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

  
  “不好了,神尊,不好了!”
  本是去請丹溪先生的花明月回來了,卻並未帶來丹溪先生,而且看她那急切的樣子,像是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情一般。
  “怎麼了?”
  文星魂本是很鎮定的一個人,可看到花明月跌跌撞撞的樣子,卻也被她給影響了,有些著急起來。
  “丹,丹溪先生,被人襲擊了!”
  丹溪先生被人襲擊?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要知道丹溪先生自打從東瀛回來,就一直在研究文星魂衝峨眉山帶來的那能讓人功力瞬間暴增的神秘藥物,難道他的被襲擊會與那東西有關。
  ‘糟了!’
  文星魂心中暗叫不好,若襲擊丹溪先生的人是衝那東西去的,豈不是後果不堪設想。
  即使是那東西被盜,對文星魂來說其實影響也不是特別大,而此刻他最擔心的,便是丹溪先生和木瓦郡主的安危。
  本來指望丹溪先生能救回木瓦的性命,可現在丹溪先生也遇到襲擊。
  “君子劍和淑女劍呢?”
  文星魂這才想起自己派了君子劍和淑女劍兩人負責朱丹溪的安全,按說這二人武功也是極高,普通人想要同時將她們二人拿下,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一流的高手。
  而放眼整個中原武林,這樣的高手也是屈指可數的,按照文星魂的推測,最多不超過十人。
  “君子劍和淑女劍被打暈了,似乎並沒有什麼大礙,不過丹溪先生就……”
  花明月沒敢繼續說下去,她知道神尊很是看重丹溪先生,若是知道他也危在旦夕,那豈不是要發狂嘛!
  “你先把木瓦姑娘帶到絕倫宮安置,然後馬上去把蘇煙河給我找來!”
  “是!”
  文星魂見木瓦交給花明月,又轉而對各門派前來道賀的代表道。
  “各位武林同道,家中出了點小事兒,我現在要去處理,還請大家在此稍作休息,陽頂天旗主會代我好好招待各位!”
  他們的對話,在場所有人都聽見了,丹溪先生被人襲擊生死不明,這哪還能是什麼小事兒。
  要知道丹溪先生的名聲一向都是非常好的,雖說他也是九天絕倫宮的人,可向來隻要找他求醫,無論任何人他都會為其醫治,可以說是一個真正的活菩薩。
  “神尊有事兒就先去忙吧,我等在此休息便是,請神尊不必掛懷!”
  武當派宋遠橋受師父張三豐的影響,對文星魂很有好感,甚至有些崇拜,於是他便主動出來圓場。
  “告辭!”
  文星魂和莫冰兒竟憑空從原地消失了,本來文璋還有什麼話想對他說,卻也沒能來得及。
  說他們二人消失,其實並不準確,隻是他們離開的速度太,常人根本無法有所察覺而已。
  二人離開之後,現場開始紛紛議論起來,在場的諸多門派代表,都是相互認識的,彼此間也都有些交情,可唯獨文璋和桑巴米亞,卻隻能幹站著,有些不太自然。
  陽頂天也不知怎麼突然開了竅,朝文璋和桑巴米亞走了過來。
  “您就是文四爺吧,在下陽頂天,久仰大名!”
  要說陽頂天這小子,聰明就聰明在此處,他知道如今文璋也是九天絕倫宮的一員,而且隻是一個小小的大都分舵主,與他這四大旗主之首從身份上來說相差甚遠,就如同皇帝身邊在丞相和縣衙之中的小縣令一般。
  可那文璋是誰!他可是神尊的親叔公,是神尊祖父的親弟弟,即使他什麼也不是,卻也是怠慢不得的,更何況,人家好歹也是九天絕倫宮自己人,怎能和那前來為神尊新婚賀喜的其他門派客人在一塊兒。
  “原來是陽旗主,請恕屬下眼拙,未能識得陽旗主!”
  文璋對陽頂天一拱手,竟自稱屬下,給足了陽頂天這個旗主的麵子,陽頂天心中受寵若驚,可他也非泛泛之輩,哪會看不出文璋的心思。
  雖說自己身為旗主,可隻要人家在神尊麵前說上一句什麼,隻怕便會完全改變自己在神尊心目中的地位,所以陽頂天知道,這個人他是絕對不能得罪,而且還要好生招待的。
  “哎喲喲,您老可別跟我客氣,什麼旗主不旗主的,那些虛名都隻是平時在普通人那拿出來做做樣子的而已,今日在文四爺麵前,在下就是一個晚輩而已,對了文四爺,我們上去做做吧!”
  陽頂天指了指石壁上的密道,文璋當然知道他說的上去是什麼意思,九天絕倫宮,這個天下最神秘的地方,他還真的是非常好奇。
  文璋的腳都已經踏出去了一步,卻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停了下來。
  “怎麼了?”
  陽頂天有些驚訝,本以為自己好好招待文璋,定能讓他在神尊麵前為自己說幾句好話,可他卻停了下來。
  “這,神尊隻說把我們這些來客安排在下麵,你卻帶我上去,要是神尊知道了怪罪下來,豈不是連累了陽旗主!”
  原來文璋擔心的是這事兒,陽頂天心中暗笑,他也太小心了。
  “沒關係的文四爺,您本就是九天絕倫宮的人,更何況您還是神尊的叔公,這絕倫宮還不就是您自己的家嘛,神尊要是在絕倫宮看見您,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怪罪!”
  他其實並不了解文星魂,雖然確實是文星魂的叔公,可畢竟自己這侄孫身份很不一般,所以他處處小心。
  “那好吧,不過,可是你把我帶走了,卻把這些各派的客人們留在這,這……”
  陽頂天簡直要無語,不想這老爺子事兒倒是真多,他本想說這些都是些普通的客人,哪能和您老人家相提並論,好在隻是心想了想,並未這樣說出來,要不然,他這招待的任務怕是就要搞砸了。
  “沒關係,等神尊大婚之時,會把所有客人都請上絕倫宮的!”
  “是這樣!”
  文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是得上去才行,若是不上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文星魂,那自己想和他說的事情,豈不是……
  “那好吧!”
  終於他還是決定和陽頂天上九天崖了,他對桑巴米亞招了招手道。
  “你也和我一起上去吧,神尊已經答應留下你了!”
  桑巴米亞點了點頭,九天絕倫宮的大名她如雷貫耳,卻是頭一次來,對於馬上就能見到真正的九天絕倫宮,她心中還是蠻期待的。
  進了密道,不遠處便放著一個木製的大吊籃,那大吊籃頂端被一根異常粗大的繩索連著,吊籃門口站著兩個身穿白衣的精壯少年。
  陽頂天朝吊籃走了過去,文璋和桑巴米亞也緊跟其後,待到吊籃門口,兩個精狀少年異口同聲道。
  “見過陽旗主!”
  陽頂天對那二人點頭示意,首先走進那吊籃之中,旋即又招呼文璋和桑巴米亞也走了進去。
  這樣的吊籃,文璋和桑巴米亞都是頭一次見,看樣子能容納下十來個人的樣子,待到三人都進了吊籃之中,就見陽頂天按下了吊籃中的一個圓形機關,那吊籃竟自己速往上升了起來。
  文璋和桑巴米亞措不及防,險些一個趔趄摔倒在地,還好陽頂天及時扶住了文璋,桑巴米亞也扶住吊籃壁站穩了。
  “這東西還能自己上下?”
  見文璋發出疑問,陽頂天連忙給他解釋。
  “哦,這是一個上升下降的機關,在九天崖下按動大一點的機關,它便能很將你帶到九天崖上,在九天崖上按動小的機關,它又能把你帶下來!”
  聽陽頂天這麼一說,文璋果然發現他剛剛按動的那個圓形機關旁邊,還有一個稍小一些的小圓形機關。
  “果然是玄妙無比,以前隻是聽聞九天絕倫宮神奇的事物許許多多,今日才算是見識了!”
  幾句話的功夫,三人已經被吊籃給待到了九天崖上,兩個身穿白衣的精壯少年立於吊籃旁邊,和九天崖下如出一轍。
  “陽旗主!”
  和九天崖下麵的精壯少年一樣,這兩個少年一見陽頂天也趕緊行禮,並打開了木吊籃前麵的兩扇大門。
  那大門打開的一瞬間,文璋和桑巴米亞兩人的目光都被外麵精致的景色給吸引了。
  一片五顏六色的花海,如夢幻中的場景一般,紅的,藍的,紫的,粉的,隻要是這世上有的顏色,大門外麵竟全都有。
  不由自主的,文璋和桑巴米亞都走出了那大門,看著眼前夢幻一般的場景,文璋看著發呆,桑巴米亞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整個人陶醉在其中。
  在那千姿百態的花海深處,屹立著一棟金碧輝煌的宮殿,整座宮殿在落日的餘暉下被映照得閃閃發光,桑巴米亞心中感歎,那哪是大都皇帝的宮殿能夠與之比擬的。
  難怪這被稱為九天絕倫宮,隻這一眼望去所見的區域,便與那天界才有的景色一般無二了吧,雖然她不知道天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可眼前的一切,不就是仙境一般的存在嘛!
  “二位,那便是絕倫宮了,是神尊居住和處理日常事務的地方!”
  文璋隻是微微點了點頭,目光卻不曾從絕倫宮宮殿上離開,他也是在是舍不得把目光移走。
  桑巴米亞更是不由自主的朝絕倫宮的方向開始走去了,竟都忘了她前麵便是一片花海,待踩到一株帶刺的鮮花腳上傳來一陣刺痛才反應了過來。
  “姑娘小心,這些花雖然好看,卻是有毒的!”
  陽頂天這提醒似乎來得太晚,桑巴米亞發現自己那被花刺到的地方疼痛難忍,差點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還好在她眼淚就要掉下來的那一刻,陽頂天連忙封住了她的穴道,又從懷掏出兩枚丹藥拿到桑巴米亞麵前。
  “把這藥丸吃了吧,一會兒就不疼了,這花名叫烈焰玫瑰,被它紮一下雖不至於有性命之憂,若是沒有解藥卻也能劇痛上兩個時辰,常人是難以支撐那麼久的,所以我們也叫它要命玫瑰!”
  桑巴米亞張大了嘴想哭卻哭不出來,別提心中有多難受了,見陽頂天拿出了藥丸她想也不想便接過來丟進了嘴,看來的確被那花折磨得不輕。
  

Snap Time:2018-10-24 06:29:54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