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六十四章邪血宗


    第六十四章 邪血宗

    翻遍了血手屠夫全身,葉塵沒有找到任何貴重的東西,隻有幾百兩金票和散銀。

    “難道我的運氣真的這麼差?不對,這血手屠夫說從死去的宗門弟子那得到大量的財富,而且又說過會離開天風國,去其它的國家,身上不可能隻有這麼點銀子,那麼,肯定另有玄虛。”

    不信邪的葉塵釋放出靈魂力,在血手屠夫身上一寸一寸的探測著。

    片刻。

    葉塵眼睛一亮,伸手觸到血手屠夫的腰帶。

    腰帶內有一塊小小的凸起,形狀類似戒指,手觸『摸』到時,淡淡的靈氣波動傳了過來。

    “是儲物靈戒,原來如此。”葉塵不得不佩服血手屠夫的老謀深算,把最貴重的東西藏在腰帶麵,若不是他精神力強橫,十有八九會錯漏,失去一次發財的機會。

    人多口雜,葉塵真氣灌注到指尖,不動聲『色』的劃開血手屠夫的腰帶,把儲物靈戒『摸』了出來,然後看也不看就收到自己的儲物靈戒。

    至於騰雲龍的財富,葉塵覺得麻煩,就不收取了,免得到時候紫陽宗興師問罪,把對方的死推在自己頭上。

    搜身完畢,葉塵這才打量起血手屠夫的頭顱。

    頭顱麵目猙獰,無數刀疤糾結在一起,口鼻都分不清楚了,唯有那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死死瞪著葉塵。

    搖搖頭,葉塵從儲物靈戒取出一塊黑布,伸手一吸,血手屠夫的頭顱淩空落在黑布上麵,旋即利索的包起黑布,自上麵打了個結,把頭顱裹得緊緊的,從外麵隻能看到些許輪廓。

    憑著它,才可以到騰雲大殿領到賞金,並且記上個人成績。

    “少俠,你不能這麼一走了之啊,我的酒樓全部毀了,食客也死了很多,讓我怎麼辦。”占著葉塵是宗門子弟,應該不會濫殺無辜,年齡四十多的酒樓老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跑了出來,哀聲道。

    葉塵皺起眉頭,這酒樓是血手屠夫和騰雲龍摧毀的,麵的食客基本上也死在兩人交手的衝擊波下,和他並無多大幹係,隻是現在血手屠夫已死,他得到對方的全部財富,不賠償的話也說不過去。

    心念頭閃過,葉塵取出兩張麵額千兩的金票,開口道:“這有兩萬兩銀子,足夠買下你的酒樓和賠償那些無辜死去的人,不過你要記住,其中隻有一千兩是你的,若是敢貪汙一分一毫,下一次死的就是你。”

    烏石鎮地理位置偏僻,建築破舊,一座酒樓的價值不超過一千兩,而人命就有些難計算,富貴人家的人命幾十萬兩都賠不起,若是大家族子弟,那就準備賠命吧!錢,他們有的是。

    以天風國國法來算的話,因意外死去的普通人,需賠償其家人五百兩銀子,這五百兩銀子足夠普通人家過上十年,現在葉塵一下子拿出兩萬兩銀子,去除酒樓的一千兩,其餘一萬九千兩可以賠償三十八戶人家,而死去的人遠遠沒有達到三十八人。

    不知是不是貧民的悲哀,相對於家人的『性』命和五百兩銀子,他們寧可選擇後者,至少後者可以保證他們十年內安枕無憂,子女娶媳『婦』的錢也有了,還可以把家重新修理一下。

    酒樓老板小雞啄米般不停點頭,“少俠放心,這有這麼多人見證,我哪敢貪汙一分一毫。”

    “希望如此。”葉塵想想也是。

    把金票遞給對方,葉塵正要離開,那些江湖客圍了上來。

    “少俠好身手啊!血手屠夫殺人如麻,很多人想殺死他,反被他所殺,今日血手屠夫一死,不知道有多少心感謝少俠。”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葉塵道:“各位抬舉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就算我沒有殺他,也會有別人殺了他。”

    “不知少俠姓名,我等敬仰。”

    葉塵想到闖『蕩』江湖就是為了名氣,有時候你不在乎名氣,別人也會因為你的名氣敬畏你,到頭來依舊逃不掉這個枷鎖,索『性』還不如大方點,便道:“在下流雲宗弟子,葉塵。”

    “原來是葉少俠,在下雙刀客徐山。”

    “在下奪命一拐孫如海!”

    “在下鐵腿劉萬!”

    一時間,江湖客們紛紛報出名號,他們自認為在這片區域,還是小有名氣的,若是能和流雲宗內門弟子拉上關係,以後聲威更盛,走出去都會讓別人高看一眼,留點麵子。

    葉塵心中苦笑,名氣有時也不是什麼好事,麻煩事諸多。

    好不容易擺脫這些人,天『色』已經到了下午時分。

    騎上黑棕馬,葉塵絕塵而去。

    人煙稀少的道路上,葉塵從儲物靈戒取出血手屠夫的靈戒,靈魂力探入進去。

    嗡!

    一絲若有若無的波動擴散,葉塵看到了靈戒中的空間。

    空間有一丈見方,相當於一個小房間的容量,麵堆滿了黃金白銀,金燦燦的光芒使得麵通明一片。

    細數一下,堆在地上的有一萬多兩黃金和三十幾萬兩白銀,旁邊還有一疊金票,加起來也有六萬兩,總數超過了十萬兩黃金,也就是上百萬兩銀子,絕對是一筆巨富。

    要知道連葉塵的父親也不過幾十萬兩的身家,雖說他不需要花自己的銀子,一切有家族報銷,但足以說明事實。

    除了錢財等俗物,角落處的小書架上擺放著幾本秘籍。

    葉塵心神一動,從靈戒攝出書架最上麵的秘籍。

    秘籍封麵寫著四個驚心動魄的血『色』大字——屠元血手!

    打開一看。

    “屠元血手,人級頂階武技,陀羅國七品宗門邪血宗獨門武學,修煉者需吸收天地間稀少的血罡煞氣,血罡煞氣越重,威力越強,一旦修成,足可輕易破除同等級武者的護體真氣,奪人『性』命。”

    竟然是陀羅國七品宗門邪血宗的武學,葉塵心有疑慮,要知道邪血宗在陀羅國都是一等一的大宗門,綜合實力還要高於翡翠穀,其門人邪『性』十足,動手就要殺人,無所顧忌,卻不知道屠元血手秘籍怎麼跑到了血手屠夫手上了。

    

Snap Time:2018-07-23 04:34:31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