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七十七章莫家姐妹比武眾劍求收藏啊


    見到文星魂和幾個姑娘到來,那一黑一白二人隻是起身微微拱了拱身子,算是給他們行禮了,其實主要是給文星魂行禮。

    “老大,這兩個怪家夥怎麼不向你問好啊?”

    “他們已經向我問過好了!”

    莫香兒嘟著小嘴,像是對那二人有些不滿。

    “沒禮貌,打招呼都不開口的!”

    文星魂隻好無奈的搖了搖頭,要說這二人,他們當中也隻有文星魂和紫劍接觸的多一些,紫劍已經是見怪不怪了,莫冰兒嘛,隻當這是有本事的人就有自己的脾氣。

    穿過那片森林,前麵地勢逐漸開闊而平緩,走到開闊地帶中央,紫劍衝著四周打了一聲呼哨,不多時,十幾個穿著各色奇異服飾的女子突然從四麵湧了出來。

    “參見神尊!”

    “都起來吧!”

    “謝神尊!”

    這些就是老大秘密訓練出來的人?莫香兒驚訝不已,莫冰兒心中同樣驚歎,臉上卻沒有絲毫變化。

    “老大,看樣子他們都很厲害呀!”

    “香兒姑娘好!冰兒姑娘好!”

    十幾個姑娘異口同聲,嚇了莫香兒一大跳,莫冰兒微笑看著那些姑娘們對她們點了點頭,心中同樣驚奇,看樣子這些姑娘個個武功都應該不錯。

    “紫劍,他們都是你訓練出來的?”

    紫劍臉上也掛著笑容,有些洋洋得意的看著莫香兒。

    “是呀,香兒,要不,你跟她們比試比試?”

    “好啊,可萬一我要是傷者她們了怎麼辦?”

    “,香兒姑娘倒是蠻有自信的嘛!”

    一個身穿紅白相間服飾的姑娘,自那人群當中走了出來。

    “要不然,羽化劍先向香兒姑娘討教討教,香兒姑娘盡可能使出你的招式來,要是羽化劍被你傷了,隻能說明羽化劍學藝不精,辜負神尊厚望,神尊定不會怪罪香兒姑娘的!”

    莫香兒皺著眉頭,這羽化劍簡直沒把她莫香兒個、放在眼,不行,要是和她比試輸了,豈不是很沒麵子,這些人可都是老大和紫劍訓練出來的,不可小覷。

    “要不,你先和我妹妹比試比試吧,不要說我這個做姐姐的欺負你,你要是能打贏我妹妹,我再與你比試如何?”

    那羽化劍怎能不知莫冰兒武功比起莫香兒要高出許多,他在看文星魂的臉色,文星魂不動聲色,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她便知道神尊是不打算管她們之間的事情,隻想看戲了。

    “九天絕倫宮誰人不知莫家姐妹,妹妹雖然比姐姐小,可武功卻比姐姐厲害許多呢,香兒姑娘想要冰兒姑娘替你出戰,莫不是怕了羽化劍不成?”

    場麵頓時有些尷尬,莫香兒眼珠子不停亂轉,她已經對老大使了好幾個眼色了,可文星魂愣是裝作什麼也沒看見。

    修羅劍穿著灰綠相間的衣服,也從人群走了出來。

    “羽化劍與香兒姑娘比試,似乎氣氛還不怎麼夠,莫不如讓修羅劍來與冰兒姑娘也一同比試,這樣我們四人同時比試,氣氛也更加高亢一些!”

    “好,這個提議十分不錯,就這麼定了!”

    一直等著看戲的文星魂,這時候突然拍手叫好,莫香兒嘴巴翹的老高,她怎能不知道老大是故意想要自己出醜,妹妹對付那修羅劍倒是沒什麼問題,可自己心中,始終沒底。

    可也總不能就此認輸吧,那可不是她莫香兒的性格,哼,況且她也不一定就贏得了自己!

    “比就比,誰怕誰呀,說吧,要怎麼比?”

    莫冰兒也走了過來,來到莫香兒身邊,這姐妹兩人倒有了共同進退的架勢。

    “就像我們平日訓練那樣吧,自己拿自己趁手的兵器,招式不限製,比試內容不限製,自由發揮,靈活機動!”

    “這算是什麼比試?這不和平時打架差不多嘛!”

    修羅劍對莫香兒點了點頭。

    “不錯,來到這的第一天,神尊就告訴我們時時刻刻把訓練場當做真正的戰場,就算是死在訓練場上,也隻能各安天命!”

    紫劍對這個比試方法也頗覺不妥,畢竟現在麵對的不是他們二十四劍自己,而是莫家姐妹,要知道這莫家姐妹在文星魂心目中可是有著特殊地位之人,而她們,說白了隻是神尊訓練出來的和殺手差不多的下屬而已,雖然神尊並未讓她們去殺過人。

    可文星魂卻沒有任何的反應,紫劍也隻好任由她們了,老大不說話,更沒有她開口的份。

    “可以,不過我姐姐近日身體不適,冰兒鬥膽一人迎戰兩位姑娘,向兩位姑娘討教你們高超的劍法!”

    文星魂皺了皺眉,他知道冰兒一方麵擔心姐姐受到傷害,另一方麵,也確實被這兩個姑娘激發出了挑戰欲,雖說她得了雷公壇村那老者的一身功力,可使用還不純熟,想要一人對付雙劍,隻怕……

    “你說什麼呢,我這做姐姐的怎能向有些人一樣看著自己的親妹妹被人欺負,哼,出手吧!”

    莫香兒當先一顆鋼珠打了出去,她那鋼珠打出的方向不是她自己的對手羽化劍,而是那要挑戰莫冰兒的修羅劍。

    修羅劍反應敏捷,眼見鋼珠襲來,寶劍還未出鞘,便將手中的寶劍向上一抬,用劍鞘將那鋼珠彈了出去。

    緊接著,莫香兒接連發出十幾顆鋼珠,一時間羽化劍倒顯得有些手忙腳亂,根本沒有機會抽出寶劍,可那莫香兒的鋼珠也不可能隨身攜帶太多,鋼珠用完,她想用霹靂彈,可想了一想,這些畢竟是老大花心血訓練出來的人,可不能真的讓自己給殺了。

    如此一來,金針也是不能用的,除此之外,自己身上竟然再無任何武器可用,她隻好使出絕影留香和羽化劍周旋了起來。

    另一邊,莫冰兒袖子當中的彩綢如同髒了眼睛的靈蛇,使得似乎比以前更加靈活自如了,眼見著那綢布從袖中飛出,朝修羅劍襲擊而去,可那修羅劍的寶劍一劈過來,又被她靈活的收走了。如此僵持著,這二人卻也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莫香兒原本以為就算自己沒有武器,隻要使出絕影留香,利用那輕功鬼魅般的速度,也不至於很輸掉,可她哪曾想羽化劍竟然也會絕影留香,此刻正跟在她屁股後麵緊追不舍。

    這二人一人在前麵跑,一人在後麵追,可真是鬧得不亦樂乎,莫香兒突然覺得,長此下去總不是辦法,自己必須想個辦法脫身才行,就算打不過她,也不能被她給追著累死了。

    莫冰兒眼見姐姐狼狽而逃,心中焦急萬分,想要速擺脫修羅劍去幫助莫香兒卻也是不行,那修羅劍的武功招式詭異至極,劍法使得爐火純青,稍不小心。怕是自己也要敗下陣來。

    文星魂當然看出莫香兒是不想真的傷了羽化劍,可那羽化劍哪知道莫香兒還有毒針毒箭霹靂彈等暗器沒有使出來,她隻當是莫香兒窮途末路,很想將莫香兒給拿下來證明自己的實力給神尊看。

    沒有人看到文星魂是什麼時候動的,紫劍也沒看清楚,但是她卻知道自己手中的寶劍已經不見了,莫香兒也知道自己手中突然出現一把寶劍,真是謝天謝地。

    有了武器,莫香兒不再被動逃跑,找了個機會便揮劍反擊,雖說莫香兒寶劍不怎麼會使,情急之下的的一通亂劈亂砍,本是漏洞百出,羽化劍可以將她輕鬆拿下,可她這會兒也不那麼老實了,她先是虛晃一招後朝羽化劍旁邊丟了一顆霹靂彈,那霹靂彈砰一聲炸了,嚇了羽化劍一大跳。

    旁的其他姐妹,也被這突然的變故吸引了目光,莫香兒趁著羽化劍被霹靂彈嚇著的機會,突然點住了她的穴道,竟然將其製服。

    羽化劍自然不甘心,可已經無法動彈了,文星魂卻露出了些許笑容。

    “神尊,她耍詐!”

    文星魂瞪了,殊不知莫香兒已經手下留情了,要不是看在她們是老大的人的麵子上,她怕是早就死在霹靂彈或者毒針之下了,毒針暗器才是莫香兒的特長。

    看到神尊的臉色,羽化劍自然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訓練場就是戰場,的確,若是與人拚命,自己已經死了。

    莫冰兒見姐姐脫離了危險,而且已經製服了對方,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下,應對更加自如,手中的彩綢重新恢複了活力,修羅劍慢慢有些難以支撐,好幾次差點被莫冰兒的彩綢纏住手腕。

    在一旁的紫劍看著還在比試的莫冰兒和修羅劍,這二人差異實在太過明顯,修羅劍就是再訓練一年,也絕不是莫冰兒的對手,況且莫冰兒全程未使用內力。

    莫香兒點住了羽化劍的穴道,回到文星魂的身邊,妹妹已經明顯占了上風,她才不會讓人說她們姐妹欺負人。

    “老大,怎麼樣,我表現還不錯吧!”

    莫香兒洋洋得意,文星魂隻是衝她笑了一下,算是對她的表揚,也就是這個微笑,莫香兒心中已經暖意洋洋了,從她那開心的活蹦亂跳嘴都合不攏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

    “江湖也是一樣,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可以多學學一些正常的武功,把你那些陰毒的東西慢慢給丟了吧!”

    “噢!”

    莫香兒當然知道,文星魂所說的陰毒的東西,指的當然是諸如霹靂彈和毒針之類,想想那雷無痕,就是被自己的霹靂彈弄了個半死,

    文星魂的話,在一旁的紫劍也聽得明明白白,難怪自己給老大提過幾次的建議,想要讓姐妹們學使用暗器,都被老大否決了。

    早就亂了陣腳的修羅劍,也終於被莫冰兒打掉了手中的長劍,莫冰兒本可以進一步對其進行攻擊,甚至殺了她都是易如反掌,然而就在修羅劍手中寶劍被他打掉的那一刻,她也收回了自己發出去的幾條彩綢。

    “多謝冰兒姑娘手下留情!”

    修羅劍拱手道謝,莫冰兒隻是衝她笑了笑,走向了文星魂。

    修羅劍和羽化劍這二人,都學過絕影留香,雖然還及不上自己和老大的境界,卻也和姐姐差不多,莫冰兒心中暗道,既然老大暗中訓練了她們,定然會用她們來做些什麼。

    可老大究竟想要做什麼,一統江湖?老大似乎沒有那樣的野心!

    

Snap Time:2018-08-21 23:17:16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