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零二章五星七曜與八卦陣(18-08-17)      第二百零一章真假神尊激烈大戰(18-08-17)      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五十七章神尊被困地下秘道

  
  眾人跟在文星魂身後,雖說那安南十八騎和西域梨花妹也非怕死之人,可那天雷實在是太過詭異,特別是安南十八騎,上次在這村子當中可是親自見識過那天雷厲害的人,所以對其還是有相當的畏懼之心的。
  隻有莫家姐妹寸步不離的跟在老大身邊,莫香兒突然好奇的問了一句。
  “老大和冰兒剛剛去哪兒了?該不會是……”
  文星魂知道她想說什麼,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莫香兒隻好覺著嘴巴啥也不說。
  “我覺得這天雷,似乎並不一定是天雷。”
  文星魂也有同感,便問莫冰兒。
  “你認為如果不是真正的天雷,那會是什麼?”
  “等一下看了再說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黑火藥!”
  文星魂麵帶微笑,隻有莫冰兒的想法和自己相近,他才不相信什麼詭異的天雷能夠每次詭異的出現,況且現在根本就不是天雷出現額季節。
  “這個我知道,據說黑火藥爆炸之後的樣子很像天雷!”
  祥哥剌吉突然大步跑了上來,和文星魂三人並列前行。
  就連哥舒雨寒都還躲在身後,祥哥剌吉能夠突然跑上前來,讓文星魂有些意外。
  說話間,幾人已經離那火光所在的地方非常之近,地上好大一個坑,坑中還有點點微弱的星火。
  文星魂蹲下來用手指在坑中沾了點泥土放到鼻子下聞了聞。
  “不錯,確是是黑火藥。”
  眾人皆是大驚,原來那讓人毛骨悚然的天雷的秘密,竟然如此簡單。
  雖然知道了天雷的秘密,可那製造這些所謂的天雷之人,又會是何人呢?文星魂苦思冥想,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那日雷公壇村的小木屋當中,屋子堥S有任何人走動過的痕跡,地上和屋堨牯﹞F灰塵,可哥舒雨寒卻躺在地板下的一個大坑堙A她是如何到了那個大坑當中的呢?一個大膽的想法已經出現在呢文星魂的腦海堙C
  文星魂轉過身對眾人說道。
  “走,回小木屋,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那小木屋當中定會有我們要找的線索。”
  大家麵麵相覷,這才從小木屋那邊走過來,現在又要走回去,這大半夜的,他們這些經常在江湖上闖蕩之人倒也沒什麼,張振和他那些難兄難弟實在是被折騰得夠嗆。
  可礙於文星魂特殊的身份,也沒人敢說什麼,隻好又跟著文星魂回到小木屋。
  文星魂當先走進那間木屋,憑著記憶將那幾塊木板揭開,除了莫家姐妹和哥舒雨寒,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見那地洞,很是驚奇。
  “我先下去查看一番,等我下去了你們給我一支火把。”
  文星魂跳進那地洞當中,莫冰兒接過安南十八騎遞過來的一支火把交給老大,也仔細的蹲在上麵觀察起來。
  文星魂拿著火把仔細檢查地洞周圍,地洞底下鋪著一層雜草,四麵全都是堅不可摧的石壁,而且整個地洞地也不大,隻能略微容得下一個人躺在當中,文星魂皺了皺眉頭,這地洞,怎麼越看越覺得像是一副棺材的模樣。
  深處手指敲了敲四周的石板,沒有什麼異樣,這些石板最起碼都有一尺多厚,而且後麵是堅實的土地,如果還有什麼別的可能的話,那就隻有地下了。
  文星魂將火把遞給莫冰兒,旁邊的莫香兒有些急切的問到。
  “怎麼樣?發現什麼了嗎?”
  “沒有!”
  文星魂皺了皺眉頭,將底下的雜草一點點的抱起來,再由哥舒雨寒接上去,終於地麵完整的露了出來,下麵居然也是一塊石板。
  “這倒是奇了,難道哥舒雨寒當日是從天而降到了這個地洞當中。”
  文星魂一臉疑惑的看著哥舒雨寒,哥舒雨寒也一臉無辜,她確實是不知道那天究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洞當中,因為之前她已經昏迷。
  文星魂正準備離開那地洞,莫冰兒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老大你看,那石板上似乎有什麼花紋。”
  文星魂低頭去看,確實石壁上似乎有花紋一樣的東西,他又示意莫冰兒將火把給他,拿著火把蹲到地上,用手擦幹石板上的灰燼,果然上麵露出許許多多奇奇怪怪的花紋來。
  石板上麵,繪著許許多多的人,像是在攻打一座城池,突然,那城池當中飛出來一個個圓球一樣形狀的東西,那東西落到地上,便將周圍的人全都炸飛了起來,同時地上出現一個大大的坑,硝煙彌漫。
  “是描述黑火藥爆炸的過程!”
  文星魂不禁有些激動了起來,看來關於那天雷的秘密,怕是很便能揭曉。
  文星魂從地上緩緩的站了起來,一手舉著火把,一手運動真氣一拳擊打到地洞的石壁上,石壁發出陣陣轟鳴,卻沒有任何變化,他又改變了方向,終於,在打那第三麵石壁的時候,石壁嘩啦一聲從中間炸裂開來,前麵竟然出現了一條新的地洞,文星魂將火把照了進去。
  “看來就是這堣F,冰兒,你下來跟我一起去瞧瞧,其他人留在外麵!”
  莫冰兒點了點頭,也跟著跳進那地洞當中,莫香兒也呼啦一下跳了下去。
  “老大,我也要去。”
  “好吧,那你走前麵。”
  文星魂知道這丫頭對任何事情總是充滿好奇心,這會兒倒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大膽量。
  “好啊!”
  沒想到莫香兒一把接過火把,當先一腳就塌了進去。
  “等等!”
  文星魂趕忙一把將她抓住拖了回來。
  “怎麼了老大?”
  莫香兒疑惑的看著文星魂。
  “還是我走前麵,萬一遇上什麼機關暗器,我怕你應付不過來。”
  “哼,你總是小瞧於我。”
  莫香兒衝文星魂做了個鬼臉,拿著火把當先走了進去。
  這地下洞穴十分寬敞,比那個連接小木屋的地洞要寬敞許多,四麵全都是雕刻著各種圖案的石壁,文星魂和莫冰兒又向上麵要了兩支火把,如此三人便一人一支火把,進入了那地洞當中。
  莫香兒徑直往前,隻管走路也不去看那些石壁上的圖案,關鍵是她就是看了,也看不懂那上麵的內容。
  的確,這媊悛犒炷蚺韖前那地麵上的複雜許多,就是文星魂和莫冰兒也似乎理解不了上麵那些圖案的含義,他們兩人相互對視一眼,便跟著莫香兒追了上去。
  可走著走著,那地洞似乎沒有盡頭,說是地洞,倒不如說是一條密道更加準確,走了一刻多鍾,前麵竟然還是看不到密道的盡頭。
  “香兒,你先等等!”
  “怎麼了老大,你是不是又發現什麼了?”
  “你隻管稀婼k塗的不停往前跑,這樣能發現什麼才怪了,我在想,這雷公壇村之所以叫做雷公壇村,現在看來,似乎也應該和黑火藥有關,而這條不知道盡頭的密道,如果就是通往那些村民們居住的地方的話,那當我們見到那些村民之後,該說點什麼好呢!”
  莫冰兒都以為文星魂會說什麼重要的事情,不想他隻是想讓莫香兒走慢一點,注意密道當中的一切以防出現意外。
  莫香兒倒是仔細的想起老大的問題來。
  “說點什麼,額,這個問題,我還真是沒有想過。”
  突然,她又發覺老大這話似乎有什麼不對,因為懷疑這雷公壇村還有別人的事情,文星魂隻是剛才在老者額木屋和莫冰兒提到過,莫香兒卻是不知。
  “等等,老大,你是說著村媮晹釦O人?”
  “你說呢?如果這個村子隻有那個怪老頭一個人,怎麼能叫村子?”
  文星魂所說的怪老頭,自然指的是將一身功力盡數傳給莫冰兒那個老者。
  莫香兒恍然大悟。
  “哦,老大,我明白了,你是懷疑那些村民就住在這密道的盡頭?”
  文星魂微微的點了點頭。
  “也不盡然,但是他們肯定是知道這條秘道的,而且很可能除了這條密道之外,還有別的密道。”
  “什麼人?”
  莫香兒文星魂正在說著話,莫冰兒卻似乎看到前麵有個黑影一閃而過,當即衝了上去。
  莫香兒文星魂互看一眼,跟著莫冰兒的腳步衝了過去,沒走多遠,前麵竟然出現了一條岔道,莫冰兒已經在那岔道口停了下來。
  莫香兒不明所以的問道。
  “冰兒,你看到什麼了?”
  文星魂卻對兩人說了一句這邊,便朝著一邊的岔道走了進去。
  三人又在那密道當中走了有一刻鍾,前麵突然沒了路,被一麵石壁把這密道給截斷了。
  “我們走錯路了?”
  莫香兒疑惑的問到。
  “沒有,想來應該是這埵酗偵翽鷖騿A這石壁要打開那機關才能打開,而現在這石壁,被知道這機關的人給放了下來,目的就是阻止我們繼續前進。”
  “你怎麼能確定那一定是人,說不定是別的什麼東西呢!”
  莫香兒表情有些誇張,這樣詭異的氣氛之下,若是普通膽小之人,恐怕真的會被她的話給嚇到。
  莫冰兒和文星魂仔細的尋找石壁旁邊,看有沒有什麼機關,一遍尋找一遍跟莫香兒解釋到。
  “你看地上就知道老大為什麼確定那是人而不是別的什麼東西了!”
  莫香兒低頭往地上一看,居然是腳印,這地上鋪著厚厚的一層灰塵,可中間卻有相當多亂七八糟人的腳印。
  突然,他們身後傳來一陣轟隆轟隆的轟鳴之聲,待他們轉過身去查看,就見一道石門緩緩的降落了下來,前麵已經被石壁擋住去路,如果後麵這石門再落下來,三人豈不是要被困死在這媊恁C
  莫香兒想要趁在那石門落下來之前衝出去,可文星魂知道,已經來不及了,那石門距離他們好幾丈遠,而眼下,那石門就算就此停止不動,隻剩下微小的一條縫隙,他們無論是如何擠,也擠不出去。
  “算了吧,既然他想我們陪他玩,就好好陪他玩玩。”
  石門落到地上,嚴絲合縫,周圍慢慢恢複了平靜,文星魂卻停了下來,也不再去找那打開石門的機關,卻是對著一片虛無大聲說了一句話。
  “朋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閣下便是江湖人稱震天雷的雷無痕雷大俠吧,何不出來你我聚聚,有什麼事情也好敞開了說。”
  “哈哈哈哈哈哈,九天神尊果然名不虛傳,居然能找到這堥荂A還知道我這無名小卒的名號,不過想要和我聚上一聚,你就先自己想辦法從媊悒X來吧!”
  

Snap Time:2018-10-21 16:41:34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