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二十一章寒山公子


    第二十一章 寒山公子

    “來者何人!”

    山腳下,四名守山弟子攔住一行人。

    冷峻青年上前一步,高聲道:“我們來自翡翠穀,這位是內門長老木逢遠,還不放行。”

    “翡翠穀,內門長老!”守山弟子一驚,在天風國,翡翠穀弟子出門在外都是橫著走的,更何況還來了一位內門長老,那簡直就是霸主級的人物,皇帝都要以禮相待。

    “幾位這邊請。”最前麵的守山弟子做出笑臉,並對旁邊的人擠擠眼,“快去通報守山長老。”

    不一會兒功夫,翡翠穀來人轟動了整個流雲宗。

    流雲宗迎賓大廳。

    除了幾位內門長老坐於左手位置上,主位上還坐著一位中年男子,他年約四十歲,骨架粗大,一雙虎掌放置在椅子扶手上,端坐在那頗有虎踞龍盤的味道,正是流雲宗第一高手,宗主羅行烈。

    本來一位普通內門長老過來,羅行烈不需要親自迎接,交給內門大長老或者二長老都可以,隻是這次來的木逢遠不簡單,是翡翠穀內門長老中排名前十的存在,修為達到抱元境後期,實力比羅行烈都低不到哪去。而大長老二長老以及三長老在實力上不一定遜『色』對方,但想要壓製也非常難,出於麵子,羅行烈不希望出現客強主弱的現象,隻好親自出馬,因為流雲宗隻有他在實力上明顯高過對方。

    右手位置,木逢遠和三名年輕人依次而坐。

    “哈,木長老,什麼風把你吹來了,有失遠迎!”羅行烈先是爽朗一笑,旋即目光落在木逢遠的身上。

    木逢遠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茶杯道:“還望羅宗主不要怪罪我們不請自來。”

    流雲宗大長老同樣是個老者,體態略顯肥胖,“哪的話,我們宗主聽說你來了,可是親自出來待客。”

    羅行烈點點頭,話鋒一轉道:“不知木長老來此有何貴幹,總不能是特意拜訪吧!”

    “拜訪是當然的,順便處理一下小輩的私事。”

    “小輩的私事,所為何事?”羅行烈有些訝異。

    木逢遠清了清嗓子,問道:“不知貴派是否有個叫葉塵的外門弟子,這位是他的妹妹葉萱,另一位也與他有些關係。”

    此話一出,羅行烈和流雲宗幾位內門長老頓時看向葉萱和絕美少女,不由發出一聲讚歎。

    兩女美貌還在其次,其修為才是眾人看中的。

    葉萱看樣子還不到十五歲,修為卻已達到凝真境初期,其真氣多少有些駁雜,應該是剛踏入沒多久,論天賦的話,流雲宗不缺少這樣的天才,但也不多,更何況對方還是個女流之輩。

    另外一個絕美少女則有些恐怖,年紀隻不過比葉萱略大,修為竟然達到了凝真境中期巔峰,再給她幾個月時間,達到凝真境後期也不是問題,天賦實在太出眾了,在流雲宗絕對能排到前三,或許更靠前。

    羅行烈不動聲『色』的歎口氣,翡翠穀的天才真是層出不窮,隨便拉出一個都足以和流雲宗最出『色』的弟子爭鋒,難怪能一直霸占天風國第一大宗的位置,連北雪山莊都要略遜一籌。

    “姑娘姓甚名誰!”大長老忍不住問道。

    絕美少女神情自若,“大長老好,在下姬雪雁。”

    “姬雪雁,莫不是姬家子弟?”

    “正是。”

    羅行烈笑道:“姬家有你這樣的子弟,八大家族之一的位置更加穩固了,可喜可賀。”

    “是啊!”其他幾位內門長老頷首同意。

    “來人,去把葉塵宣進來。”羅行烈並不認識葉塵,但他是宗主,隻要一句話就行了。

    一直不做聲冷峻青年經過木逢遠的同意,起身開口道:“羅宗主以及各位長老,柳無相有個不情之請,希望在解決姬師妹的事情之前,能和貴派的寒山公子交手一番。”

    羅行烈麵『色』一僵,“你說的是犬子羅寒山。”

    木逢遠微笑道:“柳無相是本門四大核心弟子之一,和寒山公子交手應該不會辱沒他吧!”

    “這是自然,隻是犬子身體有恙,也許不能應承此事。”羅行烈麵有難『色』,仔細觀察,可見他眼睛深處隱藏著一抹黯然。

    柳無相有些失望,還想說什麼,卻被木逢遠勸阻。

    “爹!”突然,迎賓大廳外出現一名藍衣青年。

    羅行烈吃驚望去,“寒山,你怎麼來了。”

    藍衣青年看向柳無相,說道:“爹,答應他就是,我也想見識一下‘掌絕’柳無相的實力。”

    “可是……”

    “放心,我自有分寸。”藍衣青年正是寒山公子羅寒山,也是羅行烈的兒子,核心弟子中排名第二,僅次於‘暗香劍’朱梅。

    柳無相站起身,“兩年前,天風國年輕一代最強的四個人被封為四大公子,分別是本門大師兄翡翠公子,北雪山莊北雪公子,八大家族之首端木家族的端木公子,以及流雲宗寒山公子。如今我大師兄以及北雪公子他們正在衝擊抱元境層次,你卻丟掉了流雲宗核心弟子第一的名頭,實在讓人不理解。”

    羅寒山不卑不亢道:“朱梅贏我是正當光明的,想必你們對她的實力也有所了解。”

    “暗香劍朱梅,的確很強,但說實話,比我大師兄差了不止一籌,可能你對我大師兄的認知還在兩年前,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羅寒山不欲和對方爭辯,開口道:“閑話少說,不知道如何比法。”對方是翡翠穀四大核心弟子之一,被天風國年輕一代稱為‘掌絕’,一身真氣和掌功強悍無比,據說隻在翡翠公子之下,不容小覷。

    “很簡單,對三掌即可,咱們還不到真正對決的時候。”

    “如你所願,就在這吧!”

    場上的羅行烈,木逢遠,以及眾位流雲宗內門長老,俱都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兩人,年輕一代最頂尖的對決可不多見,尤其是羅行烈,臉上的緊張已經掩飾不住,既擔心又有些期待。

    姬雪雁和葉萱更是目放異彩,能見識到師兄柳無相與寒山公子的對決,這次果然沒來錯。

    “請!”羅寒山走前幾步,一手負於背後,一手虛引。

    柳無相大踏步走來,“希望你全力以赴,否則將不是我對手。”

    “自然!”

    

Snap Time:2018-07-18 11:13:30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