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七十八章神尊考驗二十四劍


    “好了,都不錯,不過你們還要加緊訓練,知道了嗎?今日我讓冰兒香兒前來和你們過招,其目的就是讓你們認識到自身的不足,在這之前,你們是不是都覺得自己已經訓練得差不多了,都可以很輕鬆的完成本尊的任務了呢!”

    眾人麵麵相覷,紫劍也有些尷尬,確實,包括紫劍在內,她們一直都以為經過這一年多的訓練,她們這些人走到江湖之上,也算是難逢敵手了。

    “冰兒和香兒已經手下留情了,她們若是想要取你二人性命,你們早就已經是躺在地上的屍體了,冰兒如今內力如我一般深厚,甚至比我還高出許多,而香兒的強項乃是暗器,剛才和羽化劍比試之時,除了鋼珠和霹靂彈,她身上最起碼還有五六種要命的暗器可以使出來,可是她並沒有這麼做,即使是霹靂彈,她也故意往你旁邊丟過去,你應該感謝她手下留情才是!”

    文星魂對紫劍揚了揚頭,那意思是叫她幫羽化劍把穴道解開。

    等到十幾個人全部走了過來排成一排,文星魂緩緩舒展了一下筋骨。

    “好,現在你們一起來攻擊我,冰兒香兒還有紫劍,你們也一起,我也想看看我自己的實力,最近究竟有沒有進步!”

    “我們一起來打你?老大啊,你沒搞錯吧!”

    莫香兒眼睛瞪得老大,她還從來沒有和老大打過架,所以倒是有些興奮。

    “沒錯,是所有人,我得看看你們有沒有本事跟我從東瀛活著回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原來老大打算帶著這些人去東瀛,看來是早就已經做好了打算了的,莫冰兒心中暗歎不已,老大的心思,果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就動手吧!”

    十幾個手持寶劍的姑娘,一股腦向文星魂發起了攻擊,文星魂微微一笑,身體輕盈的往後急速倒退,退了有一丈有餘才憑空飛了起來。

    雖說是飛了起來,卻也是往後飛行的,他麵朝那十幾個姑娘,而且往後飛行的速度極,要是換做別人,光是如此怕是已經嚇得心膽俱裂了。

    那麼的速度,身後的事物又看不見,萬一要是撞上個什麼東西,豈不是後果難以想象。

    可文星魂卻也隻是往後飛行了一段距離,竟然穩穩落在身後的一塊凸起的大石頭之上,就像是他看得見那塊大石頭一般,穩穩落地。

    落地後的文星魂並未做任何停留,而是順勢往前飛了過來,這樣一來,正朝他飛過來的那十幾個手持寶劍的姑娘們便和他迎麵交手了。

    莫香兒和莫冰兒還傻傻的站在原地,莫香兒有些擔心,要說這些姑娘的武功也不算太差,剛才她就自己親自領教過,萬一老大一不小心被她們傷著,那可怎麼得了,心急之下,她便想出手幫文星魂。

    “不要!”

    莫冰兒看出莫香兒的心思,一把將她拽住。

    “她們那麼多人打老大一個,你也看得下去?”

    莫香兒表情誇張,想要掙脫抓住她的莫冰兒。

    “老大自有分寸,你忘了他說的,他是讓我們倆也一起打他,我們不動手就算了,先看看再說!”

    莫香兒想了想,似乎冰兒說的也有道理,而且她定睛望去,就見文星魂竟然徒手去打那些姑娘們手中的寶劍,他的手指與那寶劍相擊,確是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

    莫香兒吃驚不小,她驚訝的看著莫冰兒,想讓冰兒告訴她老大這用的是什麼武功,竟然可以以手和寶劍相擊。

    “老大隻是用手指彈中她們手中寶劍的側麵,人身都是肉長的,怎麼可能真的和寶劍相互擊打呢!”

    莫香兒似乎明白了些,輕輕的點了點頭,等著一雙大眼睛看得目不轉睛。

    “他們的動作那麼,我根本就看不清楚,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這不是看,是聽!”

    “聽?”

    莫香兒再次陷入泥沼當中,完全搞不清楚莫冰兒的意思了。

    而另一邊,已經有好幾個姑娘手中的寶劍已經被文星魂打掉了,其中就包括那個修羅劍。

    “哼,老大就是厲害,哈哈,就是她們一起上,也不是老大的對手!”

    “是不是老大的對手,不過和老大交手,她們也有所顧忌,要不然的話,老大不會那麼輕鬆的!”

    “是嗎?”

    莫冰兒微微點了點頭,突然也一下子飛了出去,袖中的彩綢呼啦一下發了出去,直奔文星魂的麵門。

    “你幹什麼?”

    莫香兒還沒來得及阻止,莫冰兒也已經加入了那十幾個姑娘的陣營,和她們一起向文星魂發動攻擊。

    “喂,好你個莫冰兒,你竟敢對老大動手!”

    莫香兒完全已經忘記文星魂叫她和莫冰兒,跟那二十四劍現在在的十幾個一起攻擊文星魂了,隻有莫冰兒和二十四劍她們心清楚,文星魂是要檢驗自己的武功而已,莫香兒又如何能夠明白的過來!

    莫冰兒的突然出手,的確給文星魂製造了一點小麻煩,本來羽化劍手中的寶劍也馬上就會被打掉了,可莫冰兒的彩綢來得實在太,而且文星魂明顯感覺到那彩綢當中加注了不少內力,隻得回身躲避。

    羽化劍感激的看了莫冰兒一眼,她的彩綢已經結結實實的集中剛剛文星魂所在之處的一顆樹的樹枝,那手臂粗的樹枝哢嚓一聲斷了下來。

    文星魂嘴角露出一絲戲謔的微笑,他要先拿下莫冰兒,再去對付另外那些人。

    緊接著,莫冰兒的第二條彩綢已經到了文星魂的近前,這次他沒有躲避,而是伸手往那彩綢上輕撫而過,急速的朝莫香兒襲擊過來。

    莫香兒眼見情況不妙,又趕緊發出兩條彩綢想要阻止文星魂的進路,文星魂嘿嘿笑了一聲,幹脆一把抓住那彩帶將它跑向對麵的一顆大樹,那彩綢猶如一支利箭紮進大樹當中。

    文星魂就借著這個機會,翻身上了那彩綢搭建的空中橋梁,更加速的向莫冰兒奔了過去,莫冰兒見勢不妙,急得滿頭大汗,那些彩帶全都是圍繞在她的身體上的,現在一頭被紮進那大樹當中,收也收不回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文星魂一步步靠近。

    紫劍突然一躍而起,一劍劈向那條彩綢,彩綢被鋒利的寶劍一下劃斷,莫冰兒這才手忙腳亂的將彩帶收回,趕緊往後飛走。

    “不錯嘛,倒挺會團隊協作的,不錯!”

    文星魂不禁讚歎了紫劍一句,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鬼影一閃到了紫劍身邊,紫劍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點了穴道,站在那再也無法動彈。

    莫香兒看得目瞪口呆,特別是老大剛剛點住紫劍穴道的那一招,那是絕影留香沒錯,可他與紫劍相隔有兩丈左右的距離,隻是在眨眼之間便點了她的穴道,這是多麼恐怖的速度。

    即使是學了絕影留香的她們,也是沒人能夠做到的。

    緊接著,沿路上又有三個姑娘被點住穴道,莫香兒根本沒看見老大是如何出手的,隻看見他影子晃了一下,幾個姑娘就全被定在那兒了,再看莫冰兒,竟然已經被文星魂抱在了懷中。

    莫香兒張大嘴巴合不攏,莫冰兒滿臉通紅一語不發,過了好一會兒,還是莫香兒率先打破沉默。

    “耶,老大好厲害耶!”

    她這誇張的一聲吼,讓莫冰兒的臉更紅了,剩下的幾個姑娘也停在了原地,再比試下去已經沒有必要,別說是她們,就是二十四劍全部到齊,也不一定是文星魂的對手。

    而且剛才這場比試,文星魂全場沒有使用內力,由此可見,如果文星魂使用內力,怕是將她們全都殺了也毫無壓力。

    “好了,你們都準備一下,等出任務的姑娘們回來以後,我們就出發去東瀛!”

    莫冰兒這才抬起頭來,有些羞怯的輕聲問了一句。

    “我們都去東瀛了,九天絕倫宮你打算交給誰來管!”

    “這的確是個問題,本來我倒是挺看重陽頂天的,不過現在看來,此人野心不小,我擔心會重蹈歐陽定的覆轍,所以這件事情,我還要好好考慮一下,走吧,我們回去。”

    文星魂鬆開抱著莫冰兒的手,牽著她的手就往回走,這回留下莫香兒一個人倒有些不知所措了,要是跟著一起回去嘛,可就成了電燈泡,莫香兒就是再傻,也看得出老大心目當中隻有冰兒一個人,哪有自己的位置。

    可留在這,這是二十四劍的地盤,先前見到紫劍,倒還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可如今知道了她還有這麼多得姐妹,她卻覺得自己和紫劍也漸漸疏遠了。

    突然之間,莫香兒感覺自己非常孤獨,心喜歡的那個人,他心隻有自己的妹妹,自己最親的妹妹,搶走了自己喜歡的那個人,是,九天絕倫宮上下人人都害怕自己,可那有什麼用?

    莫香兒很想將心的這些話對誰說出來,可現在她才突然發現,竟然找不到一個談心的人。

    半個時辰後,莫香兒竟然鬼使神差的來到了烈火旗,陽頂天一見到莫香兒,趕緊向她問好,可莫香兒卻似乎根本沒有聽見。

    也是陽頂天的這一聲叫,她才發現原來這已經是烈火旗了,對麵的房間當中傳來一男有女的說話聲。

    “怎麼樣,還疼嗎?”

    “不了,現在我的傷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

    “她們下手也太重了,我替他們向你道歉,如果有機會……”

    “你為什麼要替他們向我道歉,錯的又不是你,是那些該死的蒙古人!”

    祥哥剌吉看著滿山傷痕的張振,半張著嘴巴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他恨蒙古人,可自己就是蒙古人,他是該恨蒙古人,他那滿身傷痕,光是看著,祥哥剌吉都覺得痛得不行,更加難以想象當時他們是怎麼忍受過來的。

    我該告訴他我是蒙古的公主嗎?這一路行來,那個神尊隻管自己騎馬和莫家姐妹在前頭跑,好幾次多虧了這個瘦骨嶙峋,渾身傷痕的男人的幫助,否則,祥哥剌吉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來到這九天崖。

    “沒,我是想說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幫你好好教訓他們,給你出氣!”

    “算了,表哥已經給我出過氣了,那幾個人都被馬拖死了,還有那個奧尕將軍,其實這並不是我想看到的,我隻是想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就好了,從來沒有想過要要他們的命的!”

    張振的目光,突然和祥哥剌吉交織在了一起,祥哥剌吉楞了一下,趕緊將目光移開。

    “我知道,神尊,也不能說他那樣做是錯的吧,哎呀,我們去管那些事情幹嘛,都過去了,不要去管他!”

    

Snap Time:2018-01-23 08:25:26  ExecTime: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