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劍遊太虛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  劍道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道獨尊最新章節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張浩然篇(15-11-02)     

第十九章純元功


    第十九章 純元功

    究竟選哪一門?

    葉塵略微沉思一下,很快有了選擇,伸手拿起那本身法秘籍金雁功。

    做出這樣的選擇是有理由的,相比攻擊武技和防禦武技,身法武技更加適合生存,要知道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當速度快到一定境界,敵人還沒打到你,你就已經傷到對方,這不是比任何攻擊武技都要厲害。退一步講,就算你打不過對方,也可以利用過人的速度逃逸,而防禦武技固然可以守住一時,卻不能守住一世。

    至於寸遊步,八步趕蟬和金雁功三門身法武技中,為什麼單單選擇金雁功,葉塵沒多少想法,隻是一種感覺而已。

    武技秘籍選好了,接下來就是功法秘籍。

    “你什麼意思?這本鐵衣功是我先看上的。”就在這時,第三排書架旁邊突然發生吵鬧聲。

    葉塵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誰,好奇的從書架與書架之間走出,目光循著聲音望去。

    十步外站著兩個人,一人相貌俊秀,年齡不過十三歲,看上去略顯稚嫩,不是張浩然又是誰,應該是剛來的;另一人十七八歲,身穿黃『色』勁衣,體型孔武有力,一雙膀子比張浩然胳膊都粗,國字臉,方下巴,眼睛卻很細長,透著陰冷的光芒,仿佛猛虎和毒蛇的綜合體。

    兩人的紛爭源於一本人級高階防禦武技‘鐵衣功’,這門武技品級不高,卻相當實用高效,受歡迎程度不下於人級頂階武技,張浩然本想拿回去修煉修煉,好彌補防禦太低的缺憾,卻不料剛到手就被對方搶了過去,末了還瞪了他一眼,意思是識相的快滾。張浩然哪受得了這個氣,當即怒了起來。

    黃衣少年嘿笑道:“一個外門弟子還敢這麼囂張,滾回家吃『奶』吧!”

    張浩然臉『色』陰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黃炳文,十七歲,凝真境初期修為,清風城城主府二少爺。”

    “知道就好!”黃炳文一臉傲然。

    “呸,十七歲才凝真境初期,還好意思出來丟人現眼,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狂。”張浩然語出驚人。

    這番話一說出,圍觀的人議論紛紛。

    “這人是張浩然吧!難怪敢和黃炳文對著幹,不過語氣夠犀利,隻怕會得罪許多人。”

    “十三歲練氣境十層巔峰,若是能在年底前突破到凝真境,將會是流雲宗排名前五的天才。”

    “黃炳文怕是踢到鐵板了,聽說張浩然很被內門的劉長老看好,連人級頂階武技虎咆龍拳都破例讓他修煉。”

    黃炳文聽到周圍的聲音麵『色』不好看,陰森道:“小子,你有種,不就是靠著關係才敢囂張嗎?”

    “笑話,我張浩然需要靠關係,敢不敢打一個賭,兩個月後在武道廣場對決,輸的人給對方認錯。”張浩然又扔出一枚重磅炸彈。

    黃炳文和周邊的內門弟子全都愕然,開什麼玩笑,一個外門弟子要挑戰內門弟子。

    “好,好,如你所願,我黃炳文接著就是。”雖然和外門弟子比武有失身份,但他隻要輕輕鬆鬆打敗對方就行了,到時候別人一定覺得張浩然不知天高地厚,而不會指責他。

    唰!

    伸手從黃炳文手中奪回鐵衣功秘籍,張浩然頭也不回的下了樓。

    黃炳文臉『色』鐵青,一股無名火無處可發,待發現二樓還有一名外門弟子,低喝道:“……看什麼看。”

    葉塵愣住,想不到自己竟成了對方的撒氣桶,心暗惱,嘴上冰冷道:“眼睛長在我臉上,看哪需要你批準嗎?”

    此話一出,圍觀的內門弟子又驚訝了,這是怎麼回事,今年的外門弟子一個比一個傲氣,前一個還好說,至少達到了練氣境第十層巔峰,後麵還有一位內門長老支持,眼前這個不過練氣境第六層中期,名氣不響,沒什麼人認識,口氣卻一點不比張浩然低。

    黃炳文簡直氣瘋了,渾身衣服無風自鼓,黑褐『色』的光芒透體而出,散發出無窮的壓力,似乎要出手。

    “黃炳文,你幹什麼,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其中一名黑衣黑發的內門弟子訓斥道。

    黃炳文打了個激靈,他差點忘記了,這是武技閣,動手是明令禁止的,一旦被發現,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且半年內不準進入武技閣。

    斂去真氣,黃炳文凶惡的看著葉塵,威脅道:“出了武技閣要你好看。”

    葉塵皺起眉頭,這人簡直和瘋狗一樣,逮著人就咬,隻是他實力還比較低,肯定打不過對方,若不想個辦法的話,肯定會吃虧。

    打定主意,葉塵抬起頭,“我也和你打個賭,兩個月後上武道廣場對決,誰輸了給對方認錯,敢於不敢。”

    仿佛晴天霹靂一般,黃炳文自己都愣住了。

    “哈!”好像聽到最好笑的笑話,黃炳文手指著葉塵道:“就憑你,難道你以為兩個月後就能打過我,簡直是癡心妄想。”

    “怎麼,你不敢?”

    “……我知道你是激將我,有何不敢,正好兩個月後一起教訓你和那個張浩然。”黃炳文還是有點耐『性』的,他知道越是忍住欲望,爆發的時候越是痛快,反正兩個月很快就會過去。

    “既然如此,那我不打擾了。”一刻鍾時間快要過去,葉塵還要選一門修煉功法,哪敢浪費時間。

    看著葉塵的背影,其他內門弟子表『露』出興趣,心盼望著兩個月趕快到來,說不定能看到有趣的一幕。

    修煉功法類別書架旁,葉塵認真的做出選擇。

    “六陽功,至剛至陽!”

    “枯木訣,氣息內斂,枯寂無聲!”

    “流雲勁,內氣運轉極快,帶有火勁!”

    “小天星功,以小博大,內氣精純!”

    修煉功法不多,卻也讓葉塵挑花了眼,各種各類的都有,甚至還有一些比較偏門的功法。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葉塵有些焦急,再不趕快的話,時間就要到了。

    心煩意『亂』的隨手拿起一本秘籍,葉塵眼睛定住,在這本功法之下竟還有一本秘籍,似乎是被人無意放在下麵的。

    秘籍封麵上寫著三個黑體字,“純元功!”

    

Snap Time:2018-01-19 00:03:06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