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九十四章聖姑暗戀九天神尊(18-05-16)      第一百九十三張銷魂穀主初露真容(18-05-16)      第一百九十二章穀主心怯九天神尊(18-05-16)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


    九天崖,絕倫宮

    “張兄弟,來,幹,這一杯,敬你榮升為監旗!”

    風無涯舉著杯子和張震碰了碰,看著張震一飲而盡,郭大路則是在一旁看張震越來越不順眼,幾次想要發作,卻都被風無涯用眼神阻止。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兩個多時辰,張震整個人已經完全喝得找不到北了。

    “張兄弟呀,不知神尊離開絕倫宮之前,可有和你說些什麼關於四大主旗的事情?”

    郭大路麵露驚訝的看了看風無涯,原來這老小子是想從張震這探探口風,了解神尊對四大主旗真正的看法。

    “神尊?四大……四大主旗,哈哈哈哈哈哈哈啊,什麼屁的個神尊,他是我表哥,文天祥的孫子,我祖父,我祖父你們認識嗎?”

    張震端起酒杯再次將整整一杯酒倒進嘴。

    “我祖父便是大宋朝獨一無二的大忠臣,比起文星魂那小子的祖父文天祥,那是沒得比的,我祖父是誰你們知不知道,嘿嘿,我祖父乃是越國公張世傑,國公知道嗎?那,那可是非常,非常非常大的官!”

    張震答非所問,風無涯心中有些著急,郭大路卻是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看著風無涯,臉上的表情明顯就在對風無涯說。

    “你不是能嘛,看你能得,我看你能問出啥東西來!”

    風無涯心有不甘,他一把奪過張震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

    “張兄弟,我不是問你祖父是誰,我是問你神尊離開絕倫宮那天,到底有沒有和你說過什麼?是不是讓你監視我們四大旗主!”

    郭大路斜了風無涯一眼,心說你這不廢話嗎?不讓他監視幹嘛讓他做什麼監旗。

    “神尊,神尊說了什麼?哦對了,神尊說了,神尊真的說了!”

    郭大路和風無涯同時緊張起來,他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張震,希望真的能從他這,得到什麼答案。

    “神尊說了,表表表表弟呀,你你這些年,你這些年受了苦,如今到了哥哥身邊,哥哥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張震的話,不禁讓風無涯和郭大路失望不已。

    “我說什麼來著,你來問這傻子,還不如直接去問神尊!”

    “嘿,我說郭大路,你怎麼盡說些風涼話,直接去問神尊你說得輕巧,你敢去問嗎?你告訴我你敢去問嗎?”

    郭大路嘴巴咕嚕了半天卻終究是什麼也沒說出來。

    “我不跟你逞口舌之,與其在這看你和這傻子說傻話,還不如出去走走,萬一讓陽頂天給看見了,我看你到時候怎麼跟神尊解釋!”

    “嘿你別走啊,要走也帶上我,這酒鬼,算了,讓他自己喝吧,我們還是去看看神雕俠和他身邊那老太婆,最近這兩天有沒有什麼動靜!”

    “嗯,這才是正事兒,如果真的讓神雕俠把歐陽定給救走了,神尊回來我們三個都得倒大黴!”

    這說的三個,自然指的是風無涯,郭大路和陽頂天,隻是那陽頂天如今身受重傷,到時候倒也可以說自己實在是盡力了,可自己這兩人,就罪責難逃了。

    兩人丟下醉醺醺的張震,便離開了,隻留下那張震一人,獨自在飄香亭繼續喝酒。

    哥舒雨寒此刻,正在四處尋找四大旗主,飛雪劍剛剛傳來消息,有人闖入山文廟,並打傷了黑白兩位守護山文廟的高手,此事非同小可,必須馬上稟報四大旗主。

    這是文星魂之前就規定好的,如果他自己不在九天絕倫宮,遇到任何問題,需要稟告四大旗主讓他們商量著處理,而這件事情,可以說是非同小可。

    山文廟自古以來就是九天絕倫宮的禁地,除了神尊和神尊特許之人,就是四大旗主也不得入內,而那守衛在山文廟口的兩個怪人,武功更是怪異而又高強得出其,以前的四大旗主皆不是其兩人的對手,如今花明月接替歐陽定做了新的烈火旗旗主,隻怕更加難以戰勝那兩尊惡神,可是居然有人能夠闖入山文廟並打傷了那兩人,這不是天大的事情嗎?

    “張震,你看見三位旗主了嗎?”

    原本陽頂天應該在寒冰旗養傷,可是剛剛哥舒雨寒已經去過寒冰旗,陽頂天並不在,風無涯和郭大路也並不在自己的地盤,哥舒雨寒正覺得奇怪,卻恰巧看見亭子當中的張震。

    “旗主?旗主是個什麼東西?”

    張震的目光,被哥舒雨寒吸引了過來。

    “冰兒姑娘,你是冰兒姑娘!”

    哥舒雨寒一看,便知道張震這是喝醉了,竟然還敢大膽喊著冰兒姑娘的名字,這話要是傳到神尊耳朵,就算你是神尊的表弟,隻怕神尊也絕不會輕饒。

    哥舒雨寒心中這樣想,卻沒注意張震已經從亭子走了出來,擋住了她的去路。

    “冰兒姑娘,你這是要去哪呀!”

    “張監旗,你喝醉了,冰兒姑娘的名字,豈是你能隨便叫的?”

    後麵半句話,哥舒雨寒聲音放得非常小,她還不希望張震就這樣因為酒醉後的一句話招來殺身之禍。

    “為什麼不能叫?嘿嘿,我表哥可以叫,我就可以叫,他不是說過嘛,我想要什麼,他都會給我的,現在,我就想要你,嘿嘿!”

    張震歪歪扭扭的徑直朝哥舒雨寒撲了過去,哥舒雨寒大驚失色,連忙躲閃,幸好自己會些武功,不至於被張震這個不會武功之人給抓住,否則,哥舒雨寒簡直不敢想象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好你個莫冰兒,你敢跑?哼,等我表哥回來,我就告訴他,看他怎麼收拾你!”

    張震一轉身,淑女劍正好急匆匆的朝哥舒雨寒走了過來,想必也是為了有人擅闖山文廟的事情。

    “張監旗,聖旗使,你們都在呀,怎麼樣,找到三位旗主沒有?”

    “莫香兒,嘿嘿,莫香兒,你妹妹不願和我相好,我看你也不錯,隻要跟了我,我在我表哥麵前給你說幾句好話,保證你……”

    那張震一邊說,一邊開始對淑女劍動手動腳,淑女劍見張震滿身酒氣,頓時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她哪管他是不是神尊的表弟,對著他胸膛就是一腳,將其踢飛了出去,看得哥舒雨寒目瞪口呆。

    “什麼人啊,竟然惦記老大的女人,哼,等老大回來,看你還這麼囂張!”

    淑女劍自然知道張震乃是文星魂的表弟,隻是她這一番話,不知是對張震說的,還是哥舒雨寒,可張震醉成那樣,真的能夠聽懂她的話嗎?

    這姑娘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紀,但是看樣子武功和自己比起來,卻是應該高出了許多。

    難怪神尊連看都不願多看自己一眼,他的手下當中有這麼多武功高強而又漂亮的女孩兒,他憑什麼能夠看得上自己。

    哥舒雨寒的心中,頭一次感到如此的自卑,以前她雖然也覺得自己沒法和莫冰兒莫香兒那兩人相比較,卻也不至於自卑,可如今……

    ‘我還要繼續留在九天絕倫宮嗎?也許就算是一輩子留在九天絕倫宮,他也不會多看我一眼!’

    終於,哥舒雨寒心中打定了主意,等神尊回宮,她要把自己獻給他,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能讓他改變對自己的看法,也隻有通過這樣的方式,才能讓自己得到哪怕那麼一點點的機會。

    

Snap Time:2018-05-24 08:32:30  ExecTime:0.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