得不那麼醒目,所以並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現在聽別人這麼一說,眾人才發覺葉塵的確是流雲宗內門弟子。

    花仙子暗暗一笑,她早就察覺葉塵的身份了,不過看他才是凝真境中期修為,怕是競爭內門十大弟子不太可能,當然,到底有沒有可能,和夫君去看看就知道了,希望夫君盡快出關。

    

Snap Time:2018-01-20 09:32:18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