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五章祥哥剌吉死神臨近(18-04-24)      第一百七十四章方豔青欲幫歐陽定(18-04-24)      第一百七十三章木瓦郡主負氣離開(18-04-21)     

第五十九章哥舒雨寒獨闖密道


    密道當中,文星魂在確定了莫家姐妹沒什麼大礙之後,又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便帶著莫家姐妹從剛才打開那口子走了出去,雖說那霹靂彈的威力巨大,卻也沒能完全把那被他用內力打開的口子給賭上。

    穿過石室,他們便看見躺在外麵密道當中一動不動的雷無痕。

    “,這家夥不會是自己把自己給炸死了吧!”

    莫香兒一臉幸災樂禍的模樣,當她看見雷無痕躺在了地上,別提心有多高興。

    她大步走到雷無痕跟前,輕輕踢了雷無痕一腳,發現那雷無痕果真是沒有任何動靜。

    “老大,這家夥不會真的死了吧!”

    雖然人還在石室當中,文星魂已經看到雷無痕一雙耳朵還在不停往外冒血。

    他便也朝雷無痕走了過去,莫冰兒也緊跟其後。

    到得近前,他輕輕將雷無痕從地上扶了起來,伸手去探脈搏,雖然還在跳動,卻是微乎其微,若是朱丹溪在到興許能救其性命,可如今,文星魂隻好無奈的歎了口氣。

    “怎麼樣,老大,還救得活嗎?”

    莫冰兒自然是不會問這樣的問題,她從文星魂的表情便能看得出來了,從雷無痕身體的各種跡象也可以看出,此人五髒六腑已經嚴重受損,即使是朱丹溪在,怕是也無太大把握。

    念及此處,莫冰兒隻好說些安慰老大的話了,畢竟這是好不容易找到的線索,居然就這麼沒了。

    “老大,不如我們繼續沿著這密道往前走,興許前麵還會有什麼我們意想不到的收獲。”

    “也隻能如此了。”

    文星魂又輕輕將雷無痕放回地上,沒辦法,已經成了這樣,自己是想救他確也無能為力。

    恐怕自此,那天雷的秘密再也無法解開,而且文星魂明明記得,他們還被困在地道當中的時候,雷無痕似乎說過一句十分奇怪的話。

    “文星魂,我聽說你得了歐陽縉雲的內力,功力深厚無比,還有和你一起的莫姑娘,不是也得了那老不死的一身功力嗎?難道合你二人之力,還打不開這麼一扇石門?”

    他知道自己的功力來源於歐陽縉雲,這倒也沒什麼大不了,現如今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

    可他還知道莫冰兒得了那老者的功力,最奇怪的是他稱呼那老者為老不死的,這究竟是何原因?難道說這雷無痕和那老者兩人之間,也存在某種關聯?

    反正這個問題的答案現在已經沒辦法知道了,那老者早已經死了,而眼前的雷無痕,估計就算不死這輩子也不會再有醒過來的機會。

    文星魂和莫家姐妹繼續沿著那地道往前行走,也不知道那地道的盡頭到底為何處。

    地麵之上,哥舒雨寒和祥哥納吉,西域梨花妹以及安南十八騎,張振等人,也十分焦急的等著文星魂三人的歸來,突然之間,地麵猛地開始劇烈搖晃起來,眾人大驚失色。

    安南十八騎的首領率先反應了過來。

    “大家往空曠的地方跑,這是地震。”

    小木屋被那強烈的地麵搖晃搖晃得搖搖欲墜,沒人敢繼續待在當中,果然都一溜煙跑了出去,而此時,哥舒雨寒一聽安南十八騎說這是地震,便率先想到還在地道當中的文星魂。

    倘若真是地震爆發,那麼在地下密道當中的人豈不是最為危險,她顧不得許多,連火把也沒拿,就猛地跳進了那地道當中,沿著文星魂和莫家姐妹進去的那條密道鑽了進去。

    “哥舒姑娘,哥舒姑娘!”

    安南十八騎的首領剛好看見哥舒雨寒跳入密道當中,叫了兩聲卻沒有任何反應。

    “咕嚕咕嚕掛啦嘩啦!”

    那首領對自己的一個兄弟說了句什麼,便接過他手中的火把也跟著跳下密道,一進入密道之中,便有一種強烈刺耳的轟鳴之聲隨之傳來,他也顧不得許多,隻好忍著那強烈的刺耳感覺沿著密道速往前走去。

    哥舒雨寒鑽進密道眼前一片漆黑,才想起自己沒有帶火把之類的照明工具,正想回到地麵去拿上一支火把,一轉身就見安南十八騎的首領也走了進來。

    “哥舒姑娘,你沒事兒吧,我們還是出去吧,我想神尊他們很便會回來了。”

    “不行,把火把給我,你先上去吧,你不是說發地震了嗎?我不放心,我得去看看。”

    然而,那劇烈的搖晃隻持續了那麼一下子的時間,隨之便再沒了任何反應,就跟什麼事情也不曾發生一般。

    安南十八騎首領此刻也不能確定,剛剛那劇烈的震動難道真的是地震?

    “神尊武功高強,況且他身邊的兩個姑娘也非常厲害,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出去在上麵等著神尊他們歸來就好。”

    莫家姐妹非常厲害,安南十八騎首領這可是說的真心話,相當日他們堂堂安南十八騎,就是盡數敗在那叫做莫香兒的姑娘手上的。

    文星魂和莫冰兒莫香兒在一起,這正是哥舒雨寒心中所擔心的,自己費了好大勁,好不容易得到待在神尊身邊的機會,而每次和神尊在一起的卻都不是自己,長此以往,就算自己待在神尊身邊也是毫無機會,所以,自己必須給自己製造出機會來。

    如果當神尊遇上什麼危險或是困難的時候,自己能夠在他身邊幫上點什麼忙,即使是什麼也幫不上,隻要能夠待在他身邊,也能讓他對自己產生更加深刻的印象,隻有如此,自己才可能有機會俘獲神尊的心。

    安南十八騎的首領卻並沒有馬上把火把交給哥舒雨寒,而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哥舒姑娘,我知道你心中所想,其實你也知道,神尊武功高強,他身邊的兩個女子更是不在你之下,想要接近神尊成為他的枕邊之人,簡直是難於登天對不對?”

    哥舒雨寒一語不發,就那樣定定的看著他,想看他究竟想說什麼。

    “不過在我看來,這卻並非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哥舒雨寒被他說得心中一動,他不僅能看出自己的心思,而且還有辦法幫助自己?

    就算他有辦法能幫自己,可自己和他非親非故,他為何要這麼做,還有,他為什麼會跟自己說這事兒?

    哥舒雨寒隱隱覺得,這安南十八騎,似乎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

    “把火把給我,你先上去吧!”

    哥舒雨寒奪過他手中的火把,就要往密道深處走去。

    “哥舒姑娘,你讓我先把話說完,你再確定要不要去找神尊,如何?”

    哥舒雨寒也確實想聽聽這家夥到底能說出什麼名堂來,索性轉過身來對他一仰頭,那意思是你盡管說。

    “你喜歡神尊,而我可以幫你得到神尊的心。”

    “你為何要幫我?”

    “很簡單,我們兄弟來自安南,可如今卻無奈之下成了九天絕倫宮的手下,想要回去必須得到神尊的準許,否則就是回到安南,若是神尊不肯放過,也難得安生,而如果我幫你成為了神尊夫人,到時候隻要你能在神尊麵前為我們兄弟求求情,神尊定會放了我們讓我們回到安南。”

    對於成為神尊夫人,哥舒雨寒似乎有著強烈的欲望。

    “你想如何幫我?”

    安南十八騎首領麵露奸笑,嘿嘿笑了兩聲對哥舒雨寒說道。

    “嘿嘿,姑娘你難道忘了,我們是從哪來的了。”

    哥舒雨寒一頭霧水,讓自己討的神尊的歡心和他們從何處來有何關係?

    “說重點!”

    “好,想必哥舒姑娘肯定聽說過我們安南國的蠱術,和原大理國的蠱術十分相識,這其中就有一種蠱喚作情蠱,就是專門為了讓少男少女能夠俘獲自己喜歡之人的心而發明的一種蠱蟲,你隻要將那蠱蟲親自想辦法讓神尊吃下,他便從此對你百依百順,甚至比你家的奴仆對你還要忠心!”

    蠱術?哥舒雨寒心中一陣悸動,自己是曾聽說過江湖上似乎有那麼一種東西,可按照他這說法,中了情蠱之人事事聽從下蠱之人的話,還對其百依百順,那豈不是成了行屍走肉一般?

    “你就不怕我把你這卑鄙的想法告訴神尊?你覺得若是他知道了你今日所說這話,會輕易放過你嗎?”

    安南十八騎的首領突然從懷掏出一個小瓶,將那小瓶一把扔給了哥舒雨寒。

    “我相信哥舒姑娘不會把我的話告訴神尊的,若是你真的願意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將此事告訴他,我也隻好自認倒黴。”

    安南十八騎首領轉身鑽出了密道,向外麵叫了兩聲,便被等候在外的弟兄拉了上去。

    哥舒雨寒手中握著那小瓶,心中思緒萬千,這東西真的能夠幫我得到神尊的心?算了不管了,現在也沒時間去考慮那麼多,先收著以後再說,現在還是先找到神尊最為重要。

    她沿著密道一路前行,走了許久,前麵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岔道口,一條密道在前麵突然分成了兩條密道,這該如何是好。

    皺了皺眉,哥舒雨寒突然發現其中一邊的密道地上有著非常密集的腳印,之所以現在才注意到地上的腳印,或許是因為她行路太急,沒有來得及去仔細觀察地麵。

    左邊的密道,有一些腳印,可右邊的密道當中,腳印卻是非常密集,想來神尊他們是三個人一起進來的,於是哥舒雨寒便決定沿著右邊的密道繼續往前。

    又走了一段路,前麵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石門,石門和地麵接觸的嚴絲合縫,這可如何是好,哥舒雨寒仔細在石門兩旁的石壁上麵尋找,希望能夠找到機關開關之類的東西,卻終究什麼也沒能找得到。

    沒辦法,看樣子,隻能回到剛才那個岔路口試試另一條密道了,說不定神尊他們就是先走了這條密道,發現前麵沒有路了,又回到了那個岔路口走了另一條密道。

    想到此處,哥舒雨寒便轉身大步往回走,就走到那岔路口之時,她隻感覺眼前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隨即後腦挨了結結實實的一下打擊,撲通一聲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Snap Time:2018-04-25 11:12:48  ExecTime: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