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五章祥哥剌吉死神臨近(18-04-24)      第一百七十四章方豔青欲幫歐陽定(18-04-24)      第一百七十三章木瓦郡主負氣離開(18-04-21)     

第五十二章東田南二挑戰神尊


    “來救我,我是祥哥剌吉公主。”

    祥哥剌吉突然從安南十八騎圍成的防護圈中衝了出去,文星魂眉頭一皺,心道不好,那公主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真是傻得可以。

    奧尕見有人從圈子當中衝出來,頓時眉開眼笑。

    “嘿嘿,老子也正愁著好久沒有玩過這麼漂亮的娘們了,不想今日還一來就是好幾個。”

    奧尕一跨腳下的良駒,駕的一聲就朝祥哥剌吉衝了過來,當先的騎兵已經衝到近前,莫冰兒雖然人還站在原地,袖子當中的彩色絲帶卻是已經飛了出去,遠遠的將衝在最前麵的一個騎兵打飛了出去,那馬兒脫離了騎兵的控製,轉了個彎跑走了。

    “你們給我保護好他們兩個就行,知道了嗎?”

    “是!”

    安南十八騎見識過神尊的武功,神尊讓他們不要動,他們自然知道神尊肯定有十足的把握,便安心的不動,雖說是不動,可也隨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隻等那騎兵近到跟前,便肯定會主動出擊。

    奧尕一把將朝他跑過去的祥哥剌吉拉上馬背,就開始在她身上胡亂摸索起來。

    “可想死老子了,這冰天雪地的,想找個女人玩玩實在是困難得很,今日你既送上門來,本將軍定會讓你爽個夠。”

    “大膽,你可知道我是誰?竟敢對我動手動腳,你不要命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管你是誰,到了老子的地盤上,都是老子的人!”

    奧尕強行扭過祥哥剌吉的脖子,在她額頭上吧唧就親了一口。

    “嗯,真香,對老子的胃口,哈哈哈哈哈哈!”

    祥哥剌吉抬手就要給那奧尕一記耳光,卻不想被那奧尕將她的手一把抓住。

    “哼,老子最討厭你這種不識抬舉的娘們,還敢冒充我大元朝的公主!”

    祥哥剌吉沒打到奧尕,倒是被奧尕扇了一記響亮的耳光,直打得她眼冒金星,終於明白文星魂說的是真的,可為時已晚,自己已經落入這力氣比犛牛還要大的將軍手中。

    紫劍一劍朝奧尕刺了過來,奧尕極為惱火,上次在黔中之地才被那黯夜銷魂穀的穀主一根毒針紮得幾個時辰動彈不得,今天竟然一個女子也敢拿劍刺他,他鬆開抓住公主的手提起放在馬背上的一對銅錘朝紫劍忽的砸了過去。

    紫劍身形一閃,跳下馬背,那銅錘當一聲砸在馬背之上,可憐那馬兒尖叫一聲便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好大的力氣。”

    文星魂暗歎一聲,卻依舊待在原地不動,他苦心培養的二十四劍,若是連這種莽夫都製服不了,還有何用。

    這紫劍雖說輕功不及莫冰兒,但是基本武功招式卻比莫冰兒有過之而無不及,隻見她跳下馬後一劍劈向奧尕的馬腿,那馬失前蹄呼啦一下栽倒在地,隨著馬兒栽倒,奧尕和祥哥剌吉同時被拋出去老遠,幸得雪地還算柔軟,兩人都隻是略一遲疑便從地上爬了起來。

    祥哥剌吉終於開了竅,爬起來就拚命的往安南十八騎組成的防禦圈中跑,西域梨花妹也毫不示弱,按理說那些騎兵們占據騎馬的優勢,卻一個個被她們的暗器擊中,摔下馬背,沒有當場被暗器打死也被脫了韁的馬匹給踩死了。

    如此一來,被莫冰兒彩色絲帶打下來的騎兵們,就算是非常幸運的了,可即便是如此,那騎兵們的攻勢卻是越來越猛,眼見前麵衝擊的人全都已經被打得七七八八,後麵更多的騎兵開始發起熱衝鋒。

    文星魂皺了皺眉頭,若是自己再不出手,怕是光憑她們幾個女子難以抵擋這更加猛烈的攻勢了。

    文星魂腳下用力,身子猛地彈了起來,與此同時,手中已經暗自集結真氣,待他飛出安南十八騎的防禦圈,雙掌齊齊的推了出去,懸崖上的那一幕再次上演,一聲震天的巨響,一股強大的旋風平地而起,卷起地上一切事物,包括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騎兵屍體和還在拚命奔跑的馬匹,那氣浪徑直推出去有十餘丈遠,衝在前頭的一隊騎兵全都被砸在了下麵。

    也是那一聲巨響,奧尕將軍驚出了一身冷汗,剛才他就對懸崖上麵的小山包產生過懷疑,這一下他總算是親自看見了,他的一眾手下,又以同樣的方式被埋在了另外一個小山包。

    他還在發愣,紫劍的劍已經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待他反應過來想要掙脫,就聽紫劍對他說到。

    “別動,你再動一下,我就馬上要了你的命!”

    “你敢,你可我知道我是誰嗎?”

    那奧尕果然不是狗熊,被寶劍架著脖子還想強行起身,紫劍靈機一動,忽的收回寶劍用那劍柄便點住了奧尕的穴道。

    “全都不許動,再動我就殺了他!”

    為防止萬一自己分神,讓奧尕得到機會逃脫,紫劍這一招可真是妙不可言,被點住穴道的奧尕身不能動,口不能言,雖是怒火中燒,卻也無計可施。

    還在試圖衝擊安南十八騎形成的防禦圈的騎兵們,見奧尕將軍被人家拿劍架著脖子,也終於不再動了。

    紫劍來到奧尕身後,在他腳腕處踢了一腳,便推著他往回走,騎兵們一陣騷亂,卻終究沒有再去衝擊那堅不可摧的防護圈,有奧尕被抓住的原因,也是他們自己也怕了,奧尕還在的時候,就算明知道是時,他們也隻能向前衝,可現在,誰還真的傻乎乎的衝上去送死。

    奧尕走得十分的不情願,紫劍在後麵推得也費力,安南十八騎的首領也走了過來,幫助紫劍一起把奧尕押到了文星魂麵前。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派兵圍攻我們。”

    奧尕銅鈴般大的眼睛瞪得通紅,心說你這小兔崽子,老子真想一刀宰了你,可無奈啞穴也被點住,連嘴巴也張不開。

    文星魂伸出兩個手指在他頸邊輕輕一點,奧尕費力的晃了晃腦袋,保持那個姿勢那麼久,也真是累得不行,奧尕先是看了看周邊的情況,自己帶來的三百騎兵,還能戰鬥的已經所剩無幾,再加上自己身體還動不了,頓時他便想起了漢人常說的一句話。

    【好漢不吃眼前虧。】

    奧尕下定決心,便開口說道。

    “我乃是大蒙古第一勇士,負責拱衛大都城的奧尕將軍!”

    文星魂冷笑一聲。

    “大蒙古第一勇士?拚命我想你倒可以,可你武功如此低微,也敢做第一勇士?”

    文星魂的話,不禁讓奧尕再次想起了黯夜銷魂穀穀主對他的羞辱,再加上今天如此的遭遇,果真那中原武林,是臥虎藏龍。

    一個黑影,隻閃了一下,突然出現在奧尕身後,那黑影在奧尕背上輕輕一點,奧尕頓時恢複了自由。

    “鼎鼎大名的九天絕倫宮神尊,竟然欺負我那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徒兒,也不怕江湖人笑話嗎?”

    文星魂隻覺得那人輕功好生了得,自己都是在他到了奧尕身後才有所察覺,如此詭異的輕功,怕是跟自己不相上下。

    “閣下既來,何不以真麵目視人!”

    雖說那人輕功了得,倒還不至於將文星魂給嚇到,隻是其他人,明顯感覺到了這個黑影危險的氣息。

    那人摘下臉上的黑布,眾人看見,那是一個五十歲上下的男子,男子濃眉大眼,卻和中原人看起來沒什麼兩樣。

    “師父!”

    西域梨花妹突然異口同聲的叫了出來。

    文星魂眉頭一皺,西域梨花妹的武功,和東瀛忍者極為相似,難道說?

    “你是東瀛人?”

    “閣下好眼力,你是從我的外貌看出來的嗎?”

    男子看了看自己的裝扮,自己已經完全習慣了漢人的裝束,穿的也是如漢人一樣的夜行衣,忽的想起那幾個波斯女子來,他似乎明白了。

    “是因為她們叫我師父,所以你才知道我是東瀛人?”

    文星魂微微一笑,說到。

    “哼,算是吧,我必須得承認,你學漢人說話學得很好,再加上你們東瀛人外貌和我們漢人無異,若不是她們一眼就認出你來,我還真不知道你是東瀛人,怎麼,好好的東瀛不好玩,你一個東瀛人也要來中原湊湊熱鬧?”

    文星魂看他的眼神,滿是戲謔的味道。

    “我從小在中原長大,那你說說我到底應該算是中原人,還是東瀛人。”

    兩人說話之間,奧尕趁著別人不留意一把將祥哥剌吉抓了過來,一隻手已經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們全都給我跪下,否則,我殺了她!”

    其實奧尕已經琢磨了半天,將在場所有人都看了一遍,最終他覺得,隻有這個女的是最好對付也最好下手的,別的就算是女人也實在是難纏得緊。

    所有人同時轉過去看著奧尕,也包括那個東瀛人,更是全都惡狠狠的瞪著這個家夥。

    莫香兒實在是看不下去,她怎麼也想不到,這天底下竟然還有如此無賴之人。

    “你說跪下就跪下,你算老幾呀,有本事你殺呀,她可是你們蒙古的公主,皇帝的妹妹,看你殺了他,你那皇帝主子會不會放過你,哼!”

    奧尕似乎有些動容,他原先不相信祥哥剌吉所說自己是公主,可現在別人也這麼說,他開始有些猶豫起來。

    可是當他又看了看眼下的情況,那抓著祥哥剌吉脖子的手抓得更緊了。

    “不管她是不是公主,反正她是和你們一起的,我數三個數,你們再不放下武器跪在我麵前,我馬上殺了她。”

    “八嘎,我真為成為你的師父感到無比的恥辱。”

    那東瀛人大罵一聲,鬼影般的一閃,竟然就將奧尕狠狠的一腳踢飛了出去,公主喉嚨終於失去了束縛,她重重的吸了幾口氣,險些栽倒在地。

    離她最近的哥舒雨寒趕緊將她扶住,他看得出,神尊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都對這個女人十分在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她當然要趁機表現一下。

    “我叫東田南二,很久以前就聽聞神尊武功蓋世,今天,就讓我見識見識你高超的武藝吧!”

    東田南二把那奧尕扔出去之後,轉過身來一臉興奮的盯著文星魂。

    

Snap Time:2018-04-25 11:12:15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