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一百九十九章木瓦中毒命懸一線(18-05-26)      第一百九十八章文星魂識破假和尚(18-05-26)     

第七十二章即將到來武林浩劫


    莫香兒直接撲進了文星魂的懷,文星魂隻好尷尬的看著莫冰兒,一邊不停的哄著莫香兒。

    冰兒雖是妹妹,很多時候卻顯得比姐姐更加成熟穩重,這是文星魂相對比較喜歡她的原因,至於莫香兒,他隻是把她當做自己的親妹妹一樣看待。

    “老大,你老是這樣,可急死我們了你知道嗎?”

    文星魂訕訕地笑了笑,輕輕拍了拍莫香兒的後背。

    “我這不是回來了嘛,好了不哭了,聽話,香兒可是最乖的了!”

    莫香兒就是這樣,需要你把她當小孩子一樣的哄著,她也很是享受文星魂這樣對她,每次都是如此,隻要自己一哭,多半老大都會來哄自己開心。

    臉上掛著眼淚,心中卻在暗笑,猛地想起了妹妹,突覺似乎就這樣一直把老大霸占著,似有不妥。

    終於依依不舍的鬆開抱著文星魂的手臂,一把將莫冰兒推到了文星魂懷中。

    “冰兒比我還想你,你再好好安慰安慰她吧!”

    冰兒雙頰通紅,文星魂也眼珠子亂轉,實在是沒明白過來這丫頭沒頭沒腦的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嘻嘻,你們不用瞞著我啦,我知道,在老大心目中,冰兒才是你最喜歡的對不對?”

    “你這鬼丫頭,就你什麼都知道!”

    文星魂瞪了莫香兒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其他人,頗覺有些尷尬,莫冰兒自然心領神會,同樣依依不舍的放開了文星魂。

    “對了,那安南十八騎怎麼回事兒?”

    “額!這個,你還是去問張振吧!”

    文星魂覺得好笑,慢悠悠的朝張振走了過去,見文星魂走了過來,張振倒是渾身輕鬆,他身邊的哥舒雨寒冷汗都差點下來了。

    等到文星魂一到了近前,張振還沒開口哥舒雨寒連忙說道。

    “那人不安好心,先是叫我對神尊下蠱,後又想利用張振對兩位莫姑娘不利,還好張振反應,把他給他拿來暗算兩位莫姑娘的藥粉撒在了他身上,便成了這樣了!”

    文星魂不置可否,隻是定定的看著張振,希望聽到他的說法。

    “沒錯,就是哥舒姑娘說的那樣,剛才這位姑娘想必也聽到他對我們說得話了!”

    說話間,張振將目光轉向祥哥剌吉。

    “我什麼也不知道……”

    祥哥剌吉明明聽見,卻說什麼也不知道,其實她隻是不想摻和這些事情而已。

    “好吧,既然是這樣,那我已經明白了!”

    “求神尊贖罪,首領的行為,與我等無關,我等可是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想幹什麼!”

    餘下的安南十八騎,心知文星魂這下肯定要對他們安南十八騎不利了,原本安南十八騎利用九天絕倫宮的名義將各門派的人騙到這雷公壇村的事情,就已經夠讓文星魂殺了他們全部的了。

    可文星魂給了他們一個機會,竟然鬧出現在的事情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結果。

    西域梨花妹的幾個姑娘也是一臉凝重,她們當然是擔心自己幾個人的下場,因為她們也可以說是半路投靠,誰知道出了這件事情之後,文星魂還會不會像原來那樣對待她們。

    “你,過來!”

    文星魂對著安南十八騎的首領叫了一聲,竟然沒有反應,那家夥就那樣傻傻的站在那!

    “還是你叫吧,那藥粉是你撒在人家身上的,現在他隻聽你的話了!”

    文星魂無奈的看了看張振,張振先是楞了一下,隨即會意。

    “過來,給神尊跪下!”

    張振一聲令下,安南十八騎的首領果然一溜小跑到了文星魂跟前,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求神尊原諒你!”

    “求神尊原諒我!”

    還果真是聽話的很,文星魂不禁也覺得這卻是有些好玩了。

    “他這藥粉叫什麼名字?你們知道嗎?”

    問的是安南十八騎的其他人,可那些人竟然全都搖頭。

    “罷了,看樣子他倒是蠻享受你做他的主人的,要不我就成全你們。”

    說話間,文星魂一掌拍在安南十八騎首領的頭頂上,頓時冒出一股熱氣,熱氣升騰而起,很是壯觀。

    隨即,那人嘴巴突然大大的張了開來,文星魂移動目光看了看莫香兒。

    “你的索魂丹,給我一顆!”

    “是!”

    莫香兒一陣搗鼓,從袖子當中掏出一個小瓶,打開瓶蓋倒出一粒丹藥,直接彈到了那人的嘴。

    “這家夥來自安南,也沒個正式的名字,現在他就是你的奴仆了,到死都會對你唯命是從,你給他起個名字吧!”

    張振還有些蒙圈,他不知道文星魂到底對啦家夥做了什麼,怎麼會永遠成了自己的奴仆,不過文星魂的手段他是見識過的,他不認為這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這個,既然是從安南來的,那就叫小安子吧!”

    文星魂輕笑一聲,轉身朝莫冰兒走去,莫香兒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小安子,這名字好,不過,我怎麼聽著感覺有點像宮公公的名字,要不然,我把他給你變成一個真正的小太監吧!”

    安南十八騎一陣嘩然,他們不知道剛剛那一瞬間,文星魂到底對他們的首領做了什麼,不過估計,應該不是什麼好事!

    “香兒,不許胡鬧,準備一下,我們啟程回九天絕倫宮!”

    “要回去了呀,可是我還沒有玩夠耶!”

    文星魂牽著莫冰兒的手,笑眯眯的看著莫香兒。

    “果真沒有玩夠?”

    “果真沒有玩夠!”

    “那好吧,我們先回九天絕倫宮處理一些事情,這期間如果你足夠聽話的話,我便帶你去東瀛玩一趟怎麼樣!”

    “東瀛?那是什麼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

    …………

    黯夜銷魂穀>>>>

    “參見穀主!”

    “起來吧,坐!”

    穀主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讓聖姑坐下,聖姑真是受寵若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穀主今天心情應該不錯,至少自己不會挨罵,也算是一件好事兒。

    “謝穀主!”

    聖姑小心翼翼的做了下來,便開始向穀主報告圓覺大師在梵淨山圓寂的事情。

    “啟稟穀主,那少林寺的圓覺大師,在梵淨山圓寂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何止是圓覺,就連張三豐也差點送了老命,這可實在是,實在是天助我也呀!”

    “穀主的意思是?圓覺大師的死,是您的安排?”

    穀主擺了擺手。

    “不不不,我才沒那麼無聊,況且我就是想讓他們死,也沒那個本事,不過這個幫助了我的人,我可是真的要好好感謝他才是!”

    聖姑覺得這件事情,當中太多蹊蹺,為何穀主竟然還會把他當做是一件好事兒?

    “你是想知道為什麼出了這樣的事情我會高興對嗎?”

    聖姑趕緊收回了心神,畢竟心思被人家看穿,不是一件什麼好事兒。

    “穀主英明,屬下這點小心思,怎麼能瞞過穀主!”

    “那好,我告訴你,一直以來,我想要一舉消滅九天絕倫宮,可一直也擔心各大門派會出麵幹擾我的大事,可如今,那些所謂大門派的掌門人,一個個都非死即傷,這難道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好事兒嗎?”

    “各大門派的掌門人非死即傷?”

    “不錯,不僅僅是圓覺,還有廣西苗寨的長老,四川唐門的掌門人,五嶽派的掌門人,南海七十二洞洞主,神劍門門主,鐵拳幫幫主,丐幫的幫主,這些人竟然都在一夜之間全死了!”

    “這!”

    聖姑聽得心跳加速,這些門派可都是當今武林當中比較有名氣的大幫派或者大門派,也全都是所謂的名門正派,而且掌門人或者幫主,武功也是獨步天下,竟然全在一夜之間死了。

    “穀主,大事不妙啊,您竟然還高興!”

    “為何大事不妙?這難道不是我夢寐以求的大好事兒嗎?”

    “穀主,您認真的想一想,究竟是什麼人能夠在一夜之間殺了那麼多各大門派的掌門人,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

    有了聖姑的提醒,穀主總算是從狂喜當中回過神來,那些人都死了,對他來說可以說是好事兒,但也可以說不是什麼好事兒,而且還有可能大禍臨頭。

    以前礙於各大門派的威嚴所在,九天絕倫宮也不會明目張膽稱霸江湖,可如今,難道說那些人都是死於九天絕倫宮的毒手?

    可即使是文星魂,怕是也不能在短時間將那麼多門派的高手一一打敗並殺死吧,更何況文星魂此刻還身在大都附近。

    當然,文星魂的一舉一動,時時刻刻都在黯夜銷魂穀的監視當中,包括九天絕倫宮當中,也有黯夜銷魂穀的眼線,隻是那些人,輕易是不能暴露身份的。

    就像那日歐陽定企圖謀取神尊之位,穀主其實知道整個事件的過程,隻是那歐陽定的做法在他看來,實在是愚蠢之極,再留下來也沒什麼用了,相反倒是有可能壞了自己的好事兒,所以他已經打算除掉歐陽定了,隻是不知道派去的人得手了沒有。

    “若是那人也和我們或者九天絕倫宮一樣,其目的是整個中原武林,那豈不是我們的處境也很危險!”

    穀主臉上冷笑,隻是因為他戴著麵具,臉上的表情聖姑是看不到的。

    “看來你也不了解我,你以為我的目的是這殘破的中原武林?”

    聖姑皺了皺眉頭,如果說穀主想要的不是整個武林,那他想要的是什麼?難道是?梵天太玄經?這梵天太玄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穀主眼竟然比整個中原武林還要有吸引力。

    “你先回去吧,記得,繼續監視李道長與白寒楓,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馬上做出相應的反應,如果你自己處理不過來,就回來找我或者像我發送增援信號!”

    “是!”

    聖姑轉身要走,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

    “對了穀主,這次我在梵淨山,還意外看見了一個老朋友!”

    “老朋友?是誰?”

    “有江南聖手之稱的蘇煙河,隻是那老家夥一見到我就跑,後來就跑進了梵天觀當中,屬下便不方便進去找他了!”

    “蘇煙河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不用去管他,任由他想做什麼做就是了,你隻要好給我看好白寒楓和李道長,還有那個空心和尚便可以了!”

    “是,屬下告退!”

    

Snap Time:2018-07-21 12:03:35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