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六十章圓盤陣與詭異石碓

  
  文星魂帶著莫家姐妹沿著密道一直往前,走了好久卻始終不見盡頭所在,算起來,從遇到雷無痕那地方起,到現在最起碼已經走了有一個時辰,這密道怎麼會一直往前,沒有任何岔道也不見盡頭?
  “等等!”
  文星魂隱隱覺得,如果他們還是這樣繼續往前走,怕是到死也走不到那密道的盡頭,可要說這密道有問題,他也想不出問題所在,但總不可能一直沒有盡頭吧,文星魂覺得,這其中必有蹊蹺。
  “怎麼了老大?”
  莫香兒似乎還沒有覺察到這媄鉿麥捙腄A莫冰兒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她停下腳步對文星魂問到。
  “老大是不是覺得這密道有問題?”
  文星魂對莫冰兒點了點頭,可具體問題出在哪堙A他卻還沒有想清楚。
  “有什麼問題呀,不走了嗎?”
  莫香兒一頭霧水,她可沒看出什麼問題來,隻覺得隻要一直往前,總能走出這條秘道的。
  “從我們遇到雷無痕開始到現在,我們也已經走了差不多一個時辰了,再往前走,未必就能找到這密道的出口,而且你看我們的火把!”
  “火把怎麼了?”
  有了莫冰兒的提醒,莫香兒才發現火把的光線已經比一開始進入密道的時候微弱了許多。
  “糟了,火把上麵的燃料要用完了,要是在火把的燃料完全用完之前我們還出不去,那可如何是好,老大冰兒你們還等什麼,走啊!”
  莫香兒隻是看到了火把燃料將盡,卻還是沒有領會文星魂與莫冰兒的意思。
  “如果我們還是這樣走,這密道怕是走不出去的。”
  文星魂的表情十分凝重,一臉嚴肅的對莫香兒說到。
  “那怎麼辦?”
  文星魂湊到石壁邊上,仔細觀察這堛漸蛨嚏A石壁和一開始他們進入的密道的石壁並無太大區別,依然雕刻著許許多多形態各異的圖案,但是這些,似乎對他們目前所遇到的狀況起不了什麼作用。
  文星魂幹脆蹲了下來,借著火把的光亮往前望去,沒有盡頭,他又轉身望了望身後,依舊沒有盡頭,想來怕是又落入了別人的陷阱了,可這個陷阱,和淚無痕製造的那個密室比起來,卻是厲害許多。
  “冰兒,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莫冰兒皺著眉頭搖了搖頭,這種情況他們都從未遇上過,莫冰兒都沒有辦法,他也不指望莫香兒能想出什麼好辦法來。
  三人於是便在原地停了下來,想著破局的辦法,文星魂和莫冰兒倒的確是在想辦法,可莫香兒卻連現在他們麵對的狀況都沒弄明白,就別提想什麼辦法了,她隻好在原地轉圈,走來走去,也不知在盤算著什麼。
  “要不我們就回去吧!”
  莫香兒突然大叫一聲,挺起胸脯就大步往前走去。
  “姐,你去哪兒啊?”
  “回去呀!”
  “可我記得,我們是從這頭來的呀,往那頭哪堿O回去,是越走越遠。”
  “是嗎?”
  莫香兒有些不相信,她回過頭來看向了密道的另一頭,兩頭一模一樣,如何能分辨出到底是從那媕Y進來的。
  “這……到底哪邊才是我們進來的那邊啊?”
  “叫你不停的亂轉,現在自己也轉迷糊了吧!”
  文星魂輕輕搖了搖頭,慢慢站了起來。
  “如果果真如我猜想那樣,這是別人設下的一個圈套,我想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圓盤陣!”
  “你的意思是無論我們現在是往前還是後退,都永遠隻在一個圈子當中轉圈?”
  文星魂對莫冰兒點了點頭,看來她已經理解自己的意思了。
  “圓盤陣是個什麼玩意兒?”
  莫香兒一頭霧水,這名字她可連聽也沒聽說過。
  “所謂圓盤陣,就是一個環形的陣法,隻要你進入這個陣法當中,就會一直在這個環形當中轉圈,永遠也走不到盡頭!”
  莫香兒若有所思,一雙大眼睛不停的撲閃。
  “就像什麼八卦陣那樣的嗎?”
  文星魂對她笑了笑,打趣的說到。
  “想不到我們香兒還懂八卦,這圓盤陣呢,說起來比八卦陣要簡單許多,卻也是最難破解的,普通的按照八卦等固定方式布下的陣法,都有特定的破陣方法,而這圓盤陣雖說簡單,卻根本沒有什麼捷有效的破陣方式。”
  “那怎麼辦?我們豈不是要被困死在這堙H”
  莫香兒表情誇張,又著急得原地打起轉來。
  “你給我坐下,不許說話!”
  文星魂正在想破解這圓盤陣的辦法,被莫香兒轉來轉去的擾亂了心緒。
  雖說不情願,可她也隻好乖乖的蹲在文星魂的身邊,噘著嘴吧一語不發的看著文星魂。
  莫冰兒想了好久,卻終究也未能想出什麼好的辦法來。
  文星魂心堬M楚,這圓盤陣唯一的破陣方法就是找到陣法的入口,而那入口,想必就是雷無痕出現的地方,可是現在,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這是有人故意為之了,雷無痕身受重傷不可能再搞出什麼新花樣來,那麼如此來說,就應該還有別的什麼人,趁著自己三人進入這圓盤陣的入口後關上了入口的大門。
  可是要如何才能找到那入口?這是目前他們所要麵對的問題,想了一想,總停在這堣]不是辦法,文星魂終於從地上站了起來。
  “走吧,不過現在開始我們一邊走一邊要注意,看什麼地方的石壁和旁邊的是不一樣的,隻要我們找到那麵不同的石壁,便能走出這鬼圈了。”
  “不一樣的石壁?”
  莫冰兒有些不理解文星魂的意思,莫香兒更是大惑不解。
  “想必被雷無痕困在那密室之中的時候你們沒有注意,堵住兩頭的石壁和密道兩邊的石壁是有區別的,所以,這個圓盤陣的大門,也應該和旁邊的石壁有所區別才是。”
  這麼一說,莫冰兒是徹底明白了,莫香兒卻還是迷迷糊糊,不過那都無所謂,反正老大讓她找不一樣的石壁,她隻管照著做就是了。
  “可是我們現在該往前走還是往後走啊?”
  “前後都無所謂,因為不管是往前還是往後,我們都隻是在這圈子當中不停轉圈而已!”
  感情文星魂說了那麼多,莫香兒似乎還是沒有真正的理解所謂的圓盤陣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文星魂當先走了出去,莫香兒莫冰兒緊跟其後,這次他們走得比剛才慢了許多,因為他們還要仔細去觀察周圍石壁會不會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果然,就這樣前進了又有半個時辰,莫香兒突然大叫一聲。
  “老大,這堛漸蛨壑ㄓ@樣了。”
  文星魂和莫香兒連忙湊過去一看,果真如文星魂事先猜測的那樣,這堛漸蛨壑W麵居然沒有圖案了。
  “不錯,就是這堣F,你們再找找看看這埵釣S有打開它的機關!”
  此時此刻的哥舒雨寒,正躺在一片亂石堆當中,她頭疼得厲害,睜開眼睛,四下堣@片漆黑,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記得自己昏迷之前,好像是被人在後腦勺上敲了一下。
  她費力的從地上爬起來,用力的晃了晃腦袋,終於沒那麼痛了,可是現在這是什麼地方,她卻一無所知。
  從懷堭ルX火折子吹了兩下,火折子上冒出了微弱的火苗,哥舒雨寒感覺自己渾身冷得發抖,借著火折子的光亮往四周照去,這堜~然已經不是密道了,自己身邊全是各種各樣的亂石,石頭上還結著冰霜。
  ‘我怎麼在這堙H’
  哥舒雨寒廢了好大勁,終於從亂石堆中站了起來,火折子光線太弱,根本看不清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隻能看見周圍的一小片區域,可這這位除了亂石,也還是亂石。
  她小心翼翼的踩著那些亂七八糟的石頭,稍微把衣服裹緊了一點,在那亂石堆上行走起來,耳邊傳來一陣陣寒風的呼嘯,身體卻是更加冷了,不由得不停的打著哆嗦。
  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轟鳴,她趕緊轉過身去看,但是光線太暗,卻是什麼也看不見,她就那樣定定的站在那堣@動不動,轟隆的聲響還在繼續,過了好一會兒,終於那聲音聽了下來,幾支火把搖搖曳曳的出現在剛剛發出聲響的地方。
  她趕緊將手中的火折子吹滅,她不知道那些拿著火把的,到底是自己認識的人還是什麼人。
  由於離得有些遠,哥舒雨寒看不清那些人的模樣,卻能清楚的看見他們手中抬著的,似乎像是人,終於,那幾個打著火把的人把抬來的人全都丟進了亂石堆,又轉身離去了,再次發出一陣轟隆轟隆的聲響。
  不用看,哥舒雨寒也已經猜到了七八分,想必那邊定然有一個機關控製的暗道,剛才發出的聲音是機關打開,而現在發出的聲音,自然就是機關重新被關上了,隻是不知道那被抬來丟在亂石堆當中的人,會是什麼人。
  待到那聲音再次完全消失,哥舒雨寒壯著膽子重新吹亮了火折子,往剛才有人被丟下的地方走了過去,突然她腳下踩到一個軟綿綿的東西,頓時嚇了一大跳,手中的火折子也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哥舒雨寒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趕緊伸手去撿回掉在地上的火折子,可那火折子掉到了兩塊石頭的縫隙當中,而那縫隙又實在太小,試了幾次也沒能成功將火折子撿起來。
  哥舒雨寒索性一擼袖子,用力將那大石頭給掰開,推翻了出去,這樣終於撿回了火折子來,可那石頭被她那麼一推,竟然嘩啦滾動了起來,緊接著,身邊的石頭也開始稀媦M啦一陣滾動,哥舒雨寒顧不得許多,趕緊大步往前跑去,一邊跑,身後一邊傳來一陣陣慘叫之聲,想來定是有人被滾落的石頭給砸到了,可那些被砸到的人,又是何人?
  哥舒雨寒心中驚恐萬分,她不知道身後的亂石堆當中到底還躺著多少人,也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誰,但是她知道,自己剛剛一個小小的動作,興許已經害死不少人了。
  各種淒厲的尖叫,石頭稀媦M啦不停滾落的聲音,源源不斷的傳入哥舒雨寒的耳朵當中,雖說她曾在鬼哭嶺也算殺人無數,卻也從來沒有過今日的恐懼,麵前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和她一起來著雷公壇村的其他人怎麼樣了。
  

Snap Time:2018-10-21 16:00:11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