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八十一章渡善出降東瀛妖僧

  
  “宮本,你個混蛋,都什麼時候了,我若是能活著回到九天絕倫宮,定會告訴神尊你宮本見死不救!”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無不目瞪口呆。
  九天絕倫宮,原來這兩人是九天絕倫宮的文星魂派來的!
  “虧他文星魂還給深受歐陽縉雲迫害之人解了毒,我還以為他是要改邪歸正了,沒想到他竟然要與整個武林為敵!”
  圓通和尚雙眼通紅,他恨死了文星魂,你說你派人殺了圓覺也就罷了,卻為何還要派人上門挑釁,壞了自己的大事!
  “是啊,想不到九天絕倫宮,竟然與東瀛人為伍,真是豈有此理!”
  說話之間,宮本自房梁上忽的下來,雙手齊齊發出十幾枚梅花釘,此釘出自四川唐門,可以說是天下最為陰毒之暗器,釘上塗抹劇毒,毒性剛烈見血封喉!
  隻是眨眼之間,羅漢堂十八銅人便已經躺在地上七八個,而且個個口吐白沫,片刻之間渾身發黑,怕是就要氣絕身亡。
  “住手!”
  一個蒼老的聲音,終於傳來,那白胡子老僧從天而降,叫了一聲住手,身體卻並未停留,而是速穿梭在躺在地上的羅漢堂弟子們身邊,給他們每人喂下一粒藥丸。
  說來也奇,那躺在地上的弟子吃下藥丸,身體表色竟然慢慢轉好,雖沒有變黑時的速度,不過看樣子應該是性命無憂了。
  “渡善大師!”
  建二看到渡善出現,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原本以為他無論如何也是不會出現的,可現在,該當如何是好!。
  如果自己功力還在,那麼與宮本二人聯手,那樣也有勝算,可現在自己幫不上忙了,宮本獨自一人應對這老和尚,怕是凶多吉少。
  宮本一身道士的打扮,隻是他那道袍,也和中原道家所穿道袍有所區別,明顯不是中原裝束,再加上建二那不倫不類的佛家袈裟,渡善對這二人身份已經了然於胸。
  “莫不是西田俊,也歸順了九天絕倫宮?”
  “西田君怎麼可能歸順九天絕倫宮,老和尚,你是老糊塗了吧!”
  渡善老和尚微微點了點頭道。
  “貧僧是老了,卻也不糊塗,既然西田俊沒有投降九天絕倫宮,你二人又怎會是九天絕倫宮派來的,回去吧,告訴西田俊,想讓我少林寺和九天絕倫宮為敵,門都沒有!”
  “你不是說渡善絕對不會出來了的嗎?現在我們的計劃都被他拆穿,看你回去怎麼交代!”
  宮本惡狠狠地盯著建二,建二一臉無辜。
  “我已經派人監視他很久了,這兩三年他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達摩洞,甚至我都懷疑他早死了,誰知道他還會突然出來!”
  宮本沒有回答他的話,他隻是覺得有些不甘心,眼見少林寺就將被他們二人拿下,怎能被這老和尚的出現而壞了好事兒。
  趁其不備,宮本又是十枚閃電鏢射向渡善,那渡善大師輕描淡寫一台手臂,掌心發出一道彩色光芒,就將那十枚閃電鏢全都定住不動了。
&msp; “施主,你身著道家裝束,出手卻如此陰毒,盡使些機關暗器,也不怕辱沒了你神道教的列祖列宗嗎?”
  “廢話少說,老和尚,受死吧!”
  宮本突然從身後抽出一把武士刀,揮刀就朝渡善大師劈了過去,渡善大師口中念了一句阿彌陀佛,他右手捏了一個訣,中指隨便那麼一彈,一道勁氣便從手指當中飛了出去,正好集中宮本手中的武士刀,那武士刀叮當一聲,竟然斷成兩段。
  “宮本君小心,他這招是少林七十二絕技當中的彈指功,老和尚功力深厚,你我二人不是他的對手,我先走一步了!”
  “八嘎,你個貪生怕死的東西!”
  宮本話音未落,渡善第二道勁氣已經彈了過來,宮本連忙躲避,那彈指功的厲害他已經見識過了。
  還好,總算是險險避開,那勁氣便射入宮本剛剛所在地點的地麵上,地麵瞬間出現一個小洞,渡善大師緊接著揮出一掌,掌風帶動周遭的空氣,竟然也刮起一陣旋風。
  旋風掌的威力,那是相當了得的,渡善老和尚本無意要留下宮本的性命,所以才隻在他身邊出掌,若非如此,他一掌怕是便能結果了宮本的性命。
  宮本左躲右閃,哪媮晹麥暀滫瑣鷛|,而且章法也已經完全亂了,建二想要逃走,可剛一轉身,便已經被一群和尚給圍了起來。
  “你們少林寺真是好不要臉!”
  不說這話還好,這話一出,原本追著宮本不放的渡善大師突然改變路線朝建二奔了過去,渡善大師雙手一合,也不說話,就是一道劍氣射了出去。
  手中無劍,卻能發出劍氣,這渡善大師的達摩噬魂劍果然是奇絕無比,普天之下,怕也難以尋找一個對手。
  劍氣劃過建二身邊,隻是將它袈裟給劃了下來,渡善大師影子一晃,便將那袈裟收在手中。
  “此來佛門聖物,圓通,把它放到藏經閣上去保存吧!”
  “是!”
  圓通恭恭敬敬的接過渡善大師手中的袈裟,心中有話想說,卻終究沒說出來。
  他不明白,這袈裟明明和中原僧人所批袈裟有所區別,看上去不倫不類,渡善大師卻說它是聖物,不知為何!
  “阿彌陀佛,你們二人,走吧!”
  “師叔,不能就這樣放他二人離開,是他們殺了圓覺師兄!”
  “不是他們殺了圓覺,他們二人,根本殺不了圓覺,走吧,回去告訴西田俊,我少林寺從現在開始,便會和九天絕倫宮聯手,來共同對付他,他若是還想挑戰中原武林,那就讓他些來,老衲等著和他一決高下!”
  渡善的話,不僅讓那二人感覺奇怪,更是讓少林眾僧感覺奇怪,首先來說,天下人都知道渡善老和尚從來不過問江湖爭鬥,可他竟然讓那二人叫西田俊點來。
  其次,他又是如何得知圓覺並非那二人所殺的呢?還有,他還說少林寺要與九天絕倫宮一起對付西田俊,那西田俊又究竟是什麼人,為了對付他少林寺竟然要和被江湖名門正派稱為魔宮的九天絕倫宮合作。
  得了赦免,那二人若是還不走,那就是真的活的不耐煩了,大和尚們見那二人真的要走,就趕緊將他們圍了起來。
  “放他們走!”
  “師叔祖!”
  “師叔!”
  “師伯!”
  大和尚們麵麵相覷,都以為渡善是說錯話了。
  “老衲說了,讓他們走,圓慶,你現在馬上啟程去九天絕倫宮請那九天神尊來我少林寺,就說關於梵天太玄經的事情,老衲已經有了眉目,請他前來見我!”
  “梵天太玄經?”
  一聽梵天太玄經,所有人都激動了起來。
  “去!”
  “那圓覺師兄的法身!”
  “圓覺在梵淨山圓寂。那便是他的歸宿了,不必去管!”
  還想說什麼,可渡善大師的身影卻已經不見了,眼尖之人或許看到了他影子一閃而過,可其他人,卻根本不知道他是怎麼離開的。
  …………
  武當山
  “距離各門派討伐九天絕倫宮的時間,還有多久啊?”
  張三豐一邊帶著弟子演練太極拳,一邊問身邊的宋遠橋。
  “還有二十幾天吧,回來的弟子說謝三合所定的時間,是正月二十八在湘黔交界的地方集結,可具體是什麼地方,卻未曾透露!”
  “湘黔交界之地?那豈不是離梵淨山很近了?”
  “不錯!”
  宋遠橋的太極拳,雖然招式上全都是跟著張三豐學的,可張三豐卻越看越覺得別扭。
  “你要學會收發自如,這樣才能展現太極拳的靈活性,這太極拳,講究的就是靈活運用收發自如!”
  “是,弟子愚鈍,請師父莫要生氣!”
  張三豐輕歎一聲。
  “哎,如果是他來學這太極拳,想必學成之後必定比我還要厲害許多呢!”
  張三豐竟然停了下來,可他口中那個他,卻無人知道到底是誰。
  “師父,您指的是?”
  張三豐搖了搖頭。
  “沒有緣分,說了也沒有用,我們接著練吧!”
  任誰也能看得出,張三豐今天似乎心事很重,莫不是因為前幾日遇到的那場襲擊?可畢竟也是有驚無險啊!
  “你要多派些弟子,密切注視三合派的一舉一動,還有,我想讓你過幾天親自去一趟九天絕倫宮!”
  “去九天絕倫宮?”
  宋遠橋驚訝的張大了嘴,唯恐自己聽錯!
  “師父,您是不是搞錯了,那九天絕倫宮可是魔宮,那文星魂在江湖上,也被人稱為魔尊,我武當派乃是名門正派,卻為何要與那魔宮之人有所交集!”
  張三豐卻並未停止打拳,而是一邊打拳一邊對宋遠橋說。
  “現在我跟你說,你也是不會明白的,不行,過幾天怕晚了,你必須現在就去,去把那文星魂給請到武當山來!”
  宋遠橋整個人已經傻愣愣的站著不動了,師父竟然叫他去魔宮,還要把那魔尊給請到武當山來,這豈不是要與天下武林為敵了麼。
  “遠橋,你聽到為師和你說的話沒有啊!”
  宋遠橋這才回過神來。
  “師父,弟子聽到了,隻是弟子有些不明白,您為何要將那文星魂給請到武當山來?”
  “中原武林,即將會有一場浩劫,而能夠阻止這場浩劫發生之人,唯有九天絕倫宮的神尊,文星魂!”
  …………
  峨眉山
  “師父,師父,您老人家怎麼樣了!”
  三個年近半百的尼姑,跪在一張床榻跟前,床上躺著的,乃是峨眉派的開山祖師郭襄。
  郭襄乃是當年一代大俠郭靖之女,其從小跟隨父母學習武藝,後來又與張三豐一道在少林寺學得九陽真經,因此才有了後來的峨眉一派。
  三日前,一打扮怪異的女子前來峨眉山挑戰,與郭襄師太大戰十幾個時辰,郭襄師太憑借微弱的優勢取勝,卻也從此臥床不起,今日更是接連吐了三次血,怕是大限已到。
  “靜文,靜姝,靜謐,為師此生,隻收了你們三個徒弟,而最想收為弟子的一個人,卻至今連他的麵也未曾見到,可真是遺憾啊,如今我大限已到,你們一定要將我峨眉派發揚光大!”
  “是,師父,弟子謹遵師父教誨,師父,您不會有事兒的,我已經派弟子下山去尋找那江南聖手去了,隻要找到他來峨眉山,肯定能夠救回師父您老人家的。”
  “,莫說是江南聖手,就是丹溪先生來了,為師也難逃此劫了,咳咳咳咳咳,靜文啊,為師臨死之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托付給你。”
  “師父請講!”
  跪在床榻前的靜文,靜姝,靜謐都已經淚如泉湧,她們從小,都是孤兒,是郭襄師太收養了她們並將她們帶回峨眉山長大的,對於她們來說,郭襄就如同她們的親生父母一般。
  “天下人皆知,我峨眉派有兩件絕世之寶,乃是倚天劍與屠龍刀,此二寶乃是當年我創建峨眉派之時,我父母將九陰真經和九陽真經藏於其中所鑄造的,我死後,你們務必將這一刀一劍妥善保存,作為我峨眉派的傳世之寶!”
  “弟子知道了,弟子等一定會全力保護好倚天劍和屠龍刀的,請師父放心!”
  郭襄突然從床榻上慢慢坐了起來。
  “不,我不是要你們永遠保存這兩件寶物,而是要你們在有緣之人到來之前,切不可丟失這兩件寶物!”
  

Snap Time:2018-10-16 07:24:35  ExecTime:0.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