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七十四章神尊下一步的計劃

  
  張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文璋盡收眼底。
  “張大人,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兒啊!”
  “文舵主,這禮物難道你不喜歡?”
  文璋皺起了眉頭,阿難達,可是可燙手的山芋。
  “我會稟告給神尊的,一切由他定奪!”
  這次換成張皺起眉頭了。
  “據說那九天崖在西南某地,距離大都城怕是兩三千婺禲A等你匯報到神尊那埵A給出答複,那得是什麼時候了!”
  “那沒辦法,如今我乃是九天絕倫宮麾下,如此重大的事情,我可不能擅自做主!”
  文璋心中,是想要收下這份禮物,可就如他所說那樣,最起碼,他也要先和哥舒無敵商議之後,再做決定,畢竟阿難達是個十分敏感的人物。
  至於張,文璋想先把他晾著,別說是等神尊的回複,就是讓他等上半年,他也一定會等,如若不然,他又怎麼會來找文璋說這件事情。
  之所以能夠找到文璋,無疑說明他除此之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那好吧,記得代我向神尊問好,上次我送他的那幾個西域女子,可是真的讓人看了都流口水喲!”
  “張大人的話,我一定帶到,至於張大人送給神尊的禮物,神尊是喜是厭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文璋麵帶笑意,他是吃定了張一定會答應等上一段時間的。
  …………
  “駕!”
  “駕!”
  浩浩蕩蕩一大群人,騎馬在官道上狂奔,絲毫不懼這寒冬呼呼刺骨的寒風,馬蹄過處,濺起一大片白雪,隨之又落回地上,地上卻由此多了一個馬蹄印。
  整條官道之上,滿是馬匹踐踏出來的蹄印,莫香兒一馬當先,將文星魂等人遠遠甩在身後。
  “老大,哈哈,你來追我呀!”
  “我怕冷,還是慢點跑的好,你別吹著涼了,我們這些人可沒人會治病的喲!”
  “切,我才不怕,哪兒那麼容易著涼呢!”
  突然之間,一個黑影從莫香兒眼前一閃而過。
  “嘿嘿,今天的午餐有了!”
  說著,莫香兒縱馬跟著那黑影鑽進了官道邊的小樹林。
  “這丫頭,不知道又幹嘛去了!”
  莫冰兒緊緊跟隨在文星魂身邊,哥舒雨寒也緊緊跟隨,倒是那張振和他那些礦場上的兄弟,落在後麵老遠,安南十八騎和西域梨花妹也隻好在後麵陪著他們。
  本來文星魂是安排西域梨花妹走在最後的,可那腦子出了問題的安南十八騎首領還緊緊跟隨在張振身後,他們也隻好走在最後了。
  首領成了人家的貼身奴仆,是安南十八騎的兄弟們無法忍受的,可礙於文星魂在場,他們也不能有什麼動作。
  就是再傻,他們也不會自尋死路,莫說是武功詭異到了極點的文星魂,就現在被安排走在最後的西域梨花妹,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隻有希望能找到機會逃走吧,或者真的到了九天絕倫宮,希望文星魂不要安排他們去打掃茅廁就好了。
  “神尊,您難道真的打算就這樣放過那安南十八騎了?”
  哥舒雨寒一邊問,心中緊張不已,她生怕文星魂如果知道了安南十八騎首領首次跟她提到對其下蠱的時候,她真的有些動心的話,文星魂會不會一掌將她打死!
  他可是天下人人皆知的魔宮宮主,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在認識文星魂之前,文星魂此人在她的印象當中,一直都是這麼個形象,可和他相處了這麼久,似乎並不是那樣的,她心中十分矛盾。
  “那你覺得呢?殺了他又能怎麼樣?你很喜歡殺人嗎?”
  文星魂突然目光直直的盯著哥舒雨寒,哥舒雨寒趕緊低下頭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
  “覺得什麼,但說無妨!”
  “是,既然神尊讓我說,那我便說了。”
  哥舒雨寒深深吸了一口氣,終於鼓起勇氣說了出來。
  “之前我一直以為神尊肯定就像江湖上傳聞的那樣,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可如今我才真正知道神尊待人無比的寬容!”
  “,是嘛,我自己怎麼不覺得,我想要殺的人,殺了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的!”
  就那樣微笑著說出這句話,讓哥舒雨寒渾身打了一個哆嗦。
  “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
  文星魂將目光移開,隻用餘光掃視著哥舒雨寒,他知道這姑娘心中,肯定有什麼不願意讓自己知道的事情。
  遠處,莫香兒已經從官道邊的小樹林當中鑽了出來。
  “怎麼樣,抓到什麼了?”
  “哼,被它給跑了,沒抓到,老大你也不來幫幫我!”
  文星魂暗自好笑。
  “我都說了我怕冷,所以我不鑽樹林,走吧,繼續趕路,等回到九天絕倫宮讓郭大路去給你抓幾隻,他做獵人倒是挺在行的!”
  “才不要,我要老大跟我一起去打獵,怎麼樣!”
  “哈哈,到時候再說吧,有時間就帶你和冰兒去!”
  莫香兒撅著小嘴巴不說話。
  “怎麼了?”
  莫冰兒笑而不語,這丫頭乃是吃醋了,文星魂又哪媟|不知道,他是故意把帶你和冰兒去那幾個字咬得很重,想看看哥舒雨寒的反應。
  哥舒雨寒竟然毫無反應,倒是讓文星魂有些吃驚,不禁佩服起這姑娘的隱藏能力,若是讓她去做臥底,怕比做什麼聖旗使來得有用許多。
  “老大,我們還是趕路吧,你看公主她們都已經跟上來了!”
  “冰兒說得對,趕路要緊,這樣走走停停,怕是一個月也回不了九天絕倫宮!”
  “老大,來我們比賽,看誰的馬兒跑得怎麼樣?”
  難得莫冰兒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文星魂當然不會拒絕。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
  “老大,你可要小心了,妹妹輕功雖然不如你,騎馬可不一定會輸給你哦!嘿嘿,我也來一個!”
  莫香兒當先一鞭子甩在馬背上,那馬兒尖叫一聲忽地衝了出去,緊接著是莫冰兒,文星魂轉過來看著哥舒雨寒。
  “要是有興趣的話,一起玩玩吧!”
  “我也可以和你們一起賽馬?”
  “當然可以,你先走!”
  哥舒雨寒終於抬起頭來,笑容滿麵,看上去非常開心的樣子,一揚手中的鞭子,也衝了出去。
  等到哥舒雨寒也衝出去好幾丈遠,文星魂才笑了笑輕輕拍了拍馬背對胯下的馬兒說了句什麼,那馬兒猶如是聽到文星魂的命令,拔腿衝了出去。
  莫冰兒已經衝到最前麵,原本走在第一的莫香兒已經被哥舒雨寒甩在了後麵,好在文星魂還在最後,否則莫香兒可就要墊底了。
  落了後的香兒不停揮動手中的鞭子抽打那馬兒,可那馬兒像是來了脾氣,竟然越跑越慢,沒過多久,文星魂也大搖大擺的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慢慢來,不要急!”
  文星魂從莫香兒壞壞的笑了笑,莫香兒火冒三丈,不停大罵那跑不的馬兒。
  “死馬,臭馬,你再不跑點姑奶奶我打死你!”
  越是抽打,那馬兒越是鬧脾氣,竟然慢慢停了下來,眼見著老大都已經超過自己老遠,莫香兒要急得哭了出來。
  輸給老大輸給冰兒都無所謂,可怎麼能夠輸給哥舒雨寒,莫香兒一怒之下,竟然跳下馬背發動起了輕功,呼啦呼啦往前跑了過去。
  文星魂已經和莫冰兒並列前行了,莫香兒怎麼也不明白為什麼老大一鞭子也沒有抽打他騎的馬,卻為何那馬能跑得如此之。
  終於,使用輕功的莫香兒追上了哥舒雨寒,不過這樣的方式在這天寒地凍的冬天當中,實在算不上是什麼好辦法。
  莫香兒壞笑一下,竟然一縱身翻身上了哥舒雨寒的馬背。
  “你是自己下去呢,還是我把你推下去呢!”
  “你!”
  哥舒雨寒怎麼也沒想到莫香兒竟然會來這一招,氣得牙根癢癢,卻也無可奈何,她看了看已經在前麵很遠了的文星魂和莫冰兒,心知就算自己拚盡全力,也不可能追的上這兩人,倒不如把馬讓給她,哼,看文星魂知道了會怎麼收拾你。
  “好,我下去!”
  哥舒雨寒表情變化太,莫香兒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可她竟然真的跳下了馬背,踉蹌幾步才勉強站穩,皺了皺眉,莫香兒也不管其他,向著文星魂和莫冰兒衝了過去、
  “老大,冰兒,你們等等我!”
  文星魂回過頭來回應到!
  “說了是比賽,可不能等你,哈哈!”
  莫冰兒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就那樣看著和自己並列前行的文星魂,她知道,老大要是願意,他那馬兒馬上便可以超過自己,可他卻隻是和自己保持一致……
  她心中有好多話想要對文星魂說,可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竟然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馬兒的速度已經很了,耳邊隻有呼呼風聲,莫香兒的聲音也聽不見了,想必已經被甩在後麵很遠!
  “你不想知道我去了哪媔隉H”
  還是文星魂先打破沉默。
  “不管你去了哪堙A肯定是有你的事情要做!”
  莫冰兒清楚的記得,在那迷霧當中,是文星魂將自己打暈的,當時他出手太,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
  文星魂喜歡莫冰兒,就是這個原因,無論何時何地,無論自己做了什麼,隻要自己不說,她絕對不會問。
  “東瀛人也來了中原,想必不久後的中原武林,還會有一場大的浩劫!”
  “是柳生家的人還是德川家的人?”
  “柳生家,真正的忍者,還有影子殺手,武功很詭異!”
  “嗯,你有什麼打算?”
  “按照原計劃,回去見九天絕倫宮暫時交給陽頂天打理,我們直接去東瀛,端了他的老巢!”
  莫冰兒驚訝的看著文星魂,柳生家的人來了中原,老大卻要去東瀛!
  “嗯,你去哪堙A我就去哪堙I”
  文星魂微笑著看了看莫冰兒,突然騰空而起,身體離開了胯下的馬兒,竟然轉瞬間便騎到了莫冰兒的馬背之上。
  文星魂伸出雙手環抱著莫冰兒,莫冰兒有些驚慌的回過頭去,卻正好和文星魂四目相對,又趕緊回過頭來,馬兒還在不停向前跑,看不見前麵的路是會讓人非常恐懼的。
  

Snap Time:2018-10-16 15:48:04  ExecTime: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