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六十七章少林方丈梵淨圓寂

  
  今天晚上公司加班隻有明天更新了、
  李道長盤膝而坐無量殿中,忽聞殿外走動之聲,逐豎耳聆聽,卻巋然不動。
  “師父,弟子來看你了!”
  未曾睜眼,他便已知那人乃是九天神尊,幼時為自己所救,後來隨歐陽縉雲去了九天絕倫宮,從此杳無音信,已是十數個寒暑。
  文星魂之父死於戰亂,彌留之際將其托付於李道長,轉眼已經過十八年,當日幼兒已成翩翩少年。
  少年也罷,幼兒也好,人雖還是那人,身份卻已大不相同,今已為九天神尊,地位尊崇,武藝高強,名望甚至超過少林武當的掌門人。
  ‘他來我梵天觀,真的隻是看我而已?’
  頗感驚訝之餘,道長循聲望去,見一翩翩少年,生得英俊瀟灑,容貌清麗脫俗,卻身著一生道袍,倒是有些滑稽,道長於是搖頭輕歎一聲。
  “還如兒時般淘氣呀!”
  那少年扮了個鬼臉,已進得殿內,尋了個蒲團來到道長旁邊,學著盤膝而坐。
  “師父,十多年未見,徒兒可想死你了!”
  道長嘴上不說,依舊麵帶微笑,心中卻在暗罵,你這假情假意,若是果真想我,怎會十多年也不曾來過一回。
  看得身邊少年,道長頗覺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二十歲得入朝堂,得以與文天祥相識相知,終成就主仆之緣,兄弟之份,轉眼已過六十餘載。
  朝堂之上,道長唯敬文天祥為國為民,死而後已,本欲隨之而去,奈何因這少年毀了半生忠義。
  “你如今已是名滿天下,再說我也未曾傳授你什麼武功,這師父二字,以後便不必再叫,你我雖年歲相差甚遠,可終究是你主我仆,我當叫你公子才是!”
  少年雙眉一鎖,望其輕歎。
  “師父莫非是怪我十多年也不曾前來看望,故才有此一說吧,當年你雖跟隨祖父,可如今大宋早就不在了,哪還分什麼主仆!”
  道長心中冷笑,心道你卻也自知,臉上的笑容卻未消減,真可謂是心口不一之人。
  “貧道山野粗人,怎敢有怪罪神尊之意,還請神尊明鑒,莫要因此遷怒於我禍及旁人,為天下留下一片梵天淨土,老道便多謝神尊了!”
  師父果然在與自己置氣,文星魂隻好耐心給他解釋。
  “師父您誤會了,我此來真的隻是想來看望您老人家,其實早些年我便想來看您,可歐陽老神尊不允,更是不然星魂獨自下崖,所以才一直未曾前來看望師父!”
  文星魂說得情真意切,李道長半信半疑,心中陡然生出一計,既然他說自己誠心,那我便讓他幫我做件事情,若是其不願為之,其心自表,若是肯做,豈不實在是天助我也!
  李道長心中暗笑,表情卻未有絲毫變化,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目光慈愛柔和的看著文星魂。
  “早年我曾收一弟子,名叫空靈道人,你也認得,是你師兄,後我傳其梵天太玄之經,其弟子白寒楓窺之不得,投毒將其害死,盜經書而逃,今患江湖,你可願助我除之?”
  文星魂眼中寒光一閃,忽的起身。
  “此等欺師滅祖之徒,弟子定除之以慰師兄在天之靈!”
  說罷轉身欲走,李道長急呼且慢。
  “我等乃出家之人,不可傷人性命,你此去將其捉回與我便可!”
  “弟子遵命,請師父放心,半月之內我定將此人與你拿來!”
  “嗯,那我先替你師兄感謝你了,還有,你在捉拿白寒楓之時,定要告訴他你已經得到了全部的梵天太玄經,並習得梵天太玄之功,且最好讓他相信你對付他所用的,那就是梵天太玄經當中的武功!”
  “這是為何?”
  “你不必究其原委,按照我說的做便是了,也不枉你叫我一聲師父了!”
  文星魂雖說心中疑問重重,卻終究沒繼續追問李道長要他這樣做的原因,道長本以為他為九天神尊之後教務繁忙,說是半月,也不盡然。
  可文星魂卻隻用了短短七天時間,便果真將白寒楓帶回了梵淨山。
  圓覺見道長久久不語,似沉浸於往事之中,便也不言語,隻管念誦佛經。
  藏在屋頂的空心和尚,見那二人突然都沉默下來,以為自己行蹤暴露,轉身便走,卻忘了將揭開的瓦片蓋回原處,才一轉身,之前被其身體擋住的陽光便自那空缺射入其中。
  圓覺和尚眼未睜開,已一招一指禪彈射而出,一道勁氣穿過房頂,正好擊中欲逃的空心和尚。
  空心和尚被一指禪的勁氣所傷,自那屋頂掉落下來,落於道長與圓覺之間。
  “你是何人?鬼鬼祟祟爬人家房頂所為何事?”
  問話的是圓覺大師,他已從蒲團之上起身而立,定眼盯視空心和尚,隻是他不曾想這屋頂之人,竟然也是佛家弟子。
  空心自然認得圓覺,更知其為少林方丈,擔心自己早年事情暴露,逐轉身麵對李道長急忙解釋。
  “道長,是我,我隻是好奇何人到了你的觀中,擔心對道長不利,才上房頂窺探,還請道長寬恕!”
  空心和尚眼珠不停亂轉,心亂如麻,這兩人武功均在自己之上,逃是逃不掉的。
  再加上自己上門討要梵天太玄經數次,這老道定懷恨在心,今日給他抓到把柄,怕要自己好看,卻不想李道長竟會替他說話。
  “多謝大師掛懷,這位乃是少林方丈圓覺大師,與我乃是故人,來此與我敘舊,大師不必擔心,想來大師定是見近日黯夜銷魂穀屢屢派人上門討要梵天太玄經,才唯恐我遭遇奸人,是貧道該感謝大師才是!”
  李道長好一張利嘴,此話非但化解眼下尷尬,更是讓這二人隻覺慚愧。
  黯夜銷魂穀屢屢派人前來討要梵天太玄經,這不就是說給他空心大師聽的嘛,他空心大師,便是那黯夜銷魂穀派來討要經書之人。
  話末提到的奸人二字,那便是說給圓覺大師聽的了。
  “,既是道兄友人掛懷,請恕貧僧得罪了!”
  圓覺自是沒能認出空心,若是認出,怎會與之如此客氣,不過他那一指禪隻用了一成的功力,即使是個普通人受到這一下,也不至於會受傷太重,再加上他掉落之時,圓覺用內力阻礙其掉落速度,到了像是輕鬆落地,未曾摔出問題。
  空心大師怎會不認得圓覺,隻是這圓覺卻似乎真的不認得他了。
  見此情形,空心大師心中生出一計。
  “哦,竟然是少林寺的圓覺大師,失敬失敬,貧僧空心,是這梵淨山相生寺的住持,師兄既然來了梵淨山,那便在相生寺落腳如何,也好將少林寺中的大乘佛法,講授一些與我這小廟當中的和尚!”
  圓覺正為此事煩惱,外麵天色已晚,卻未曾找到落腳的地點,自己雖然與李道長算是舊相識,可這畢竟是道觀,媊悃悕^的,乃是三清天尊,雖說佛道一家,卻還是有著本質的區別。
  本以為怕是要露宿荒野,卻不想有廟中的僧人邀請,這倒算是一件好事兒,一來有了棲身之處,二來,也方便自己誦經念佛。
  “如此便勞煩空心大師了!”
  “好說好說,能得圓覺大師光臨我寺,可真是天賜的機緣啊,現在天色已晚,那我們便走吧!”
  這二人你一言我一語,似忘記現在還身處梵天觀,旁邊還有這道觀的主人。
  圓覺大師也是在欲轉身離去之時,才想起身邊還有李道長,逐轉身雙手合十一拱身道。
  “道兄告辭,今日天色已晚,再加上我一路走來,卻也累了,我明日再來拜訪!”
  李道長見這二人要走,心中自是打,還說明日再來,不來才是最好。
  “兩位大師慢走,貧道就不送了!”
  空心大師也轉身對李道長作了個揖,便與圓覺大師談笑風生而去。
  …………
  梵淨山,金頂峰。
  那白寒楓自從上了金頂峰,整日便無所事事,除了早晚給他送來飯菜的小道士,更是連人都見不到一個。
  他本來就習慣了漂泊江湖,四處奔走的日子,如今待在金頂峰上除了那金頂峰前麵的一片空地之外,便隻有一個小小的山洞,剛來那時還好,可以抓些小動物與其玩耍,可自從入了冬,就連小動物也沒得抓了,這可真是把他給憋壞了。
  山洞當中,每一麵石壁上,都被他畫滿了稀奇古怪的圖案,除了他自己,怕是沒人能看懂上麵到底畫的是什麼。
  “我使的是一招落雨隨風,你該怎麼破解我的招式呢,說,你想到了沒有!”
  那白寒楓先是蹲在一塊大石頭的左邊說了這句話,話一說完,他又急忙跑到那大石頭的右邊去蹲了下來。
  “落雨隨風是吧,讓我想想,你讓我想想,對了,有了,你使一招落雨隨風,我便以流星趕月來破解,如何!”
  白寒楓麵帶微笑,甚是得意的樣子,像是果真破解了別人的武功一般。
  片刻,他又跑到大石頭的左邊蹲了下來。
  “嗯,果然厲害,這招居然被你破解,那好,我再使一招鬥轉星移,怎麼樣,這下你無計可施了吧!”
  如此反複,這家夥自己和自己,倒是玩得不亦樂乎。
  山東外麵,有個黑衣蒙麵人一直暗中觀察,看著那瘋瘋癲癲的白寒楓,黑衣人不禁暗自嘀咕。
  “這聖姑也不知道叫我在此到底要監視到什麼時候,一天天的跟這瘋子待在一起,還不能被他發現,搞得自己都變成瘋子了。”
  一陣寒風呼嘯而過,那黑衣人渾身打了個哆嗦。
  “唉!”
  黑衣人將衣服裹了裹,還是渾身哆嗦,實在是太冷了,本來今年冬季就比往年更加寒冷,再加上這金頂峰地勢較高,更是冷得出奇。
  “如此下去,我怕是非得給凍死在這金頂峰不可!”
  看著山洞當中白寒楓生的那一堆火,這黑衣人可真是羨慕得不得了,卻也無可奈何,若是敢違抗聖姑的命令,莫說穀主不會放過自己,就是拿不到那每月一次的解藥,自己也將小命難保。
  忽然,一道黑影從黑衣人身邊閃過,黑衣人頓時警覺起來,自己明明藏在暗處,卻為何會有人從自己身邊經過。
  皺了皺眉,黑衣人又搖了搖頭,隻當自己是眼花了,這寒冬臘月的,誰會無聊跑到這金頂峰上麵來呢。
  

Snap Time:2018-10-16 08:17:24  ExecTime: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