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六十九章誰殺了柳生十六娘

  
  說到火炮,文星魂自然知道,別說東瀛人有,九天絕倫宮也有,那確實是一種殺傷力非常巨大的武器,比起武功來說,也確實省力而且實用。
  但是那東西體型龐大,不可能像武功一樣隨身攜帶,也不可能像內力一樣收發自如,隻能算是各有千秋。
  可柳生十六娘說的關於黯夜銷魂穀集結諸多幫派討伐九天絕倫宮的事情,經過她這麼一提醒,文星魂到真的覺得沒那麼簡單了。
  可她一個東瀛女子,而且柳生家族與九天絕倫宮又沒有任何瓜葛,她為何要對自己說這許多。
  想了想,文星魂又想起剛才的場景,似乎並不是提醒自己黯夜銷魂穀究竟有什麼陰謀詭計那麼簡單,她在房間當中放上皿竹香,又裸身引誘自己,這又是為何?
  “多謝柳生姑娘的提醒,不過本尊還想請教,柳生家族,為何會對中原武林之間的問題這麼感興趣?”
  柳生十六娘假裝沒有聽懂,疑惑的看著文星魂,文星魂明知其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卻非要她回答不可。
  “柳生姑娘難道忘了,你剛才說黯夜銷魂穀集結各門派想要圍攻九天絕倫宮的陰謀,不知柳生家族又是如何得知?”
  “這個呀,如今那廣西三合派的謝三合正到處遊說各門派參與討伐,還說你九天絕倫宮是魔宮,要以正義的名義消滅你們,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我們柳生家族能夠知道這件事情,似乎沒什麼不妥吧!”
  文星魂心中暗道果然是隻狡猾的狐狸,倒是很會扯東扯西。
  “如此說來,柳生姑娘想要對我以身相許,也是為我九天絕倫宮著想了?”
  “誰要對你以身相許!”
  柳生十六娘滿臉通紅,哀怨的看了文星魂一眼。
  “想來你是誤會了,這是我們柳生家族考驗別人的一種方法,通過這個考核的人,才有資格加入柳生家族,所以你很幸運。”
  柳生十六娘斜眼偷瞄文星魂,心髒跳得厲害,平心而論,她確實對這個翩翩少年動了凡心,可他看上去似乎比自己小上好幾歲,在東瀛可是從來沒有女子嫁給比自己小的男子的,想來在中原也不會有。
  “,你不覺得這簡直是件非常荒誕的事情嗎?想要我加入你們柳生家族,我真是懷疑你們柳生家族的人腦子是不是被驢踢了。”
  “腦子被驢踢了是什麼意思?”
  柳生十六娘似乎真的不懂,文星魂隻好搖了搖頭,不懂也罷,自己沒必要跟她解釋那麼多,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雷公壇村天雷的秘密,還有那些消失了的村民,文星魂心中有一種預感,這一切,必定和柳生家族有著緊密的聯係。
  “不說你們腦子被驢踢的事兒了,說說雷公壇村的天雷吧,我總覺得,所謂詭異的天雷,絕對不是雷震天搞的鬼,他的霹靂彈是可以偽造天雷劈地,可卻與真正的雷劈有著天差地別。”
  柳生十六娘臉上露出讚賞的目光,文星魂知道自己猜對了,天雷的秘密果然沒有那麼簡單。
  “你想知道天雷的秘密,那就跟我來吧!”
 &emsp文星魂皺了皺眉,不知這女子又要耍什麼花樣,想來莫冰兒莫香兒他們姐妹發現自己突然消失,此刻肯定心急如焚,不行,自己不能再跟她慢慢耗下去了,必須火速搞清楚這水晶宮殿當中一切的秘密,然後去和莫家姐妹匯合。
  文星魂手腕輕輕一翻,已經一把將柳生十六娘的手腕抓在手中,並用兩個手指按住了她的穴位。
  “直接告訴我,天雷究竟是怎麼回事兒,還有這雷公壇村的村民,都去哪兒了?”
  “你弄疼我了,我都說了帶你去揭開天雷的秘密,你這人怎麼能這樣!”
  柳生十六娘答非所問,雖然穴位被製動彈不得,卻也還是含情脈脈的看著文星魂,看得文星魂渾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終於還是放棄,將她一把鬆開。
  不是他文星魂憐香惜玉,而是他一想起剛才的情形,就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難以自持。
  剛一放手,文星魂便知不妙,因為那女子突然圍著文星魂開始轉圈,慢慢的越轉越,還不時發出陣陣嬌笑。
  “,九天神尊,文星魂,不錯,我還以為你果真像傳說中的那麼厲害,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想要知道天雷的秘密,你先抓住我啊!”
  兩個柳生十六娘!!文星魂確定自己沒有眼花,不對,是三個,四個,八個,十六個……
  隻是片刻之間,文星魂周圍竟然圍了一圈的柳生十六娘,這些女子衣著打扮一模一樣,容貌也一模一樣,確確實實都是柳生十六娘。
  皺了皺眉,文星魂突然明白過來,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影子殺手,那什麼西域梨花妹,應該隻是訓練影子殺手的失敗品。
  “不錯嘛,看來你是她們當中的優勝者,所以才有資格跟了柳生家的姓,柳生十六娘,我若是沒有猜錯的話,應該還有柳生十五娘或者十七娘吧,你隻是其中的一個而已!”
  文星魂這句話,著實讓柳生十六娘驚訝不已,她確實是柳生家眾多殺手當中的一個,此行的目的,並不是殺掉文星魂,而是將其帶回東瀛,讓他成為柳生家的人。
  至於柳生家究竟有什麼目的,她怎麼會知道呢?
  “你現在知道,是不是有些晚了!”
  聲音來自四麵八方,每一個柳生十六娘的嘴巴當中,卻又好像每個柳生十六娘都不曾開口,影子殺手,果然有兩下子,文星魂心中冷笑,心知這些柳生十六娘當中,必定隻有一個是真實的,可如果自己搞錯,沒有一擊製服那個真正的柳生十六娘,便很可能在那瞬間被她攻擊。
  “也罷,看來我隻有碰碰運氣了,如果讓我抓住你,我一定會先奸後殺!”
  “好呀好呀,你要這麼說的話,我自己出來讓你抓好了,嗯,不過這就不好玩了!”
  話語之間,一大圈的柳生十六娘突然同時向文星魂發起攻擊,文星魂心中暗自叫苦,這一大圈,哪堛器D那個是真哪個是假,可隻要自己一招失手,沒有能夠製服真正的柳生十六娘,那便危險了。
  情急之中,他隻好使出那個沒人知道從何而來的武功了,沒錯,就是那日帶著祥哥剌吉和她母親逃出皇宮將那石門化成粉末的詭異武功,文星魂自己,也不知道那武功究竟叫做什麼名字。
  真的要這樣做嗎?使出這功夫,想必柳生十六娘必死無疑,那自己想知道的問題,又該去問誰?
  終於,文星魂腳下生風,使出絕影留香速翻轉在一大圈的柳生十六娘當中,果然全都是虛幻,每一個眼前的柳生十六娘,自己一把抓過去,卻在此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對,圍成一圈的柳生十六娘,那圈子外麵的是誰?
  哈哈,原來你在這兒,文星魂暗自好笑,突然轉變步伐朝圈子外麵的柳生十六娘襲了過去,再次一把抓住她的喉管。
  “這下你沒別的花招了吧!”
  柳生十六娘全都消失了,除了還被文星魂捏住脖子的那一個。
  “放放放,你把我放開,被你捏死了!”
  柳生十六娘拍打著雙手,喉嚨被卡住說話也變得不清楚。
  “你再跟我耍花樣我真的會殺了你!”
  文星魂一把將柳生十六娘丟在地上,原本婀娜多姿的女子,此刻竟然變得如同一個四五十四的老婦一般,卻是奇怪得很。
  文星魂正在驚奇之餘,卻聽見那女子喉嚨中擠出了幾個字來。
  “你想知道的秘密都在後麵,在後麵的密室當中!”
  女子一邊說話,身體一邊不停的發生著變化,她的臉龐已經出現了些許皺褶,頭發逐漸幹枯,隨即是整個人都幹枯了,終於隻剩下一張人皮貼在骨頭架子上,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什麼人在搞鬼!”
  文星魂左右四顧,卻並無別人,可柳生十六娘那麼一個大活人,就這樣死在了他的麵前,而且這種死亡方式,讓人頭皮發麻。
  一隻隻的小蟲子,突然從女子的身體當中慢慢湧了出來,竟朝文星魂爬了過來,不用想也知道,這女子正是死在這些蟲子手上。
  “好厲害的蟲子!”
  文星魂抬手揮出一掌九天絕倫掌,那已經萎縮的屍體連同一大群蟲子一起,全被轟了出去。
  “柳生家族果然好手段!”
  文星魂知道,他這句話一定有人能夠聽得見,不好,這些躲在背後的家夥既然能如此對付柳生十六娘,那冰兒她們豈不是很危險。
  那女子死前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秘密都在後麵的密室,我是該去搞清楚這其中的秘密,還是馬上回到冰兒她們身邊,防止幕後黑手對她們下手?
  文星魂心中矛盾萬分,不過想了一想,如果他們要對莫冰兒等人下手,怕是自己現在趕回去也來不及了,既然如此!
  文星魂轉身朝女子死前指的方向走了過去,剛走出去幾步,耳中聞得破空之聲,數根金針飛了過來。
  文星魂先是漫不經心的將那數根金針盡數收了,又對周圍大聲說道。
  “出來吧,你把我引到此處,不會就是讓我看你殺人這麼簡單吧!”
  沒有回答,也沒有任何響動,難道那人已經逃走了?可他究竟把自己引到這堥荌竣偵礡H不會隻是單純的和柳生十六娘談談感情,然後又殺了柳生十六娘讓自己一個人玩吧!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對柳生十六娘下手之人,並不是柳生家族的人或者東瀛人,可又會是誰呢?
  

Snap Time:2018-10-16 07:24:21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