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七十三章張再造訪閑人居


    九天崖,絕倫宮。

    “神尊離開之時,曾下令讓歐陽定暫行神尊之職,可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神尊又還未回宮,這可如何是好!”

    陽頂天,郭大路,風無涯,齊聚在九天絕倫宮大殿當中,四大旗主歐陽定的位置已經空了出來,另一邊的一把椅子上,坐著紫劍。

    麵對郭大路的問題,陽頂天笑容滿麵的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

    “那還用說,神尊既然對歐陽定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指導紫劍姑娘趕回來輕而易舉的將此事處理恰當,我想對於後續的事情,神尊定然也有所安排,隻需紫劍姑娘宣布便是了!”

    要說這剩下的三個旗主,得數陽頂天最得神尊器重,如今歐陽定出事兒,四大旗主之首易主為他那是早晚的事情。

    風無涯怎麼會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他隻是在心中暗笑,臉上沒有絲毫表情,歐陽定倒下,最得利的除了陽頂天還有誰。

    但是話又說回來,如果陽頂天成為四大旗主之首,那也確實比讓歐陽定做旗主之首好上很多,歐陽定那小子仗著自己是老神尊的兒子,平日總是在他們麵前作威作福。

    整個九天絕倫宮,可以說大多對歐陽定很是不滿,隻是在這之前,無人敢說罷了。

    “神尊確實是有話要我帶給三位,不過三位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呀!”

    三個人麵麵相覷,不知紫劍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說……?

    “你就直說吧,隻要是神尊的決定,我們二話不說必須服從!”

    郭大路是明知無論神尊有什麼樣的決定,都與自己不大可能粘上關係,頂多讓你紫劍做那烈火旗旗主,可那又與我有何幹係,他是徹徹底底想等著看戲,想看到陽頂天失望的樣子。

    紫劍的目光,從三大旗主身上一一掃過,將他們的各種表情盡收眼底。

    關於新任旗主得事情,臨行前文星魂確實跟她提起過,隻是還沒有最終決定,所有的一切,都要等文星魂回到九天絕倫宮再親自定奪。

    而她那所謂神尊的話,隻是逗得三位旗主一樂而已,要說真是文星魂要她帶給這三位的話,其實也不是沒有。

    “既然三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那我可要宣布了!”

    紫劍明顯能夠看得出,出了、、除了陽頂天之外,風無涯似乎也有些緊張,緊張的原因紫劍當然知道,那就是他的徒弟趙鐸,趙鐸最近在整個九天絕倫宮當中都表現非常不錯,特別是半年前一個人收服龍虎寨無條件聽命於九天絕倫宮,深得文星魂的讚揚,可以說是目前最有資格成為繼任旗主之人。

    “那好,神尊讓我告訴各位,一切等他回來再親自定奪!”

    “你!”

    風無涯險些說出髒話來,還好他突然想起紫劍可是文星魂身邊除了莫家姐妹外最為親近之人,現在他們的一舉一動,怕是不久之後全都會鑽進文星魂的耳朵當中。

    “紫劍姑娘真會開玩笑,!”

    郭大路趕緊打,他知道,自己和風無涯算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若是風無涯因此得罪神尊,對他的影響也不小,雖然神尊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也不得不做萬全之策。

    “,和各位開個小小的玩笑,希望三位不要生小女子的氣才好!”

    …………

    大都,九天閑人居

    “四叔,你真的就這樣白白把你多年的心血,就這樣送給了文星魂?”

    文璋坐在書桌前奮筆疾書,還穿著一身朝廷官府的文升有些急切的問道。

    “那又如何?難道我把明花卉交到你的手?就是現在你敢做反叛大元朝廷的事情嗎?”

    “我……”

    文升很不甘心,要知道明花卉在大都,可是出了名的第一幫會,無論黑道白道,通通不在話下。

    白道上不僅僅是因為文升與文壁在朝廷為官,文璋到底還有多少在朝廷當中分量不輕的朋友,連文壁父子也不是很清楚。

    文璋雖然表麵上隻是個隱居的前朝官員,可他身上的秘密,多得文升簡直無法想象。

    “啟稟文舵主,張張大人來訪!”

    “張?”

    文璋皺了皺眉頭,張此人,一向與其關係還算不錯,隻是不知道他此時前來,會有什麼事情找自己。

    “你帶他去大堂,我馬上就來!”

    “是!”

    手下退去,文璋正要出門,文升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叔父,我聽說星魂還在九天閑人居的時候,張曾奉當時太子之命前來拜訪過,結果星魂確讓他身邊的丫鬟將其戲弄了一番,不知張此來是為何意,叔父萬萬小心!”

    “你不用害怕,就算是我反元的事情被他得知,也牽連不了你們父子!”

    文璋一把拽掉文升拉著他的手,拂袖而去。

    文璋最討厭的就是文壁父子前怕狼後怕虎的樣子,事事小心,活的沒有個人樣,本來不知道文星魂的存在的時候,文璋便想過多次將明花卉交給文升,畢竟自己已經年紀一大把了,而文家的後人,除了文升之外也別無選擇。

    自父輩而下,就文天祥,文壁,文廷與文璋四兄弟,文廷早夭,剩下就隻有他們三兄弟了,而這三人的後人當中,文柳娘和文環娘雖說是大哥之後,可畢竟是女流之輩,而且現如今還被迫在王府當中為別人的奴婢。

    自己這一支,自從大哥英勇就義之後,自己便不近女色,獨來獨往,也沒有什麼後人,唯獨隻有文壁的兒子文升,可那文升天生膽小,沒有成大器的魄力。

    幸得蒼天有眼,大哥文天祥竟然還有文星魂這麼一個有膽識有魄力的後人,可謂是文家之大幸,也是天下蒼生之大幸,再加上文星魂身為九天絕倫宮的神尊,驅逐蒙古人光複漢人江山的偉業,就全都指望他來完成了。

    隻是文璋一直不明白,文星魂為什麼不動用九天絕倫宮的力量直接與朝廷相抗衡,天下盡人皆知,九天絕倫宮實力非凡,就算是與朝廷分庭抗禮,也有絕對的實力,更何況反抗的義旗一旦舉起來,想必響應之人定會絡繹不絕。

    “難道星魂是在等那個人的出現?”

    文璋腦子當中靈光一閃,又覺得不大可能,那已經不是現在應該考慮的事情了,可到底是為什麼呢?他想不明白。

    眨眼之間,已經來到大堂,張已經在大堂當中等候了,見文璋前來,趕忙起身拱手道。

    “小弟張,見過文四爺!”

    文四爺是江湖上的人對文璋的稱謂,一般不混跡江湖之人,是無從得知的,而張的底細,文璋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些的,除了沾光了他祖上張弘範的光,此人自己在道上也算是有些地位。

    “不知張大人今日來我九天閑人居,所為何事?”

    文璋直入正題,這讓張稍微有些不滿,他原以為文璋最起碼也要說一句有失遠迎什麼的,沒想到這人卻和文星魂一樣的傲慢。

    雖然同在大都當中,但是在這之前,張隻知道文四爺的名號,卻還從來未曾見過真人,這一見,到覺得容貌上麵果然和文星魂以及朝堂之上的文壁文升父子有些相似,果然是一家人。

    “在下有件寶,想要獻給文四爺,哦不,現在應該叫做文舵主!”

    文璋心中暗笑,上次你就是來這九天閑人居獻寶,結果自討沒趣還被羞辱一番,竟然還會來此獻寶。

    “哦,張大人此次,又要將什麼寶物獻給我九天絕倫宮?”

    文璋說話的語氣,明顯是想讓張知難而退,他故意把九天絕倫宮幾個字咬得很重,意思是你可不要忘了你上次碰上的釘子。

    在文璋看來,這張乃是當今皇上愛育黎拔力八達的人,他來九天閑人居,絕對和朝廷脫不了幹係,要是在以前,明花卉是很不願意被朝廷給盯上的,可如今已經融入了九天絕倫宮當中,朝廷再想打他的主意,也要顧及惹怒文星魂的結果。

    張臉上掛著一如既往的笑容,他知道文璋定是誤會自己此來是代表朝廷的了。

    其實在張心目當中,朝廷無非就是混個吃喝的地方,無論誰做皇帝,他張還是他張而已,大不了官做的大一點或者小一點,或者根本不做他朝廷的官也無所謂,反正他祖上也不是蒙古人,他乃是金人之後。

    “文舵主,這次的禮物,想必不光是你看了會喜歡,如果神尊要是知道了,也一定會愛不釋手的!”

    他想把阿難達交出來了,當年他與海山一起秘密將阿難達囚禁在張家府上,而且無意中聽人提起那阿難達知道什麼經書的下落,而就在那時,江湖盛傳梵天太玄經乃是武林第一奇書,得梵天太玄經可一統江湖。

    混跡夠了朝廷當中明爭暗鬥的張,也想得到梵天太玄經之後也去江湖上行走一番,卻不想近日終於得知了那阿難達知道的所謂經書,乃是什麼古蘭經。

    他自然知道古蘭經乃是***們的聖物,可哪是什麼武功秘籍,可那件事情竟然不脛而走,世人皆認為阿難達所知,就是梵天太玄經。

    如今海山已經死了,皇帝成了愛育黎拔力八達,祥哥剌吉公主又在他的手中,如果再把阿難達送給他的話……

    張不禁做起了白日夢,如今海山的兩個兒子還小,愛育黎拔力八達的子嗣也年紀尚小,如果這時候皇帝再出現什麼意外的話,那整個朝廷當中,唯一有資格輔政新君的,便隻有自己和大將軍榮拉拉爾了,如此一來……

    可普天之下,除了九天絕倫宮之外,還有誰能輕而易舉殺掉皇帝,南宮無邪固然有那本事,可他和愛育黎拔力八達乃是一路人,不可能順著自己的意去做。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阿難達父女,慫恿文星魂來做這件事情。

    “張大人所說的禮物,究竟是為何物啊?”

    “阿難達!”

    “阿難達?”

    “不錯,正是安西王阿難達!”

    “這!阿難達不是早就死了嗎?”

    

Snap Time:2018-08-22 15:11:14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