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三章木瓦郡主負氣離開(18-04-21)      第一百七十二章神尊郡主再次相遇(18-04-21)      第一百七十一章神尊喝茶偶遇山賊(18-04-19)     

第五十八章震天雷雷無痕出現


    莫香兒一頭霧水。

    “震天雷,老大,這震天雷是個什麼玩意兒啊?”

    莫冰兒和文星魂,自然是早就習慣了莫香兒這種說話方式,而且這個時候聽起來,卻都覺著似乎莫香兒說的很是時候。

    莫冰兒對姐姐笑了笑,見老大沒有要給她解釋的意思,自己便開口道。

    “震天雷雷無痕,據說此人武功不怎麼樣,卻很是會使些歪門邪道,這不,今天果然算是見識了。”

    莫冰兒這話雖說是對莫香兒說,卻是故意說給那雷無痕聽的,她知道躲在暗處的雷無痕,不但能聽到他們的對話,更是對他們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

    文星魂怎麼會不明白這姐妹倆的心思,激將法,希望那家夥能夠上當吧,雖然找不到機關這地方也困不住自己,但是他還是想為自己節省一點內力的,上次從皇宮的密道出來,才為了打通那石壁耗費太多的內力。

    想到這,文星魂不禁也開始添油加醋。

    “是啊,隻是那震天雷在江湖上一直都還算名聲不錯,還有個大俠的稱號,卻不想如今也成了黯夜銷魂穀的走狗,唉,真是可惜,可惜呀!”

    “文星魂,我知道你神通廣大,不過你要是打算使用激將法讓我放你出來的話,就太讓我瞧不起你了,堂堂九天神尊,怎麼,這你也出不來嗎?”

    要說這震天雷,也果真了得,不但知道這三人是想使用激將法,卻也在轉瞬間玩了一把反激將,這不,莫香兒已經上了他的套。

    “老大,別跟他廢話,咱們想辦法出去,等我抓到他肯定讓他死的比那奧尕還慘。”

    地道當中,本身就上下左右全是堅不可摧的石壁,而現在兩邊的通道也被巨大的石門封死,想要出去,談何容易。

    文星魂心清楚,若想離開這,要麼找到開啟石門的機關,要麼暴力拆除,使用內力打碎那石門。

    可現在的情況,卻似乎有些詭異,機關肯定是找不到,剛才他們三人已經仔細的找過這邊,想必新落下來的石門那邊情況也是一樣,打開石門的機關,肯定是在外麵。

    但是如果暴力打碎石門,好像震天雷此刻正急迫的希望自己這樣做,從一開始他說的,讓自己想辦法出去,後來又說自己神通廣大,難道想不到什麼辦法出去?他這不明擺著是在引導自己打碎石門嗎?

    念及此處,雷無痕的聲音再次傳來。

    “文星魂,我聽說你得了歐陽縉雲的內力,功力深厚無比,還有和你一起的莫姑娘,不是也得了那老不死的一身功力嗎?難道合你二人之力,還打不開這麼一扇石門?”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就是想自己打碎這石門,可這究竟是為何?

    皺了皺眉,文星魂幹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在沒弄清楚對方的意圖之前,他絕對不能貿然行動。

    莫香兒卻似乎有些著急起來。

    “老大,就照他說的,你和冰兒用內力打碎石門,應該沒問題吧,我記得在皇宮那地下秘道的時候,你一人也能將那密道的石門給打碎的呀,你就讓他見識見識你九天絕倫印的厲害。”

    九天絕倫印?文星魂心中清楚,皇宮地道中打碎石門的武功哪是什麼九天絕倫印,突然,文星魂想起了那日祥哥剌吉母親的劇烈反應,因為看到自己打碎那石門,當場就被嚇死!

    臨死之前她似乎還說了句什麼,隻是當時自己全部精力集中在打碎那石門,所以未曾聽清楚那白發女子究竟說了什麼,倒是可以問問冰兒和香兒,但是如果現在問起的話,豈不是讓那雷無痕聽得清清楚楚。

    莫冰兒似乎也有些著急起來,她蹲在文星魂身邊輕輕說到。

    “老大,這空間太小,如果我們太久出不去的話,會被憋死的。”

    文星魂衝她微微一笑。

    “別擔心,他才不會讓我們憋死,而且我懷疑這麵一定隱藏著什麼秘密,他想故意引誘我來打碎這石門,我想從開始在外麵的那個天雷,就已經是他計劃的一部分了。”

    文星魂的聲音很小,幾乎隻有莫冰兒才聽得見,就連站著的莫香兒也歪著腦袋聽半天沒聽到著頭,幹脆也蹲在了文星魂身邊。

    “那你說這混蛋,究竟想耍什麼花招啊,他幹嘛想引誘你來打碎這石門呢?”

    也隻有莫香兒這等頭腦,才會在此時大聲的把這句話給說出來。

    文星魂無奈的歎了口氣,又瞪了莫香兒一眼,微微搖了搖頭。

    莫香兒這才發覺自己的大嗓門似乎說錯了什麼話,趕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珠子咕嚕嚕轉個不停,一臉無辜的模樣。

    石門外,是一間十分開闊的石室,長著一臉絡腮胡子,身材魁梧,麵色紅潤的雷無痕正趴在石室的一條細縫上,觀察著文星魂三人的一舉一動。

    聽了莫香兒的話,他不覺有些失望,心中暗道九天神尊果然不光武功厲害,而且還非常聰明,居然識破了自己的計策。

    雷無痕皺了皺眉,又爬到那石縫邊向麵喊話。

    “文星魂,世人都說你武功高強,今日一看也不過如此嘛,若是你跪在地上求我,我倒是可以打開機關放你出來,怎麼樣……”

    話及此處,隻聽一聲震天巨響,雷無痕大驚失色,他麵前的石壁竟然紛紛碎裂,一大塊一大塊的石頭開始往下掉落,雷無痕心道不好,本來自己是想讓他打碎那堵住他去路的石門,可他是怎麼知道自己在根本不在通道的那邊,而是在側麵的石室當中的。

    感覺到了不妙,他轉身便往外麵跑,這個石室當中也有一條密道,連接著這間石室和外麵的密道。

    石壁從中破碎開一個可容一人通過的大口子,這次他確實用的是九天絕倫印,所以那石壁才會是碎成一塊一塊的大石頭散落在地,文星魂一眼便看見驚慌失措正轉身逃跑的雷無痕,衝著他詭異的一笑,一閃身便追了上去。

    剛出密室石門沒走幾步,便一把抓住了雷無痕的後腰帶,雷無痕身後突然被抓住,險些摔了一個大馬趴,他反應速度還算可以,轉過身來就是一拳,文星魂身子向後一斜,險險避開,手上抓著的腰帶卻還沒有鬆手。

    雷無痕見一招失效,緊接著又是第二招,他在原地借著文星魂抓住他腰的力量身體一個後空翻,雙腳齊齊踢向文星魂胸口,文星魂連忙回手去擋,他一隻手把雷無痕的雙腳拍向一側,另一隻手卻鬼魅般的再次抓住雷無痕的褲腰。

    雷無痕心中暗暗叫苦,莫說是這家夥內力強大,就算是光比招式竟然也如此厲害,他反應太了,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雷無痕伸手掏出事先準備好的一顆霹靂彈,朝著文星魂腦門就砸了過去。

    文星魂當然認得這霹靂彈,莫說是雷無痕,這東西九天絕倫宮上麵也有,莫香兒就非常喜歡這簡單粗暴的變態玩意兒,不管你武功多麼高強,內力如何深厚,也難以抵擋他爆炸所發出的威力。

    果然,這雷無痕武功雖然不怎麼樣,鬼點子倒是不少,文星魂心中暗叫不妙,自己倒是能夠輕易躲開這霹靂彈,可如果那樣的話,在自己身後的莫家姐妹必然遭殃。

    危急關頭,文星魂也顧不得許多,隻好鬆開抓著雷無痕的手一腳將他踢了出去,然後鬼影一閃回到石室,將莫家姐妹一把按倒在地,莫香兒不明所以,剛想探頭就聽見一聲震天巨響。

    本來那霹靂彈的威力就十分強大,再加上這密道中聲音久久回蕩,可真是震得幾人頭暈眼花。

    雷無痕被文星魂一腳踢出,知道自己扔出去的霹靂彈即將爆炸,趕緊一溜煙拚命往外跑,這是危急關頭臨時做出來的沒有考慮過的辦法,卻不想自己也深受其害,那霹靂彈爆炸後產生的巨大氣浪直接將他推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外麵密道的石壁之上,似五髒六腑都已經被震得粉碎。

    這還不算,待他從石壁上掉落下來,隻覺得自己渾身沒有一點力氣,想要爬起來也實在是困難得很,頭腦當中一片空白,耳中嗡嗡之聲不絕於耳,似有千萬隻馬蜂正在耳邊盤旋。

    終於,他勉強從地上坐了起來,那聲音開始慢慢消退,腦子卻開始傳來一種難以名狀的痛楚,他伸出雙手抱住腦袋甩了甩,想要將那種劇痛的感覺甩出體外,手上卻傳來一種黏糊糊熱騰騰的感覺。

    將手拿回來一看,是血,不用看他也已經能夠感覺到了,自己的一雙耳朵,正汩汩往外冒血,他內心驚恐萬分,馬上伸手想要堵住自己耳朵,不讓那血繼續往外流淌,卻無論如何也堵不住,終於,他腦海失去了最後的意識,倒在地上再也不動。

    文星魂也是過了好半天,才慢慢適應了那種嗡嗡作響的轟鳴,他費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趕緊去查看冰兒和香兒的情況。

    “你們沒事兒吧?”

    莫冰兒衝他點了點頭,也費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卻見莫香兒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姐姐,你怎麼樣姐姐!”

    莫香兒突然長歎一聲,也從地上爬了起來。

    “唉,我還是不如這家夥這麼不要命啊,老大曾經教過我,叫我千萬不可在密道或是封閉的地方使用霹靂彈,我一直不明所以,今天總算是明白過來了,原來這霹靂彈在密道當中能有如此之大的威力。”

    看來冰兒香兒應該都沒什麼問題,文星魂微微舒了口氣,好在剛才自己一掌隻是打開了一個隻容一人通過的口子,有了這厚厚的石壁的阻擋,讓自己三人沒有被那爆炸時產生的巨大氣浪衝擊,否則,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看了看撒的滿身灰土的冰兒和香兒,文星魂隻覺果真是僥幸得很,若是自己剛才反應慢了一點點,莫說自己,就是莫家姐妹恐怕不被炸死也得被震碎奇經八脈。

    

Snap Time:2018-04-24 01:32:08  ExecTime: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