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歐陽縉雲重出江湖(18-01-20)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秘人造訪達摩洞(18-0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張震醉酒禍從口出(18-01-18)     

第七十章武當山張三豐遇襲


    穿過長長的水晶走廊,文星魂終於看見前麵有一道水晶大門,想來柳生十六娘死前所指,就是這個地方了。

    先是輕輕推了推,那門竟然紋絲不動,旋即用力一掌拍在上麵,隻聽見那水晶門發出一聲悶響,當然這一掌是沒有加注內力的,否則那門定然變成一地零碎了。

    看了看那門的結構,文星魂果斷的將它往一邊推了過去,這下倒是很輕鬆就推動了,幾乎沒有發出什麼聲音。

    水晶大門打開,一股熱氣撲麵而來,文星魂本能的後退兩步,就見一股白色的霧氣從麵噴薄而出。

    ‘難怪這水晶宮當中如此溫暖,原來這有個大爐子!’

    心中如此想著,先適應了一下被霧氣籠罩的光線,文星魂邁步走了進去,麵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大清楚,卻也能麵前走動。

    順著一條不是十分寬敞的道路往前走了不遠,前麵便沒有路了,乃是無盡深淵,深淵當中通紅一片,果真是一個大熔爐。

    火苗衝天而起,雖然那火焰的所在離文星魂站立的平台有數十丈之高,卻也能感覺到火燒火燎。

    ‘這怎麼會有如此大的一個大熔爐!’

    就在此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這是一座火山,你看到的,就是火山當中的火焰!”

    “火山?什麼是火山?”

    火山這個名字,文星魂從來沒有聽說過,不過他倒是想起九天絕倫宮的一本典籍當中,似乎介紹過這種情景,說這屬於一種自然現象,據說在東北的天山地區經常發生。

    可此地距離天山尚有上千路,怎會也有那個什麼,哦對了,那女子說這叫做火山。

    這時候,文星魂才注意到身後說話的女子,當他回過身去,頓時大吃一驚。

    柳生十六娘,她不是剛剛才在自己麵前變成了一具幹屍嘛!

    “你,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剛才我被人殺死了!”

    柳生十六娘麵帶微笑,說自己被殺死了就猶如說自己剛才吃過飯了一般平淡。

    “你能說得明白一點嗎?”

    “你不會明白的,這麼說吧,這個世界上有無數個我,隻是不能同時出現!”

    文星魂越發糊塗了,這水晶宮殿當中的事情實在是詭異莫名,讓人匪夷所思,相比起來死而複生的柳生十六娘,這火山已經算不上什麼讓人震驚的事情了。

    “所以你就殺了那個你,然後現在的你才能出現?”

    文星魂本是信口胡謅,卻不想柳生十六娘竟然點了點頭。

    “你比我想象中的聰明,或許你其實知道些什麼,對嗎?”

    文星魂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我什麼也不知道,我對你們東瀛人了解的太少,對忍者的忍術了解也實在太少,難道這是某種十分高超的忍術?”

    柳生十六娘隻是看著文星魂微笑,也不說話,不承認,也不否認。

    “這或許是這水晶宮溫暖異常,哦,對了,我想起來了,還有雷澤潭,那兒不同尋常的溫暖想必也和你說的這所謂的火山有關,不過那詭異的天雷,似乎和它並無關聯。”

    “這也是我們一直想知道的,千百年來,這雷公壇村時常出現詭異的天雷,隻是至今無人能夠知曉其中的奧秘!”

    “但是你們卻找出了其中的一切規律,而且將其提供給了黯夜銷魂穀,所以才會有安南十八騎將我九天絕倫宮坐下各門派騙到這來,好吧,我基本上算是明白了,既然如此,那我便就此告辭了!”

    文星魂轉身就走,經過柳生十六娘身邊的時候,甚至都沒有用餘光去瞧她一眼!

    “等等!”

    將要走出那水晶大門,進入外麵的水晶走廊的時候,柳生十六娘叫住了文星魂。

    “你還有什麼事兒嗎?”

    “如果你不願意成為柳生家族的人,就趁早離開中原,或者找個地方躲起來,讓他們永遠也找不到你!”

    文星魂轉過身奇怪的看著柳生十六娘,也許柳生家族在她看來,卻是是個十分可怕的存在,可任憑其再厲害,想要撼動中原第一大武林門派九天絕倫宮,豈不是癡人說夢。

    隻是她數次提到柳生家族如何如何,這倒是提醒了文星魂,難道柳生家族打算在中原幹出什麼事兒來?

    可它又能在中原掀起多大的風浪?

    “回去告訴你的主人,叫他趕緊投奔到我九天絕倫宮麾下,等我和他見麵之時,我可以考慮留他一條小命!”

    揚長而去,隻剩下柳生十六娘傻傻的站在那,過了片刻,又追了出去,可卻連文星魂的人影也沒看見,到了水晶宮的大門口,那三個婢女和十二頑童,盡數倒在地上,好在隻是昏迷了過去。

    “果然不簡單,難怪敢不把柳生家族放在眼!”

    柳生十六娘自認為速度得出奇,可她卻沒看見文星魂是怎麼離開,又怎麼將那幾個婢女和十二頑童打暈在地的。

    …………

    廣西,苗寨

    苗琳琳急匆匆的從祠堂當中跑了出來,一出祠堂的大門,便大聲呼喊起來。

    “不好了,來人,長老,長老他老人家仙去了!”

    聽到苗琳琳叫喊聲的苗寨人們,很聚集在了祠堂門口,眾人七嘴八舌議論紛紛,卻沒人進入祠堂當中。

    按照規矩,隻有苗寨長老和輩分最高的苗氏男子,才可以進入祠堂當中,苗琳琳是服侍苗寨長老之人,所以不受此限製。

    過了許久,苗奚山才在兩個壯力男子的攙扶下來到祠堂門口,此時已經聚集了數百人之多。

    除了長老之外,苗奚山是如今能夠進入苗氏祠堂的唯一一個人,平日就算是祭祖,其他人也隻能在祠堂外麵跪拜。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帶我進去看看!”

    “是,太爺爺!”

    按照輩分計算,苗琳琳確實得叫苗奚山太爺爺,可他卻並非苗琳琳的太爺爺,至多也隻能算是苗琳琳太爺爺的堂兄弟而已。

    苗琳琳在前,兩個男子攙扶著苗奚山在後,四個人魚貫而入,進入了祠堂當中。

    祠堂擺滿了苗氏曆代祖先的排位,那其中便有苗琳琳真正的太爺爺以及祖上各代祖宗,排外前麵放著兩張八仙桌,算是貢桌。

    貢桌前的地上,躺著一個穿著苗服的男人,男人看上去五六十歲,頭發胡子都已經斑白,臉色卻是十分的紅潤飽滿,哪像是一個死人!

    苗奚山慢慢蹲下甚至,伸出手指探了探那長老的鼻息,果然已經死了,接著他又翻開那屍體的眼皮瞧了瞧,頓時臉色大變!

    “怎麼了,太爺爺!”

    苗奚山似乎沒有聽到苗琳琳的問話,苗琳琳隻好推了他一把,再接著問。

    “到底怎麼了?長老怎麼會突然仙去!”

    “你是怎麼知道長老仙去了的?憑肉眼,你難道不覺得長老隻是睡著了而已嗎?”

    苗琳琳張口結舌,自己剛才隻顧宣布長老的死訊,竟然忘記這麼重要的破綻。

    “額!”

    想了一想,苗琳琳覺得自己必須撒謊了,可不能讓太爺爺知道是因為自己和長老打賭,才害死長老的,如果讓人知道自己和長老打賭的事情,苗寨的人肯定會把自己趕出苗寨當中的。

    “長老活著的時候,曾經教過我一些醫術,所以,我能知道長老已經仙去了!”

    這倒也並不算是撒謊,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而懂醫術之人能夠知道一個人是生是死,這便也說得過去了。

    “哦!”

    苗奚山微微點了點頭,長老乃是中毒身亡,而所中之毒,卻是苗家秘不外傳之毒紫夜回香,整個苗寨當中,也隻有長老與苗奚山兩人知道此毒及其使用方法,長老必定不會自己服毒自殺,若是讓人知道長老的真正死因,所有人都必然會懷疑他苗奚山。

    “沒什麼,長老乃是常年勞累過度,心力衰竭而死!”

    苗奚山長歎一聲,心知此事必然不會如此簡單,可他卻也無可奈何!

    …………

    武當山

    張君寶,別名張三豐,乃是當今武林當中的泰山北鬥,其人從小聰明好學,自幼於少林寺中出家修行,後離開少林寺自創武當派,短短數十年間便將武當派變成和少林峨眉昆侖等傳統武林打門派並列的江湖大門派。

    由於其武功高強,道法超群,因此得以江湖人稱張真人,其自創太極係列武學,是為以慢製,以柔克剛的代表武學。

    張三豐雖然創立武當一派,卻隻收了兩個弟子,乃是大弟子宋遠橋,二弟子俞蓮舟,諸多尚武好學的年輕才俊,想要拜在其門下,皆被拒絕,張三豐此人收徒,一看資質,二看人品。

    巍峨的武當山,傲立於群山之間,因為武當派的崛起,因此此山的名目,在江湖上也日益得到提升,世人皆知張三豐乃當世武林宗師,也知武當派乃是武林當中數一數二的超級大門派。

    如果不算九天絕倫宮這種在江湖上被諸多名門正派稱作是邪魔外道的門派的話,武當山當屬除少林之外第一大門派。

    白雪皚皚的武當山頂,滿麵紅光的張三豐正與弟子宋遠橋練習一套他剛剛創造出來的劍法,二人在雪地當中輾轉騰挪,腳步輕盈,一套劍法演練得有聲有色,就在此時,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巨響。

    師徒二人連忙回頭尋聲望去,卻見山壁上一大片的冰塊嘩啦嘩啦掉了下來。

    難道是二人的師父的劍氣將那玄冰擊碎?

    宋遠橋心中正在這樣想,一個白色的人影已經從他眼前一閃而過,朝師父奔襲而去,宋遠橋大驚失色,正要開口提醒師父小心,卻見那人已經和師父纏鬥起來。

    奇怪,那人竟然使用的是太極劍,這可是武當派的絕學,而且這套劍法師父也隻在自己麵前演練過一兩次,除此之外,應該連俞蓮舟俞師弟也不曾見過,而師父雖然傳授自己那套劍法,可自己練習將近三個月也無成效,可這人,使這套劍法卻如同師父本人使出來那麼嫻熟。

    

Snap Time:2018-01-24 10:00:31  ExecTime: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