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作者:要要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  梵天太玄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梵天太玄經最新章節第二百章九天崖上美如仙境(18-05-26)      第一百九十九章木瓦中毒命懸一線(18-05-26)      第一百九十八章文星魂識破假和尚(18-05-26)     

第五十一章神尊被困大都郊外


    “我叫張振,是前宋朝將領張詳鳶的兒子!”

    文星魂一聽到張詳鳶三個字,頓時渾身一怔。

    “張詳鳶?可是張世傑的公子張詳鳶?”

    “正是,恩公認得我祖父?”

    “兄弟,起來,說起來,我是你的哥哥呀。”

    文星魂激動的熱淚盈眶,張振卻是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哥哥?”

    “正是,我乃是文天祥之子文鬆的兒子,我母親,我母親就是你的親姑姑。”

    終於沒有能夠忍得住,那抑製不住的淚水嘩啦啦的就落了下來,一滴滴的掉落到張振的身上,文星魂將他一把摟在懷中緊緊相擁,張振卻是傻傻的,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兄弟,我的兄弟,哥哥終於找到你了。”

    終於,張振似乎也被文星魂的情緒所感動,他動了動那已經僵硬的手臂,將它搭在了文星魂的肩膀上,他也想像文星魂緊緊的摟著他一樣摟著文星魂,可終究是使不上一點力氣,慢慢的,他的手完全失去了知覺,整個人都失去了知覺,就那樣耷拉在了文星魂的身上。

    “兄弟,兄弟。”

    文星魂緊張萬分,他伸手探了探張振的鼻息,還好,隻是昏迷了過去,他趕緊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張振身上,他這才注意到,張振整個身體,滿是傷痕,有些已經開始結痂,可卻是找不到一塊完好的皮膚,不由得又淚如泉湧。

    “老大,發生什麼事兒了?”

    莫冰兒居然也上來了,數丈之高的懸崖,他們那一隊人馬,恐怕除了莫冰兒之外,也再無人能夠上得來。

    下麵剩下的人隻是看得目瞪口呆,那麼高的懸崖,這二人竟然就那樣憑空上去了,雖然莫冰兒上去得不如文星魂幹脆,中間在一塊岩石上停留了一下,可那也足以讓他們大開眼界了,隻有莫香兒還在崖下不停的呼喊著。

    “老大,冰兒,你們幹嘛去呀,喂,也不帶上我,太不夠意思了吧!”

    在莫冰兒和文星魂前麵,這時候又有一隊騎兵朝這邊奔襲而來,莫冰兒掃視了一下現場的情形,心中已然明了了剛剛發生的事情。

    “老大,你先帶他走,我來擋住這些騎兵。”

    文星魂看了看懷中昏迷不醒的張振,又看了看對麵過來的一隊騎兵,這次過來的騎兵足足有百十人之多,而且看樣子為首的那人也不是個普通的角色,如果動起手來,他與冰兒自保毫無問題,可難保昏迷不醒的張振還會受到傷害。

    “一起走,他們下不去的。”

    莫冰兒點了點頭,轉身和文星魂一起從那懸崖之上跳了下去。

    騎兵的首領,正是大蒙古第一勇士奧尕,見那懸崖邊的人已經自己跳下了山崖,大罵一聲笨蛋,趕緊勒住韁繩,再晚一步,怕是連人帶馬都要一起衝將下去了。

    奧尕幸災樂禍的跳下馬背,來到懸崖邊上想要看看那二人摔成一團肉泥,可讓他想不到的是,文星魂和莫冰兒竟然輕輕鬆鬆的落在了地上,絲毫沒有受傷的痕跡。

    奧尕此時,不禁心中嘀咕,這二人究竟是什麼人,如此之高的懸崖跳下去,竟然能夠平穩落地,實在是奇哉怪哉。

    可當他想起剛才聽到的那一聲震天轟鳴,又趕緊回過身去看身後,剛剛他就覺得十分奇怪,為何這懸崖邊上沒有一點的冰雪,甚至連塵土也沒有,現在看來,那前方堆起來的一座小山,不就是原本該在懸崖邊上的冰雪和泥土組成的嗎。

    還有身邊那被穿胸而過的長槍釘在石壁上的屍體,正是自己的手下西瓦剌,他一想到隨西瓦剌一起去礦場巡邏的還有十餘個兵士,現在竟然連人帶馬鬼影子都沒了,頓時似乎明白了什麼。

    “,點從那邊繞過去,將下麵的人全部給我圍住,別讓他們跑了,抓住他們統統給我送到礦場去。”

    “是!”

    奧尕翻身上馬,一眾手下緊緊跟隨,騎上馬匹跑了幾步,奧尕又覺得似乎不妥。

    “你們馬上超近路去給我把他們堵住,我回去再帶兩隊人馬過來,,千萬不能讓那些卑賤的漢人跑掉了。”

    “是!”

    懸崖之下,文星魂心急如焚的將張振放到了地上,沒辦法,這樣的環境之下,也隻能直接將他放在雪地上了。

    “冰兒,點救人!”

    他們這些人當中,論整人,自然是非莫香兒莫數,可在沒有朱丹溪的情況下,要說救人的話,那就隻有莫冰兒了。

    莫冰兒趕緊從馬背上取下包裹,又從包裹中拿出一個小瓶子,倒出兩枚歸元丹趕緊給張振服下,紫劍連忙遞過來水壺。

    “你們幾個,去這附近看看有沒有能夠暫時落腳的地方,我們必須等他醒了之後再走。”

    安南十八騎接到神尊的命令,馬上四散開來,前去尋找一個落腳的地點。

    莫香兒的聲音突然從很遠的地方傳了過來。

    “老大,救救我啊,我下不來了!”

    文星魂回頭去看,那莫香兒居然也到了懸崖中間的一塊凸起的石頭之上,雙手費力的扣著兩塊岩石,渾身發抖。

    “幫我看著他!”

    文星魂對莫冰兒和紫劍說了一聲,轉身用力在地上一踩,整個人便朝莫香兒飛了過去,不多時,就已經到了莫香兒的旁邊。

    “你跑這來做什麼?”

    莫香兒雙頰通紅帶著哭腔道。

    “我看你們倆都上去了,所以我也想上去看看,可誰曾想這懸崖光禿禿的,我隻到了這就上不去了,回頭一看,下麵又那麼高,下也下不去。”

    話一說完,竟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好了好了,我又沒有責怪你,你都這麼大個人了,叫你平時不好好練功,還好意思哭啊,待會兒下去讓那西域梨花妹看見,改日你就得改名叫做中原梨花妹了。”

    莫香兒撅著嘴巴停止了哭泣。

    “老大就會拿我尋開心,我怎麼就成了中原梨花妹了。”

    “你自己想啊,走,我們下去吧!”

    文星魂轉身拉著莫香兒的手,從那懸崖上跳了下來,莫香兒嚇得哇哇大叫,趕緊閉上了眼睛死死的一把抱住了文星魂。

    終於,她感覺自己已經平穩的落到地上了,她微微睜開半隻眼睛看了看,果然如此,卻依舊那樣死死的抱著不肯鬆手。

    “好了,沒事兒了,你可以把你的手鬆開了。”

    “我不,我就要這樣抱著你,這種感覺真是太舒服了。”

    紫劍忍不住差點笑出聲來,哥舒雨寒卻假裝什麼都沒看見,心中已然嫉妒心起,卻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莫冰兒趕緊將目光移開,蹲下來查看張振身上的傷勢,文星魂似乎看出莫冰兒的心思,輕輕的對莫香兒說到。

    “趕緊放開,冰兒都生氣了,你再這樣下次我再也不帶你出來玩了。”

    文星魂的眼中,似乎真的是沒有注意到哥舒雨寒,他在乎的人隻有莫冰兒。

    “她生氣就生氣,再說她抱著你的時候我都不生氣,我抱著你她為什麼要生氣。”

    莫香兒轉過頭去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莫冰兒,突然又回過頭來。

    “好像真的生氣了,我說老大,你真的是太欺負人了,你這一路為什麼老是威脅我,不是威脅我要將我送回九天絕倫宮就是威脅我下次不帶我出來玩了,哼,你就隻對冰兒好,對我一點都不好。”

    她一把放開抱著的文星魂,也學著莫冰兒的樣子轉身蹲在了地上,一語不發。

    “神尊,不好了,這官道的兩頭不知道何時突然出現了好多騎兵,正往我們這邊圍了過來。”

    文星魂眉頭一皺,沒想到那些騎兵竟然這麼就從懸崖上饒了下來。

    “騎兵?是蒙古騎兵嗎?”

    一直沒有說話的祥哥剌吉公主突然開口問道。

    “是,看他們的裝束,就是蒙古騎兵無疑。”

    祥哥剌吉突然笑了起來。

    “文星魂,這回,你可休想再把我帶去什麼九天絕倫宮了。”

    文星魂白了祥哥剌吉一眼。

    “你別高興太早,我看這些家夥,不見得認得你這大蒙古國的公主,你平日都在皇宮當中深居簡出,那些家夥不見得會有人見過你。”

    “哼,走著瞧。”

    “咳咳咳咳咳!”

    “老大,他醒了。”

    張振這個時候居然醒了過來,文星魂趕緊走了過去。

    “兄弟,你沒事兒吧!”

    張振渾身還在不停發抖,聲音十分微弱的說了一句。

    “我沒事兒,謝謝,謝謝你救了我。”

    “是上天救了你,你先別動,你的身體太虛弱了,身上又有這麼多的傷口!”

    看張振渾身抖得跟篩糠似的,文星魂馬上領會到,他身上除了批了一件自己的外衣,就什麼也沒有,在這冰天雪地當中,不發抖才是怪哉。

    “,將我的衣服拿兩件來給他穿上。”

    莫香兒急匆匆的把裝文星魂衣服的整個包裹都拿了過來,紫劍接過包裹從麵拿出兩件衣服,文星魂將他扶了起來,哥舒雨寒趕緊幫他穿上。

    “神尊,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那些騎兵太多了,怕是有兩三百人。”

    安南十八騎已經全都圍在了文星魂幾人身邊,西域梨花妹也掏出了自己的兵器隨時準備應對,奧尕帶領著一隊騎兵從西麵而來,而東麵,已經有了一隊騎兵,他們已經被團團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的礦場正好這兩天缺人手,不想這麼就有人自己送上門來,給我抓住他們。”

    “香兒,雨寒,你們倆給我照顧好他!”

    “哦!”

    “是!”

    兩人回答的話雖然不一樣,卻是異口同聲,大敵當前,縱使她們心中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卻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掉鏈子。

    文星魂從地上站了起來,抬眼望去,果然兩邊的騎兵加起來不下兩三百人。

    “大家先不要慌,擒賊先擒王,紫劍,去給我把西麵馬背上那個大個子抓過來。”

    “是!”

    紫劍答應一聲,整個人便騰空而起,朝奧尕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不料幾個騎兵突然擋在了她的跟前。

    紫劍毫不含糊,一劍將其中一個騎兵刺下馬,人已經騎到了他的馬背上,揮劍一陣狂劈亂刺,二十四劍學的那孤影隨風劍,在這個時候使出來真是讓人讚歎不已,一個個騎兵倒在紫劍如閃電的劍招當中。

    

Snap Time:2018-07-17 08:17:06  ExecTime:0.155