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十五章鬼魂


    第六十五章 鬼魂?

    馬背上,葉塵搖了搖頭,又把屠元血手秘籍放了進去,這等武技禍害太大,宗門最忌憚的是武學傳出去,哪怕和自己沒幹係,隻要學了就倒黴,說不定就會被廢去武功,個人力量和邪血宗這樣的龐然大物比起來,太弱小了。

    何況屠元血手再厲害也隻是人級頂階武技,還沒達到讓葉塵冒險修煉它的程度。

    心神再次沉入靈戒中,葉塵取出書架上的第二本秘籍。

    拿在手中一看,這本秘籍居然是秘而不宣的秘技。

    “地爆天驚,人級頂階秘技,修煉者需全身真氣灌注於腳掌之上,借由特殊的震波傳遞出去,到達指定地點後爆發,秘技分三重境界,第一重,真氣撕開大地,直衝對手;第二重,真氣隱入地底,無聲無息在指定地點爆發;第三重,真氣潛伏於地底,可以遠距離控製爆發,極為消耗真氣。”

    恩,葉塵眉頭一揚,從上麵所描述的境界來看,血手屠夫隻練到第一重,攻擊較為明顯,對手感應夠強,速度夠快的話還是可以躲開的;第二重就有點難防了,真氣隱入地底,無聲無息的來到腳底下,猝不及防,還真可能炸死同等級武者;第三重則開始變態起來,竟然可以把真氣潛伏在地底,遠距離控製爆發,那不是相當於遙控地雷。

    葉塵暗自慶幸一番,血手屠夫要是把地爆天驚修煉到第三重,自己縱然能全身而退,少不了也要受些驚,這還是因為靈魂力夠強,速度夠快的原因,換了其他人,根本來不及避開,或者避開的距離不夠大。

    當然,秘技就是秘技,修煉難度幾倍於同級別武技,而修煉地爆天驚秘技的難度絕對不在地級低階武技之下,資質不高的人,花上十年都未必能達到第三重。

    秘技在手,葉塵自然不會放過,打定主意要把它修煉成功,當做自己的殺手之一。

    接下來是第三本秘籍,也是最後一本秘籍。

    “斂氣訣,地級低階輔助功法,分為上下兩境界,下境界,在凝真境層次,可以隨意改變真氣波動,隱藏一個階位的修為;上境界,在抱元境層次隱藏一個階位的修為,超過抱元境,斂氣訣無法使用。備注:與斂氣訣對立麵的是一門叫做望氣訣的輔助功法,兩者相遇,境界高者勝。”

    看到這,葉塵明白,什麼叫境界高者勝,別看斂氣訣隻有兩大境界,遇到和自己同一個境界的幾率很高,但同樣是下境界,隻要自己的境界比對方高出一絲,那也是高,對方便無法憑借望氣訣看穿自己的修為,反之,對方的境界若是比自己高出一絲,自己便無所遁形。

    “好一個斂氣訣,足可以用到抱元境層次!”葉塵心中歡喜,有了它,自己生存的幾率大增。

    至於遇到修煉望氣訣的武者,短時間內可以忽略不計,天地之大,兩人碰上又談何容易,除非有某個宗門,把望氣訣當成普通貨『色』傳下去,前提是對方擁有望氣訣。

    退一步而言,就算碰到又如何,葉塵有信心把斂氣訣修煉到上境界巔峰,如此的話,對方也隻有把望氣訣修煉到上境界巔峰才有一半的可能看穿自己,一半對一半罷了。

    黑棕馬狂奔,眨眼跑出去數十米,兩旁的景物飛速倒退,模糊一片。

    黑夜無星,殘月高掛,濃濃的雲層在天邊緩緩移動,鋪天蓋地。

    “估計後半夜要下雨了,還是找個地方休息一晚上吧!”昏暗的小道上,清脆的馬蹄聲由遠及近,騎在馬背上的葉塵如是想。

    本來他準備連夜趕路,第二天傍晚時分就能到達流雲宗,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又行了一會兒,遠處有點點燈火印入眼簾。

    是個村落!

    村落不大,借著黯淡的月光,葉塵真氣聚集到雙目,輕易能看到哪家點著燈火,哪家房子大點。

    片刻功夫,葉塵來到村口。

    下了馬,他一手牽著韁繩,抬步走了進去。

    馬蹄聲早已驚醒不少人,許多人家的燈火亮了起來,嘈雜的聲音『亂』成一片,顯然在找家夥。

    隨著附近人家門戶大開,從中衝出來一批人。

    “你是誰,來黃石村幹嘛!”

    “你可不要輕舉妄動,我們不會怕你的。”

    葉塵苦笑,忽的一掌把地麵擊出個大洞,“我隻是來借宿一晚上,明天就走,以我的實力,想要對你們怎麼樣太輕鬆了。”

    “你真的是來借宿的?”為首的漢子光著膀子,手上拿著一把鋤頭,他看著地麵的坑洞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問道。

    葉塵點點頭,“你看我像搶匪嗎?”

    “是不像!”漢子在打量葉塵,見他一襲月白衣袍,材料上等,怕是邊邊角角就能讓自己過上個把月,其腰上配著寶劍,年齡不過十五六歲,清秀俊逸,出塵脫俗,哪像無惡不作的搶匪。

    鬆下一口氣,漢子高聲道:“好了,大家都回去吧!這人不是搶匪。”

    聞言,大部分人都轉身回到自家,隻剩下少部分看熱鬧的。

    漢子也不去管,對葉塵道:“我家還有空房,你可以進來借宿,至於借宿費嗎……”

    葉塵取出一塊銀子扔到對方手上,“夠了吧!”

    “夠了,夠了,春花,快給少俠整理一下空房。”漢子喜笑顏開,大聲斥房的媳『婦』。

    葉塵環顧四周,發現沒有一家有院子,說道:“你看我這馬係在哪?”

    “馬!我家門後有棵折斷的大樹,你就係在那吧!”漢子盯了黑棕馬一眼,手指著房屋後麵。

    “好!”

    牽著馬來到地點,如漢子所言,這有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隻不過是折斷的,隔著房子根本看不到。

    係好繩子,葉塵從儲物靈戒倒出一大推草料,對黑棕馬道:“今天休息好,明天還要趕路。”

    噗嗤!

    黑棕馬鼻子噴出兩團氣流,低下頭吃著草。

    葉塵正要離開,無意中看到遠處的夜空有異狀發生,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是鬼魂,還是……”

    

Snap Time:2018-06-25 18:04:13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